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永续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幼崽失窃

永续之镜 虚鸣 2098 2019.05.28 17:00

  风雪吹拂了十多分钟,等到这一阵狂风过去,陆也这才将刘波拉了上来。

  看着身上挂满了冰雪,神情有些萎靡的刘波,陆也露出难(kai)过(xin)的微笑。

  “你还好吧!”

  “很好。”刘波说道:“不过下次不要自作主张,我会更好。”

  说着,刘波拍了拍自己身上冰雪,深深的看了眼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这个小平台有休息了一会儿,便再次和陆也踏上路途。

  接下来的峡谷之旅,虽然依旧十分危险,但是在陆也和刘波两人的联手下,还是安全的渡过了这一段路。

  在翻过了最后一个倒倾的斜坡之后,陆也终于到达了这一条裂缝的上方,也就是分开了家园和流亡之地所谓雪山的主脉。

  这之后的路要平坦许多,但是依旧充满了危险。

  一个是这里本来就生活着一些没有被绿血人控制的雪怪,另一方面在山脉西面的冷风峡之中,也不时会派出一些小队,在周围巡逻,确保没有人偷渡。

  因此在这一段路,主要的危险从环境,转化为敌人。

  一张小丑牌在陆也指间跳动,他自己则左右扫视,透过那些常绿针叶树木,寻找着每一个动弹的身影,似乎唯恐再一次遭遇雪怪。

  不时还嗅了嗅,仿佛要闻到雪怪那令人作呕的腥臭味一般。

  “雪山上自由的雪怪并没有那么臭,事实上这里的雪怪皮毛还是白色。”刘波似乎注意到陆也的动作,于是说道:“那些恶臭的雪怪,都是被绿血人控制后,生活习性发生了一定变化,又长期生活在环境脏乱的遗迹之中,这才养成那副模样。”

  “甚至必要的话,雪怪的毛发还能成为事物,只是那种东西不能吃多。”刘波继续科普着知识。

  只是每隔一段距离,刘波就会蹲下来,手指插在雪地之中,自己上半身低伏在地面。

  看着撅着屁股在自己身前的刘波,陆也并没有一个千年杀的意思。

  也不知道喜欢千年杀的那些人是什么意思,不嫌弃手指脏么?要是那人正好腹泻,被这么一怼,全部喷了出来,岂不是要被喷一脸?

  他反而在认真学习着刘波在这一次行动之中,做出的大小动作。

  将这些东西作为知识储备留存在心中。

  前辈的经验是一笔宝贵的财富,陆也一直这样认为。

  区别在于他不会死守着这一笔财富,而会利用这一笔财富去创造更多的财富。

  正是如此,陆也在快速的完善着自己的绝境能力,同时因为自身的特殊情况,他的绝境能力会和刘波产生一些区别。

  寒风呼啸,陆也脚步略微一滞,随后忍住任何异样的向前走去,手中小丑牌不断的转动,旋转着飞起,又落入手中。

  而刘波也在走了几步之后,突然停下,低伏下身子感知了一下后说道:“有雪怪在前面,还有着奴仆的巡逻队。”

  “现在看来,我灵性共振的感知范围要超过刘波的感知范围。”陆也总结着这些不知道有没有用的情报,一边看向刘波,想听听他要说些什么。

  “到了这里,我也能和你说说这一次的任务是什么了。”刘波站起身快速的说道:“人类聚集地青年一代都在逐渐长成,我们的兵员慢慢充足,反攻的号角也已经准备好了,但是我们还缺少武器,一旦武器准备好,以及一定的攻城器械。”

  “聚集地里不少人还在用木矛,这样战斗绝对不利于我们。”刘波说道:“所以这一次便是去联系家园之中,我们人类潜伏下来的人,他们会以某种名义,将东西通过冷风峡送过来。”

  “也就是说,这是一次情报传递工作,因为涉及反攻事宜,因此必须万无一失的送往家园,也必须要我这样有份量的人前往,才能让计划真正的开始。”

  “不是吧,这种需要万无一失的事情,你居然和我合作?”陆也皱着眉头想到,这并不符合刘波的性格,他虽然会给予人信任,但是不会在这种事情信任他。

  就比如之前,在绝壁上,陆也只要放手,他的任务就会彻底失败。

  因此刘波绝对掌握了些什么,才有把握让他帮忙。

  想起之前的某个猜测,陆也眉头一挑,隐约知道了一些事情。

  “我必须要越过雪山,前往家园!”刘波真诚的说道:“所以请你务必帮助我走完这最后一段路。”

  “嗯哼?”陆也不置可否的答应了下来,他很清楚,如果舍弃他,能快速通过这里,那么刘波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当做弃子卖掉。

  刘波快速进入了完全绝境状态,如果不是陆也从一开始就注视着他,说不定他从这里走过都不一定能发现这个人的存在。

  甚至就连刘波的灵性都陷入了一种平缓的状态,如果是在人多的大都市之中,陆也绝对注意不到这个灵性。

  不得不说,绝境能力是真的强,只是陆也随着对刘波的观察,也渐渐发现这种能力的缺陷,那就是时间。

  一旦进入绝境的时间过长,那么他的身体就会受到不可挽回的损伤,甚至有可能造成身体本能的崩溃,导致直接死亡。

  陆也跟在刘波的身后,很快就来到之前雪怪以及奴仆巡逻队的地方。

  绿血人通过某种方法控制了一部分雪怪,但还是有一部分雪怪生活在这座雪山上,因为突然缺少了大量的同类,祂们这段时间都格外的暴躁,这一段时间指的是这十几年。

  雪怪算是一种长生种,他们的寿命以千年来计算,一般的雪怪能够活到三千岁,某些异种能活的更久。

  整个雪山的雪怪维持在了一百多的数量,雪怪繁殖困难,一只雪怪可能一生都无法成功诞下一个子嗣,而在雪怪分裂了之后,就更是如此。

  这样便使得雪怪更为重视自己的子嗣。

  而就在不久之前,一只雪怪幼崽失踪了。

  本来就不多的雪怪,整个族群都暴走了,祂们在雪山上四处寻找幼崽的踪迹,如果不是为了幼崽的安全,祂们此刻应该已经准备引发雪崩了。

  奴仆巡逻队很不巧的撞到了这几只雪怪的手上。

  双方爆发了剧烈的冲突,新仇旧恨,似乎就在这一刻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