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青羽掌门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元婴

青羽掌门路 素衣子阳 3140 2019.12.05 12:00

  四人听到吕阳的命令,很快的做了表态,最终的结论是刘启明跟着赵衡去学土系法术。三小则跟着李先勇学习培育灵药。

  三日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期间吕阳先带领了弟子先把地底的溶洞布置好了五行聚灵阵,然后又在外围布置了一套隐匿阵法,最又把溶洞群的几个主要入口用土系法术移动岩石封堵,再驱散了施法的灵气波动。

  终于放心的回了道场,要是这样还是有散修找到灵脉所在,他们也只能认作倒霉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比较忐忑,终于在吕阳望穿秋水的目光之中,一批看不出跟脚的修士悄悄的来到了四福岛。

  这些修士仿佛当青羽门是透明的一般,自顾的飞到四福岛西南的洞穴,开始做上一些不为人知的勾当。

  来人不与吕阳等人交流正好,吕阳还怕他们找上门来呢。不敢多生事端,吕阳带着门人弟子,也不惜多费些灵石了,阵法满功率的开启,门户紧闭,只等着这帮瘟神赶紧办完事离开!

  可惜如果凡事皆能尽人意,那修仙者也无需刻苦修炼,以求超脱了。正当吕阳当晚躲在自己厢房内修炼有明神诀之时,不速之客找上门来了。

  迎出青羽门大阵之外,吕阳看着满脸阴沉的黄嚣一阵头皮发麻。

  前两天这祖宗对自己还算和颜悦色,怎么三日不见,就换了这么一个态度。

  吕阳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三天前自己面对黄嚣时的情景,怎么想都想不到自己做错了什么,无奈只能挤出了一个笑脸,朝着黄嚣行礼问道:“晚辈见过黄前辈,从今天下午开始就陆续有人来到四福岛了,不知道前辈可有什么吩咐,晚辈定然竭尽所能需配合前辈。”

  虽然摸不清黄嚣的情况,但是还是做出一副挨打立正的姿态,他黄嚣再横,也不能伸手去打笑脸人吧。

  “吕大掌门真是好能耐,我可是使唤不起!”出奇的没有直接呵斥,黄嚣说话的时候一阵阴阳怪气。

  “前辈说笑了,本门能在四福岛立足,全靠前辈照顾。能为前辈做事,是晚辈的荣幸!”

  “靠我照顾?我没那能耐照顾你吕大掌门。哼!我在东极岛四周负责的众多岛屿之中,就数你油嘴滑舌。一副小人之相!”

  “嗯?”这卑躬屈膝,也不是吕阳的本性。要不是为了门派着想,任谁也不愿做舔狗,可是到头来,不但被筑基修士指着鼻子骂,而且落了个小人的人设,真的是搞得吕阳一肚子窝火。

  但是人家毕竟是筑基修士,实在是得罪不起,只能强忍着陪笑道:“晚辈不知何处做得不好,得罪了前辈,但请前辈指出,晚辈定然改正。而且,虽然黄欢老祖虽然对晚辈有几分好感,但是,他老人家贵为金丹修士,哪里会有时间关照晚辈,平日里还是要托您呢!”

  不提红衣金丹还好,一提起来反而刺激得黄嚣爆发了,他气急败坏的指着吕阳骂道:“哼!终于肯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别以为你讨好我家老祖就能怎么样,以后的事情还长着呢!”骂完吕阳,他怒气冲冲的头也不回架风离去了。

  “这筑基修士跑到他一个人小小的练气门派就为了骂自己几句耍耍威风?这不是拉低自己的身价吗!”

  “坏了!”吕阳心中一沉,虽然他还没搞明白具体的原因,但是这次黄嚣发飙肯定是和红衣金丹有关,而且说不定和黄灵萱有关。

  县官不如现管,以黄嚣如今的态度,怕是已经得罪的紧了才表现出来的。这来来回回不过三天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差?

  青羽门的命脉抓在玄机阁的手上,有黄嚣从中作梗,以后怕是不太好过啊。只能看看能不能从黄灵萱那探点口风,了解了解到底什么情况了。

  被黄嚣这么一搞,一点修练的心情都没了。忧心忡忡的回到了自己的厢房,吕阳有些失神的坐上床榻,想什么什么不来,怕什么来什么。这黄嚣到底发什么神经,吕阳百思不得其解。

  还好的是,弟子们都在修炼,这闹掰的场景没人看到。

  自从黄嚣那晚对吕阳莫名其妙的发了一通脾气之后,也没有再来青羽门。也不知道玄机阁和肖水宗是怎么向外界发布信息的,不到十日时间,就陆陆续续的有遁光驾临四福岛了。

  这群来往之人奇奇怪怪,修为有高有低,让熟知黑市规矩的吕阳一时间如临大敌。只是约束弟子绝对不允许出护山大阵,闭门家中打坐修炼。

  青羽门大殿,吕阳站在大殿门口,看着往来的各色遁光,沉默不语。一旁站着的是刘启明,吕阳与刘启明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也算是知心默契,往往吕阳的一个眼神,刘启明就能明白他的心意。

  虽然知道刘启明有时候说话不实,但是吕阳对此并不放在心上,谁还能没个缺点呢,只要一心为门派也就足够了。

  看着往来的遁光,刘启明也是脸色难看:“掌门师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怎么最近那么多人往来这里。而且我看这遁光的长度,居然大部分都是筑基以上的修士呢!”

