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七塔之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血河之村

七塔之上 灰小石 1 23 25362017.09.14 07:30

  一队奔马从平原上呼啸而过。

  当先的卡兰达对身边的萧晨道:“萧晨大人,中午我们就可以到达菲尼斯村休息。”

  听到菲尼斯村,萧晨突然想起来,这里就是罗玲给他戒指的地方。当时他心情烦闷地看罗玲跳舞,那个篝火前的身影一直深深地刻在他的脑子里。然而现在,这些和那个拥抱相比,都褪色了。

  回味起那种感觉,竟让萧晨起了些患得患失的心思。不过,萧晨本质上还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他很快回过神来,对卡兰达道:“后面的人和马还受得住吗?”

  “人还好,马需要恢复马力,否则撑不下去。”卡兰达答道。

  “那就让大家稍微减些速度,中午就在菲尼斯村休息进食,时间不要超过两个小时。”萧晨答道。

  和卡兰达说完话,萧晨低声对陈汉生说道:“老陈,我觉得还是得要你来指挥。本来你就是军人,又是这次出来的负责人。何必让我这个外行来发号施令。”

  一旁的陈汉生嘿嘿一笑道:“我是当过兵不假,李天锐,蔡龙他们几个也是如假包换的军人。可是你说说,我们能让后面那群家伙服气吗?小李你能管住这两百多号人吗?”

  李天锐摇摇头,“我哪儿成啊,昨晚宿营的时候,随便出来一个找我放对,就把我搞倒了。更别说他们有斗气的了。”他捋起袖子指指,手臂上青了一大块。

  “我们当中,还是老陈最厉害,和那娘们斗了个不相上下。差点就把她压地上了。”蔡龙笑着说。

  “她让我了,都没用斗气。”陈汉生难得有些脸红,也不知是什么缘由,“人家还感念萧晨饶过那小姑娘一马,不能让我们的人输的太难看。但就我这两把刷子,还是服不了众。只有小萧你能放倒他们一大片,这就是实力。这些粗汉子就服这个。你放倒了几十人,你就最大。卡兰达干翻了另几个佣兵团长,她就可以当你的副手。你啊,就安心做首长吧。”

  萧晨知道这也是实情,点头道:“那好吧。你们多担待。”

  这时候,迎面跑来一匹马,萧晨一看,正是卡特琳娜那姑娘。之前卡兰达让她在前方做斥候,不知怎么地她心急火燎地冲了回来。

  “头儿,头儿!”卡特琳娜一路嘶声大喊着卡兰达。她把马赶得很急,堪堪要和大队撞上,才把马拨了回来。萧晨看清了她的神色十分惊恐,比上次中了萧晨的恐惧之心也差不了多少。

  正值卡兰达视察后队结束,打马回到前头,她清喝一声:“怎么回事,好好说话。”

  “头儿,萧,萧大人,不好了。前面的村子受到了攻击,村里人好像……好像都被杀光了。到处都是血和尸体,实在,实在是太惨了……”

  卡兰达面色一沉,问道:“发现敌人没有?”

  “我绕着村子跑了半圈,没发现动静。就从大道穿过了整个村子,没有活人,连只活鸡都没有。”

  “屠村?谁会干这种事?”萧晨和陈汉生等人都露出难以置信之色,问起卡兰达道。

  “马贼!一定是马贼!这些该死的杂种。”卡兰达捏紧了拳头,手中马鞭的手柄顿时成了靡粉,“不过附近的马贼不会做这么绝,他们还需要村里人供养。一定是其他地方的马贼从这边过境,才会下这种毒手!”

