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末滴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8章 错上加错

汉末滴血 穆可馨27 2125 2019.07.03 00:20

  第048章错上加错

  怎么解释?说我杨光根本看不上黄雁?那不是在伤口上撒把盐吗?还是说黄雁连做妾的资格都没有?那不是想讨打?他连连摆手,说:“黄叔,别去了!怎么解释都不合适。反正现在大家都集中精力在南迁。也没有心事去管这件事。等稳定了,我俩一起去跟族长解释吧!”

  杨光的想法是,一旦起事了,怎么能稳定的住?自己要随着黄穰到处打仗,谁还能顾及到这件事?也许就拖黄了。或者是黄雁又看上了谁,那不是更好吗?

  黄老锤还想说点什么,这时蒋进、李匡两人带着夫人进到院子里来了。他俩看到杨光,连忙喊着:“曲长!”

  那两个夫人本身就是乌堡里的人。在跟大丫几个女的打了招呼之后,便回娘家去看看去了。

  杨光上前问道:“他们可都来了?”

  蒋进点点头,说:“都来了。二十名亲随,二十匹马!”

  杨光知道林家乌堡里没有那么多战马,便问道:“几匹战马?几匹驮马?”

  蒋进尴尬地笑了,说:“战马就我跟李匡两匹,其他的都是驮马。这次张炳也是下了血本,强壮点的驮马都被我俩选来了。”

  杨光考虑到目前乌堡里很乱,那二十名亲随进来也许会造成不好的影响,甚至有可能会出一些问题。他说:“就让他们在外面扎营吧!我们出去看看他们!”他回头对孙斌、大锤喊道:“带一些酒菜,去乌堡外犒劳弟兄们!”

  大锤知道蒋进、李匡会带来二十个弟兄,便舔着脸对杨光说:“曲长,哦杨曲长,这次我总能当什长了吧?”

  他还一直惦记着什长的位置。因为在乌堡里别的不如他的兄弟都当上什长了。

  杨光指着蒋进、李匡说:“那你看他俩谁退下来让你当什长合适?”

  大锤摸了摸脑壳,尴尬地说:“等下次我也招募十个亲随,这样我就能当什长了!”

  说着,大锤、孙斌便将酒菜装上轿车内。

  杨光也从房间里扛出两个麻袋,里面装着二十把三连十字弩。

  五人赶着马车出了乌堡。在外面一丛树林边,二十名士卒正在那里牵着马站着。

  蒋进山前介绍说:“弟兄们,这就是我们统领杨光杨洞明!从今以后,我们就死心塌地的跟着杨统领干,未来一定会搏一个前程!”

  士卒们三三两两上前抱拳致礼,说:“拜见杨统领!”

  杨光压压手,说:“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兄弟!是那种能生死与共的兄弟。只要弟兄们真心跟随我,我杨洞明发誓也要给各位博一个美好的未来!好,不多说了,一切看行动!现在,大家喝酒!”

  大锤、孙斌、李匡将车轿拆下来,将大车作为席桌,在上面摆放着酒菜碗筷。

  蒋进招呼大家说:“过来!都过来!这是杨统领犒赏大家的。今日大家就在外面扎营,两三天之后,就会跟随杨统领开拔!”

  那些士卒都是蒋进、李匡从林家乌堡最贫苦的人中挑选出来的。很少有人喝过这么好的酒水。在蒋进的劝解下,大家开始慢慢喝着酒水,吃着大肉。

  在酒菜吃的差不多时,杨光回到乌堡里,将蒋进、李匡带回来二十个亲随的事向黄老锤汇报了。

  黄老锤立刻去向族长汇报。

  ~

  在杨光等人走了之后,黄雁感觉再待在铁匠铺里很无趣,便擦干眼泪怏怏地回到了大院子里。然后一头钻进了闺房里不愿意见人。

  族长夫人知道后,便连忙赶过去。她好不容易敲开了黄雁的房门,她看到垂头丧气的女儿,心里就对杨光十分窝火!这么好的女儿,他竟然要将其娶去做妾侍。还有没有天理啊?还将我们黄家看在眼里了吗?

  不过,她在听到夫君的解释之后,内心里稍稍平息了一点。这小畜生最大的优点是还没有正妻。如果她二叔能造反成功,那雁儿就是正妻。谁也不敢龇牙!包括那小畜生。他要是敢再娶正妻,都得去死!不过,她从来不去考虑她二叔失败的事。对于女人来说,夫君造反失败了,自己那就猪狗不如了。她不愿意去想。

  她上前说:“雁儿,你受委屈了!”

  回到闺房后,经过了这段最难受的时间,黄雁本来不怎么流泪了的。因为她本身也有男子的性格,比较倔强,也可以说是执着、坚强。但一听到母亲温柔的安慰,那眼泪便又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她一下子扑在母亲的怀里,轻声喊到:“母……亲!”

  黄夫人左手抱着女儿,用右手抚摸着女儿的温软的后背,用爱怜的口吻说:“雁儿,你别委屈。你爹爹说了,你暂时就先委屈一点,等你二叔起事成功了,你就是公主。谁还敢将公主作为妾室?好在那小畜生没有正妻。我们也不会允许他娶正妻的。你即使是这样过门了,也等于是正妻。雁儿,你可听明白了?”

  黄雁再一次傻眼了!她听这意思是父母亲都同意自己给杨光做妾室。他不是不愿意娶我吗?连做妾侍也不愿意吗?难道是父母亲又给他施压了?嗯!那一定是父母亲给他施压之后,那个没良心的同意自己嫁给他做妾室了。哼!等我进门了,我就会让他知道还敢不敢娶妻?让我给别的女人低一头?绝对不行!想到这里,黄雁的一颗芳心又开始融化了。她说:“母亲,既然父母亲都同意了,女儿不觉得委屈。反正我是不会让他娶正妻的。”

  一直很自信的黄雁这时很快便又回归到杨光正妻的角色。

  黄夫人看到女儿情绪变化很快,便以为是自己劝解的结果。她说:“是啊!我们黄家的儿女就是要有一股子气概。不是任人可欺的!”

  随后,黄夫人开始教授女儿为妻之道,包括如何开展第一次的房事,这让黄雁又娇又羞。她贝齿轻轻咬着嘴唇,羞赧地转过头去。

  黄夫人板着脸说:“雁儿,不要小看这房事。你今后要跟大丫,甚至更多的人争宠,在房事上你不得有半点马虎。男人,你不控制住他床榻上的快乐,你就抓不住他的心!”

  听得黄雁满脸通红,但又不得不做专心状。不过,她的一颗芳心这是已经全部寄托在毫不知情的杨光身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