  由不得他不慌,青羽门道场所在的位置优越,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一个往来东极岛方向的修士。这十天以来,来四福岛的修士的确是太多了一些,而且只见来人,不见人离开,想着如今不下数百位筑基修士在自己的脚底下,任谁都心里发慌。

  吕阳也是一脸忧郁,答道:“我也不知道会有这么多修士来,如今这四福岛也不是我们能当家作主的。只能紧守门派,等着他们走了。”

  “是啊,只是不知道玄机阁的前辈们什么时候能够离开。”

  “唉,希望早点吧。”

  吕阳话音未落,远方又有一道人影飞来。那人影速度极快,几个眨眼的时间就从遥远的海平面飞到四福岛的上空了。只见一把青气缭绕的飞剑之上,站着一身着白袍的男子,那男子黑色的长发及腰,面白无须,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飞过水雾大阵之时,若有若无的看了阵中一眼。

  虽然知道这大阵有着隔绝窥探的作用,但吕阳和刘启明还是感觉到这男子看向的是他们两个。在男子的目光下,吕阳仿佛整个身体变成了透明一样,就连经脉和肌肉都没看的清清楚楚。

  好久,吕阳和刘启明才从手脚冰凉的状态中缓了过来。双方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骇。

  “师,师兄,这莫非,莫非是元婴修士!”刘启明有点结巴,但是还是说出了那个不太敢提起的名词。

  吕阳双眉紧皱,整个头都大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四福岛上居然会有元婴修士出没。

  “师兄,这玄机阁的前辈到底在做什么啊,怎么会有元婴老祖的出没?”见到吕阳没有反应,刘启明拉了拉他的衣角。

  “啊!”吕阳这时才发现刘启明在叫他。但是他心中也是惊涛骇浪,怎么知道如何回答。只能干硬的开口道:“怕不是元婴老祖吧,金丹的前辈能看穿我们这二阶阵法也说不定!”

  “希,希望不是吧!”刘启明干巴巴的回应道。

  “就算不是元婴老祖,来我们小小的四福岛之上,到底是被什么东西吸引的呢?”看到吕阳不回话,刘启明又是问道。

  他这话也勾起了吕阳的好奇心,虽然他知道玄机阁和肖水宗在脚底下开黑市。但是到底有什么样的东西能够吸引元婴老祖的注意呢,甚至不惜身份,亲自来这小岛之上。

  百思不得其解,吕阳生出了去看一看的想法,这个想法一生出来,就像魔鬼一样,挥之不去,诱惑着吕阳做出错误的选择。

  如今青羽门在四福岛上落地生根,要是完全放任玄机阁在脚底下乱来,怕是不知道会不会给他们带来祸根。虽然没有能力阻止玄机阁,但是了解一下下面的黑市到底什么情况还是有必要的。

  虽然明知道有风险,吕阳还是决定去探上一探。

  只是,但凡黑市,都不是一般人可以去的,必须要持有信物才能进入。吕阳虽然算是四福岛半个主人,但是玄机阁可没好到给他信物,更别提如今的黄嚣可是对吕阳意见很大。

  而黄灵萱看起来对黑市的事情一无所知,想从玄机阁处得到信物可能性不太大,只能从别的地方下手了。

  既然已经决定了,吕阳也不再拖泥带水,对着旁边的刘启明开口说道:“刘师弟!”见到沉默许久的吕阳终于开口了,刘启明赶紧走上跟前,点头答道:“师兄”

  “玄机阁到底在搞什么,我虽然知道一二,但是也不全然清楚。如今有人在我们山门地底不知道到底在倒腾什么,更是有元婴修士前来,却是要想办法搞清楚下面的状况才行。”

  看了看满脸期待的刘启明,吕阳知道他有点想去看看,泼了一盆冷水给他道:“此事你却是不宜去,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你帮我传令各弟子,在我回来之前,绝不允许弟子出阵半步,否则门规处置!”

  吕阳这话说的很严肃,看着他的眼睛,刘启明白吕阳不是在开玩笑,点头应下,只能嘱托让吕阳万事小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