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青羽掌门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离开

青羽掌门路 素衣子阳 3127 2019.11.21 12:00

  又七七八八的买了百余张一阶攻击防御灵符,十余张二阶攻击防御灵符。一些灵蔬,灵米的种子以及千余张一阶空白符纸,朱砂,几根画符用的一阶狼毫笔。这趟购物,算是结束了。

  一阶灵符,在吕阳的挥霍下已经用的差不多了,二阶灵符虽然还有几张,但是吕阳准备给六名弟子一人准备两张攻击的两张防御的,所以也是要买上一些,至于灵米灵蔬这些,是考虑到李先勇会种,以后除了门内食用之外,还能拿出去卖一些,这说不定是以后门派的主要收入了。

  空白符纸和朱砂,画符笔是给赵衡用的,多买几只的原因是,想着让三小也跟着学习制符,这以后也说不定是门派的收入来源之一。

  而且这次买的东西多,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吕阳找田姓要了个极低的价格,也不知道东极岛那边的物价如何,索性就多批发了一些。

  又强行的拉着田姓奉行给了个折扣,满打满算,这些东西一共花了八百中品灵石,折合下品灵石,足足有八万之数。吕阳的两千中品灵石,也就还剩一千二了。这真的是花钱如流水,让他有些心疼。还好这些都是必须的东西,以后定能起到大用。

  回到了青羽小店,此时还未到正午,发现竟然是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吕阳这才想起来,王一和张强被自己打发赵衡和李先勇带走了。刘启明带着三小出去买些必须的东西,此时还没到归来的时候。心里难免也有些空荡荡的,索性就回自己的房间,闭关打起坐来。

  他刚刚突破练气七层,本应该好好巩固一下境界的。但这几天被一堆的事情烦着,根本修炼不下去。此时,虽然心里也是忐忑着,但是也没有别的路走了,索性就只有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该干什么干什么。顺便借着修炼的时候,稳定一下心境,以求以一个最好的状态去面对未来。

  刘启明带着三小,在坊市内也是逛的开心,直到太阳已经下山,吃了晚饭才回到店里。而赵衡和李先勇更是等天都全黑了,才回到店里,朝吕阳交了任务。

  吕阳在赵国的最后一个晚上,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第二天,晨时刚过,吴铁心就带着吴剑生和另一位吕阳不认识的筑基修士,来到了青羽小店。

  刚一见面,吴剑生有些埋怨朝着吕阳说到:“阳哥,你怎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以后我该怎么去找你玩啊!”

  诧异的朝着吴铁心望了一眼,吕阳这才反应过来,看来其中的内幕吴铁心并没有向吴剑生说明。无名的怒火一下子就从胸中燃起,这吴铁心看来对自己的侄子是真的好,不然在黑市那么多年,吴剑生那还能保持这份天真烂漫。

  可是,他吕阳的命就不是命了?他青羽门就活该被利用,活该做那任人宰割的蝼蚁?越想越气,就要张嘴想着当面拆穿吴铁心,然后在讥讽他几句的时候。吕阳又看了一下吴剑生那双单纯的眼眸,忍住了,反正他以后可能再也回不到赵国了,吴剑生算是吕阳现在仅剩的一个朋友了,没有必要去伤害他。

  强行挤了个笑脸,朝着吴剑生笑道:“昨天我去拜访吴前辈你却是不在,这次多亏了吴前辈和刘前辈帮我找了个容身之所,不然离了赵国,我那知道带着门内的人去何处求生。”

  说着转眼看了一眼吴铁心,发现这厮此时居然对着吕阳一副讨好的眼神,吕阳心中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堂堂筑基后期的修士,此刻居然为了侄子作出这种姿态,哪里还有平时那练器大师的风范。不知道的话还以为,那吴剑生是他的亲儿子呢。

  吕阳心中又是一阵黯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牵挂,看来这吴剑生就是吴铁心的软肋了。想到这,对吴铁心的恨意稍微淡了几分。他只能安慰自己,虽然此去四福岛,担着那么大的风险,但是除了皓月宗这最大的风险之外。貌似情况也还不错,到时候有着玄机阁和宵水宗两个靠山,倒是不用再担心被人欺负了。

  最起码的,自己手握这么大的一个秘密,也算是有了他们两家的把柄了,这两家应该会对他好一点吧。

  想到这里,吕阳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又朝着吴剑生说道:“兄弟你天分极高,如今就快要进入练气后期了,我这离开之后,你且好好修炼。等你筑基成功,到时候宋国也就什么时候想去就能去了。”

  “哈哈,阳哥你说的对哦。我肯定比你先筑基,等我筑基了就去宋国找你,到时候,要是有不开眼的欺负你,我帮你揍他们。”吴剑生仿佛又找到了目标。回到了平日里的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开心的说道。

  吕阳看的出来吴剑生说这话是真心的,心里不禁有些感动。说不定这个修真界,真正对他好的人,只有这年少心性的吴剑生了。

  又看了看吴铁心,发现他好像对于吕阳唆使吴剑生去宋国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心中不禁有些好奇,随即开口朝着吴铁心问道:“此番还劳烦吴前辈亲自走一趟,不知道这位前辈是?”

