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青羽掌门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遇袭

青羽掌门路 素衣子阳 3442 2019.11.08 16:13

  躺在客栈的床上,吕明久久不能入睡。刚刚得知的消息好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自己的胸口,堵得他胸闷气郁,如今掌门健在,就有人明目张胆的打宗门的主意。

  那等过些年掌门驾鹤西去,覆巢之下,又岂有完卵。自己虽然有些经营的本事,但是没有了门派的支撑,到时候日子或许过得连那些低阶散修都不如。

  与练气底层的散修打了几年交道,他可是知道其中的辛苦,每一分修炼资源都要靠命才能挣来。

  没有足够的修炼资源,资质的高低就是每个修炼层次的天堑,以自己三灵根的资质,能够侥幸筑基,度过两百余年的春秋,怕就是这辈子的极限了。

  这个修真界可不是什么善良之地。

  每一个大境界就代表着庄严的等级,低阶修士的性命在高阶修士面前有时连蝼蚁都不如,自己的未来会不会像这些年认识的那些低阶修士一样,可悲又无可奈何呢?

  辗转反侧,直到天亮吕阳才堪堪入睡,一觉醒来已是正午十分。自从修真以来,吕明已经习惯了用修炼代替睡眠,也是真的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认真的睡过一觉了。

  揉了揉自己发胀的脑袋,从储物袋中拿了一枚清洁符略做清洁,再吞入一枚辟谷丹,吕阳走出了自己的客房。

  思量了很久,还是决定辛苦些先回一趟坊市找个路子联系一下宗门,然后再赶回这里拿飞剑。

  吕阳出了黑市之后找了出隐蔽之地,换回自己的白袍,便驾驭着飞剑朝着坊市的方向赶去。

  正午的骄阳炽热的烘烤着大地,吕阳撑开了真元罩阻挡着烈日,急速的向着正西飞去。

  一个时辰过后,感觉到自己体内灵力的损耗,也无停下打坐的想法,直接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颗回气丹送入口中,支撑的灵力消耗。有关宗门的消息还是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让他并无意识去打量周围的环境。

  突然,一块板砖类的法器朝其迎面拍来,砸在吕阳的面门之上,还好吕阳撑着真元罩,这一击并未取其小命,但是还是砸的吕阳满脑金星,头破血流。

  那板砖法器笔直的将吕阳从飞剑上拍下,吕阳凭借本能的反应,捏碎了腰间悬挂的一枚玉佩,一个青色的光罩升起,紧接着就包裹着吕阳狠狠的撞向地面,轰的一声,伴随着土黄色的尘土从地面升起。

  一黑一青两条剑光飞速射向烟雾中,又是轰的一声,两道剑光狠狠的撞向吕阳的防御光罩,防御光罩狠狠的晃了一晃,但终究没有破开。

  “不愧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保命玩意儿,当真万幸万幸!。”吕阳强忍着脑袋和身上的剧痛,咬了咬舌尖刺激了一下自己的精神。

  快速的拍了拍储物袋,十余张防御符箓好像不要钱一样被激发。化作一层层的防御罩围在吕明四周。刚做完这些,后续的攻击已经到来,剑光板砖不断的攻击向吕明,片刻之间便打碎了近半的防御符箓。

  “妈的,这小子真的是肥的可以,这般偷袭居然没干死他。”一声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吕阳并没时间理会他们俩,而是赶紧从储物袋中掏出几枚疗伤丹药吞入腹中,如今自己从高空跌落,虽有玉佩所化光罩的保护,但是还是深受重伤,五脏六腑感觉都摔碎了。

  头部更是遭受重创,不断的眩晕感从头部传来,此刻已经是强忍着精神才没有晕倒过去。

  又是七八张符箓拍出,用来抵挡接下来的攻击,吕阳艰难的运转真元,炼化丹药,缓缓的治愈自身。

  “无妨,我就不信这小子储物袋有无限的防御符,待其符箓消耗殆尽的时候,就是这小子的死期。”说罢,两人又对吕阳狂轰乱炸起来。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吕阳所带的百余张一阶防御符已经消耗了七成。而伤势却只恢复了三层,不想坐以待毙下去,吕阳强打着精神站起来,看向攻击自己的两名修士,其中有一名居然正是前日来自己店中卖飞剑法器的厉姓修士。

  探查术扫过去,这厉姓修士却哪里是前两天练气三层的修为,明明是一名练气八层的后期修士。他旁边站着的更是一名身材肥胖的练气九层的修士。

  心念一转,知道这是针对自己下的全套,但不知为何偏偏选中自己,于是开口问道。

  “厉道友,在下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足下来我店中交易,更是让了那么多的利,不知为何要偷袭?”

  “哼哼,给我让利,当我不知道一柄上品飞剑能让你赚多少吗?早知道你身家丰厚,要是不下这么大的血本,还真的不一定能勾你出来呢。如今看来这笔买卖很值啊!”

