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后本为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夜探统领府

皇后本为丞 婵小媛 2035 2019.06.25 16:00

  因宋民一事,她被停职多日,大理寺中堆积了许多事,虽大理寺卿与左少卿回来了,但她手头的事,还是得尽快处理完,看看外面的天色已暗了下来,江沅困倦的活动了下已经僵硬的脖子,将未看完的几本宗卷顺手拿起,准备回府将这些案卷看完。

  回了府她将手中的宗卷交给一旁的侍女,令她放到书房去,往后院看了看不经意的问,“二小姐呢?”

  侍女小心的接过她手中的宗卷,“回小姐,二小姐说她困了,早早的睡下了。”

  江沅心中升起丝异样,“她晚膳用了吗?”

  “二小姐说她白天吃的太饱,晚上便不用给她送膳了,免得她晚上吃多了积食。”

  晚膳都不吃了,这么早便睡下,这可不像她认识的奚予,难不成长大转了性不成。江沅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江沅向后院而去,见奚予房中漆黑一片,守候在门外的侍女见到她,行礼道,“小姐。”

  “二小姐何时睡的?”

  “回小姐,二小姐午时一过便说想一个人歇下了。”侍女如实答道。

  她疾步上前,推开房门,将床上的被子掀起,只见床上除了蒙了个枕头外,哪里还有奚予的半点影子,美眸已微微眯起。

  侍女见状,吓得忙跪拜道,“二,二小姐,明明睡下了,怎会怎会不见了……”

  “与你无关。”江沅看自己府中侍女怕是也第一回遇见这事,被吓的不轻,江沅心中虽已满是怒火,却还是出声安慰那名侍女。

  好个小丫头片子,将对付她父王的那套,倒是拿来天玄国对付她了。

  除了初来京都的乌桓国和亲队伍,她在天玄国也无认识的人,那臭丫头屁股还有伤,想必她也跑不远,她定了定心神,将还跪在地上的侍女打发了出去。

  身着一袭黑色夜行衣,头戴幂蓠的黑影,闪进了住满各国使臣的驿站,避开巡查的队伍,找了几处才寻到慕容清和的寝殿,此时慕容清和房中烛光已熄灭,房内传出均匀的呼吸声,江沅凝眉,莫非不是来了驿站?

  她在驿站中仔细的寻找,一无所获,正准备走时无意间却看见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她挑挑眉,那不是哥哥身边最得力的侍卫秉鸣么,不想哥哥还真是疼爱慕容清和,让贴身侍卫护送至此。

  不再多想便飞身出了驿站,那丫头是乌桓国的人,她不好大张旗鼓的寻找,已近深夜,找了几处她能去的地方,均未找到,本平静的心中也生出了些焦急,寻完就近的最后一家客栈,好看的眉头已紧皱在一起,天玄国不比乌桓国,现在天色已晚,她还能去哪儿呢,她一个黄毛丫头,既不会点三脚猫的防身功夫,又受了伤,能跑哪儿去。

  她嚷嚷着要给哥哥寻药,莫不是已经进了宫!?

  江沅顿时心中一紧,就忙要进宫去,转念一想却顿住了,皇宫可不比她的江府或者安定王府,能任由她一个小丫头想进便进,想出便出。

  一个念头在她心中一闪而过,那丫头在京都接触过得除了和亲队伍和她,去过的便只有统领府了。难道……

  想到这儿她轻点足尖,向统领府飞身而去。

  南莫苍心思深沉,身边又高手如云,想必统领府戒备森严,不想她轻易便进了统领府,她先是在奚予住过的那间厢房寻找,并未找到人。

  或许是住到别的厢房去了?可南莫苍那般冷漠,不易与人接近的人会收留那个臭丫头?

  她正欲走,却遇上冥玄夜晚巡查的队伍,一道纤瘦的身影忙闪进一间厢房,映着夜晚暗淡的月色,看见床上似微微隆起,江沅顿了顿,缓慢的移步靠近,不想她刚靠近床榻边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道带到了床上,幂蓠随着突如其来的动作也掉落在地上,露出一张绝美出尘,美眸却带了丝惊慌的小脸。

  “江大人好兴致,这么喜欢夜探本官府邸?”

  一道低沉充满魅惑嘲讽的声音自耳边传来,江沅心中大惊,这才看清此人竟是南莫苍,这竟是南莫苍的房间?

  江沅使劲的挣脱他的钳制,却未能动弹半分,她自然知面前的人有多深不可测。

  她怒目瞪着那张俊逸到祸国殃民的脸道,“你是故意的?!”不然她怎会如此轻易的便进了统领府,显然是有人知道她会来,有意为之。

  “可是你自己闯到本官的房间,我还未同你追究,你倒是恶人先告状。”

  “奚予在你府中。”这句话几乎已经是肯定,若不是奚予跑他这儿来,他又怎知她晚上会来。

  只见他淡漠的道,“你倒是不笨。”

  “放开我!”江沅冷冷的出声。

  不想半晌都未见他动作,江沅怎么都动弹不得,她一张口便要咬向他的肩膀,他身形一闪,江沅趁他片刻的松懈,挣脱钳制一道凌厉的掌风便狠狠的向他劈去,见他又轻松避开,江沅秀眉紧皱,步步紧逼,不想他却丝毫不还手,如鹰戏兔子一般仅是躲闪,江沅顿时恼羞成怒,拔出一柄靴中精致的匕首出手狠厉的便要刺过去。

  却被一双修长好看的大手轻易夺了去,伸手一拽就将她重新禁锢回床上,“南莫苍!”她横眉立目,咬牙切齿的喊道,喊他名字时恨不得将后槽牙咬碎。

  “江大人,刀剑无眼。”他淡淡的道。

  江沅见她在南莫苍这里根本占不了半点上风,她狠狠的便咬在他精致的耳垂上,趁他不备她忙翻身下床,离那个危险的男人远远的。

  她下口太狠,以至于她嘴里都弥漫出淡淡的血腥味,床上那如仙如谪的男子,倒是未如上次在西岭一般,露出半点恼怒之色,只见他薄唇竟勾出抹浅笑,伸手摸了摸被她咬出血迹的地方,令人捉摸不透的道,“江大人,来日方长。”

  江沅啐了口嘴中的血腥,警惕的瞪着他,问,“奚予在哪儿!?”

  他淡声道,“想要人,明日光明正大的来统领府寻,莫要像今日这般偷偷摸摸的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婵小媛

婵小媛

再次感谢所有送礼物送红豆豆为男女主打榜的各位宝宝哈,爱你们,你们就是我码字的动力~

2019-06-25 16: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