  “大队放慢速度,谨慎前进。卡兰达,往各个方向派出更多斥候,探探清楚这股马贼的动向。”萧晨脸色沉重的吩咐道。

  ——————————————————————

  中午的阳光照射在村口一大滩血迹上,蒸腾起一股刺鼻的腥臭味。萧晨踏进这个不久之前刚刚来过的村子,发现已经完全无法认出这个地方了。到处都是被砍杀的尸体和破碎的残肢。耄耋老翁在自家院里身首异处,壮年的汉子连人带武器被砍成了几段,两三岁大的婴儿被钉死在墙上,更加凄惨的是女人们,满身血污,不着寸缕地躺在光天化日之下,死前不知道被多少人糟蹋过。

  血真的流成了河。

  这些满是恐惧和痛苦的脸,不久之前还拿着美酒和面包欢迎过他们。

  萧晨甚至在一个院子里认出了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他抱过她,他给她吃过糖,可现在他只找到了她的半片身体。唯一剩下的那只大眼睛里早已没有了泪水,变得浑浊的眼珠空洞而无神。

  然而,就是这样一只无神的眼睛,像一根铁棍,捅进了他的精神之海,萧晨瞬间进入了冥想的状态,脑海里一直求之未得的第二个魔法光球,就在此时破碎了,无数符文组成的光球消散在冥想空间中……

  “妈妈,妈妈!”自己声嘶力竭的喊叫着,四周都是跑动的光影,无数人挥舞着兵器在砍杀。疯狂的笑声,尖利的惨叫,碰撞的声响不断绕在耳边。

  跑,跑,往家里跑去。可是家里所有的东西都乱成一团,除了一滩血迹,没有妈妈的踪影。自己尖叫着往外跑,却撞上了一个提着刀走进来的男人,那男人的另一只手上拎的是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像妈妈的头颅?

  “呦,还有个小的,可惜太小了些,不然也会是个美人啊。”男人有一头蓝色的长发,声音缥缈而邪气,“要不得赶路,到可以抓回去养着。浪费了……”

  “把妈妈还给我。”自己扑上去咬男人的手,要夺回妈妈的头颅,可是那男人一脚就把自己踢开了,随后,就看到他扬起了一匹刀光。

  世界扭曲了,慢慢陷入黑暗,只剩下撕裂的痛……

  萧晨觉得自己真得被人从中间劈开了,身上疼得让他佝偻了身体。就在刚刚的那个瞬间里,他身临其境的体会着小女孩的每一份痛苦,看她所看,听她所听,甚至想她所想。

  这就是第二个魔法“灵魂拷问”的力量吗?不,亲爱的天使,我怎么有资格拷问你呢?我愿意和你对话,安慰你痛苦的灵魂,还是叫它“灵魂解读”吧。

  萧晨尽力向小女孩的灵魂碎片传递让她安息的信息,并告诉她,自己会为她复仇,杀死那个杀害她和妈妈的蓝发凶手。萧晨不知道亡魂是什么模样,有没有意识,但在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小女孩的意志慢慢从极度痛苦中解脱了出来,安于平静,归于尘土。

  然而,萧晨又一次低估了自己庞大而过于活泼的精神力了,他突然发觉周围有很多和小女孩差不多的灵魂碎片,向他发出抚慰之意的精神涌来。

  一时间,成百上千的画面和声音涌进了他的脑海,有些在战斗,有些在逃跑,有些被凄惨地杀死,有些被反复地凌辱。就像无数酷刑同时在萧晨的身上施展。

  他跪在地上,双眼通红怒睁,嘴里发出尖叫,双手想疯子一样四处飞舞。一个正常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早就昏了过去,但是萧晨强大无匹的精神力,却又支撑着他的神智。几十种记忆,上百种感受,上千种痛苦,让他形如发狂的疯子。

  陈汉生和李天锐跟在萧晨身后,先是看到他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就开始流泪,再过了一会儿突然张牙舞爪,状若疯癫。两人大惊失色下,想扑上去把他制住,可是没想到此时萧晨的力气出奇地大,两人轻而易举地被萧晨甩开,手上身上还被划了好几道血痕。

  “让我来。”这时候,卡兰达听到动静,从院外飞奔进来,她提起斗气,一下欺近萧晨,然后一个手刀斩在他的颈后,萧晨终于晕了过去。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