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我有一份逃生指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被困在画中的人

我有一份逃生指南 一粒灰烬 3118 2019.11.21 11:02

  因为,他找到了视线的来源。

  不是什么监控摄像头,而是一个人,一个站在画里的人。

  为什么林扬非可以这样肯定,那是因为他和那个人对视了一眼,就是挂在墙上的这幅画。

  他原先注意过这副画,是一个女生坐在草地上,长相清秀,风吹过她高高的马尾,她举着鱼竿在河边钓鱼,可是入夜后,这副画就变成了,她站了起来,面对着林扬非,竖起的食指放在嘴边,鱼竿随意的放在草地上。

  可是,就在刚刚,林扬非与这个女孩对视上了。

  他举着手电照向这幅画,女孩转头看着他,他就走到这幅画的前面,女孩缓缓放下放在嘴边的手。

  看来真的不是他的错觉,这幅画会动,就好像画活了过来。

  女孩举起另一只手,握紧的拳头张开,林扬非看见她的手里放着一个钥匙,他疑惑的看着女孩,然后指了指自己。

  他的意思是,是要给我吗?

  女孩点了点头。

  她用手指了指他左边的那个门,林扬非转过身看去,那不就是走廊尽头的那扇门吗?

  他又转回来,看见那个女孩将钥匙丢了出来。

  “哐当”一声声响。

  这一声,在这寂静的环境里显得格外的吵,钥匙砸在了对面的墙壁,然后摔在了地上,林扬非赶紧去捡。

  当他再次抬起头时,他发现他面前的这幅画里的人,正满脸惊恐的看着他,不对,林扬非意识到,他不在看着自己,而是看着他的背后。

  林扬非缓缓转身,他看到,那个女孩正面目狰狞,手里抓在脖子上,似乎在挠着什么,嘴巴张得很大,好像是在呼喊着,林扬非急忙走过去,他能碰到画,却干涉不了画里的事。

  渐渐的,那个女孩感觉就快不行了,她翻着白眼,手上的挣扎也慢了许多,林扬非贴近仔细看,才能发现是鱼线缠绕在她的脖子上,越来越紧,一个清晰的紫红色勒痕出现在她皮肤上。

  最后,那个女孩不会动了。

  就这么定格,又成了正常的一幅画。

  林扬非看着手里的钥匙,内心突然沉重了起来,这时候从旁边伸过来一个本子,上面写着:卧槽,我看见了,这画给你丢了一个钥匙,太牛批了。

  林扬非:……

  陈东辉的话,来得还真是时候,被他这么一说,林扬非的内疚感好像少了一些。

  不过他也能确定一件事,这些画在害怕那个东西,所以当黑夜降临,它们也都自觉的配合。

  走廊的尽头,究竟会是什么房间,林扬非有些好奇起来。

  你有没有听过,一些关于走廊尽头的传说?

  好像这些传说都说在酒店里,走廊尽头的位置不能住人,说是因为这个位置平时活动的人少,阴气很重,尤其是到了夜深人静或者灯光昏暗的时候,就显得更加幽深恐怖。

  而且还说,这个位置最容易撞鬼。

  不过对于现在的林扬非来说,都无所谓了,他已经碰见这么多灵异现象了,也不差这一个地方,他在本子上写道:走,去看看。

  陈东辉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走廊尽头的房门,看起来很干净,白色的门上带着一个金色的把手,有一种富贵华丽的感觉,林扬非将钥匙插进门把中的锁里,轻轻一扭,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但是门把却可以扭动了。

  门是向里推的,打开后,直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单人床,旁边还有沙发,看起来像是个卧室。

  林扬非先用手电筒在房里一扫,感觉确实没什么危险,就和陈东辉确认过眼神,就走了进去。

  等他们完全踏入房内,就听见门口“啪”一声,房门自动关上了。

  所有的声音一下子全部涌进耳朵,让林扬非有些微微难受,心跳声在“通通通”的响着,鞋子摩擦在地板上的声音,还有衣服悉悉索索的细响。

  林扬非捂住耳朵,刚刚那种环境呆久了,现在就觉得过于吵闹。

  “卧槽!”他听见陈东辉骂了一句,然后才惊喜的说“我能听见了!唉,扬非,我能听见声音了!”

  “好好好,等等,先别这么大声讲话。”林扬非急忙抬手阻止。

  陈东辉似乎没有什么后遗症,他倒是活蹦乱跳的,舒展了一下筋骨说:“听不见真是憋死老子了。”

  “看来,真是那个走廊的问题。”林扬非渐渐适应了现在的声音环境,还好本来就不吵,不然他肯定要难受很久。

  林扬非抬起手电筒,开始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这里确实是一间卧室,看起来已经很有没人住过了,每个家具上面都盖着厚厚的一层灰尘。

  “在这里找找线索。”林扬非说道。

  陈东辉应道:“好嘞!”

