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末滴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8章 两个女孩

汉末滴血 穆可馨27 2083 2019.06.25 22:31

  第028章两个女孩

  这天,大丫来到杨光房间里收捡。她看到杨光坐在客厅里愁眉不展。她走过去盘腿坐下,问道:“洞明哥,你有什么难处吗?”

  杨光心道:我有难处你哪里能解决?跟你说了徒增烦恼。他摇摇头,说:“没事!”

  大丫显然是知道了一些内容。她说:“你是不是着急生铁没有了,你又去不了舒县城啊?”

  杨光想到大丫肯定知道生铁快没了,便不再瞒她。说:“是啊!我暂时还不能去舒县!这就有点难度了!”

  大丫眨巴眨巴眼睛,说:“你不是有两个朋友在舒县城里吗?可以请他们帮忙买生铁啊!”

  杨光一拍大腿,说:“我怎么把他俩忘记了呢!”他一想,蒋进虽然在舒县城,可是谁去通知蒋进呢?

  大丫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她说:“我可以去跟你那两个朋友说啊!”

  杨光不放心大丫一个人去舒县。

  大丫又像知道杨光所想一般,说:“洞明哥可以带我去舒县城外。如果洞明哥还不放心。可以让雁姐陪我一起进城啊!”

  杨光大脑中立刻便闪现出那个绝色的女子!她跟大丫俩去行吗?他仔细思考之后,觉得可行!她俩也就是从县城大门进去,找到蒋进递一句话就可以了。蒋进是认识大丫的。他问道:“你这想法跟黄叔说过吗?”

  大丫扭捏了一下,说:“我跟父亲说过了!”

  其实,大丫哪里能想得到这么多!都是老锤让她来说的。

  杨光立刻去找到老锤,说:“黄叔,大丫刚才说,我可以带她和黄小姐去舒县城购买生铁。还请你去问问族长看是不是可行?”

  “嗯,是要去舒县购买生铁了,否则,再过几天我们就要停工了。那我去问问族长吧!”黄老锤随即对大锤说:“歇一会吧!”

  黄老锤摘下围裙,洗了一把脸,就朝族长家走去。

  不久,黄老锤就回来了。他看到杨光还在铁匠铺里等着,便说:“族长同意了!你们明天就去吧!事不宜迟了!”

  ~

  次日一早,黄雁便来到了铁匠铺。

  杨光、大丫早就准备好了。杨光骑马,大丫、黄雁坐马车。现在已经是农历十月了,天气已经开始寒冷。为了方便在外面野营,大丫还带了几床被子。

  黄雁这次身穿一套蓝色厚布的衣裙。头上戴着帽子,用面巾遮住口鼻。

  两人因为没有骑马,便只带着精钢刀剑。不过,刀剑鞘是最普通的牛皮鞘。以免招人眼球,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三人出了乌堡之后。黄雁闪烁着大眼睛看着杨光,问道:“杨洞明,你多大去的天竺国啊?”

  杨光还真没有去过天竺国。他想了想,说:“当初我是被师父带过去的。那时刚刚记事!”

  黄雁一心想问杨光以前有没有订婚,她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在那边就跟你师父俩在一起生活吗?”

  杨光点点头,说:“是啊!师父去世后,我就一个人慢慢回来了。”

  杨光随即一夹马腹,战马往前冲了几步,拉开了跟马车的距离。他不想跟黄雁说的太多,言多必失!再说,谁也不知道她还会问一些什么稀奇古怪的问题。

  黄雁立刻喊道:“杨洞明,你什么意思啊?我们问你几句话,你就要躲避我们啊!”

  杨光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我准备到前面去看看路上有没有劫匪?”

  黄雁十分鄙夷杨光这个借口。她说:“你不用去看!这一路上都是安全的。如果有人劫道。你到前面去了,将我俩扔在后面不是更危险吗?”

  “那是!那是!”杨光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跟女孩子打交道还没有什么经验。

  “那我问你!你上次跟杜彬打赌是怎么回事?”黄雁说完,脸上感觉到一阵发烧。

  “跟杜彬打赌?”杨光早就忘记了这茬事。

  黄雁本来是想提醒一下杨光的。看到杨光这个表现,原来这个杨洞明根本就没有将自己当一回事啊!她立刻气得一脸铁青,幸亏她带着帽子、面巾,骑在马上的杨光居高临下看不清楚。她恨恨地问道:“你还想狡赖不成?”

  杨光在大脑中搜寻着,他终于想起了杜彬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如果我输了,黄雁就是你的!”原来杜彬跟自己比斗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啊?当时他并不知道黄雁是谁,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在意。他说:“当时杜彬是跟我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稀里糊涂地跟杜彬打了一架!”

  “啊……!?”黄雁听到后羞得地下有洞都能钻进去!合着人家根本就不是为了自己跟杜彬争斗啊!性格坚强的她暗咬银牙、心里恨恨。她将一张小脸扭到一边,在深吸了几口气之后,说:“我不管!你坏了我的名声。我要找你赔!”

  杨光大脑还是没有转过弯来,他下意识地问:“我赔?怎么赔?”

  黄雁这时才发觉这个杨洞明是个呆子!一个女孩子的名声怎么赔都不知道,那不是呆子是什么?她一生气便说:“我不管,我就是要你赔!”

  杨光看到黄雁不朝自己看,只好去看大丫!

  大丫看到杨光的目光扫来,内心里也不是滋味。她也将小脑袋扭到一边。

  随后,三人都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到了中午,杨光找了一个朝阳的地方休息。大丫拿出粟米饼递给杨光,说:“洞明哥,给你!”

  杨光接下粟米饼,说:“你俩进城找到蒋进后,买生铁的事,就交给他办。你俩就直接出城,我们在城外等他!”

  “嗯!”大丫回了一声。

  黄雁还是将小脸扭到一边,不看杨光。其实,她心里很想杨光找她说话。她也想找杨光说话,可是自己一个女孩子总是主动找他说话,那不是……不是……太那个了啊!

  吃了粟米饼,杨光感觉口渴,便拿出净水杯到一边的小河沟里去加水。

  大丫看到杨光走远了,她说:“雁姐,你跟他那么含糊地说,他不明白的。”

  黄雁小脸一红,扭捏了一下纤细的腰肢,朝杨光的背影翻了一个白眼,说:“那要我怎么说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