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青羽掌门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谈判

青羽掌门路 素衣子阳 3239 2019.11.14 12:00

  坐在二人之下左侧首座的,是烈山门的当代掌门李开平。今日本是他率领门内弟子,占领青羽门的日子。但是没有料到,却被吴剑生领着吴铁心以及刘姓金丹修士撞了个正着。

  更加无奈的是,刘姓修士修为高深,修为竟然到达了金丹后期,已方千辛万苦请来的金丹前辈不过是金丹初期修为。

  他本来已经打探好了青羽门周围宗门的情况,那青羽门立派五百余年。本以其当初立派老祖金丹中期的修为加上那金丹后期的翎雕,完全可以去寻得一处拥有三阶领地的山脉,可是他却偏偏选择了只有二阶上品灵脉的青羽山。虽然只有一阶只差,但是前差万别,前者可以满足金丹修士的修炼需求,后者却只够筑基修士使用。

  但是,青羽山周围千里之内,因此没有拥有金丹修士的门派,这对于烈山门来说反而是福不是祸。

  也不管他用了什么办法,威逼利诱,居然使得青羽的下代掌门秦林愿以举派来投,让自己鸠占鹊巢。只要烈山门占据了青羽山的山门以及周围百里之地,用不了百年,烈山门多出几位筑基修士甚至是多出来一位金丹修士都是有可能。而他,作为将烈山门发扬光大的中兴之主,以后必然为门派后辈所颂扬。

  青羽门内李月荣几人的小动作他不仅知道,而且预先做好了计划。可是,尽管他已有准备,今日在青羽山门口,被一位强大的金丹后期的修士带着三位筑基修士拦住之时,他的心还是咯噔了一下。随后,事态的发展便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了。

  在将两位彼此相熟的金丹修士以及一干筑基修士引进了青羽山门之后,二人便亲热的互相叙了旧,终于,在自己和对面的筑基修士提醒之后。二位大佬方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打是不可能打起来了,两位金丹大佬商议之后,决定把参与这次事件的人全部叫到一起,准备搞清楚前后因果之后,再做打算。

  接下来,便出现了吕阳等人被带到了殿上的情况。

  ”合着一件本来是你死我亡灭门合并的惨案,就被这两位金丹修士和稀泥一般的搅和成了坐下来的谈判,这都是什么破事啊!”

  李开平心中无奈,但是也不敢违逆金丹修士的意志,见到终于轮到自己能开口了。赶紧朝王姓位金丹修士说道:“启禀王位前辈,这次本不是什么大事,这青羽门掌门秦云,自上任掌门死后,门派没有筑基修士坐镇。见门派式微,怕日后被其他门派欺凌。因此决定举派投向我列山门,没想到门内有宵小之辈,不服管教,居然妄图借此机会,拉拢同门进行谋反,意图染指掌门之位,甚至还惊动了刘前辈,真的最大恶极!”

  刘姓金丹老者听完,呵呵一笑,也不出言,只看向了吴铁心。

  吴铁心见刘姓老者示意自己出言,可是自己也不太了解其中情况,只能照说:“两位前辈,此事因何而起,晚辈并不知晓。只是听说晚辈这吕小友门派有难,故而请到刘老出马,救我这吕小友门派一救,其中因果,还是让吕小友说给大家听吧。”

  见到有金丹后期的大佬撑腰,吕阳此时也是不惧对方筑基修为了,色厉内荏的说到:“李掌门倒是能言善辨,这件事情清楚明了,你烈山门觊觎我青羽门的门派根基青羽山,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蛊惑了秦云师兄,更是杀了我门派中坚五名练气后期师兄。此仇不共戴天,还望刘前辈帮晚辈做主!”说罢恭敬的朝刘姓金丹修士行礼。

  刘姓金丹,只是点头,但仍然不言语。

  李开平见吕阳这般言语,并不气恼,仿佛智珠在握一般笑着看着吕阳,说道:“吕小友这话倒是说的严重了,你大可问你掌门师兄,我可有何时对他威逼利诱过。”

  他这么说,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秦林的身上。

  ”秦师兄,此番有刘前辈和众多筑基前辈在场,师兄大可不必惧怕那烈山门,有什么隐情,尽管在殿内同大家说明!”吕阳见李开平把责任推给了秦云,心道不妙,只能硬着头皮开口提醒道。

  秦林倒是不慌不忙的说道:“吕师弟此番倒是真的错怪李掌门,哦不,师尊了。自掌门师伯仙逝,本门再无筑基长辈,门派传至我手,我日日夜不能寐,深怕门派式微,被外人欺凌。得知李掌门宅心仁厚,而且烈山门实力强大,若是两家能够合并,对于双方都是了不得的大好事。”他这一番言语说完,整个大殿的氛围都变得微妙了起来。

  吕阳感受到了氛围的转变,只有强撑着说:“了不得的大好处,我看未必,李月荣一心为门派,此番与李月华以及其他三位师兄尽皆被害,掌门师兄难道就不心痛吗?”

