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有一个无脑加点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高手

我有一个无脑加点系统 与花雨 19289 2020.05.23 10:51

  沈天虎在刚才就感受到沈翔的真气异常强大,而且还有一种特有的气息,那

  是他从未见过的,他慎重考虑了一番,说道:“就让我儿子代表我战斗吧!如果

  他输了,族长之位就是你们兄弟的,而且他还会还回那千年血灵芝!”

  沈天虎这么一说,意味着相信沈翔能获胜,这让沈翔心中的压力也不小,他

  扭头看着沈天虎,只见沈天虎露出一丝慈祥的微笑,对他点了点头。

  “哼,让我来就可以了,这种家伙我一只手就能摆平!”沈振华从人群中走

  出来,脸上满是轻蔑,用那双满是高傲之色的眸子看着沈翔。

  年纪轻轻就拥有凡武境五重的实力,让沈振华把沈翔这个年轻的炼丹师无视

  了,这种高傲的做法让许多沈家长老暗暗摇头,因为他们都知道一个有潜力的炼

  丹师能养出许多哥年轻的强大武者。

  受了重伤的沈浩海冷笑道:“他们两个都是年轻气盛的年轻人,在相斗的过

  程中若是死了那怎么办?杀掉沈家难得的天才炼丹师,我可是会被那些老家伙骂

  死的。”

  沈天虎没有说话,他在慎重考虑着。

  沈浩海微微一笑:“如果你执意要让你这个炼丹师儿子出战,那也可以,如

  果战斗的时候出现死伤的话,那就是他学艺不精,怪不得旁人。”

  “放心,如果我受伤或者战死,那都是我自己的责任!”沈翔说道,他知道

  如果他父亲做不了族长的话,纵使他是炼丹师,也会被那沈浩海给大力打压的,

  因为他是沈浩海眼中一大威胁。

  “大家都听到了,这是他自己说的!既然如此,那么就先和我儿子过过招,

  如果他打赢我儿子的话,就说明他有资格和我胞弟战斗。”

  沈浩海微笑道,因为他断定沈翔的实力不会太强,纵使能胜过他儿子,也打

  不赢他的胞弟,毕竟他胞弟可是凡武境七重的实力。

  到时候他不但能成为沈家的族长,还能夺回那千年血灵芝。

  沈振华得到父亲的同意,脸上满是轻蔑:“如果我不小心把你打成重伤的

  话,可别怪我,谁让你这个家伙自不量力。”

  沈翔面无表情,转头看向沈浩海,问道:“打赢他我就可以代替我父亲出战

  了,对吗?”

  “哈哈……”沈浩海大笑起来:“没错,但你打得赢吗?”一些支持沈浩海的人也跟着发出哄笑。

  沈振华双拳一握,冷笑道:“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开始!”沈天虎神情凝重,大喝一声。

  声音一落,沈振华轻轻一跃,如飞燕一般朝沈翔掠起,身法飘逸轻灵,而他

  高举而起的手却瞬间喷涌出一种刚猛的气息,金芒流转,瞬间凝聚成一把金色巨

  斧。

  “沈家灵级上乘武功,天阳斧斩,能将真气化成兵器形态,具有强大的攻击

  力!”一人惊呼道,要知道灵级武功上乘武功可是很难学的,而且威力巨大。

  沈翔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凝视着那当头劈砍而来的“天阳斧斩”,众人只当

  他被那种刚猛的金属性真气给吓住了,眼看那把真气化成的金色手斧就要把沈翔

  的头颅劈得稀巴烂的时候,沈翔猛的提气,张开嘴巴,发出一声震天吼啸。

  如龙一般的吼啸,让众人耳鼓刺痛,最让人震惊的是,沈翔口中竟然喷吐出

  一大阵青色的真气,将那飞掠过来的沈振华淹没其中。

  青龙真气一现,那种带着沧桑古朴的龙威顿时弥漫在广场,让众人震撼其

  中。谁都看得出这种真气的威力非常强悍,绝不是普通武功心法能修炼出来的。

  随着沈翔发出的那声龙啸,整个广场的人都呆若木鸡,满脸惊讶的看着沈

  翔,如果不是他们亲眼目睹沈翔发出如此强横的真气来,他们一定不会相信!

  沈天虎看见自己的儿子如此了得,心中骄傲无比,更多的是激动与兴奋,而

  沈浩海等人的脸色却变得异常难看,他们都深知那种真气是多么恐怖。

  沈翔只是发出一声“青龙咆哮”,就将那身沈振华的“天阳斧斩”化解掉,

  他口中喷涌出的那真气风暴还有着非常恐怖的破坏力,看见沈振华浑身是血痕就

  知道了。

  青龙咆哮也是青龙神功中的,咆哮的同时能发出和龙一样的龙啸,震人心魄

  的同时,还能从口中喷涌出一阵带着风和雷电的暴风雷,风如刀如电攻击敌人,

  霸道无比。

  众人此时不敢眨眼,生怕自己错过一些什么,果然,沈翔没有让他们失望,

  就在沈翔发出一声吼啸之后,身如游龙一般,左瞬右闪就来到了还在茫然与惊骇

  的沈振华面前。

  沈翔五指一张,青芒闪烁,只见他手如龙爪,苍劲有力,喷涌着那种强横无

  比的青龙真气,如同苍鹰抓兔一般,以迅雷之势,抓向沈振华的头颅,抓过去的

  瞬刹间,爪子突然变大,就像一只龙爪!如刀的鳞片和锋利的爪钩清晰可见。

  突然出现的青色龙爪笼罩在沈振华的头颅上,一股凌厉的杀气顿时爆出,众

  人心中一颤,只见沈振华的头颅被龙爪笼罩之后,随着一声惨叫发出,那沈振华

  口吐鲜血,后退了几步!

  这是青龙爪,青龙神功里面的超强攻击武技!

  众人看着浑身血痕,一脸惊恐的沈振华,都呆若木鸡,他们难以想象,沈翔

  竟然只是一个照明就把沈振华击败,而且还是如此的漂亮!

  “砰”的一声,沈振华倒下,众人浑身一颤,背脊凉飕飕的,他们倒吸一口

  凉气之后,才确认刚才那短暂瞬间的事情是真的!

  威势滔天的青色真气,古怪而恐怖的武技,两者结合,爆发出强横的力量,

  而施展这一切的人,就是那个没有灵脉的沈翔!

