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末滴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8章 忠仆葵叔

汉末滴血 穆可馨27 2131 2019.07.07 14:35

  第058章忠仆葵叔

  【今日本书获得网站推荐,加更一章!同时向各位读者、各位编辑致谢!】

  张进摇摇头;他内心里是很愤怒的!当时,大儿子来请示他时,他曾经犹豫了一下。因为面对来历不明的二十多骑,他是不想去招惹的。

  大少主说:“父亲,我们晚上出动三百人将其包围,不会走脱一人的。没有了活口,即使是这些人有些来历又能怎么样?那可是二十多匹战马啊!”

  在中原一带,战马是极其稀缺的。一个家族要发展,没有战马就限制了雄心。

  张进也觉得只要不留活口,风险就不大。即使是今后有人追查过来了,自己这边也可以死不承认。这样,他就同意了大儿子的请求。

  在偷袭失败之后,张进就感到了危机!毕竟在三百多人的南北夹击中能悄悄地逃走,还能杀掉四个看守战马的人,抢走十几匹战马,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现在,他是后悔万分!

  张进摇摇头,说:“怎么能查清楚?连人家长的是什么样都不知道。”

  说罢,张进又感觉右眼皮在跳动,他连忙问:“老珂,你仔细看看,可能看到我的右眼皮在跳动?”

  王珂直起身来,伸出脖子仔细看着张进的眼皮,说:“老爷,老奴没有看到跳动啊!”

  张进在客厅里坐不住了。他说:“老珂,我俩出去看看吧!”

  张进虽然没有说去哪里看,王珂可是跟着他几十年了。他马上就明白老爷是要去看逃出大院子的地道。整个乌堡,这个地道只有族长一个人知道。当然,他也知道。就连族长的两个儿子也不知道。一旦族长死了,王珂会将这个地道告诉新的族长。

  张进、王珂两人出了客厅,拐了几个弯,来到比较偏僻处的一个柴房。

  王珂来到一堵墙边,用力推着墙面。吱呀!墙上出现一扇旋转门。

  张进正要进去,里面冒出来一股霉气,他后退了一步,用左右捂着鼻子,右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王珂说:“老爷,让老奴先下去看看吧!”

  张进点点头,说:“你小心点!有好几年没有开启这个地道了。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

  “老奴省得!”说罢,王珂便点起一个火把,一猫腰钻了进去。

  门里是台阶,王珂往下走了几十个台阶,看到下面已经是水平的通道。他回头朝上面喊着:“老爷,下面正常!”

  “那我下来!”张进借着王珂火把的亮度也下到地道里。

  俩人往前走了一段路,地道开始往上升。最后走到一堵死墙处。

  王珂再次用力推那堵墙。这时,那墙上也跟柴房里一般,被推开一扇旋转门。俩人随即走了出去。

  一出地道,前面出现一个五十多岁的驼背老者。他白发苍苍,脸上皱纹满满。他的精神状态还可以。

  张进、王珂的出现,让那个老者微微吃了一惊。待看清楚是谁时,他连忙跪在地上,说:“老奴拜见族长!”

  张进知道这老者是自己的亲信家奴。他上前扶起那个老者,说:“葵叔啊!你比我长一辈,何必行此大礼?”

  葵叔连忙说:“你是族长,大礼不可废。老奴见到族长,是应该给族长行大礼的。”

  张进知道自己要是利用这个通道逃走,必须要葵叔配合。对于驾驭手下,他一贯是恩威并重。他问道:“葵叔啊,你最近家里可有什么难处啊?”

  葵叔是人老成精!他看到族长带着心腹从地洞中出来,便知道族长有利用地洞的想法。什么情况下会利用地洞?那不是危机来了,族长怎么可能不走外面而走地洞呢?他连忙说:“老奴就一个人生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还有吃的,不劳族长关怀。”

  张进点点头,说:“那边情况还正常吧?”

  葵叔连忙回答说:“正常,老爷!老奴一个将死之人,没人来为难老奴。老爷要不要去看看?”

  张进摆摆手,说:“算了!我没有从大门经过就出现在乌堡里,容易引起别人的猜想。老珂,我们回去吧!”

  不一会,张进、王珂又出现在柴房里。

  王珂将洞口封好之后,便随同张进离开了。

  ~

  在前院发生喧嚣时,王珂已经出现在张进的内房。

  张进的小妾突然看到房间里出现一个男人,顿时吓得大叫!

  王珂上前一把掐住那小妾的脖子,手指上稍稍用力,咔擦!那小妾的脖子便被掐断。他对张进说:“老爷,赶紧走吧!你的预感灵验了。前面出现暴徒!”

  张进很喜欢这个才娶回来不久的小妾。看到她就这么香消玉损了,心疼得直哆嗦。不过,他理解老珂的想法。他俩逃走的事,是绝对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的。他连忙爬起来。

  王珂帮助张进抖抖索索地穿上棉袍。

  张进指了指房间里一个箱子,说:“老珂,将这个抱走吧!我一辈子的积蓄大都在里面。”

  王珂虽然知道这个箱子里大都是废物,但为了节约时间,他还是不打算跟老爷争辩,他抱起那个箱子,说:“老爷快走!”

  张进连忙坐下,他拿起塌边的靴子,穿了几次都感觉不对劲。

  王珂抱着箱子,没法帮忙,他连忙说:“老爷,你穿反了!”

  张进这次换了一只脚穿上。

  俩人随即出了房间,高一脚底一脚地来到柴房。

  不久,俩人便推开了葵叔房间里的那扇旋转门。

  葵叔其实一夜没睡,他隐约听到外面的喧嚣声,他知道乌堡里的危机来了。因而,他就等在洞口外面。

  看到族长出来,葵叔连忙说:“老爷,乌堡大门口出现情况。你俩还是走暗道吧!”

  说罢,葵叔将暗道的那扇门关上。他转过身来,朝着族长跪下,说:“族长,老奴这就向你辞行!”

  张进心里还挂着外面的情况,没有在意葵叔的举动。他正要说什么,只见葵叔从怀里拔出一把匕首,猛地一抹脖子。

  鲜血一喷而出!

  葵叔似乎还想说什么,他一张嘴,从嘴里又呛出一口鲜血。他随即歪倒在地。蹬了几下腿,便停住不动了。

  张进看得目瞪口呆!他感慨道:忠心的奴仆啊!

  王珂心里却没有那些感慨,他准备临走时将葵叔击杀的。毕竟葵叔知道另一个出乌堡的地道口。这是他决不允许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