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末滴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0章 金质腰牌

汉末滴血 穆可馨27 2201 2019.07.04 00:25

  第050章金质腰牌

  杨光本来想带走本曲士卒去拿下松滋县城的。但考虑到黄穰身边就是二十五个亲随,相对杜钱两家亲随,他身边的兵力太少。因而,他就改为带走四屯士卒。

  杨光知道庐江西南的这几个县都是中小县,县城都只有两个城门。守护人员最多也就是一曲县兵。加上曲长等人的亲随也就是六百余人。不消说城内还有内应;就算是没有内应,他也有信心率部拿下。偷袭可是他拿手的好戏。

  黄穰顿时眼睛一亮!这次由于舒县县令要请郡兵来攻打两个乌堡,他被迫提前行动。整个行动都很仓促。现在,他带着三个乌堡上万人南迁,如果不能拿下一个落脚点,或者在拿下落脚点时伤亡太大,那么,接下来就很难站稳脚跟。不要说官军,就算是松滋县的豪强也不会容纳他在县内行使管辖权。再说,这次杜家、钱家虽然是跟着他南迁了,他也必须拿出足够威慑他们两家的战绩出来。否则,在这个靠实力说话的时代,没有实力做依靠,长久之后谁都会离心离德。他连忙问道:“洞明,你可有几成的把握?”

  杨光十分自信地说:“既然城内有人接应,末将至少有七成以上的把握!”

  黄穰看到杨光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再说,他也知道杨光不是那种浮夸之人。他坐直了身子,问道:“洞明可有什么要求?”

  杨光很想说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你的信任。但是他还是忍住了,他说:“请穰叔给末将一个能代表穰叔身份的信物!在联系上内应之后,由子翰在城内接应,我率部在城外爬上城墙偷袭。”

  黄穰立刻从腰间取下一个金质腰牌递给杨光,说:“这个是我的腰牌,我堂兄看到这个腰牌就如同见到族长或者我。”

  杨光没有客气,他立刻接下金质腰牌,说:“请穰叔相信末将!大队人马在后面缓缓前进,末将会在松滋县城大门口迎接穰叔!”

  黄穰说:“洞明,整个亲兵曲由你全权指挥。谁要是不服,你可以先斩后奏!”

  杨光要的就是这句话!这一曲六百余人中,就是他带着二十几个亲兵不是黄姓人。这让他多少有些忌惮。他站起来,向黄穰致礼,说:“洞明绝不辜负穰叔的信任!”

  黄穰随后便将内应的基本情况向杨光做了介绍。

  杨光看到门外有人来了,便说:“穰叔,今日我会在营地里请客。明日一早,我就率部先出发。到时候,就不来向穰叔汇报了!”

  黄穰表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内心里十分激动!最近几天,要说他最担心什么?就是拿下松滋县这一仗。现在,他欣赏的杨光主动揽下来。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就放下了。不过,他一贯不拘言笑,也不会去跟一个晚辈套亲热。他摆摆手,说:“去吧!”

  ~

  杨光回到临时营房时,黄琛正好来了。

  杨光将黄琛拉到内堂,他出示了黄穰的金质腰牌。

  黄琛内心里一惊!整个家族就两块金质腰牌。一块在他父亲身上;另一块便在二叔身上。那这一块无疑是二叔身上的。他连忙问道:“二叔有什么吩咐吗?”

  杨光收起腰牌,说:“穰叔命令我俩前去偷袭松滋县城。我明日一早先带着亲随赶往松滋县城联系根叔,你带领甲乙丙丁四屯人马脱离大部队加速前进。我会派人在松滋县城外等候你。具体如何偷袭,到时候我会跟你见面商议。”

  黄琛这时既兴奋又担忧!兴奋的是这次终于跟杨光一起偷袭县城了!担忧的是,自己是否能担当如此重任!他说:“好!就按照你说的办!”

  当然,他肯定会派人私下里去向黄穰求证的。

  杨光拍了拍黄琛的肩膀,说:“子翰,等会要请钱少主和杜明理来喝酒,我做东,你作陪!今晚大家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天不亮就埋锅造饭,天亮前我们就率先出发!”

  黄琛想到几个士卒在杀猪宰羊,便有点神秘地笑了笑,他说:“你今天安排人杀羊,还将羊肉切成薄薄的一片片的,在搞什么名堂?”

  杨光呵呵一笑,说:“等会你就知道了!再过一炷香时间就来喝酒啊!我马上去请钱少主和杜明理。”

  提起杜明理,黄琛立刻便想到了杜彬跟杨光打赌一事。这件事他父亲曾经问过,并且妹妹黄雁也很关心。他一把拉住杨光,问道:“你跟杜家小姐的事怎么样了?”

  杨光摇摇头,说:“不算数的。我也从没有想过要杜家小姐。”

  黄琛看着杨光离去的背影,微微地摇摇头,说:“送到嘴里的肉都不吃,你到底何方神圣?”

  ~

  钱玢、杜彬来了,看到杨光兵营里都在杀猪宰羊。

  钱玢问道:“杨洞明,你在搞什么特殊化啊?怎么我们那边没有这些猪羊啊?”

  杜明理不阴不阳地说:“人家是先到这里,将这里的猪羊都采购一空。他是故意给我俩难看的!”

  杨光哈哈一笑,故意开玩笑说:“杜明理,你要是再污蔑、造谣,我可是要向你要彩头的啊!”

  杜彬一脸的黑线!顿时便哑口了。

  杨光朝杜彬阴险地笑笑,随即解释说:“我这次请客,顺便将多买了几条猪羊,连同士卒们一起请了。”为了转移他俩的注意力,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快请入席!早坐早喝酒!”

  提到喝酒,钱玢、杜明理的注意力果然转移了。

  钱玢走进去一看,里面就两张案几拼在一块形成一张方桌;方桌中间放着一口铁锅。锅里的白水正在翻花,冒着热气腾腾的水蒸气。但里面啥都没有。这吃啥啊?

  案几上放着四盆削薄的羊肉,还有一只碗,碗里装着一种雪白的粉末。这是啥东西啊?钱玢、杜彬俩不由自主地想。

  钱玢看看杨光,看到杨光似笑非笑地表情他更加不解。他问道:“这就是你请我们喝酒的酒席?”

  在大汉朝比较正规的场合,人们是分餐制的,一般都是一人一个案几,大家是不会围坐的。钱玢看到餐具的摆放明显是围坐在一起。在大汉朝只有下等人才这样坐。所以,他才会有疑问。

  这时,正好黄琛也赶过来了。

  杨光压压手,说:“我们四人先坐下,我来给你们一个示范,吃了以后再讨论。”说罢,他先坐下。用筷子夹起一块羊肉,在开水里涮了几下,然后放在那个装有雪白粉末的碗里稍稍沾了点,就塞进嘴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