  沈浩海亲眼看着自己儿子的被打成重伤,看不由得喷出一道血箭,他看见沈

  振华还有气息,也松了有气,虽然沈振华浑身伤痕累累,但总体来说伤势还不算

  严重,这显然是沈翔留手了。

  沈浩海此时面带感激地看了沈天虎一眼,而沈天虎只是对他笑了笑。

  “这是他学艺不精,被打伤的话,怪不得旁人!”沈翔淡淡地说道。

  沈翔眼眸清澈,不冷不淡地说道:“我现在可以代表我父亲出战了吧!”沈翔不仅仅是个年轻的炼丹师,而且年纪轻轻就进入了凡武境五重,但他却

  没有因此自傲,这分城府让沈家的一些分支统领和长老都暗中点头着。

  沈翔看向沈浩海身边的一个中年人,那便是沈浩海的胞弟,沈一寒,凡武境

  七重的人!这是一个留着胡须的清秀中年。他缓缓走了出来,他从一开始就没有

  说过话。

  沈翔接下来将要和他战斗,而他只有凡武境五重的实力。

  众人大气不敢出,沈家族长选举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所有人都预料不

  到的。

  沈一寒看见自己的侄子被打败,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愤怒,他阴阳怪气的笑了

  一声:“纵使你再怎么天才,挑战凡武境七重也一定会输。”

  沈一寒不得不承认,如果再给沈翔几年时间,他必败无疑,但此时他却有着

  十成的胜算。

  沈一寒修炼一身寒冰真气,在沈家中也算是个真气比较特殊的人。

  沈家年轻的天才子弟,竟然要挑战一个叔辈的凡武境七重,如果是以前别人

  听到的话,一定会觉得这是疯狂的想法,一定会不信,但广场中的沈家人看见刚

  才沈翔那种厉害的手段之后,都难以下定夺。

  但大部分人都会认为沈翔会输,毕竟沈翔和沈一寒的年纪相差很大,而且沈

  一寒又是凡武境七重的高手,修炼的高阶武功也不少,真气浑厚,绝不是年轻人

  能击败的。

  一场悬殊之战即将开始,众人都安静的观看着,这一战过后,就能选出族长

  了!

  沈翔修炼青龙神功两个月,他拥有阴阳神脉,每天都用大量的时间去吸收天

  地灵气,增强他体内的真气,毕竟他是同时修炼五团真气漩涡,修炼五种属性

  的,所以他的真气非常浑厚。

  五重“真气境”和七重“真罡境”之间还隔着一个六重“神识境”。神识,

  就是通过修炼精神,凝出一种能操控真气的特殊精神力量,对掌控真气有很大的

  帮助,同时还能强化真气,有了神识之后,才能修炼出“真气罡力”来。

  沈一寒是七重“真罡境”,他能使用厉害的气罡,这可不是真气能比拟的,

  因此他有着绝对的信心将沈翔轻易击败。

  沈翔那种恐怖的武功虽然震慑众人,但对真气稍有了解的人就能看出那种真

  气还十分“稚嫩”,远远没有到达“气罡”的程度,不过在同级别来说,却非常

  强大了。沈一寒缓缓朝沈翔走了过去,每踏出一步,广场上的温度就下降一分,带着

  冰寒的气流吹向四周,看得出这沈一寒也是在突破边缘,一身冰寒真气浑厚无

  比。

  沈翔距离沈一寒最近,那种刺骨的冰寒他感受最为深刻,此时沈一寒释放出

  来的是由真气凝聚而成的气罡,这是凡武境七重才能做到的。

  沈翔体内的“朱雀真气”可是火属性的,受到寒气刺激身体之后,那朱雀真

  气顿时从丹田之中喷出,冲向四肢百骸,感受到舒服的暖流之后,沈翔那有些僵

  硬的身体才恢复过来。

  就在此时,沈一寒阴笑一声,隔空一掌,一股白色寒气顿时从他的张掌心溢

  出,逼人的冰寒罡气清晰可见,对着沈翔的头颅直射过去。

  沈翔看见对方一动,他脚下一滑,步伐如同灵活的蛇游走一般,向前快速滑

  去,他在避开攻击的同时,竟然还进行攻击。

  沈翔脚踏灵活玄妙的步伐,双手化成龙爪,摄人的青龙真气从双手溢出,这

  是他刚才击败那沈振华所用的青龙爪,此时他是双爪齐出,当他双手凝现出两只

  由真气化成的龙爪时,众人又不由得屏息凝视着。

  “哼!”沈一寒发出一声阴柔的低哼,冒着寒气的双掌一拍,击打在沈翔那

  双龙爪之上,一股寒气爆涌而出,只见沈翔那双青光龙爪顿时消失,而沈翔的双

  臂都覆盖着厚冰,彻骨的冰寒涌入他的全身,导致他浑身僵硬。

  沈一寒冷冷一笑,只见他的脚上凝出了冰霜,他轻轻一跃,大力一脚甩着沈

  翔的脸颊,将沈翔踢飞十来丈远。

  沈翔摔落在地,脸颊被锋利的冰割到,划出了几道伤痕。

  他双臂上覆盖着的寒冰也被摔碎,但他的双手却被冻得僵硬无比,他立即运

  转太极神功,将流入他体内的寒气吸收掉,同时让火热的朱雀真气涌入双臂,驱

  除寒痛。

  沈翔此时意识到现在的他面对凡武境七重是有着很大差距的,纵使他拥有神

  功,但他必须要胜。

  “呵呵……不得不承认你是沈家中史无前列的一个天才!但你和你父亲都太

  自大了!”

  沈一寒阴柔地笑着,一步步朝沈翔走过去,他现在还不急着杀沈翔,他要在

  众多沈家人面前蹂躏沈翔一番,同时展现他的实力,震慑沈家众人。

  突然,沈翔身体一弹,竟然站了起来,众人还以为他刚才被一脚就踢得重伤

  了,没想到现在看起就像没事人一样,连沈一寒都诧异着。

  在一边观看的沈天虎也松了一口气,同时运气疗伤。

  看见沈翔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沈一寒一个飞跃过去,身形飘逸而轻灵,速

  度非常之快,这种轻功身法倒也让人赏心悦目。

  沈一寒一靠近,沈翔如同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一般,而他脚下的一大片地方

  也覆盖着一层冰霜。

  沈一寒飞跃之中,凌空一拳,冰寒的拳劲震荡着空气,瞬间便打在沈翔的胸

  膛上面,只见沈翔的胸膛处顿时溢出一阵鲜血,但却立即被冰霜覆盖。

  “是玄冰罡劲!玄级上乘的武功,释放出去,能穿金裂石!”沈天虎语气凝

  重地说道。

  沈翔被击中之后,身形猛的一闪,躲开了那凌空飞踹而来的沈一寒,导致沈

  一寒那被寒冰覆盖的一脚重重的踏在地面,震碎一大片石砖,被震碎的石砖又立

  即被冰冻起来。

  “他施展气罡时有两个弱点,一个是消耗非常真气,一个是非常消耗神识,

  如果他不使用气罡,就无法将你重伤!”沈天虎说道。

  沈翔会意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拖!

  沈天虎在刚才就感受到沈翔的真气异常强大,而且还有一种特有的气息,那

  是他从未见过的,他慎重考虑了一番,说道:“就让我儿子代表我战斗吧!如果

  他输了,族长之位就是你们兄弟的,而且他还会还回那千年血灵芝!”

