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后本为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林中一夜

皇后本为丞 婵小媛 3098 2019.06.12 11:48

  江沅回神忙跟上去,突然记起什么,又跑到一名匪盗身边,在衣衫内摸索了一会儿找到了自己刚才给他们的银票,塞回自己的衣衫内,趁机报仇踢了那人一脚才追上南莫苍。

  耽误了许久,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他们在天黑前若是出不了这林子只能等到天亮再走,不然在黑夜盲目乱走也是徒劳。

  江沅看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紧张的问,“天黑了,现在怎么办?”她也是知道在这荒山野岭一到夜晚野兽横行,是十分危险的。进来的时候也不觉得这林子这么大,出去的时候却大的可怕走了许久。

  南莫苍停下脚步环顾了四周对她道,“找些枯树枝生火,天亮再走。”

  她不满的看着他,不敢相信的用纤手指了指自己,“你说让我去生火?”好歹她是个女子,生火这种事不该是他这个大男人做的么。

  南莫苍随意找了棵树靠坐了下来,低沉的语气听不出情绪,可说出的话能气死人,“无所谓,我们现在所在的山林可是半坡林,半坡林几乎无人烟,大多都是野兽的天下,若是不生火被它们嗅到人的气味定会过来,到时我能自保。”他淡淡的打量她一眼,“你未必能。”

  江沅被他堵的说不出话来,好吧,谁让她连三脚猫的功夫都不会要仰仗他保护自己,而且他说的也不无道理,夜晚是野兽出没的时间,若是生火野兽看见火光还是不敢靠近的。

  她似发泄心中气闷一般的哼了一声,转身在四周低头寻找可以生火的树枝,这里是树林最好找的便就是树枝,不一会儿她便找了许多。

  将树枝在他的不远处扔下她便开始生火,好在她身上带了火折子,可现在正值夏季林中又潮湿生火困难,只冒烟不见火光,被浓烟熏的她睁不开眼睛,捣鼓了好一阵子火才生了起来。

  此刻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映着火光,抬头向那人看去只见他修长的身子靠坐在树干上闭着双眸似在闭目养神一般,身上干净的不染纤尘,仍旧潇洒俊逸,对比她的狼狈她气哄哄的一屁股坐在火堆旁,拿起一根树枝捣腾着火堆。

  黑夜中的树林更显静谧,风吹来树叶不时沙沙的响声,还有似乎鸟兽飞禽的声音更是明显。

  不经意抬头间突然在不远处黑暗的林间看到了两束如眼睛一般的绿光,她心中一紧,再仔细看去绿光却不在了,她一早就明白自己贪生怕死,贪财却不似他们说的好色……

  她安慰自己仅是看错了,害怕的收回目光,抱紧双腿,再看那毫无反应靠树干而坐的男子,她忍下靠近他去坐的想法,强迫自己眼睛不要四处乱看,仅是盯着火堆。

  火堆烧的太旺,发出‘啪’的一声声响,不大不小的声音在安静恐怖的黑夜里却惊的她颤了下,拍拍胸口,定了定心神。

  饿了一天的肚子发出‘咕噜’声音,黑夜中小脸微红尴尬的看向那个从刚才就一动不动的坐立在哪儿的某人。

  她早就肚子饿的咕咕叫了,忍了这么久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人在食物前不得不低头,她挪到南莫苍身边,见他仍旧不醒,伸手推了推他,受到打扰他略带不悦可眸光仍旧清明的向她看来,她心中咒骂,这人装睡功力真是一流,她还以为他睡着了呢,可看他的眼睛哪里有半分倦意。

  她当然不敢骂出声,挂上笑脸讨好道,“南大人可有带吃的……”

  他深邃的眸子看向她捂着的咕咕叫的肚子,平静的开口,“没有。”

  她顿时垮下小脸来,瘫坐一边,“要饿死了……”饿的她都有些胃疼了。

  南莫苍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敏锐的听觉听到不远处草丛中似乎有什么行走,捡了个石子出手迅速的就扔了过去。

  林中似被惊扰了什么,不知什么鸟兽发出尖锐而恐怖的‘吱’的一声声响,响彻树林。

  本沉寂在自己饥饿中的江沅,猛然被一声尖锐的鸟兽叫声惊的声音带着哭腔惊叫着扑进了离自己最近的男子怀中。

  不少栖息在周围的鸟类听见不属于它们的声响,扑闪着翅膀飞向天际。

  南莫苍轻颦眉头看着紧埋在自己怀中的娇小人儿,伸出修长的食指将她脑袋似嫌弃的推开。

  江沅意识到自己竟然扑进南莫苍怀中,自己也吓了一跳,反射条件似的向后坐去,惊魂未定。

  刚才她似乎还闻了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味,可是龙涎香不是皇上才能用的香味,为何他身上会有?