  那厉姓修士奸计得逞,一脸自得的笑着。

  “咳咳!”吕阳听罢,心知自己贪心导致中计,又暗恼自己因为宗门事情所干扰,行事失了方寸,否则回程时多个心眼,也不至于被人偷袭。

  一时压制不住自己的伤势,两口鲜血从口中咳出,伤情又重了几分。

  深知自己受伤太重不能耽误时间,吕阳咬咬牙,从中储物袋取出一枚丸子大小的青色圆珠,催动起原本因为赶路飞行而所剩不多的法力,催动青色圆珠,朝那两名修士射去,那圆珠在飞行途中电芒大涨,转眼间就化为一颗人头的雷球,呼啸而去。

  “不好,是天雷子!”厉姓修士惊叫起来,天雷子一般只有雷系异灵根的金丹期以上修为的高人,才能凝练而出的一次性雷系宝物,每一粒都具有莫大威力,即使筑基期的修士正面硬抗此雷,也定然灰飞烟灭。二人不过练气后期修为,正面被天雷子击中,断无生还可能。

  眼见天雷子急速飞来,二人顾不得别的,施起遁法,一左一右往两边飞去。刺啦一声巨响,天雷子爆裂开来,笼罩住二人所在的丈许空间,浓郁的雷电肆虐,向着二人吞噬而去。“啊!“一声凄厉的惨嚎,那厉姓修士却是躲闪不急,被天雷子笼罩,瞬间湮灭在阵阵雷光之中。

  那胖子修士却是祭起一面防御盾牌,妄图抵挡半刻。但是天雷子的威力哪是这盾牌所能抵挡。

  盾牌电光火石之间就被雷电吞噬,而后胖子的一条手臂也化为灰灰。“给我爆!“那肥胖修士也是个果断之人,眼看那天雷子已经自己一条手臂,果断的爆掉了自己的飞剑,借着反噬的冲击力拉开了一丝与天雷子的距离。

  接着一股浓郁的血气从其身上传来,胖子不惜燃烧自己身体鲜血施展血遁,终于遁出了天雷子的爆炸范围。

  轰隆声不断作响,激烈的雷电在两人刚刚所在的区域肆虐。绞碎那篇区域的一切物质,半晌,雷声停止,只留下一片焦黑的大地。

  “咳咳!”胖子此时深受重伤,一条手臂连根被雷光湮灭,只留下一个焦黑的肩膀,体内精血也是燃烧小半。

  “没想到你还有天雷子这等宝物,果真是身家丰厚啊。不知道你还有没有第二颗。”说罢,一面祭起一个防御护罩,一面催动板砖法器,重重的向吕阳砸来。

  “你猜!”吕阳本来因为赶路就法力不多,又被人偷袭身受重伤,激发天雷子之后,此刻体内几近空空如也了。此刻只能以言语相激,试图拖延时间。

  胖子听罢,大怒,手上的法力输出又大了几分,那板砖法器一下一下的砸向吕阳的防御上。

  “真想给自己两巴掌”见言语起到了负面作用,吕阳又是暗恨自己一阵,平素除了门内比试外,极少与人激斗的他,哪里又懂得争斗时的言语分寸。

  只能又激发出几张防御符箓,拼了命的往空中塞上几颗丹药,以求恢复一分自保能力。

  那胖见久攻不下,怕吕阳恢复些许法力又祭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咬咬牙,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张散发着惊人火属性灵力波动的灵符出来。

  “我擦,二阶火属性中品灵符,可激发出相当于筑基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的攻击威能!”吕阳作为老牌执事,一眼就看出了这灵符的属性,自己现在重伤无法行动,这张灵符真的是足以致自己死地了。

  眼见胖子催动法力激发出这张灵符,化为一团赤红的火鸟向着自己飞来。

  吕阳无法,只好便忍痛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黑色符宝,再度咬破舌尖,催动一丝本源法力,激发而出。“吟!”随着一声淡淡的龙吟声,符宝化作一道丈许长的蛟龙,向着火鸟飞去,那些火鸟仿佛遇到克星一样,被蛟龙吞并。

  “符宝!”那胖子就如同见到鬼一样的惊叫起来!随后仅剩的一条手臂就要砍向肩头,意图发动血遁,逃窜而去。可是吕阳已经祭起了压箱底的符宝,又怎能容其跑掉。

  那符宝所化蛟龙急速的向胖子飞去,张口便吞并了胖子的身体。就连胖子的储物袋也一并化作灰灰。那蛟龙吞并胖子后,望天空盘旋一圈,化回之前黑漆漆的符箓样子,飞回吕阳手上。

  此时符宝已经光华内敛,再无一丝灵力波动,却是已经耗尽了最后一丝灵力,再也无法使用了,吕阳欲哭无泪。

  “妈蛋,这次真的是亏得裤子都没了。”此刻吕阳的身体状况极差,被板砖法器偷袭,头部遭受重创,而后从高空摔落,又断了不知道几根骨头。强行使用元气催动符宝,更是伤了本源。

  现在真的是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了。这时候随便来个孩童,估计都能杀死吕阳。无奈吕阳只能就这样躺在地上,等着疗伤丹药的药力发作,好让其早点回复行动力。

  “还是自己争斗经验太少了,这防御符箓一下子拍那么多上去也是浪费,自己储物袋中更是有不少二阶上品的攻击灵符,随便发出几张就能要那两个人的命了。

  结果情急之中祭出了威力最大也是最贵的天雷子和符宝,杀鸡用了牛刀,连这两人的储物袋都一并毁去了,自己真的是蠢的不行啊!”

  吕阳一边忍受着身体的痛苦,一边忍受着大出血的心痛。此刻真的是心如刀绞,难受至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