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末滴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2章 张堪内心

汉末滴血 穆可馨27 2375 2019.07.09 00:20

  第062章张堪内心

  杨光连忙说:“末将是前锋,为大军开道都是末将应该做的!”

  这时,黄琛也赶了过来,他在向黄穰致礼之后,汇报说:“报告二叔,这次拿下张家乌堡,击毙张家的两个少主,俘虏了护卫统领。缴获了十三匹战马,还有大量的粮草。张家乌堡有人口三千余,可以征集青壮五百余人。”

  黄穰高兴啊!这次仓促起事,他最担心的是青壮不足!粮草也是他十分担忧的!马上要春耕了,每年在这个时节都会发生春荒。那是每一个统帅最难熬的时期。现在好了,不仅能征募大量的青壮,还缴获了大量的粮草。一举解决了两个大问题。他说:“亲兵曲这次立了大功。你俩看看,需要什么赏赐?”

  杨光选择低头看着地上的蚂蚁。

  黄琛思考了一下,他觉得没有什么需要二叔赏赐的。便说:“这都是我们前锋应该做的,不需要二叔赏赐!”

  黄穰点点头,说:“能做到居功不傲,你俩都还有发展潜力!走,宿营之后再说!”

  杨光将三大家族的直系亲属都安排在张家大院内。他将黄琛及丁屯、戊屯安排在大院子内负责安全保卫。他率领亲兵曲甲乙丙三屯在乌堡大门和城墙上担任警卫。

  ~

  张进、王珂在逃出乌堡之后,就向着湖陵邑方向疾走。

  在摸黑走了三里路之后,路边有一个酒棚。张进连忙喊道:“大津!大津!”

  这时,一名长得黑壮黑壮的青年人从酒棚里跑了出来,他寻声看去,那不是族长是谁?他连忙回答:“族长,大津在这里!”

  族长几步冲进酒棚内,一屁股坐在一个马扎上,连连喘息!在接到大津递过来的酒觞,他仰头一口将觞中酒喝尽。他将酒觞重重地掇在马扎上!再深叹一口气,这才气顺了点。他说:“大津,赶快将战马牵出来。马上跟我走!”

  大津不知道乌堡里发生了什么事,他问道:“族长,这大黑天,跑马有些危险,能不能等天亮了再走啊?”

  张进摆摆手,他不想跟这个下人解释什么,厉声说:“快将战马牵出来!”

  大津看到族长铁青的脸色,再也不敢问什么了。他急忙跑到后院里,将三匹战马牵出来。

  张进站了起来,来到战马边。

  大津立刻便蹲了下来。

  张进踩着大津的肩膀上了战马。

  王珂翻身上马,朝张进看着。

  张进微微地摇了摇头,那意思是这大津留着还有用。

  大津也翻身上马,三人立刻朝着湖陵邑方向冲了过去。

  在杨光安排蒋进等人追捕过来时,张进三人早已经离开两个小时了。

  傍晚时分,张进、王珂、大津三人抵达了湖陵邑。在进了城门之后,三人直奔县衙。

  看到县衙,张进朝大津说:“你去叫一下二少爷!”

  大津对县衙还是很敬畏,他强压着内心里的紧张,来到县衙门口。他对护卫说:“官爷,小的想找我家二少爷!”

  那护卫眼睛朝天,看也不看大津,说道:“你家二少爷是谁啊?要找回家找去!跑来县衙找什么啊!”

  大津脸上憋得通红!他回头朝族长看看,看到族长脸色很难看,便不敢回去。他说:“官爷,我家二少爷就在县衙里就职。他的名讳是张堪,麻烦你通报一下!”

  “张堪?”那护卫皱着眉毛在大脑中搜索了一下,他好像终于想起来一般,说:“哦!是张书吏啊!”他又朝张进、王珂看看,虽然这两人风尘仆仆的,但气质还是有的,便没有再为难大津。他说:“你自己进去找吧!他住在二进院东边厢房里!”

  大津回头朝张进看看。

  张进朝大津挥挥手。

  大津便一再感谢了那护卫,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县衙。

  过了大约一炷香时间,大津陪同一个年轻人走了出来。

  那年轻人身高大约一米七五,方脸,浓眉大眼,白皙的脸庞衬托着大小恰当的五官,显得很耐看。瘦瘦的身板,加上一身文士袍,给人感觉很安静。像是一个书院里的文士,文质彬彬的。平静的脸上,显示出他处惊不变的心态。他一看到张进,连忙上前致礼,说:“孩儿拜见父亲大人!”

  张进一看到二儿子,内心里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他说:“堪儿,能否找个地方,为父有要事跟你相商!”

  张堪朝大街上看看,说:“父亲,那就去客栈吧!”

  张堪带着三人来到湖陵邑最好的一家客栈,开了两间上房。

  进到房间后,张进在客厅主位上坐下,王珂坐在他身后,大津在门口守着。

  张堪在父亲的侧面坐下。

  张进说:“堪儿,这次家族遇到了灾难!”

  “灾难?家里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出现灾难呢?”张堪内心里在这么想,但已经有了城府的他并没有问出来。他知道父亲会一一说出来的,便在那静静地等待着。

  张进看到二儿子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内心里很奇怪!在他的心目中,二儿子是最有本事的!当初,大儿子、三儿子都要练武;二儿子却要学文。从小,二儿子就跟另外两个儿子不一样,很有思想。对家族的归属感也比另外两个儿子强。今天是怎么了?他想不明白,但事情还要继续说下去:“前两天,有二十多骑从乌堡附近经过。你大兄、三弟看中了人家的战马,就带着三百多青壮去偷袭。结果,让人家跑了不说,还被杀了四人,抢走了十五匹战马。”

  张堪知道自己的两个兄弟就是饭桶!眼睛总是看着脚尖前的那点利益。不过,他看到仅仅是父亲一人逃出来,那么,大兄、三弟毫无疑问是被人杀了。因而,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张进看到二儿子仍然是波澜不惊,内心里更加惊奇!难道这一切都在二儿子的预计之中?他继续说:“当晚,乌堡被人偷袭,不仅大门被贼人攻占,贼人还突然出现在三四进大院子内。我跟你珂叔从暗道里跑了出来。具体乌堡里是什么情况,我们还不知道。为父跟你珂叔判断,整个乌堡是凶多吉少!”

  张堪想到贼人既然已经攻占了乌堡的大门,并且,突然出现在大院子的三四进院子,那张家基本可以肯定被灭了。不过,他不是个轻易下结论的人。他看着父亲期盼的目光,内心里虽然极为想为父亲解忧,但他也知道首先得搞清楚乌堡内的情况,以及袭击乌堡的人是谁?

  张堪问道:“父亲,可知道是谁袭击了乌堡?”

  张进朝王珂看看,最后摇了摇头。

  张堪没有再问什么。他说:“父亲和珂叔先在这里休息几天吧!”

  张进愣住了!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作为他最看好的二儿子,怎么就问了这么一句就完了?

  张堪知道父亲的意思,又补充一句:“明天,我会亲自带着大津去了解乌堡的情况。然后再跟父亲商议大事!”

  说罢,张堪就离开了客栈。

  张进、王珂俩大眼瞪小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