  转念一想他是皇上的贴身禁卫军,在宫廷走动沾上这样的气味也在所难免。

  他不耐的拍拍她刚才趴过的胸前衣襟。

  她见他这番动作气的直翻白眼,这人是有洁癖还是怎么样,何况她是有多脏,让他这样不顾别人自尊在别人面前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

  “你不是饿了,去那个丛中看看将猎物捡回来。”他抬了抬精致的下颌,示意方才叫声发出的地方。

  她一听有吃的,也将他方才不礼貌的动作抛之脑后,可看了看他所说的方向,那地方黑漆漆的一片哪里有一丝光亮,想起那两束绿光,还有刚才尖锐的兽鸣声,她连连摇头,“不去。”

  他无所谓的耸肩,“那你就饿着。”

  下定决心即使饿死也不要去,她坐在原地害怕的双手抱臂,可肚子一直咕咕的叫,饿的实在难受,终还是抵不住饥饿,她压下心中的害怕颤巍巍的向他说的方向而去。

  克服着心里障碍四下摸索了起来,突然摸到一只还带有温热的茸茸东西,她吓得惊叫一声收回手指,这似乎是他刚才用石子打中的猎物?今日她早就见识过他的本事,对人都是一招致命,何况一只动物。

  她咬了咬牙,闭了闭眼睛,鼓起勇气将那个毛茸茸的东西一股作气的拿起,颤抖着向她生火的地方跑去。

  一到火光出,她忙扔下手中的东西,战栗的上蹿下跳的在衣衫上擦着自己的手。

  定睛一看那个被扔在地上,毛茸茸的东西竟然是兔子,她顿时心中欣喜。

  可看着那只兔子她很是为难,现在如何剥皮却成了困难。

  眼神不禁瞟向那一身冷冽的男子。

  南莫苍自然是看见了她求助的眼神,哼笑了声,“想吃就自己动手。”

  这言语傲慢瞧不起人的烂人彻底激起了她的斗志,她就不信她一个人还不可以了。

  想了想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精致的小匕首。

  左右比划了下,她就开始动起手来,心中甚是觉得对不住这只兔子。

  费了许久的力终于是处理干净,她欢喜的拿过一根较粗的树枝就架在火上烤。

  两眼放光的看着正在火上被烤着的兔子,等烤好后,她正准备要吃,可忍不住看了看某人,心里唾骂着自己奴性,竟然想将自己辛苦烤好的兔子分给他些,最终她还是将兔子分了他一半,好歹兔子是他打的也就勉强算他一半功劳。

  她将泛着油光看起来就十分可口的兔子递到他眼前,心中十分不舍的道,“喏,分你一半。”

  南莫苍看了看她手中油滋滋的兔肉,微皱了皱眉头,“我不吃肉。”

  她听了不禁嗤笑了声,一个大男人一本正经的说自己不吃肉真是感觉有些好笑,她好心给他,他不领情算他损失,正好她自己全部吃光光。

  江沅坐在地上开始吃起来,一边好奇心强盛的问,“你信佛啊?不吃肉。”

  南莫苍看都未看她一眼,懒得回答她这种白痴问题。

  她见他不理自己百无聊赖,想了想,他也不该是佛教信徒啊,不然还眼睛都不眨的杀那么多人。

  她更是好奇,“你为什么不吃肉啊?”

  南莫苍眉眼泛起不耐。“不想吃。”

  “那也应该说不想吃肉,而不是不吃肉啊,你是不喜欢吃肉么?”她两手油滋滋的,睁着好奇的美眸盯着他等他的回答。

  “能安静一点吗?”他低沉的声音里已有压抑的些许愠怒。

  她听出他满是不耐烦的语气,切了一声,坐的远远的独自去享受美食,以为她喜欢跟他个大冰块聊天,不说就不说了呗,她还懒的说呢。

  一个大男人小气巴拉的还不吃肉,跟个女子似的,这么挑食竟然还让他长得那么高真是天理不容!

  吃的饱饱的后她也找了个树干靠着开始歇息睡觉,累了一天腰酸背痛被惊吓的也不少确实累了,刚闭上眼睛不久便沉沉的睡去。

  她才感觉没睡多久。

  就感觉被人推醒,她睁开还睡的惺忪的眼睛向打扰她之人看去,就见那个一贯可恶的那个高大身影正抱臂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见她还迷迷糊糊的,黑色的宝靴轻推了推她的腿。

  “走了。”

  看她的样子他心中有些好笑,这女人正发丝凌乱,小脸也是灰头土脸的,原本干干净净的宝蓝色长衫此刻也满是泥土,活脱脱一副灾民像。

  江沅被这么早叫醒心中甚是不悦,看天空也才有些亮光,她皱了皱秀眉,爬起身来,步伐不稳的道,“走吧。”她明白是因为她耽误了行程,还让他们在荒山野林露宿了一晚,是她理亏自然也不能再理直气壮。

举报

作者感言

婵小媛

婵小媛

加更啦,晚上7点会再更新一章,求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2019-06-12 11: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