  随便一动,都能掀起一堆粉尘来,还有些稀奇古怪的虫子尸体,都已经干了,掉在地上,陈东辉没看就踩了过去,直接碎成了渣渣。

  “看来,这里很久没来过人了。”林扬非自言自语的念叨着。

  可是,空气里突然有人接过这句话,说:“可不是嘛。”声音有些沉闷,不是特别清晰。

  “谁!”林扬非举起手电筒,向周围照去,陈东辉也停下了动作。

  他问:“刚刚是不是有人说话了?”

  “你也听见了吧。”林扬非对陈东辉说道。

  陈东辉点点头,他有些微微恼怒地说:“听见了,嘿,是哪个小子敢藏在屋里吓老子。”

  “小心些,这个屋子里可能有第三个人。”林扬非对陈东辉嘱咐道,是他大意了,都因为刚刚发生了这么多诡异的事情。

  这个屋子里一共有十二个活人,他差点忘了,还有其他玩家的存在,所以,这里有人也很正常,只不过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

  还需要警惕一下。

  结果,那个人直接回道:“你们还有第三个人吗?在哪啊?我怎么没看见。”

  这次他一下子说了这么多句话,林扬非能直接确定声音发出的地方,他直接就拿手电筒照去,结果那个位置确实一个人都没有。

  没有人?

  林扬非有些疑惑。

  他又往旁边看了看,确实一个人都没有。

  “不会吧,真闹鬼啊。”陈东辉也看到了,这个屋子里就他和林扬非两个人,他有些慌张的说道。

  “对啊,你现在才发现吗?”那个声音又出现了,林扬非这时候才明白,他照的位置不对,这个声音,应该在更高一些的位置。

  手电筒的光线上移。

  林扬非看见,那是一幅挂在墙上的巨型画像,这幅画了比外面的画都大得多,光线一照上去,那个人就伸手挡了挡,还说着:“喂喂喂,你照到我眼睛了,快拿开,你这个小混蛋。”

  “卧槽,画说话了。”陈东辉在一旁感叹道。

  画里的那个人回应道:“很奇怪吗?”

  “废话,哪有画能说话的。”陈东辉直接接话吐槽道。

  那个人耸耸肩,很随意的说:“这里的画都能啊。”

  陈东辉:“???”

  林扬非举着手电筒,开口问道:“你是谁?”

  “我是JeanBaptistePoquelin,现在的小伙子都没啥礼貌,也不懂得自我介绍一下。”那个人说道。

  陈东辉靠近林扬非,小声问:“他在说啥?”

  “让—巴蒂斯特•波克兰。”林扬非神情凝重。

  虽然翻译了,但陈东辉并没有理解,“那是谁啊?很出名吗?”

  “在十七世纪的法国应该很出名。”林扬非解释道,他抬头跟那个人说“我叫林扬非,他叫陈东辉。”

  “小伙子,你倒是认识我。”那个人眼里流露出几分欣赏。

  “法国十七世纪古典主义文学作家,古典主义喜剧创建者,继莎士比亚之后又一伟大的戏剧大师,莫里哀。”林扬非淡定的说道。

  这次,连陈东辉脸上都出现惊讶的表情。

  他凑到陈东辉的耳边小声说:“前段时间月考,我刚背过。”

  “小伙子,被你这么一说,我还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是他,又不是他。”莫里哀挠了挠头,“说到底,我只不过是一幅画罢了。”

  “为什么你们都活过来了?”林扬非好奇的问道。

  莫里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哦,我想起来了,好像是自从别墅来了一个客人吧,我就开始隐隐约约,能感受到周围的东西。”

  “客人?”林扬非疑惑的问道。

  “对,我也是听女仆们打扫房间时说的,那几天,说是来了一个客人。”莫里哀解释道“再后来,这栋别墅就感觉被改变了,一点一点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怎么说?”林扬非追问道。

  莫里哀一脸为难,他摊了摊手说:“我知道的也很有限,我只是一幅画啊,哪能懂得那么多。”

  “那这间屋子是在哪里,你总能知道吧?”林扬非指了指房间地板。

  莫里哀爽快的回复:“知道啊,四楼的客房卧室。”

  林扬非和陈东辉对视一眼,果然,他们都想到了同样的东西,小艾琳的糖果,他急忙开口问:“那你记不记得,有人进来藏过糖果?”

  “糖果?”莫里哀有些疑惑,他歪着头想了一会,摇摇头。

  “或者是木盒什么的,就是能装糖果的东西。”林扬非急忙去掏他的背包,拿出那个木盒,举起来给莫里哀看。

  莫里哀低下头,看了一会,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就在刚刚,我倒是突然想起个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