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命运之狂战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初战

命运之狂战士 小道林风 4527 2003.06.14 13:02

    “啊!大家快来,老大不行了!”那些小兵一直躲在附近观战,见到巨龙被恩届斯杀了,后来自己昏倒在火海中。忙连跑过来把恩届斯七手八脚的扶到一处空房的床上,找来冷水敷到他的额头,用冷茶喂到他嘴里,再用干净的毛巾沾上冷水清洗恩届斯全身……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没有多长时间恩届斯便不行了,只见出的气比进的气少了,张开的大嘴里往外不停的冒着白沫。

  “哇!老大你不能死啊”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哭了起来,接着所有的士兵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个个失声痛哭了起来。怎么说在恩届斯手下当兵已经有好几年,多少有着深深的感情。而且恩届斯带兵从来不喜欢打骂士兵,更多把他们当作一帮小兄弟来看待,那些小兵也都视他为兄长。尤其是刚才那一战,恩届斯不惧强龙,于绝对弱势的情况下依旧不屈不铙的战斗,硬是在生死存亡的瞬间把龙给灭掉了。那在火海中不停闪跃,有如生命之精灵顽强的意识力深深的震憾着每一个在场士兵的心灵,在生命最后一秒钟的时候,所爆发出来勇气和战力更是让所有人终生难忘。漫天的火海中,有如火凤凰般冲天而起挑战生命,挑战生死极限,不被命运和强势所压和左右的战意更是让人钦佩。

  在人类的世界中,除了神之外就以龙最为强大。许多父母给孩子取名字的时候都喜欢在名字上加了“龙”字,以表示希望子女将来能有出息,有如龙一样成为个强人。许多战士也以能成为龙骑士而奋斗终身。但要成为龙骑士不但要求极大的自身力量,而且需要被龙神所认可。按照当年创世神和龙神的协议,在通过龙神一列考验之后,龙神会安排一只幼年的低阶地行龙给人类骑士当坐骑,在骑士去世或牺牲后地行龙再回圣龙山。当然要达到被龙神所认可的标准可不是容易的事,许多人苦练了半辈子才发现自己是不可能成为龙骑士,伤心和气恼之余便改变目标:去当屠龙勇士。

  呵,想不到吧?!总而言之,龙在人类的眼中,是绝对的强者。而恩届斯不但杀了龙,而且杀的是一只高阶龙——龙使。在全龙族中,龙使的数量也不过才二十来只。

  就在所有士兵沉浸在衷痛之中的时候,巨大的马啼声由远而来。“所有人戒备!”第一中队的队长阿森立即清醒过来,大声哟呼。按军队的规矩,队长牺牲后,由第一小队长代替指挥。第一小队长再牺牲后,便由第二小队长代替,这样传递下去。如今恩届斯已经晕迷不醒,生死未卜,阿森便成了代理大队长。“报!”一名担任警戒的士兵快速跑了过来,“丽华利公国的一支骑兵队向我们这边冲来,人数在一万名左右。有攻击动像。”

  “嗯,”稍稍思考了一下,阿森下令,“所有人依靠房屋作为俺体,准备作战。”

  不用和对方交涉了,这段时间他们走一路吃一路,丽华利公国的军队也不是放在那作摆设的,怎么会让他们这么逍遥快活一辈子?也该出来活动活动了。虽说丽华利公国与哈伯伦王国是长期盟友,可恩届斯他们有如强盗般在人家地盘里白吃白喝这么久,现在被别人攻击时再跑出去跟别人说“不要打,我们是盟友。”好像太晚了些,而且也丢光了军人的脸。

  五千名“狂战士”(现在称他们狂战士还为早,准确的说只能称为刀斧手)立即分散开来,以整个村子为阵地摆开阵式。在这个时期,骑士是军队里最高级的兵种。由于骑兵快速的机动力和巨大的冲击力,所以无论是正面冲锋,侧面夹击还是背后偷袭,骑兵队都是最好的兵种。如果被骑兵攻击,只有三种兵种能与之抗衡:弓箭手,长枪兵和重步兵。通过远程攻击,弓箭手可以在骑兵队冲锋时给予严重的打击。与之不同的是,长枪兵给予骑兵队的作害可是致命的:五排士兵举起长枪摆成一道刺刀阵,利用骑兵冲锋时的惯性,可以把骑兵们连人带马给挑死在长枪阵上。而以重步兵来抵挡骑兵冲锋,相比较而言是最下乘的了。虽说手上举着厚厚的大盾,身上穿着沉重的盔甲,可在骑兵巨大的冲击下,伤亡数总在二:一。像此时,以一万骑兵冲击五千刀斧手,阿森只能以此办法来进行抵抗了。

