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永续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陆氏潜行法

永续之镜 虚鸣 2115 2019.05.16 16:46

  原先陆也还在思考,阿水虽然是神话生物融水鳄,但是祂毕竟是有着实体的存在,无法收进镜子碎片中。

  却没有想到阿水居然能够主动进入镜内空间的外圈,也就是不稳定的空间。

  难道是因为陆也怀过他一段时间,他在陆也镜像身躯内,吸取到一些东西,让他能在镜子碎片中生存?

  外在表现便是镜子碎片上,出现了一团怎么都擦拭不掉的水渍。

  不同于圈养在内圈的人渣缝合怪,陆也虽然提取外圈外圈阿水的特质,但是却只能有限度的提取。

  并且投射到镜像身躯上,还需要消耗额外的灵光。

  而这段时间,在阿水的供给下,加上翟狄间歇性交的公粮,还有陈斌施展石化供应的灵光。

  陆也现在的灵光身躯一共有着二十七缕灵光。

  要不是被陈斌杀死两次,之后又自杀了一次,那么他的灵光数量,恐怕就要突破三十缕。

  二十七缕灵光构成的身躯,让陆也显得极为健康,力量速度都达到常年锻炼的地步。

  也不知道灵光到达百缕左右的时候,他能不能获得新的能力。

  通过翟狄的通灵使传承了解到,大部分传承凝聚灵格需求的灵光一般是一百到一百二十缕左右。

  在灵光数量到达之后,需要开始各种传承的不同搭建构造不同灵格。

  就像翟狄,他要构建通灵使的灵格,就需要一百零八缕灵光。

  构造成功之后,灵光再也不是用完就没有的资源,灵格容量就像是法力值,能够快速的恢复灵光。

  并且灵格可以更好的孕养背后灵,契约更多的背后灵,同时借助背后灵来改变人的身体素质。

  根据传承记载,类魂体拥有百缕左右灵光的时候,也会和十缕灵光时一样,获得新的能力。

  翟狄在契约了缠绵的水灵之后,他从灵性之中提炼灵光的速度得到了极大的提升,速度快的一个多月就能凝聚灵格。

  水灵的原身是民俗学的刘庙祝,虽然刘庙祝化为水灵丢失到了一切的理性和智慧,但是在魂体之中,却还留存着不少民俗学知识,并且对于厄水神的一些知识也能借用一二,目前翟狄就在研究着如何用自身灵光来发动厄水神的术法。

  可以说现在的翟狄形势一片大好,因此陆也就更不想打扰对方了。

  “我这算是净身出户么?”陆也站在街头,看着远处的云,一点一点散开,耀眼的阳光从里面洒下来,他觉得自己现在最后的办法还是先去找一把好一点的伞再说。

  现在官方的超凡势力已经出现了,那么他们在限制陈斌大杀特杀的时候,或许能够发现余生死亡背后隐藏的东西。

  抱着这样的想法,陆也思维快速的发散,敏锐发现了一个小偷,随后陆也极为熟练的搭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这让正伸出第三只手的对方吓到身体一抖。

  “你谁啊。”小偷身体一抖之后,气焰反而嚣张起来,没有半点被抓现行的担心:“我警告你别惹事哈!”

  陆也对他笑了笑,恍惚之间,小偷只看到在陆也身上出现了一个怪异的虚影,一个由人尸体拼接起来,有着五个脑袋的缝合怪。

  缝合怪上那没有嘴巴的五个人头,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仿佛要把他脑袋拔下来按在自己身上一般。

  等小偷清醒过来的时候,陆也的身影早已不见,一摸口袋,钱包赃物全部不见了。

  用黑吃黑拿来了钱,陆也买了一把伞,随后溜达溜达的就到了城南治安局。

  想要进去首先就要在门卫那里登记,周围都有着栏杆,并处于监控范围,偶尔还有着持枪警卫在巡逻,任何擅闯治安局的人,警卫都有权击毙。

  “看来只能用出我发明的陆氏潜行法了!”陆也掏出镜子碎片,脸色变得很难看。

  ……

  周安是一名实习警探,之所以选择成为警探,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人生太平淡了,他想要一些刺激。

  但是在面试的时候,他又从心的选择成为文职,不敢成为外勤。

  然后他后悔了,他感觉自己现在每天过的比成为外勤还要刺激,刺激到他有些受不了了。

  城南治安局受雇于云城官方,根据业绩以及治安情况来申请经费。

  破的案越多,效率越高,分配的经费就越多。

  云城每年批给治安局的经费就那么多,因此云城的几个治安局,都在抢案子,不时省城的治安局也会过来抢功。

  而破案的重点之一就是线索,每一个案子的独家线索,负责它的治安局都会将其保留好。

  毕竟有些案子跨度极大,只要有着由头,其他地方的治安局也能插手。

  比如余生这个案子,他死亡地点是城南,那么按照规定,这个案子是由城南治安局负责。

  但是余生的父母却都住在城北,余生的户籍也是在城北,余生之前离家出走可以看做是失踪,人在城北失踪,死在城南,所以余生的父母可以在城北治安局报警,城北治安局也能受理此案。

  到那个时候谁先破了这个案子,功劳就是谁的。

  因此每个治安局的证物库都修建的又大又严密,就怕有同行带走破案的关键。

  周安就很不幸的成为了证物库的一名登记员。

  让周安感觉到受不了的地方在于,当年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设计师,想要省经费,处于负一楼的证物库并没有独立的厕所,而是和负二楼的停尸间共用一个厕所。

  周安每次去上厕所,就能闻到不远处传来的福尔马林味。

  更令周安抓狂的是,负二层的法医们,不知道是不是在停尸间呆久了,总喜欢玩点恶作剧。

  比如推开隔间门,就看到一具血呼啦差尸体正带着诡异的微笑看着他。

  周安正在蹲坑,就感觉到隔壁有着动静。

  就好像当初上学时,指甲刮动着黑板的那种声音。

  这种声音并不响,淅淅索索的。

  但是在本来就安静的厕所之中,这种若隐若现的声响反而更加令人恐惧。

  周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战栗起来。

  眼一闭,他结束了自己的蹲坑,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看向自己隔间。

  “谁在里面?”周安忍不住问道。

  “里面没有人。”随后厕所隔间里,很配合的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