  沈天虎这么一说,意味着相信沈翔能获胜,这让沈翔心中的压力也不小,他

  扭头看着沈天虎,只见沈天虎露出一丝慈祥的微笑,对他点了点头。

  “哼,让我来就可以了,这种家伙我一只手就能摆平!”沈振华从人群中走

  出来,脸上满是轻蔑,用那双满是高傲之色的眸子看着沈翔。

  年纪轻轻就拥有凡武境五重的实力,让沈振华把沈翔这个年轻的炼丹师无视

  了,这种高傲的做法让许多沈家长老暗暗摇头,因为他们都知道一个有潜力的炼

  丹师能养出许多哥年轻的强大武者。

  受了重伤的沈浩海冷笑道:“他们两个都是年轻气盛的年轻人,在相斗的过

  程中若是死了那怎么办?杀掉沈家难得的天才炼丹师,我可是会被那些老家伙骂

  死的。”

  沈天虎没有说话,他在慎重考虑着。

  沈浩海微微一笑:“如果你执意要让你这个炼丹师儿子出战,那也可以,如

  果战斗的时候出现死伤的话,那就是他学艺不精,怪不得旁人。”

  “放心,如果我受伤或者战死,那都是我自己的责任!”沈翔说道,他知道

  如果他父亲做不了族长的话,纵使他是炼丹师,也会被那沈浩海给大力打压的,

  因为他是沈浩海眼中一大威胁。

  “大家都听到了,这是他自己说的!既然如此,那么就先和我儿子过过招,

  如果他打赢我儿子的话,就说明他有资格和我胞弟战斗。”

  沈浩海微笑道,因为他断定沈翔的实力不会太强,纵使能胜过他儿子,也打

  不赢他的胞弟,毕竟他胞弟可是凡武境七重的实力。

  到时候他不但能成为沈家的族长,还能夺回那千年血灵芝。

  沈振华得到父亲的同意,脸上满是轻蔑:“如果我不小心把你打成重伤的

  话,可别怪我,谁让你这个家伙自不量力。”

  沈翔面无表情,转头看向沈浩海,问道:“打赢他我就可以代替我父亲出战

  了,对吗?”

  “哈哈……”沈浩海大笑起来:“没错,但你打得赢吗?”一些支持沈浩海的人也跟着发出哄笑。

  沈振华双拳一握,冷笑道:“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开始!”沈天虎神情凝重,大喝一声。

  声音一落,沈振华轻轻一跃,如飞燕一般朝沈翔掠起,身法飘逸轻灵,而他

  高举而起的手却瞬间喷涌出一种刚猛的气息,金芒流转,瞬间凝聚成一把金色巨

  斧。

  “沈家灵级上乘武功,天阳斧斩,能将真气化成兵器形态,具有强大的攻击

  力!”一人惊呼道,要知道灵级武功上乘武功可是很难学的,而且威力巨大。

  沈翔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凝视着那当头劈砍而来的“天阳斧斩”,众人只当

  他被那种刚猛的金属性真气给吓住了,眼看那把真气化成的金色手斧就要把沈翔

  的头颅劈得稀巴烂的时候,沈翔猛的提气,张开嘴巴,发出一声震天吼啸。

  如龙一般的吼啸,让众人耳鼓刺痛,最让人震惊的是,沈翔口中竟然喷吐出

  一大阵青色的真气,将那飞掠过来的沈振华淹没其中。

  青龙真气一现,那种带着沧桑古朴的龙威顿时弥漫在广场,让众人震撼其

  中。谁都看得出这种真气的威力非常强悍,绝不是普通武功心法能修炼出来的。

  随着沈翔发出的那声龙啸,整个广场的人都呆若木鸡,满脸惊讶的看着沈

  翔,如果不是他们亲眼目睹沈翔发出如此强横的真气来,他们一定不会相信!

  沈天虎看见自己的儿子如此了得,心中骄傲无比,更多的是激动与兴奋,而

  沈浩海等人的脸色却变得异常难看,他们都深知那种真气是多么恐怖。

  沈翔只是发出一声“青龙咆哮”,就将那身沈振华的“天阳斧斩”化解掉,

  他口中喷涌出的那真气风暴还有着非常恐怖的破坏力,看见沈振华浑身是血痕就

  知道了。

  青龙咆哮也是青龙神功中的,咆哮的同时能发出和龙一样的龙啸,震人心魄

  的同时,还能从口中喷涌出一阵带着风和雷电的暴风雷,风如刀如电攻击敌人,

  霸道无比。

  众人此时不敢眨眼,生怕自己错过一些什么,果然,沈翔没有让他们失望,

  就在沈翔发出一声吼啸之后,身如游龙一般,左瞬右闪就来到了还在茫然与惊骇

  的沈振华面前。

  沈翔五指一张,青芒闪烁,只见他手如龙爪,苍劲有力,喷涌着那种强横无

  比的青龙真气,如同苍鹰抓兔一般,以迅雷之势,抓向沈振华的头颅,抓过去的

  瞬刹间,爪子突然变大,就像一只龙爪!如刀的鳞片和锋利的爪钩清晰可见。

  突然出现的青色龙爪笼罩在沈振华的头颅上,一股凌厉的杀气顿时爆出,众

  人心中一颤,只见沈振华的头颅被龙爪笼罩之后,随着一声惨叫发出,那沈振华

  口吐鲜血,后退了几步!

  这是青龙爪,青龙神功里面的超强攻击武技!

  众人看着浑身血痕,一脸惊恐的沈振华,都呆若木鸡,他们难以想象,沈翔

  竟然只是一个照明就把沈振华击败,而且还是如此的漂亮!

  “砰”的一声,沈振华倒下,众人浑身一颤,背脊凉飕飕的,他们倒吸一口

  凉气之后,才确认刚才那短暂瞬间的事情是真的!

  威势滔天的青色真气,古怪而恐怖的武技,两者结合,爆发出强横的力量,

  而施展这一切的人,就是那个没有灵脉的沈翔!

  沈浩海亲眼看着自己儿子的被打成重伤,看不由得喷出一道血箭,他看见沈

  振华还有气息,也松了有气,虽然沈振华浑身伤痕累累,但总体来说伤势还不算

  严重,这显然是沈翔留手了。

  沈浩海此时面带感激地看了沈天虎一眼,而沈天虎只是对他笑了笑。

  “这是他学艺不精,被打伤的话,怪不得旁人!”沈翔淡淡地说道。

  沈翔眼眸清澈,不冷不淡地说道:“我现在可以代表我父亲出战了吧!”沈翔不仅仅是个年轻的炼丹师,而且年纪轻轻就进入了凡武境五重,但他却

  没有因此自傲,这分城府让沈家的一些分支统领和长老都暗中点头着。

  沈翔看向沈浩海身边的一个中年人,那便是沈浩海的胞弟,沈一寒,凡武境

  七重的人!这是一个留着胡须的清秀中年。他缓缓走了出来,他从一开始就没有

  说过话。

  沈翔接下来将要和他战斗,而他只有凡武境五重的实力。

  众人大气不敢出,沈家族长选举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所有人都预料不

  到的。

  沈一寒看见自己的侄子被打败,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愤怒,他阴阳怪气的笑了

  一声:“纵使你再怎么天才,挑战凡武境七重也一定会输。”

  沈一寒不得不承认,如果再给沈翔几年时间,他必败无疑,但此时他却有着

  十成的胜算。

  沈一寒修炼一身寒冰真气,在沈家中也算是个真气比较特殊的人。

  沈家年轻的天才子弟,竟然要挑战一个叔辈的凡武境七重,如果是以前别人

  听到的话,一定会觉得这是疯狂的想法,一定会不信,但广场中的沈家人看见刚

  才沈翔那种厉害的手段之后,都难以下定夺。

  但大部分人都会认为沈翔会输,毕竟沈翔和沈一寒的年纪相差很大,而且沈

  一寒又是凡武境七重的高手,修炼的高阶武功也不少,真气浑厚,绝不是年轻人

  能击败的。

  一场悬殊之战即将开始,众人都安静的观看着,这一战过后,就能选出族长

  了!

