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末滴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章 黄家秘密

汉末滴血 穆可馨27 2133 2019.06.16 17:06

  第004章黄家秘密

  大锤呵呵傻笑了一下,说:“我叫黄锤,乌堡里的人都叫我大锤。我自己差点都忘记大名了。”

  杨光想起在跟官军拼杀时,大锤拼命保护黄子翰的情景。他又问:“你跟少主感情很深啊!”

  大锤抬手摸了摸后脑壳,憨笑着说:“临出来时,父亲交待我,一定要保护少主的安全。呵呵!父亲说,宁愿自己死,也不能让少主受伤。”

  看来是个忠厚的乖孩子。

  杨光最关心的是黄子翰的叔叔!他问道:“少主的叔叔是谁啊?”

  提起少主叔叔,大锤一脸的尊重。他说:“穰叔是我们黄樊亭最有本事的人。熟读兵法、武功高强,有万夫不当之勇。”

  穰叔?杨光立刻想起一个名字:黄穰!黄穰是庐江郡人,在青年时期,带着几个族人联合江夏蛮的头人在外面寻机抢劫官府的运输队、截杀大汉官员。积攒了大量的财富和战斗经验。在光和三年,跟江夏蛮联合起义。起义军在不到一年内就发展到十余万人,接连攻破四座县城。震动了整个大汉朝廷。后汉帝刘宏贬斥了庐江太守,从武陵郡调来一个狠人---江东人士陆康担任庐江郡太守。

  陆康就任后一面整顿各县城防,一面从内部瓦解黄穰起义军。于光和四年平息了叛乱。不过,黄穰并没有被抓获。从此消失在浩瀚的历史中。

  黄穰留给历史两个谜。

  第一,黄穰反对大汉朝廷显然是处心积虑的。从他青年开始就有针对性地抢劫官府、杀害大汉的官员和家属。但是,他出生于一个豪强之家,按道理说,也是大汉体系内的既得利益者,在那个忠君为主流的时代,他为何那么叛逆呢?

  第二,起义失败后,黄穰最后是被杀了、还是逃走了?如果被杀,历史应该会有记载。那他最大的可能是逃走了,但他到底逃去了哪里呢?

  杨光没想到自己竟然跟黄穰联系在一起了!现在离黄穰起义还有一段时间,看看自己能不能解开第一个谜团?如果自己不离开黄樊亭,那第二个谜团也能解开。这里毕竟是黄穰的老窝。而黄子翰等人是黄穰的核心子弟。在起义失败后,黄子翰应该知道黄穰的去向。

  黄穰起义不是被官军打败的。陆康来到庐江郡时,面临的是个破碎的局面。四个县被黄穰军攻占,其他各县的豪强逃的逃、跑的跑,官员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各县城防也处于一触即溃的状态。而且,朝廷没有拨来一兵一卒。陆康手中兵力最多的时期,也只有五千机动兵力。

  陆康使用的办法是招降,从内部瓦解了黄穰的起义军。然后反戈一击,将黄穰十万大军逐步击溃。

  杨光想明白这些后,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他决定先去黄樊亭待一段时间再说。

  行军了半天加一晚,于次日天亮时,黄子翰跟杜明理各押着二十五车粮食分道扬镳了。

  又走了两个小时,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杨光一看这是个大型乌堡。乌堡的围墙有七八米高。城门上面写着小篆体“黄樊亭”。

  乌堡大门口站着一批庄丁,他们很快便接替押运队伍将粮草运入乌堡的粮库。

  那二十五个牛车夫被关押在乌堡的地牢里。

  大锤将自己牵着的战马交给了黄子翰。经过黄子翰批准,大锤带着杨光和战马来到自己的院子门口。

  杨光看到这是一个铁匠铺。在乌堡主街道上占有大约三十米宽。在一边开了五间门脸做商铺,卖一些铁器。在另外一边留有一个大约有七八米宽的大门。

  大锤接过战马的缰绳,说:“杨洞明,来到这里跟自己家里一般。不要客气!家里只有父亲和一个妹妹。我们家是以打铁为生!”

  这时,从门面里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爹爹,哥哥回来了!”

  随即跑出来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女;只见她个子约有一米七五,皮肤呈小麦色;大眼睛、翘鼻子、樱桃小嘴。杨柳细腰和两条修长圆润的玉腿让她显得亭亭玉立!她一看跟着哥哥的还有一个男人,脸上顿时露出尴尬的神色,她立刻想退回去。

  大锤哈哈一笑,对杨光说:“这是我妹妹大丫。大名叫黄琴。”他连忙招呼妹妹,说:“大丫,快来认识一下,这是大英雄杨洞明。是他救了我一命!”

  黄琴听到是这人救了哥哥一命,脸色都变了!她连忙问:“哥哥,你没有受伤吧?”

  大锤哈哈一笑,说:“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快见过杨洞明!他今后就住在我们家!是少主安排的!”

  黄琴低头致礼,说:“见过杨先生!”

  杨光微微一笑,说:“大丫不必客气!今后我少不了要麻烦你!”

  黄琴低头让到一边,杨光走了进去,大锤牵着战马随后。

  杨光看到院子里有一个大型火炉,火炉旁边还有生铁砧板。一个近四十岁的中年人正在用铁钻磨着一把菜刀。

  大锤叫道:“爹爹!这是杨洞明!这次幸亏他救了我!”

  那中年人站了起来,用黑乎乎的围裙擦了一下手。然后问道:“少主没事吧?”

  “没事!我跟杨洞明保护着他,他哪能有事呢?”大锤一脸骄傲地说。

  “杨先生请坐!家里苦哈哈的,也没有什么招待杨先生!大丫,去打几壶酒来。我今日要陪杨先生喝几杯!”中年人显然比较高兴。趁大锤走到他跟前,他低声问:“大锤,你没伤着吧?”

  大锤拍了拍胸脯,说:“爹爹,你看我,那几个贼将哪能伤的了我?”他一看到杨光,便又尴尬地笑了笑,又补充说:“杨洞明本事大!爹爹,他一人杀了两个官军的贼将!”

  杨洞明连忙说:“是大锤跟我一起杀的!”

  这时,大丫已经在客厅里摆好的两张案几。上面还各放了一点酒水。

  大锤让杨光一人坐一个案几,他跟父亲并排坐在另一张案几后面。

  看到三人坐上位之后,大丫便出去买酒去了。

  杨光不习惯跪坐,他就稍稍随意一点,用打坐的方式坐下。

  黄老锤也不太善于说话,他连连举起酒碗敬酒。

  杨光不太习惯这浊酒,更不习惯没有下酒菜。不过,他知道今后还会遇到更多不习惯的东西。自己必须适应这个时代的生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