  “我叫刘哲言,看来这次刘老吩咐送去四福岛的小门派,就是你们了?”男子的声音有些倨傲,似乎不耐烦吕阳和吴剑生啰嗦了这么一会,但是碍于吴铁心的面子,一直没有多言,见到吕阳问起,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似乎是感谢吕阳刚刚没有拆穿自己,吴铁心出来打圆场道:“刘道友,这吕小友也算是我的忘年好友了,劳烦你那么远送他们去宋国,等你回来了,我可是要好好的请你喝上两杯。”

  “哼,好朋友,你的好朋友都是拿来卖去做这差事的。”心里暗暗的诽谤,但是知道吴铁心是在帮自己,他也没有蠢到出声反驳。

  不过听吴铁心这么一说,这叫刘哲言的筑基修士,居然收起了傲慢的脸色,朝着吴铁心说道:“既然是吴道友的好友,这趟我也会尽力而为,不会委屈他们的。”

  几人又是寒暄了一阵,最后在吴剑生的依依不舍之下,告别了吴铁心叔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吴铁心在分别之前悄悄的递了一个玉简给吕阳,并且传音吩咐吕阳找个安全的地方再看,这神秘的举动人吕阳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就这样,一行八人,上了刘哲言的飞舟,飞离了黑山坊。

  飞舟没有朝着东南方宋国的方向飞行,而是径直的往正南方飞去,直到飞了约有两日的时间,居然飞到了赵国南面的一处城池,东山城。这东山城占地就有几十里宽,城高十丈,厚百丈,就仿佛一座巍峨的山岭,横跨在众人眼前。城墙外,一个仿佛鸡蛋壳的护罩罩住了整个城池,护罩宽约有一丈,淡淡的灵光流转,那是东山城的护城大阵。

  青羽门的众人除了刘启明,就连吕阳也没来过这么大规模的城市。峰都城虽然也叫城,但是和东山城比起来,就好像一个小镇了。众人都是一阵惊讶的看着这巍峨的东山城和这巨型阵法,聚在一起议论着,久久不能自拔。

  刘哲言也没去管几人的一副乡巴佬的模样,没有带着几人进城,而是驾驭着飞舟,绕着护城大阵,来到了东山城南面的一处停满了各种驮兽的仿佛市场一样的地方。

  这时吕阳才恍然大悟起来。这两日的时间,虽然他拉着刘启明百般讨好,想问问路上以及四福岛周围的情况。但是这个叫刘哲言的筑基修士,全程没有怎么搭理过几人,自讨没趣了几回,让吕阳着实郁闷。

  之前他还想着那刘哲言态度不好的原因是因为要架着飞舟,带着几人飞行一个月,如此来回两个月的赶路必然是劳累异常。此番看来,却是这人出身高贵,本身就是傲气十足,不愿搭理他青羽门这小门小派而已。

  下了飞舟,刘哲言轻车熟路的带着吕阳等人穿过了各是各样的驮兽,来到了一个巨型的仿佛一只鳐鱼的鳐兽前。这鳐兽,整体扁平,背部通体漆黑,但是腹部却是通体洁白。高有十丈,宽有百丈,长有八十于丈。

  鳐兽的背上,驮着一个长宽有六十丈,高十丈足有三层的阁楼。阁楼通体刻着大量的风属性轻身法阵,以及一些防御性的法阵,一阵阵的银色线条在阁楼的周身流淌闪现,映衬着这座阁楼无比的华丽。此时,不断的有修士驾驶着飞剑飞上阁楼。

  “这是二阶的黑背银鳐,实力足有人类筑基修士的水平。虽染飞行速度只有人类练气修士的水平,但是胜在其身体庞大,可以乘坐的修士众多。而且,这黑背银鳐背部的阁楼有大量的阵法,驮着并没有什么重量,因此可以长期飞行,非常适合低阶修士长期赶路。”一边指着黑背银鳐,一边开口淡淡的朝着几人介绍道。

  说罢,带着几人飞上了阁楼,给几人在一楼开了一个靠窗的客房,让几人没事不要打扰他。然后自己跑去三楼的雅间,就这样不理会几人了。

  有着之前在飞舟上的经验,吕阳也不愿再去自讨没趣,应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