  沈翔修炼青龙神功两个月,他拥有阴阳神脉,每天都用大量的时间去吸收天

  地灵气,增强他体内的真气,毕竟他是同时修炼五团真气漩涡,修炼五种属性

  的,所以他的真气非常浑厚。

  五重“真气境”和七重“真罡境”之间还隔着一个六重“神识境”。神识,

  就是通过修炼精神,凝出一种能操控真气的特殊精神力量,对掌控真气有很大的

  帮助,同时还能强化真气,有了神识之后,才能修炼出“真气罡力”来。

  沈一寒是七重“真罡境”,他能使用厉害的气罡,这可不是真气能比拟的,

  因此他有着绝对的信心将沈翔轻易击败。

  沈翔那种恐怖的武功虽然震慑众人,但对真气稍有了解的人就能看出那种真

  气还十分“稚嫩”,远远没有到达“气罡”的程度,不过在同级别来说,却非常

  强大了。沈一寒缓缓朝沈翔走了过去,每踏出一步,广场上的温度就下降一分,带着

  冰寒的气流吹向四周,看得出这沈一寒也是在突破边缘,一身冰寒真气浑厚无

  比。

  沈翔距离沈一寒最近,那种刺骨的冰寒他感受最为深刻,此时沈一寒释放出

  来的是由真气凝聚而成的气罡,这是凡武境七重才能做到的。

  沈翔体内的“朱雀真气”可是火属性的,受到寒气刺激身体之后,那朱雀真

  气顿时从丹田之中喷出,冲向四肢百骸,感受到舒服的暖流之后,沈翔那有些僵

  硬的身体才恢复过来。

  就在此时,沈一寒阴笑一声,隔空一掌,一股白色寒气顿时从他的张掌心溢

  出,逼人的冰寒罡气清晰可见,对着沈翔的头颅直射过去。

  沈翔看见对方一动,他脚下一滑,步伐如同灵活的蛇游走一般,向前快速滑

  去,他在避开攻击的同时,竟然还进行攻击。

  沈翔脚踏灵活玄妙的步伐,双手化成龙爪,摄人的青龙真气从双手溢出,这

  是他刚才击败那沈振华所用的青龙爪,此时他是双爪齐出,当他双手凝现出两只

  由真气化成的龙爪时,众人又不由得屏息凝视着。

  “哼!”沈一寒发出一声阴柔的低哼,冒着寒气的双掌一拍,击打在沈翔那

  双龙爪之上,一股寒气爆涌而出,只见沈翔那双青光龙爪顿时消失,而沈翔的双

  臂都覆盖着厚冰,彻骨的冰寒涌入他的全身,导致他浑身僵硬。

  沈一寒冷冷一笑,只见他的脚上凝出了冰霜,他轻轻一跃,大力一脚甩着沈

  翔的脸颊,将沈翔踢飞十来丈远。

  沈翔摔落在地,脸颊被锋利的冰割到,划出了几道伤痕。

  他双臂上覆盖着的寒冰也被摔碎,但他的双手却被冻得僵硬无比,他立即运

  转太极神功,将流入他体内的寒气吸收掉,同时让火热的朱雀真气涌入双臂,驱

  除寒痛。

  沈翔此时意识到现在的他面对凡武境七重是有着很大差距的,纵使他拥有神

  功,但他必须要胜。

  “呵呵……不得不承认你是沈家中史无前列的一个天才!但你和你父亲都太

  自大了!”

  沈一寒阴柔地笑着,一步步朝沈翔走过去,他现在还不急着杀沈翔,他要在

  众多沈家人面前蹂躏沈翔一番,同时展现他的实力,震慑沈家众人。

  突然,沈翔身体一弹,竟然发给站了起来,众人还以为他刚才被一脚就踢得重伤

  了,没想到现在看起就像没事人一样,连沈一寒都诧异着。

  在一边观看的沈天虎也松了一口气,同时运气疗伤。

  看见沈翔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沈一寒一个飞跃过去,身形飘逸而轻灵,速

  度非常之快,这种轻功身法倒也让人赏心悦目。

  沈一寒一靠近,沈翔如同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一般,而他脚下的一大片地方

  也覆盖着一层冰霜。

  沈一寒飞跃之中,凌空一拳,冰寒的拳劲震荡着空气,瞬间便打在沈翔的胸

  膛上面,只见沈翔的胸膛处顿时溢出一阵鲜血,但却立即被冰霜覆盖。

  “是玄冰罡劲!玄级上乘的武功,释放出去,能穿金裂石!”沈天虎语气凝

  重地说道。

  沈翔被击中之后,身形猛的一闪,躲开了那凌空飞踹而来的沈一寒,导致沈

  一寒那被寒冰覆盖的一脚重重的踏在地面,震碎一大片石砖,被震碎的石砖又立

  即被冰冻起来。

  “他施展气罡时有两个弱点,一个是消耗非常真气,一个是非常消耗神识,

  如果他不使用气罡,就无法将你重伤!”沈天虎说道。

  沈翔会意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拖!

  沈天虎在刚才就感受到沈翔的真气异常强大,而且还有一种特有的气息,那

  是他从未见过的,他慎重考虑了一番,说道:“就让我儿子代表我战斗吧!如果

  他输了,族长之位就是你们兄弟的,而且他还会还回那千年血灵芝!”

  沈天虎这么一说,意味着相信沈翔能获胜,这让沈翔心中的压力也不小,他

  扭头看着沈天虎,只见沈天虎露出一丝慈祥的微笑,对他点了点头。

  “哼,让我来就可以了,这种家伙我一只手就能摆平!”沈振华从人群中走

  出来,脸上满是轻蔑,用那双满是高傲之色的眸子看着沈翔。

  年纪轻轻就拥有凡武境五重的实力,让沈振华把沈翔这个年轻的炼丹师无视

  了,这种高傲的做法让许多沈家长老暗暗摇头,因为他们都知道一个有潜力的炼

  丹师能养出许多哥年轻的强大武者。

  受了重伤的沈浩海冷笑道:“他们两个都是年轻气盛的年轻人,在相斗的过

  程中若是死了那怎么办?杀掉沈家难得的天才炼丹师,我可是会被那些老家伙骂

  死的。”

  沈天虎没有说话,他在慎重考虑着。

  沈浩海微微一笑:“如果你执意要让你这个炼丹师儿子出战,那也可以,如

  果战斗的时候出现死伤的话,那就是他学艺不精,怪不得旁人。”

  “放心,如果我受伤或者战死,那都是我自己的责任!”沈翔说道,他知道

  如果他父亲做不了族长的话,纵使他是炼丹师,也会被那沈浩海给大力打压的,

  因为他是沈浩海眼中一大威胁。

  “大家都听到了,这是他自己说的!既然如此,那么就先和我儿子过过招,

  如果他打赢我儿子的话,就说明他有资格和我胞弟战斗。”

  沈浩海微笑道,因为他断定沈翔的实力不会太强,纵使能胜过他儿子,也打

  不赢他的胞弟,毕竟他胞弟可是凡武境七重的实力。

  到时候他不但能成为沈家的族长,还能夺回那千年血灵芝。

  沈振华得到父亲的同意,脸上满是轻蔑:“如果我不小心把你打成重伤的

  话,可别怪我,谁让你这个家伙自不量力。”

  沈翔面无表情,转头看向沈浩海,问道:“打赢他我就可以代替我父亲出战

  了,对吗?”

