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末滴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8章 发现端倪

汉末滴血 穆可馨27 2177 2019.07.11 00:20

  第068章发现端倪

  张堪嗤之以鼻!在陈家乌堡里当家就算是飞黄腾达?不过,他还是笑眯眯地说:“是啊!辅佐弟弟是应该的。”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便转移话题说:“快起来吧!娘子,还要去给父亲母亲敬酒啊!”

  “嗯嗯!那妾身就起来!”说罢,陈绵那臃肿的身体像肉球一般滚了起来。

  俩人来到后院的客厅,陈族长夫妇早已坐在正中央的主位上等待着。

  丫鬟将已经准备好的两觞酒递给了张堪、陈绵。

  他俩接过酒觞,上前恭恭敬敬地给陈族长夫妇敬酒。

  张堪改口喊:“父亲、母亲!”

  “哎!”陈族长夫妇笑眯眯地答应了!

  陈夫人一脸笑意地看着女婿!她是十分地高兴!为了给这个长女择婿,她也费了不少脑筋。现在终于有了这个英俊的文士做乘龙快婿,总算是了了自己的一桩心愿!不过,她看到女儿的两条腿,就一直担心他俩能否圆房。在敬酒结束后,她说:“绵儿,跟为娘到后堂来!”

  说罢,陈夫人便起身朝后面房间里走。

  陈绵看了张堪一眼,大脸微红,便跟着母亲走了进去。

  到了里间,陈夫人抓住陈绵的手,将陈绵肩膀上的衣服往下扒。

  陈绵知道母亲要干什么,连忙挣扎,嘴里喊着:“母……亲!”

  陈夫人不管不顾,继续自己的动作。在看到女儿胳膊上的守宫砂痣时,她脸上的笑容一下子便烟消云散,虽然心里早有预期,还是有些不高兴!她板着脸问道:“他是不是嫌弃你了?”

  “不是啊!母亲,他对女儿很好!”陈绵赶紧解释。

  “那怎么你俩昨晚没有圆房啊?”陈夫人继续追问。

  陈绵想到昨晚自己趁张堪醉酒时,曾经折腾了一会,不行啊!不过,她不好意思这么说,便解释道:“母亲,昨晚我俩都喝醉了!”

  其实,陈绵昨晚根本没喝醉!仅仅是喝得有点多而已!

  陈夫人帮助陈绵拉好衣服,说:“绵儿,你要是不行的话,就让丫鬟代劳吧!”

  陈绵一听脸都绿了!自己跟夫君还没有圆房,怎么能让丫鬟占先呢?她上前抱着母亲的胳膊,说:“母亲!这不行!不能让丫鬟占了先!”

  陈夫人可不管那么多!这个女婿看起来还真的不错,既不是那种武夫!武夫在今后也许对自己的小儿子还有威胁;他是主动上门的,又没有带什么人过来。这个入赘的女婿必须紧紧地抓住,以便在夫君去世后,能让儿子有个依靠!为了自己和儿子在跟陈家其他旁支的争斗中能有这个重大臂助、为了家族的利益,别说让一个丫鬟占了先,就算是牺牲这个长女又怎么样?

  陈夫人说:“为娘这都是为你好!一个大男人,晚上没有了乐趣,怎么可能死守着你?”她知道女儿心里难受,她便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安慰说:“等你瘦下来,他不就是你的了吗!”

  陈绵噘着嘴唇不想答应。但看着母亲丝毫没有商量余地的眼神,只好说:“母亲!”

  陈夫人点点头,说:“乖女儿!今后每天少吃点,半年就能瘦下来。”

  说罢,她俩就回到了客厅里。

  这时,陈族长正在交待张健:“健儿,从今天起,你就跟着大管家,先熟悉乌堡内的情况。等你觉得可以了,就慢慢接管乌堡的事物。为父老了,也该歇息歇息、享享清福了!”

  张健恭恭敬敬地说:“父亲正当龙虎之年!乌堡内的主要事物还是以父亲为主吧!孩儿才来,对乌堡了解不多。孩儿愿意协助父亲,为父亲减轻操劳!”

  看到张健不是那么好权,陈族长内心里放心了一大截!他之所以找到张健做上门女婿,除了看中了张健的能力之外,就是看中张健的人品。在县衙内,人人都夸张健人品好。另外,张健是个文士,即使是将来对乌堡有野心,也容易被控制住。他说:“健儿,在今后,你总是要掌管乌堡的。趁为父还在,还能帮助你指点指点。你也不要推辞。”

  张健一脸的惶恐,他连忙致礼,说:“孩儿愿意为父亲分忧!”

  从次日起,张健跟随着大管家在乌堡里了解情况。几天后,张健便将整个乌堡的里里外外都了解得彻彻底底。他还具体分析了几个关键的人物。第一是大管家!这个家伙是族长的嫡系亲信,无法拉拢!第二是护卫统领陈秉,是陈族长的侄儿,身高体壮、武功高强。住在四进院里。他天天能看到陈秉。不过,陈秉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他并不在乎陈秉的感受,他在乎的是陈秉还有利用价值!他将目标定格在陈秉身上!

  陈绵的弟弟今年只有七岁,还是个孩子。那个孩子要想及冠后接管族长的权力,还需要十几年!这对于急于想报仇、急于想振兴张氏家族的张健来说,时间足够了!

  张健带着王珂、张钉在乌堡城墙上巡查!他够着头朝城墙下看看,感觉有点头晕。他突然想到那天在侦察黄百盛的士卒时,看到那些士卒扛着很长的云梯在训练。那些云梯似乎很长,他立刻警惕起来,他问道:“大钉,那天我们看到那些贼人扛着云梯在奔跑,我怎么觉得那些云梯比这个乌堡的城墙要高出很多啊!是我看错了吗?”

  张钉想了想,他又用手比划了一下,说:“族长,你没有看错,那些云梯最少有三丈长!当时,他们是六个人抬着跑,中间间距很大。最少应该有三丈长!”

  张健皱着眉毛,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他说:“珂叔,你觉得他们这样做是干什么?”

  王珂一般是很少说话的!族长问起来,他当然要回答。他说:“是不是他们要去偷袭县城?”

  张健立刻找到了感觉!他一拍城墙垛,用十分坚定的口吻说:“一定是要偷袭哪座县城!这黄百盛平时就喜欢跟草莽打交道。谁知道他那是不是在收买奸贼呢?一旦让他偷袭一个县城得手了,那我们不是更难以报仇了吗?”他再一次拍了拍城墙垛,恨恨地说:“不行!一定要去向县长禀报!”

  张钉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族长,他们是准备偷袭哪座县城呢?”

  这一问,可把张健给难住了!这附近有三座县城;自己所处在的是湖陵邑,北面是皖县,南面是松滋县。这黄百盛到底要偷袭那座县城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