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末滴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7章 准备南迁

汉末滴血 穆可馨27 2186 2019.07.02 00:35

  第047章准备南迁

  杨光顿时晕乎了!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要黄雁做自己的小妾的!那不是打黄氏家族的脸吗?自己怎么会在这个关键时刻说出这样的蠢话?他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无辜地说:“我可从来没有说要娶你做小妾的啊!”

  “啊……?”黄雁傻眼了!人家连自己做小妾都不愿意!自己还跑来问罪?她是又气又羞,她用颤抖的手指着杨光说不出话来,最后崩出一个字来:“你……!”

  不争气的眼泪顿时从黄雁的眼睛里哗哗地流了出来。她一跺脚,便跑到大丫的房间里,扑在床榻上便抽泣起来。

  这一幕被大家都看在眼里。

  老锤不知道该说啥?也不知道该怎么批评杨光?

  大锤叹了一口气,低下头,开始在家里整理着行李。

  大丫用复杂的眼光看着杨光,她内心里既高兴、又替黄雁难过。她只能跑到房间里去陪黄雁。

  林家小姐一脸的茫然!她在内心里暗道:这杨洞明是怎么回事啊?黄小姐不管从哪方面说都是很优秀的。怎么他就不喜欢呢?那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想到这里,她的小脸一红……

  杨光也同样傻眼了!得罪了黄家大小姐,并且是往死里得罪的。这今后怎么跟黄琛他们相处啊?

  ~

  就在这同时,族长在客厅里掼碎了一个酒觞(shang)!

  黄穰正在隔壁,他听到响声来到客厅里,看到地上的碎片,又看到大兄铁青的脸,问道:“大兄,是什么让你这么生气?”

  族长气得说不出话来,也有点觉得丢人不想说。但是看到二弟问询的眼神,还是觉得应该说出来。他说:“那杨光竟然要雁儿去做小妾!这不是欺人太甚?!”

  黄穰也一愣!在他的印象中,杨光不至于这样无理!他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族长咬了咬牙,说:“能有什么误会?老锤亲自跟那个小畜生谈的。”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怏怏地坐了下来,又接着说:“雁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看中了那个小畜生!本来我是要跟你商议一下的。昨日……昨日,她听说杜家的小姐要跟那小畜生。就找到我一定要去跟老锤说。哪知道刚才老锤来告诉我是这个结果!”

  “杜家小姐?杨洞明怎么会跟她有关系?”黄穰并不知道杨光跟杜彬打赌的事。

  族长看了看二弟,又叹了一口气,说:“你们昨日去了杜家。那小畜生跟杜家的那个嫡长子打赌,大概是正好杜家小姐在场。可能是那小畜生看中了那小娘子,便要以那小娘子打赌。跟杜大柱比拼。最后,那小畜生赢了。嗨……!你昨日派回来报信的亲随就在当场。”

  黄穰一直在愁心三个乌堡南迁的事,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杜家那边发生的比武。再说,他最近脸色一直很严峻,手下也没有人敢跟他八卦杨光跟杜彬打赌的事。因而,他不知道并不稀奇。

  黄穰不太理解,雁儿比杜家小娘子起码要优秀的多。那杨洞明既然能看的中杜家小娘子,怎么会让雁儿做小妾?难道他想让杜家小娘子做正妻?他摇了摇头,觉得不可能!他又想到杨光是弘农杨家的,便在内心里释然了。他说:“大兄也不要生气!雁儿是不是做小妾?决定这件事的不仅仅是杨洞明本人,也在于我们?”

  族长似乎明白了一点。但他挂心自己最钟爱的女儿,还是问道:“二弟这话……?”

  黄穰转过身去,双手背在身后,说:“如果我们这次起事成功,量他杨洞明也不敢让雁儿做小妾。假如我们失败了,雁儿就算是做小妾恐怕也没有资格。毕竟他是弘农杨家的人!”

  弘农杨家是大汉朝顶级世家大族之一,现在弘农杨彪是三公之一的大司徒,掌管着大汉朝的财政等。可以说是显赫之极!

  族长听完后,这才松了一口气!是啊!要是起事成功,二弟就是皇帝!雁儿就是公主!有谁见过公主给别人做小妾的?要是起事失败了,黄家就是大汉朝的反贼。那是要抄家灭族的。谁还敢娶雁儿为妾?那不是惹火烧身吗?最关键的是,杨光目前没有正妻!想到这里,族长内心里的气就稍稍顺了一点。

  唉……!族长又叹了一口气,最后说:“那也只能这样暂时委屈雁儿了!”

  ~

  自从昨日族长宣布南迁之后,整个乌堡开始混乱起来。大家都开始打包,看看能将什么值钱的东西带走。一些农具、粮食由乌堡里统一装载在马车上。自己要带走的就是日用品,锅碗瓢勺、床上用品。也有的家庭还有些积蓄,不像后世一个口袋就能带走,如果积攒了一万钱没有对换成金饼的话,那是很沉重的。要背着这些东西走远路,消耗的体力那可想而知。

  老锤家相对要好一些,他有三辆马车。一辆是铁匠铺原来用于采购生铁用的。后来,杨光、大锤、大丫三人又从林家乌堡带回来两辆轿车用于装载林家小姐等五个女人的。

  另外,杨光还有两匹马,孙斌、大锤、大丫各有一匹。

  老锤将打铁的砧墩、三把大小不一的锤子搬上马车,将风箱用羊皮盖着也搬上马车。这些都是他最关心的东西!

  杨光看到后,说:“黄叔,再搬三袋子泥土压车吧!”

  杨光说的泥土是从赣州运回来的稀土。已经用掉了三麻袋。还有九麻袋。杨光早晨跟大锤已经将六麻袋稀土运出乌堡,埋在山边上。

  老锤这才想起这个宝贝东西,他连忙说:“对对!老叔我这脑子不够用了,差点忘记了!至少要搬三袋子走!要不然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杨光这时想起黄雁的事,他低声问道:“黄叔,怎么黄雁跑来说我要娶她做妾啊?我昨日好像没有跟你这样说过吧?”

  黄老锤脸上顿时现出尴尬的神色。他说:“这事可能是老叔意会错了。你昨日说你不会娶小姐为正妻,那不就是说做妾吗?”

  杨光这时才明白了!他脸上顿时精彩纷呈!哭笑不得。他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不可能娶黄雁做正妻;黄雁也不可能给他做妾。这就是拒绝的意思。他抬起头想跟黄老锤说说,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低下头,也觉得自己应该跟黄老锤解释一下,又觉得多余。

  黄老锤这时大概也明白了杨光的想法,他说:“要不,老叔去跟族长解释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