  “哈哈……”沈浩海大笑起来:“没错,但你打得赢吗?”一些支持沈浩海的人也跟着发出哄笑。

  沈振华双拳一握,冷笑道:“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开始!”沈天虎神情凝重,大喝一声。

  声音一落,沈振华轻轻一跃,如飞燕一般朝沈翔掠起,身法飘逸轻灵,而他

  高举而起的手却瞬间喷涌出一种刚猛的气息,金芒流转,瞬间凝聚成一把金色巨

  斧。

  “沈家灵级上乘武功,天阳斧斩,能将真气化成兵器形态,具有强大的攻击

  力!”一人惊呼道,要知道灵级武功上乘武功可是很难学的,而且威力巨大。

  沈翔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凝视着那当头劈砍而来的“天阳斧斩”,众人只当

  他被那种刚猛的金属性真气给吓住了,眼看那把真气化成的金色手斧就要把沈翔

  的头颅劈得稀巴烂的时候,沈翔猛的提气,张开嘴巴,发出一声震天吼啸。

  如龙一般的吼啸,让众人耳鼓刺痛,最让人震惊的是,沈翔口中竟然喷吐出

  一大阵青色的真气,将那飞掠过来的沈振华淹没其中。

  青龙真气一现,那种带着沧桑古朴的龙威顿时弥漫在广场,让众人震撼其

  中。谁都看得出这种真气的威力非常强悍,绝不是普通武功心法能修炼出来的。

  随着沈翔发出的那声龙啸,整个广场的人都呆若木鸡,满脸惊讶的看着沈

  翔,如果不是他们亲眼目睹沈翔发出如此强横的真气来,他们一定不会相信!

  沈天虎看见自己的儿子如此了得,心中骄傲无比,更多的是激动与兴奋,而

  沈浩海等人的脸色却变得异常难看,他们都深知那种真气是多么恐怖。

  沈翔只是发出一声“青龙咆哮”,就将那身沈振华的“天阳斧斩”化解掉,

  他口中喷涌出的那真气风暴还有着非常恐怖的破坏力,看见沈振华浑身是血痕就

  知道了。

  青龙咆哮也是青龙神功中的,咆哮的同时能发出和龙一样的龙啸,震人心魄

  的同时,还能从口中喷涌出一阵带着风和雷电的暴风雷,风如刀如电攻击敌人,

  霸道无比。

  众人此时不敢眨眼,生怕自己错过一些什么,果然,沈翔没有让他们失望,

  就在沈翔发出一声吼啸之后,身如游龙一般,左瞬右闪就来到了还在茫然与惊骇

  的沈振华面前。

  沈翔五指一张,青芒闪烁,只见他手如龙爪,苍劲有力,喷涌着那种强横无

  比的青龙真气,如同苍鹰抓兔一般,以迅雷之势,抓向沈振华的头颅,抓过去的

  瞬刹间,爪子突然变大,就像一只龙爪!如刀的鳞片和锋利的爪钩清晰可见。

  突然出现的青色龙爪笼罩在沈振华的头颅上,一股凌厉的杀气顿时爆出,众

  人心中一颤,只见沈振华的头颅被龙爪笼罩之后,随着一声惨叫发出,那沈振华

  口吐鲜血,后退了几步!

  这是青龙爪,青龙神功里面的超强攻击武技!

  众人看着浑身血痕,一脸惊恐的沈振华,都呆若木鸡,他们难以想象,沈翔

  竟然只是一个照明就把沈振华击败,而且还是如此的漂亮!

  “砰”的一声,沈振华倒下,众人浑身一颤,背脊凉飕飕的,他们倒吸一口

  凉气之后,才确认刚才那短暂瞬间的事情是真的!

  威势滔天的青色真气,古怪而恐怖的武技,两者结合,爆发出强横的力量,

  而施展这一切的人,就是那个没有灵脉的沈翔!

  沈浩海亲眼看着自己儿子的被打成重伤,看不由得喷出一道血箭,他看见沈

  振华还有气息,也松了有气,虽然沈振华浑身伤痕累累,但总体来说伤势还不算

  严重,这显然是沈翔留手了。

  沈浩海此时面带感激地看了沈天虎一眼,而沈天虎只是对他笑了笑。

  “这是他学艺不精,被打伤的话,怪不得旁人!”沈翔淡淡地说道。

  沈翔眼眸清澈,不冷不淡地说道:“我现在可以代表我父亲出战了吧!”沈翔不仅仅是个年轻的炼丹师,而且年纪轻轻就进入了凡武境五重,但他却

  没有因此自傲,这分城府让沈家的一些分支统领和长老都暗中点头着。

  沈翔看向沈浩海身边的一个中年人,那便是沈浩海的胞弟,沈一寒,凡武境

  七重的人!这是一个留着胡须的清秀中年。他缓缓走了出来,他从一开始就没有

  说过话。

  沈翔接下来将要和他战斗,而他只有凡武境五重的实力。

  众人大气不敢出,沈家族长选举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所有人都预料不

  到的。

  沈一寒看见自己的侄子被打败,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愤怒,他阴阳怪气的笑了

  一声:“纵使你再怎么天才,挑战凡武境七重也一定会输。”

  沈一寒不得不承认,如果再给沈翔几年时间,他必败无疑,但此时他却有着

  十成的胜算。

  沈一寒修炼一身寒冰真气,在沈家中也算是个真气比较特殊的人。

  沈家年轻的天才子弟,竟然要挑战一个叔辈的凡武境七重,如果是以前别人

  听到的话,一定会觉得这是疯狂的想法,一定会不信,但广场中的沈家人看见刚

  才沈翔那种厉害的手段之后,都难以下定夺。

  但大部分人都会认为沈翔会输,毕竟沈翔和沈一寒的年纪相差很大,而且沈

  一寒又是凡武境七重的高手,修炼的高阶武功也不少,真气浑厚,绝不是年轻人

  能击败的。

  一场悬殊之战即将开始,众人都安静的观看着,这一战过后,就能选出族长

  了!