  ※※※※※

  不用我多说,大家都知道这一万骑士是我们的郡守大人派出来收拾“野人”的,虽说大家内心本来也有些畏惧这些野人,但郡守大人安慰他们说:不用怕,那些只不过是些乌合之众,哪里能和代表战神意识代表正义和勇气的你们相抗衡?我们神圣的骑士,今天是你们为国家荣耀为正义而战的时候了。……(此处略去两行字),最后再神神秘秘的告诉他们:守护神龙今天早上已经去把那些野人给消灭光了,你们去不过是摆摆场面罢了……在此情况下,这些平日里高尊养优的骑士大人们才精神振发的冲到这里。远远的一看,只见村子里给火烧成了焦墙黑壁面目全非,更加坚信平日里被他们视之为守护神的“龙大人”已经把野人们给解决了。

  “挺枪!”骑兵大队长威风的叫了一声,那些骑兵们一个个把长枪平举到马前,“预备!”骑士们连忙整了整头上的头盔,抬头挺胸目视前方。(无论什么时候,对骑士来说都要保护整夜齐的仪表),“冲锋!”大队长高叫一声,那些骑士高叫着奔了过来。

  ※※※※※

  冷冷的看着骑兵们黑压压的冲了过来,狂战士们终终低着弓着身子,紧紧的抓住手中的大斧。这是他们第一次打仗,何况面对的是两倍于他们的骑士,年青的士兵心脏不争气的狂跳,握斧的手里也开始泌出汗水。不管他们平日里经过多少次训练,可在面对死亡时候,神经还是绷的紧紧的。

  “准备!”阿森大叫道。最前面的骑兵已经冲进了村子,“杀!”阿森一声,狂战士们纷纷地从墙角里冲了出来,高叫一声朝骑兵们冲杀过去,由于没有准备,骑兵们顿时乱成一片,战马受惊后高声嘶鸣,一些骑士还没有反映过来就被抛下马来,等待他们的就是重重的一斧。“不要乱!不要乱!”骑兵大队长急忙一边拉着马绳一边大声叫喊,可这声音在漫天的叫杀声中何无所用。由于村房的影响,骑兵冲击的优势被瓦解的一干二净。在狂战士近距离肉搏战中,有如手无寸铁般惨遭杀戮,纷纷掉下马来。无人驾驭的战马受惊的四处狂奔,最先进村的近二千骑士没消多久就给屠杀尽殆,而后面的骑兵则依旧冲进村来。“不好!!大家快撤!!撤!!”骑兵大队长见局面一边倒,想指挥骑兵队退出到村外。可那些进村的骑兵即便心中一万个愿意,也逃脱不及了。

  战争一开始,恩届斯的五千新兵多少还有许多紧张,可战斗一旦进入状态就不同了。由于是近距离作战,骑兵一方面在移动时受马匹影响,远远没有步兵灵活。加之使用的是长枪,在这么多人挤作一团的情况下,远远的比不上短兵器攻击性强。这些平日里在老百姓面前威风八面的骑士大人,其实也是第一次真正作战,内心的紧张是不言而誉的。和一般的剑士等低级兵种不同,骑士是需要严格的家庭出身,大多数是那些有钱或有势的子弟组成,虽说平常也经常受训,可实战中远远没有那些平民出身的士兵来的勇敢。今天出发时,郡守大人说好这次出来不过是摆摆样子罢了,并不会有什么危险。可现在的情况远远的不是那么一回事,那些野人从四面八方而来,阔大的巨斧舞出无数个光团,每一声惨叫就夺走了身边一个战友,就里简直是人间恶梦,地狱修罗场。内心紧张无比的骑兵像征性的抗拒了一下,纷纷弃枪下马投降,但由于狂战士们杀红了眼,不管投降不投降,上去就是一斧头。原来战斗的时候感觉是这么刺激啊,狂战士们纷纷想。越打越顺手,那些在平日里羡慕之极的骑士原来不比达德华丽森林里的橡树难砍啊。由于恩届斯在训练他们时强调“一斧二断”,所以被狂战士视之为橡树的骑士们很多时候是给一分为二,惨死在巨斧之下。好多年青的骑士被“分身”之后,一时还没有死,嘴里汩着血,瞪着眼睛手指还能抽动,而肚肠和内脏洒了一地,其景像惨不忍睹。

