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后本为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姐夫

皇后本为丞 婵小媛 2356 2019.06.26 16:00

  白日她才算看的清楚,这统领府简直犹如皇家别院,她那小小的江府自然比不得,若不是侍从带她,她怕是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

  到了清露苑,她一进屋便见正爬在紫檀木雕刻的大床上吃着点心的奚予,她眯了眯眼,看她悠然自得的神态,显然在统领府住的十分舒坦,可不是舒坦吗?床上吃喝拉撒,还没人管教她,难怪往统领府跑,她倒还真是寻了个好靠山。

  “咳……咳……”正将一口桃花糕送到嘴里的奚予,看见她,猛的被呛了下,被噎的憋红了小脸,又因屁股有伤动弹不得,于是跟只猴子一般冲着一旁的侍女指手画脚,侍女见状忙将水递过去,轻拍她的背部替她顺了顺气。

  惊魂未定的小脸,讪讪的道,“姐姐……你怎知道我在这里……”

  那绯色身影碧玉无瑕的脸上勾起抹冷笑,“你倒是会跑。”跑这如狼似虎的地方让她好找。

  “我知道错了,姐姐我知道错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她先拿出对付她父王的那套,认错准没错。

  不想江沅并不吃她这套,她冷声道,“你也该随我回去了吧。”

  “奚予伤口实在是疼的打紧,姐姐莫要为难奚予了。”她可怜巴巴的求情,她翻墙时不想屁股先着地,确实屁股已经开花了,幸好遇上了冥护卫,不然她现在屁股准是保不住了。

  江沅看着她爬在床上丝毫不能动弹的样子,似乎比昨日更为严重,看来是真伤的不轻,江沅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行,我这便命人将你抬回乌桓国去。”

  “什么!”奚予大惊。

  突然看见门口进来的清风朗月般的修长身影,她忙喊,“姐夫救命啊,奚予现在伤势严重仅剩半条命了,我姐姐还让我长途跋涉的回乌桓去,我保不准死路上了。”

  那修长的身影明显一顿,冥玄已在身后皱了眉,心想这异邦女子真是没规矩,也不看看他主子是谁,便想沾亲带故的套关系。

  江沅呼吸一窒,疾声厉色的呵斥道,“满嘴胡言乱语,真是越发的没了规矩!”

  奚予一见那对她宠爱有加的姐姐,突如其来的疾言厉色,她被吓的顿时住了口,不敢再声张,仅是抬眼悄悄的看着那一向波澜不惊,似画中仙一般绝美脸上的变化。

  比了江沅的横眉怒目,南莫苍眼底却闪过一丝笑意,十分的处乱不惊,走进屋内,他掀袍坐向一旁的椅子,举手投足间贵不可言,只见他慢悠悠的斟了杯茶,缓缓的道,“那便住着吧。”

  冥玄听见这话已经大跌眼镜,他跟随主子这么多年,除了府中的几个侍女,都从未有过女子到过府上,更别提住府上了,而且主子一向喜静,要知道现在他收留的可是个麻烦精,小小黄毛丫头竟三言两语就说服了他们主子,他都难以置信。

  奚予顿时高兴的欢呼一声,眸子一转似把握住了什么命脉一般。别看她年纪小,她从小便懂得察言观色,那俊逸非凡的南大人只要一提到她这天资绝色的姐姐,便会对她格外不同。

  因是南大人一路护送他们来的天玄国,那日在殿上看见熟悉的面孔,她便留意了下,不想正巧被她发现他一直盯着她姐姐看,那位南大人看她姐姐时的眼神透着的光彩,分明就是喜欢,就好似她说她想吃姐姐最喜欢吃的桃花糕,这不立马就给她伺候上了,她思来想去,这南大人那般冷漠,将慕容清和都未放在眼中,又与她非亲非故,想来他能收留她也不过是因为她姐姐的缘故。

  看她如此高兴,安定王没被她气死真是命大了,江沅忍着翻涌的怒气,“好,你住着,我这便回去修书一封,命你父王接你回去。”如此顽劣的小姑娘,除了奚予,她还真没见过谁了。

  “姐姐且慢,姐姐且慢。”奚予小手忙抓住她绯色的衣摆,求饶道,“我的好姐姐,你且让我养好病,最多五日,你不赶我走,我也在这儿呆腻了,我自己便回去了。”

  江沅心中虽对她存疑,但看她一脸诚恳,眯起美眸,半信半疑的道,“此话当真?”

  “奚予对天发誓。”只见她伸出三个手指一本正经的道。

  “那就先跟我回府去吧。”她这才算平息了怒气,淡淡的道。

  只见她也不答话,而是让一旁的侍女扶她起身,向桌子旁艰难的挪去,侍女小心翼翼的扶着,给她屁股底下垫上柔软的软垫,她疼的呲牙咧嘴的战战兢兢的坐下,对一旁一脸高深莫测,俊逸非凡的男子悄声道,“姐夫,何时用午膳啊。”

  南莫苍嘴角勾起抹好看的笑,对侍女道,“传膳吧,今日我也在这里用膳。”

  冥玄已彻底傻眼,这黄毛丫头明明对他们主子出言不逊,乱认亲戚,他们主子竟然还笑了?他甩了甩头,他或许是产生了错觉。

  侍女领命恭敬的退了出去。

  江沅习武之人听觉灵敏,怎会没注意到她这些小伎俩,她正欲发作,不想那清冷疏狂的男子淡声道,“江大人,也坐下一起吧。”

  见她半晌不过来,青涩稚嫩的小脸转过来,可怜巴巴的哀求,“姐姐,坐吧,奚予好多年未见你,就陪奚予吃顿饭吧。”大眼睛泫然欲泣的样子,让江沅脸上闪过一丝无奈,隔着奚予在她的另一侧入座。

  膳食上桌,她却没什么胃口,仅是浅尝了几口。

  奚予突然惊奇的叫道,“啊!姐夫,你这是怎么了?”她指着南莫苍一侧的耳朵道。

  冥玄听见声音,也看去,他一大清早便注意到了,他们主子脸上的伤痕,只是那伤口看着有点诡异,他没敢开口问而已,现在倒是被这丫头提起,他也好奇的竖耳偷听。

  一直未仔细看他的江沅,抬头看去,只见他不知何时已换下了朝服,身着一身淡雅的雪色衣衫,玉冠束发,贵气非凡,只是那耳朵上的伤口,十分的破坏他清雅的形象,伤口在耳朵上,即使他想遮也没法遮的住,看起来十分显眼。

  南莫苍淡淡向她看来,仅一眼便收回目光,淡漠的道,“被猫抓的。”

  奚予仔细的瞧了又瞧,“可这分明就个牙印啊……”

  一听这话,江沅拿着碗筷的手不禁一抖,冥玄还未明白,不想奚予那丫头眼神来回在他们身上瞟了几眼,似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一般,意味深长的道,“哦……”

  她正欲开口再说什么,不想听见旁边“啪”的一声放下碗筷的声音,一道清扬婉转的声音传来,“我吃饱了,你想在这儿住便住着吧,五日之后我来接你。”她对一直细嚼慢咽,吃相十分优雅的南莫苍道,“这几日便叨扰南大人了,江沅改日定当道谢。”

  奚予看着似恼羞成怒般的江沅,她何时见过这样的姐姐,她愣愣的对淡然到平静如水的南莫苍道,“姐夫,我可说错什么了?”

  南莫苍淡淡的道,“没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