  沈翔修炼青龙神功两个月,他拥有阴阳神脉,每天都用大量的时间去吸收天

  地灵气,增强他体内的真气,毕竟他是同时修炼五团真气漩涡,修炼五种属性

  的,所以他的真气非常浑厚。

  五重“真气境”和七重“真罡境”之间还隔着一个六重“神识境”。神识,

  就是通过修炼精神,凝出一种能操控真气的特殊精神力量,对掌控真气有很大的

  帮助,同时还能强化真气,有了神识之后,才能修炼出“真气罡力”来。

  沈一寒是七重“真罡境”,他能使用厉害的气罡,这可不是真气能比拟的,

  因此他有着绝对的信心将沈翔轻易击败。

  沈翔那种恐怖的武功虽然震慑众人,但对真气稍有了解的人就能看出那种真

  气还十分“稚嫩”,远远没有到达“气罡”的程度,不过在同级别来说,却非常

  强大了。沈一寒缓缓朝沈翔走了过去,每踏出一步,广场上的温度就下降一分,带着

  冰寒的气流吹向四周,看得出这沈一寒也是在突破边缘,一身冰寒真气浑厚无

  比。

  沈翔距离沈一寒最近,那种刺骨的冰寒他感受最为深刻,此时沈一寒释放出

  来的是由真气凝聚而成的气罡,这是凡武境七重才能做到的。

  沈翔体内的“朱雀真气”可是火属性的,受到寒气刺激身体之后,那朱雀真

  气顿时从丹田之中喷出,冲向四肢百骸,感受到舒服的暖流之后,沈翔那有些僵

  硬的身体才恢复过来。

  就在此时,沈一寒阴笑一声,隔空一掌,一股白色寒气顿时从他的张掌心溢

  出,逼人的冰寒罡气清晰可见,对着沈翔的头颅直射过去。

  沈翔看见对方一动,他脚下一滑,步伐如同灵活的蛇游走一般,向前快速滑

  去,他在避开攻击的同时,竟然还进行攻击。

  沈翔脚踏灵活玄妙的步伐,双手化成龙爪,摄人的青龙真气从双手溢出,这

  是他刚才击败那沈振华所用的青龙爪,此时他是双爪齐出,当他双手凝现出两只

  由真气化成的龙爪时,众人又不由得屏息凝视着。

  “哼!”沈一寒发出一声阴柔的低哼,冒着寒气的双掌一拍,击打在沈翔那

  双龙爪之上,一股寒气爆涌而出,只见沈翔那双青光龙爪顿时消失,而沈翔的双

  臂都覆盖着厚冰,彻骨的冰寒涌入他的全身,导致他浑身僵硬。

  沈一寒冷冷一笑,只见他的脚上凝出了冰霜,他轻轻一跃,大力一脚甩着沈

  翔的脸颊,将沈翔踢飞十来丈远。

  沈翔摔落在地,脸颊被锋利的冰割到,划出了几道伤痕。

  他双臂上覆盖着的寒冰也被摔碎,但他的双手却被冻得僵硬无比,他立即运

  转太极神功,将流入他体内的寒气吸收掉,同时让火热的朱雀真气涌入双臂,驱

  除寒痛。

  沈翔此时意识到现在的他面对凡武境七重是有着很大差距的,纵使他拥有神

  功,但他必须要胜。

  “呵呵……不得不承认你是沈家中史无前列的一个天才!但你和你父亲都太

  自大了!”

  沈一寒阴柔地笑着,一步步朝沈翔走过去,他现在还不急着杀沈翔,他要在

  众多沈家人面前蹂躏沈翔一番,同时展现他的实力,震慑沈家众人。

  突然,沈翔身体一弹,竟然站了起来,众人还以为他刚才被一脚就踢得重伤

  了,没想到现在看起就像没事人一样,连沈一寒都诧异着。

  在一边观看的沈天虎也松了一口气,同时运气疗伤。

  看见沈翔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沈一寒一个飞跃过去,身形飘逸而轻灵,速

  度非常之快,这电放费种轻功身法倒也让人赏心悦目。

  沈一寒一靠近,沈翔如同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一般,而他脚下的一大片地方

  也覆盖着一层冰霜。

  沈一寒飞跃之中,凌空一拳,冰寒的拳劲震荡着空气,瞬间便打在沈翔的胸

  膛上面,只见沈翔的胸膛处顿时溢出一阵鲜血,但却立即被冰霜覆盖。

  “是玄冰罡劲!玄级上乘的武功,释放出去,能穿金裂石!”沈天虎语气凝

  重地说道。

  沈翔被击中之后,身形猛的一闪,躲开了那凌空飞踹而来的沈一寒,导致沈

  一寒那被寒冰覆盖的一脚重重的踏在地面,震碎一大片石砖,被震碎的石砖又立

  即被冰冻起来。

  “他施展气罡时有两个弱点,一个是消耗非常真气,一个是非常消耗神识,

  如果他不使用气罡,就无法将你重伤!”沈天虎说道。

  沈翔会意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拖!

  沈天虎在刚才就感受到沈翔的真气异常强大,而且还有一种特有的气息,那

  是他从未见过的,他慎重考虑了一番,说道:“就让我儿子代表我战斗吧!如果

  他输了,族长之位就是你们兄弟的,而且他还会还回那千年血灵芝!”

  沈天虎这么一说,意味着相信沈翔能获胜,这让沈翔心中的压力也不小,他

  扭头看着沈天虎,只见沈天虎露出一丝慈祥的微笑,对他点了点头。

  “哼,让我来就可以了,这种家伙我一只手就能摆平!”沈振华从人群中走

  出来,脸上满是轻蔑,用那双满是高傲之色的眸子看着沈翔。

  年纪轻轻就拥有凡武境五重的实力,让沈振华把沈翔这个年轻的炼丹师无视

  了,这种高傲的做法让许多沈家长老暗暗摇头,因为他们都知道一个有潜力的炼

  丹师能养出许多哥年轻的强大武者。

  受了重伤的沈浩海冷笑道:“他们两个都是年轻气盛的年轻人,在相斗的过

  程中若是死了那怎么办?杀掉沈家难得的天才炼丹师,我可是会被那些老家伙骂

  死的。”

  沈天虎没有说话,他在慎重考虑着。

  沈浩海微微一笑:“如果你执意要让你这个炼丹师儿子出战,那也可以,如

  果战斗的时候出现死伤的话,那就是他学艺不精,怪不得旁人。”

  “放心,如果我受伤或者战死,那都是我自己的责任!”沈翔说道,他知道

  如果他父亲做不了族长的话,纵使他是炼丹师,也会被那沈浩海给大力打压的,

  因为他是沈浩海眼中一大威胁。

  “大家都听到了,这是他自己说的!既然如此,那么就先和我儿子过过招,

  如果他打赢我儿子的话,就说明他有资格和我胞弟战斗。”

  沈浩海微笑道,因为他断定沈翔的实力不会太强,纵使能胜过他儿子,也打

  不赢他的胞弟,毕竟他胞弟可是凡武境七重的实力。

  到时候他不但能成为沈家的族长,还能夺回那千年血灵芝。

  沈振华得到父亲的同意,脸上满是轻蔑:“如果我不小心把你打成重伤的

  话,可别怪我,谁让你这个家伙自不量力。”

  沈翔面无表情,转头看向沈浩海,问道:“打赢他我就可以代替我父亲出战

  了,对吗?”

  “哈哈……”沈浩海大笑起来:“没错,但你打得赢吗?”一些支持沈浩海的人也跟着发出哄笑。

  沈振华双拳一握,冷笑道:“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开始!”沈天虎神情凝重,大喝一声。

  声音一落,沈振华轻轻一跃,如飞燕一般朝沈翔掠起,身法飘逸轻灵,而他

  高举而起的手却瞬间喷涌出一种刚猛的气息,金芒流转,瞬间凝聚成一把金色巨

  斧。

  “沈家灵级上乘武功,天阳斧斩,能将真气化成兵器形态,具有强大的攻击

  力!”一人惊呼道,要知道灵级武功上乘武功可是很难学的,而且威力巨大。

  沈翔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凝视着那当头劈砍而来的“天阳斧斩”,众人只当

  他被那种刚猛的金属性真气给吓住了,眼看那把真气化成的金色手斧就要把沈翔

  的头颅劈得稀巴烂的时候,沈翔猛的提气,张开嘴巴,发出一声震天吼啸。

  如龙一般的吼啸,让众人耳鼓刺痛,最让人震惊的是,沈翔口中竟然喷吐出

  一大阵青色的真气,将那飞掠过来的沈振华淹没其中。

  青龙真气一现,那种带着沧桑古朴的龙威顿时弥漫在广场,让众人震撼其

  中。谁都看得出这种真气的威力非常强悍,绝不是普通武功心法能修炼出来的。

  随着沈翔发出的那声龙啸,整个广场的人都呆若木鸡,满脸惊讶的看着沈

  翔,如果不是他们亲眼目睹沈翔发出如此强横的真气来,他们一定不会相信!