  “杀!杀!杀!”刚刚战胜自身恐惧,杀红了眼的战士们已经渐渐发狂,如同暴走般四处砍杀起来。人类天性中残忍好杀的一面渐渐主宰了他们的意识。先前恩届斯与龙使之间无比惨烈的战斗情影还没有消失,当时的大火和现在四溅的鲜血仿佛是一体,恩届斯战神般不可战胜的形像已经不可磨灭在烙在他们心中,强烈刺激着他们的神经。憎恶强者,渺视神灵,毁灭一切的情绪左右着他们,而弱如羊羔般的骑士成为他们发泄的对像。一声声惨叫,一颗颗飞旋着的头硕刺激着他们的感官,此时只能以一个字来形容他们——“杀”。

  阿森挥举起巨斧大喝一声,从在一面已经倒塌的土墙上居高而下砍向骑兵大队长米恩,由于骑在马上,躲避受限制,米恩奋起全力挺起长枪往外一拨。虽说成功的将巨斧引向左侧,避开这凌厉无比的一击,但虎口也给震得巨痛。“好厉害,这么大的蛮劲!”米恩边想边跃到。

  阿森落地后就地就是一滚,滚到马脚旁挥起巨斧由下而上斩挑。“当”长枪和巨斧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此时米恩的两名副官也策马赶到,两杆长枪分左右直刺阿森。来不及格档,阿森只得丢下战斧双臂一叉,将刺来的两杆长枪同时夹在腋下,一声虎吼两手一甩将两名副官抛下马来。见机会难得,米恩狠狠地挺枪刺入阿森的胸膛,枪尖从后背凸出好大一截,鲜血如泉标出好远。阿森眼睛睁得大大的,双手紧紧抓住长枪,缓缓跌坐下来。

  “一队长!”身后的几名战士见状,连忙奔了过来。“快走!!”米恩见抽不出长枪只得作罢,拨马就回头向村外逃去。两名副官可没有那么好运了,还没有来得及爬上马就被四五柄战斧砍得四分五裂。听见身后两名副官的惨叫声,米恩更是没命的狂奔。“快逃啊快逃啊”见头头都逃了,那些骑士个个策马就逃。也顾不上什么骑士精神,骑士守则,骑士礼仪了。“都他妈见鬼去吧,只恨骑的不是八只马腿的马。”那些骑士心里想。

  “队长!……”狂战士们哭泣的围拢在阿森旁边。身在丽华利公国境内,刚和他们干了一仗,处境本已经困难,现在恩届斯昏迷不醒,阿森又快不行了,这群小兵感觉一下子没有了依靠。

  “没有什么好怕的!……死亡算什么……你们不要哭啊……我一直感觉好累,现在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阿森背靠在一面墙上,嘴里还淌着血,却微笑着安慰大家。“我就快走了,给我来瓶酒,算是饯行吧。…大家笑笑啊。”

  一名士兵从焦土堆里找出一瓶酒,端了过来。“给我再找些木柴来,就放到我身边。对,就这样。”接过酒瓶,远远抛掉瓶塞,将酒往嘴里倾倒一空。“点火!”

  阿森大叫一声,将把酒瓶一摔,“轰”火焰爆起。

  火焰中,只听得阿森沙着嗓子唱道:

  “春来秋去梦一场,东奔西走只匆忙。

  咨意妄薄少年时,拥红抱绿戏凤凰。

  我自来去三万里,拔剑自顾自封王。

  ……

  歌声而止,一众士兵失声痛泣。

  ※※※※※

  小兄第一次写战争场景,真不好意思。由于对欧洲历史和战争了解不多,只好凭空想像糊编乱造一翻。你们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我也只能这么写。总之,我估且这么言之,你们也估且这么看之。对不起,过份血腥了一点,而且也犯了一个低级错误:砍人比砍树难多了,人是有软性的。感谢热心网友的指出。

  由于工作关系,所以更新速度一直不快,希望大家原谅。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