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绿金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死因

绿金龟 瑶看天下 1610 2021.05.08 19:31

  赵树成本来就心烦意乱的,儿子一死家里的大树没了,现在剩他一个大男人。那就是参天大树,担当起遮风挡雨的重任。

  当前里要撑起这个破碎的家庭着实不易,何况现在经济远不如从前,用一贫如洗来形容也不为过,村里打光棍的李麻子可能现在都比他们有钱。而且赵鹏飞在外面欠了好多工人的工资也没有付。

  这次他和陈燕华可以回来多亏了赵鹏飞生前结交的一个律师朋友,不过也花了不少钱才摆平。这个金钱至上的时代,没有钱可谓是寸步难行。

  还有赵鹏飞留下的两个孩子,吃穿读书都要花钱。赵树成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

  赵树成也做在凉席子上面,把阳明珠硬是拉着坐下来,给她倒了一杯之前赵鹏飞从深圳带回来白酒,平时他自己都舍不得喝,上次阳明珠来他家喝了一杯之后一直念念不忘。

  阳明珠看着赵树成给她倒了一杯白酒,心里也没那么别扭了,端起来抿了一小口。

  赵树成让赵秀禾带着赵兵出去玩,陈燕华看着两个孩子出去了便把门关了过来,插上了门栓。

  赵秀禾出去了之后又带着赵兵蹲在门口偷听她们说话,她想知道赵树成她们要说什么,对于赵鹏飞的死,她还是想知道原因,还有那个周洋去哪里了?为什么赵鹏飞死了她都不回来看一下。

  “嘘,莫说话,听他们说的啥子。”赵秀禾伸出手指放在嘴边示意赵兵不要讲话。

  赵兵点点头也把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

  “阳婶儿,不是我们不把钱给你,实在是没得办法了啊。”陈燕华一边抹着眼泪看着阳明珠一边给赵树成使眼色。

  “我实在是不晓得啷个说,我可怜的儿啊。”陈燕华双手捧住脸默默地哭着,时不时抱着白酒瓶子喝几口,好像这样心里会好过一点儿。

  “也不怕你们晓得了,我们现在咧个样子也不怕莫子丢人现眼的唠。”

  “实话跟你说嘛,我们屋头现在除了鹏鹏这儿接的这点儿钱,一分钱都拿不出来。”赵树成说着说着拿出烟斗在凉席子上面磕了磕。

  “啷个回事唉,你们屋头鹏鹏儿不是挣了很多钱得嘛,不是说你们明年都要搬到深圳去住各嘛?”阳明珠眼珠子瞪的老大,担心着自己的钱还拿不拿的回来。

  赵树成撕下赵秀禾的练习本空白的一角卷着旱烟(叶子烟:叶子烟是四川民间对晒烟俗称。另外,也有人将它称为“土烟”或“旱烟”。一种供吸用的焙干的烟叶)

  “莫摆了,(简直不能说)提起来都是火啊,鹏鹏儿说的(娶的)那个媳妇儿周洋你晓得塞,过年的时候你们看到过的。”

  “简直不是个人啊,我们到医院的时候儿,鹏鹏儿都吊气了(没气了)周洋把鹏鹏儿卡里的钱取的一分儿都不剩,房子里头可以卖钱的全部卖了…”

  “可怜啊,鹏鹏儿死的时候身边一个亲人都没得…你是没看到,鹏鹏儿眼睛都没闭,整个人都肿的像个气球一样,要不是我是他老汉(爸爸)我都认不出来。”

  “我的天哪,咧个天杀的女的唉,啷个楞个歹毒哦,鹏鹏儿是啥子病嘛,啷个说没得都没得(死了)了嘛。”阳明珠听到这里气不打一处来,猛得干了一口白酒一直咳个不停。

  陈燕华赶忙给阳明珠又倒满“好了好了,等哈喝多了都不得了唉。”

  “医生说是急性胰腺炎(急性胰腺炎:发作前多有暴饮暴食或胆道疾病史。急性胰腺炎可分为普通型和出血坏死型。出血坏死型较少见,但病情严重,死亡率高。)长期酗酒和暴饮暴食导致的。”

  阳明珠一听赵鹏飞是长期喝酒把自己给喝出病来的,突然手上的白酒就没那个味儿了,端着的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后头鹏鹏好几个朋友都来看他的,没想到他已经去了(死了),那个当律师的帮了我们不少忙,鹏鹏儿工地上工人的工资拖了一个多月没给,整整几十万啊,我们把鹏鹏那个房子卖了给了那些工人的工资。

  把养老钱都拿出来的,交了医院里面的医药费,又把鹏鹏儿拉去火化钱都没剩了,我们回来的机票还是鹏鹏儿那个律师朋友买的。”

  “那个周洋去哪里了唉。”

  陈燕华一听到周洋的名字就恨不得和杀了她一样。

  “我们鹏鹏儿对那个死女人啷个好,她倒好,把值钱的东西全部卖了,人也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我们问了那个律师,他说找她也没得用,她跟鹏鹏儿没又得子女。

  鹏鹏儿死了之后,她都是丧偶。律师说丧偶后,鹏鹏儿和周洋的婚姻关系都会自动消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