  沈天虎看见自己的儿子如此了得,心中骄傲无比,更多的是激动与兴奋,而

  沈浩海等人的脸色却变得异常难看,他们都深知那种真气是多么恐怖。

  沈翔只是发出一声“青龙咆哮”,就将那身沈振华的“天阳斧斩”化解掉,

  他口中喷涌出的那真气风暴还有着非常恐怖的破坏力,看见沈振华浑身是血痕就

  知道了。

  青龙咆哮也是青龙神功中的,咆哮的同时能发出和龙一样的龙啸,震人心魄

  的同时,还能从口中喷涌出一阵带着风和雷电的暴风雷,风如刀如电攻击敌人,

  霸道无比。

  众人此时不敢眨眼,生怕自己错过一些什么,果然,沈翔没有让他们失望,

  就在沈翔发出一声吼啸之后,身如游龙一般,左瞬右闪就来到了还在茫然与惊骇

  的沈振华面前。

  沈翔五指一张,青芒闪烁,只见他手如龙爪,苍劲有力,喷涌着那种强横无

  比的青龙真气,如同苍鹰抓兔一般,以迅雷之势,抓向沈振华的头颅,抓过去的

  瞬刹间,爪子突然变大,就像一只龙爪!如刀的鳞片和锋利的爪钩清晰可见。

  突然出现的青色龙爪笼罩在沈振华的头颅上,一股凌厉的杀气顿时爆出,众

  人心中一颤,只见沈振华的头颅被龙爪笼罩之后,随着一声惨叫发出,那沈振华

  口吐鲜血,后退了几步!

  这是青龙爪,青龙神功里面的超强攻击武技!

  众人看着浑身血痕,一脸惊恐的沈振华,都呆若木鸡,他们难以想象,沈翔

  竟然只是一个照明就把沈振华击败,而且还是如此的漂亮!

  “砰”的一声,沈振华倒下,众人浑身一颤,背脊凉飕飕的,他们倒吸一口

  凉气之后,才确认刚才那短暂瞬间的事情是真的!

  威势滔天的青色真气,古怪而恐怖的武技,两者结合,爆发出强横的力量,

  而施展这一切的人,就是那个没有灵脉的沈翔!

  沈浩海亲眼看着自己儿子的被打成重伤,看不由得喷出一道血箭,他看见沈

  振华还有气息,也松了有气,虽然沈振华浑身伤痕累累,但总体来说伤势还不算

  严重,这显然是沈翔留手了。

  沈浩海此时面带感激地看了沈天虎一眼,而沈天虎只是对他笑了笑。

  “这是他学艺不精,被打伤的话,怪不得旁人!”沈翔淡淡地说道。

  沈翔眼眸清澈,不冷不淡地说道:“我现在可以代表我父亲出战了吧!”沈翔不仅仅是个年轻的炼丹师,而且年纪轻轻就进入了凡武境五重,但他却

  没有因此自傲,这分城府让沈家的一些分支统领和长老都暗中点头着。

  沈翔看向沈浩海身边的一个中年人,那便是沈浩海的胞弟,沈一寒,凡武境

  七重的人!这是一个留着胡须的清秀中年。他缓缓走了出来,他从一开始就没有

  说过话。

  沈翔接下来将要和他战斗,而他只有凡武境五重的实力。

  众人大气不敢出,沈家族长选举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所有人都预料不

  到的。

  沈一寒看见自己的侄子被打败,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愤怒,他阴阳怪气的笑了

  一声:“纵使你再怎么天才,挑战凡武境七重也一定会输。”

  沈一寒不得不承认,如果再给沈翔几年时间,他必败无疑,但此时他却有着

  十成的胜算。

  沈一寒修炼一身寒冰真气,在沈家中也算是个真气比较特殊的人。

  沈家年轻的天才子弟,竟然要挑战一个叔辈的凡武境七重,如果是以前别人

  听到的话,一定会觉得这是疯狂的想法,一定会不信,但广场中的沈家人看见刚

  才沈翔那种厉害的手段之后,都难以下定夺。

  但大部分人都会认为沈翔会输,毕竟沈翔和沈一寒的年纪相差很大,而且沈

  一寒又是凡武境七重的高手,修炼的高阶武功也不少,真气浑厚,绝不是年轻人

  能击败的。

  一场悬殊之战即将开始,众人都安静的观看着,这一战过后,就能选出族长

  了!

  沈翔修炼青龙神功两个月,他拥有阴阳神脉,每天都用大量的时间去吸收天

  地灵气,增强他体内的真气,毕竟他是同时修炼五团真气漩涡,修炼五种属性

  的,所以他的真气非常浑厚。

  五重“真气境”和七重“真罡境”之间还隔着一个六重“神识境”。神识,

  就是通过修炼精神,凝出一种能操控真气的特殊精神力量,对掌控真气有很大的

  帮助,同时还能强化真气,有了神识之后,才能修炼出“真气罡力”来。

  沈一寒是七重“真罡境”,他能使用厉害的气罡,这可不是真气能比拟的,

  因此他有着绝对的信心将沈翔轻易击败。

  沈翔那种恐怖的武功虽然震慑众人,但对真气稍有了解的人就能看出那种真

  气还十分“稚嫩”,远远没有到达“气罡”的程度,不过在同级别来说,却非常

  强大了。沈一寒缓缓朝沈翔走了过去,每踏出一步,广场上的温度就下降一分,带着

  冰寒的气流吹向四周,看得出这沈一寒也是在突破边缘,一身冰寒真气浑厚无

  比。

  沈翔距离沈一寒最近,那种刺骨的冰寒他感受最为深刻,此时沈一寒释放出

  来的是由真气凝聚而成的气罡,这是凡武境七重才能做到的。

  沈翔体内的“朱雀真气”可是火属性的,受到寒气刺激身体之后,那朱雀真

  气顿时从丹田之中喷出,冲向四肢百骸,感受到舒服的暖流之后,沈翔那有些僵

  硬的身体才恢复过来。

  就在此时,沈一寒阴笑一声,隔空一掌,一股白色寒气顿时从他的张掌心溢

  出,逼人的冰寒罡气清晰可见,对着沈翔的头颅直射过去。

  沈翔看见对方一动,他脚下一滑,步伐如同灵活的蛇游走一般,向前快速滑

  去,他在避开攻击的同时,竟然还进行攻击。

  沈翔脚踏灵活玄妙的步伐,双手化成龙爪,摄人的青龙真气从双手溢出,这

  是他刚才击败那沈振华所用的青龙爪,此时他是双爪齐出,当他双手凝现出两只

  由真气化成的龙爪时,众人又不由得屏息凝视着。

  “哼!”沈一寒发出一声阴柔的低哼,冒着寒气的双掌一拍,击打在沈翔那

  双龙爪之上,一股寒气爆涌而出,只见沈翔那双青光龙爪顿时消失,而沈翔的双

  臂都覆盖着厚冰,彻骨的冰寒涌入他的全身,导致他浑身僵硬。

  沈一寒冷冷一笑,只见他的脚上凝出了冰霜,他轻轻一跃,大力一脚甩着沈

  翔的脸颊,将沈翔踢飞十来丈远。

  沈翔摔落在地,脸颊被锋利的冰割到,划出了几道伤痕。

  他双臂上覆盖着的寒冰也被摔碎,但他的双手却被冻得僵硬无比,他立即运

  转太极神功,将流入他体内的寒气吸收掉,同时让火热的朱雀真气涌入双臂,驱

  除寒痛。

  沈翔此时意识到现在的他面对凡武境七重是有着很大差距的,纵使他拥有神

  功,但他必须要胜。

  “呵呵……不得不承认你是沈家中史无前列的一个天才!但你和你父亲都太

  自大了!”