  ”师弟对于门派的忠心我等皆知。可是长年在外,对门内的情况不甚了解,此番却是被李月荣利用了,那李月荣身为掌门师伯的亲传大弟子,这些年,掌门师伯闭关不出,门派内外事务都由他执掌。本以为此次本以为掌门之位势在必得,然没能想到落于我手。是故怨由心生,意图背叛本门,也多亏了师尊的支持,不然怕我早已被他谋害了!

  吕阳听罢,有些哑然,李月荣忠心为门派,定然不会设法去害这最有希望筑基的秦云。但前任掌门去世这段时间,心中不满,因此处处掣肘倒是有这可能。

  秦林继续说到:“吕师弟,此番所作所为大家匀看在眼里,门派有师弟这等忠心的弟子,也是有幸。不如此番改投李师尊门下,我想,师尊一定不会介意收师弟做亲传弟子的,有师尊的指导,师弟以后筑基自然不在话下。”

  李开平大笑几声,接过话头:“哈哈,正是如此。能收吕小友这样的弟子做徒儿,以后门派大兴,自是少不了吕小友这样的顶梁柱!”

  吕阳被这两人一唱一和的说的一阵烦躁,出言道:“说的倒是好听,可不知我是拜在青羽门下,还是拜在烈山门下!”

  “我已经拜烈山掌门为师尊,这门派当然是要改为烈山门了,师弟自然也是跟着师兄拜在烈山门下!”

  吕阳怒极,听到秦林这般言语,就知道他这会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本想拿出王野的那一份录影公之于众,拆穿秦林的谎言。但转念一想,秦林身为青羽掌门,自然有权决定门派是否要和他门合并甚至是被人吞并。自己再怎么说,都已经无济于事了。可惜了那么多师兄弟白白殒命,却是已经改变不了门派的命运了。

  有些心灰意冷,又不知道自己以后的命运该如何,就这么静静的站在了那里。

  见到始作俑者的吕阳都哑火了,李开平心中自是大乐。拱手朝着两位金丹修士说道:“两位前辈,此间情况已经明了,我烈山与青羽门此番合并,对于两派弟子来说俱是好事,待明日安葬完前任掌门后,我两门会择一吉日,举行门派合并大典,倒是还要请两位前辈赏脸参加!”

  王姓金丹,看了看刘姓金丹,见他没有反对。心知事情已了,笑着答应下来,并且催促李开平尽快选定日子,自己好离开赵国回去。

  吕阳看到金丹大佬们这般态度,知道这事已经不能逆转了。但是,这次的事情发生后,自己以后留在烈山门也没有好果子吃,而且也实在是不愿留在这个伤心地,又抬手向刘姓金丹修士道:“刘前辈,晚辈实在不愿改投他门,还望前辈做主,让晚辈与李掌门签立契约,脱离门派,从此两不相究!”

  “晚辈等也不愿改投他门,还望刘前辈做主!”这时,跟着吕阳被压来的李张三人,心知以后门派也是没法呆了。也都跟着跪下来求金丹前辈能救上自己。

  “那可不行,看在刘前辈的面子上,我可不追究吕小友你脱离门派的事情。可是,其他人可不行,今天要是开了这个口子,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弟子效法,门规何在”李开平怕脱离门派的人多了,对于烈山门发展不利,摇头拒绝到。

  刘姓金丹修士,这时终于开口了,他修为高深,一开口,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呵呵,李掌门此言差已,此时道友的烈山门和青羽门还没合并呢。脱离门派还是要看秦小掌门的意思。”

  “可这青羽山。”李开平听罢,就要出声,但是被刘姓金丹打断了话语。

  “李道友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是吗,这青羽山山以后怕是要改做烈山了啊。依我之意,做人凡事要留一线。这秦小掌门,愿意加入你烈山门自是无碍,可是对于那些不愿的弟子,道友还是不要强迫甚至妄造杀戮的好。”刘姓老者依然是那一副笑呵呵的温和样子,但是没有人会轻视他的意见。

  李开平不敢顶嘴,望了望王姓金丹。

  “就依刘前辈的吧,这夺取山门的事,在海外也是常见,你也不用遮遮掩掩的了。把所有青羽门的弟子叫来,愿意加入烈山门的流下,不愿的签一个契约,打发走就是!”

  顿了顿,他又说到:“你就再卖我和刘前辈一个面子,这秦林既然已经拜为师,想必青羽掌门是不愿意做了。那就让他把掌门之位传予吕小友,然后让吕小友带着不愿加入的青羽门修士离开就是了。”

  王姓金丹也是干净利落,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这复杂的事情敲定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