  沈一寒阴柔地笑着,一步步朝沈翔走过去,他现在还不急着杀沈翔,他要在

  众多沈家人面前蹂躏沈翔一番,同时展现他的实力,震慑沈家众人。

  突然,沈翔身体一弹,竟然站了起来,众人还以为他刚才被一脚就踢得重伤

  了,没想到现在看起就像没事人一样,连沈一寒都诧异着。

  在一边观看的沈天虎也松了一口气,同时运气疗伤。

  看见沈翔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沈一寒一个飞跃过去,身形飘逸而轻灵,速

  度非常之快,这种轻功身法倒也让人赏心悦目。

  沈一寒一靠近,沈翔如同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一般,而他脚下的一大片地方

  也覆盖着一层冰霜。

  沈一寒飞跃之中,凌空一拳,冰寒的拳劲震荡着空气,瞬间便打在沈翔的胸

  膛上面,只见沈翔的胸膛处顿时溢出一阵鲜血,但却立即被冰霜覆盖。

  “是玄冰罡劲!玄级上乘的武功,释放出去,能穿金裂石!”沈天虎语发给气凝

  重地说道。

  沈翔被击中之后,身形猛的一闪,躲开了那凌空飞踹而来的沈一寒,导致沈

  一寒那被寒冰覆盖的一脚重重的踏在地面,震碎一大片石砖,被震碎的石砖又立

  即被冰冻起来。

  “他施展气罡时有两个弱点,一个是消耗非常真气,一个是非常消耗神识,

  如果他不使用气罡,就无法将你重伤!”沈天虎说道。

  沈翔会意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拖!

  沈天虎在刚才就感受到沈翔的真气异常强大,而且还有一种特有的气息,那

  是他从未见过的,他慎重考虑了一番,说道:“就让我儿子代表我战斗吧!如果

  他输了,族长之位就是你们兄弟的,而且他还会还回那千年血灵芝!”

  沈天虎这么一说,意味着相信沈翔能获胜,这让沈翔心中的压力也不小,他

  扭头看着沈天虎,只见沈天虎露出一丝慈祥的微笑,对他点了点头。

  “哼,让我来就可以了,这种家伙我一只手就能摆平!”沈振华从人群中走

  出来,脸上满是轻蔑,用那双满是高傲之色的眸子看着沈翔。

  年纪轻轻就拥有凡武境五重的实力,让沈振华把沈翔这个年轻的炼丹师无视

  了,这种高傲的做法让许多沈家长老暗暗摇头,因为他们都知道一个有潜力的炼

  丹师能养出许多哥年轻的强大武者。

  受了重伤的沈浩海冷笑道:“他们两个都是年轻气盛的年轻人,在相斗的过

  程中若是死了那怎么办?杀掉沈家难得的天才炼丹师,我可是会被那些老家伙骂

  死的。”

  沈天虎没有说话,他在慎重考虑着。

  沈浩海微微一笑:“如果你执意要让你这个炼丹师儿子出战,那也可以,如

  果战斗的时候出现死伤的话,那就是他学艺不精,怪不得旁人。”

  “放心,如果我受伤或者战死,那都是我自己的责任!”沈翔说道,他知道

  如果他父亲做不了族长的话,纵使他是炼丹师,也会被那沈浩海给大力打压的,

  因为他是沈浩海眼中一大威胁。

  “大家都听到了,这是他自己说的!既然如此,那么就先和我儿子过过招,

  如果他打赢我儿子的话,就说明他有资格和我胞弟战斗。”

  沈浩海微笑道,因为他断定沈翔的实力不会太强,纵使能胜过他儿子,也打

  不赢他的胞弟,毕竟他胞弟可是凡武境七重的实力。

  到时候他不但能成为沈家的族长,还能夺回那千年血灵芝。

  沈振华得到父亲的同意,脸上满是轻蔑:“如果我不小心把你打成重伤的

  话,可别怪我,谁让你这个家伙自不量力。”

  沈翔面无表情,转头看向沈浩海,问道:“打赢他我就可以代替我父亲出战

  了,对吗?”

  “哈哈……”沈浩海大笑起来:“没错,但你打得赢吗?”一些支持沈浩海的人也跟着发出哄笑。

  沈振华双拳一握,冷笑道:“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开始!”沈天虎神情凝重,大喝一声。

  声音一落,沈振华轻轻一跃,如飞燕一般朝沈翔掠起,身法飘逸轻灵,而他

  高举而起的手却瞬间喷涌出一种刚猛的气息,金芒流转,瞬间凝聚成一把金色巨

  斧。

  “沈家灵级上乘武功,天阳斧斩,能将真气化成兵器形态,具有强大的攻击

  力!”一人惊呼道,要知道灵级武功上乘武功可是很难学的,而且威力巨大。

  沈翔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凝视着那当头劈砍而来的“天阳斧斩”,众人只当

  他被那种刚猛的金属性真气给吓住了,眼看那把真气化成的金色手斧就要把沈翔

  的头颅劈得稀巴烂的时候,沈翔猛的提气,张开嘴巴,发出一声震天吼啸。

  如龙一般的吼啸,让众人耳鼓刺痛,最让人震惊的是,沈翔口中竟然喷吐出

  一大阵青色的真气,将那飞掠过来的沈振华淹没其中。

  青龙真气一现,那种带着沧桑古朴的龙威顿时弥漫在广场,让众人震撼其

  中。谁都看得出这种真气的威力非常强悍,绝不是普通武功心法能修炼出来的。

  随着沈翔发出的那声龙啸,整个广场的人都呆若木鸡,满脸惊讶的看着沈

  翔,如果不是他们亲眼目睹沈翔发出如此强横的真气来,他们一定不会相信!

  沈天虎看见自己的儿子如此了得,心中骄傲无比,更多的是激动与兴奋,而

  沈浩海等人的脸色却变得异常难看,他们都深知那种真气是多么恐怖。

  沈翔只是发出一声“青龙咆哮”,就将那身沈振华的“天阳斧斩”化解掉,

  他口中喷涌出的那真气风暴还有着非常恐怖的破坏力,看见沈振华浑身是血痕就

  知道了。

  青龙咆哮也是青龙神功中的,咆哮的同时能发出和龙一样的龙啸,震人心魄

  的同时,还能从口中喷涌出一阵带着风和雷电的暴风雷,风如刀如电攻击敌人,

  霸道无比。

  众人此时不敢眨眼,生怕自己错过一些什么,果然,沈翔没有让他们失望,

  就在沈翔发出一声吼啸之后,身如游龙一般,左瞬右闪就来到了还在茫然与惊骇

  的沈振华面前。

  沈翔五指一张,青芒闪烁,只见他手如龙爪,苍劲有力,喷涌着那种强横无

  比的青龙真气,如同苍鹰抓兔一般,以迅雷之势,抓向沈振华的头颅,抓过去的

  瞬刹间,爪子突然变大,就像一只龙爪!如刀的鳞片和锋利的爪钩清晰可见。

  突然出现的青色龙爪笼罩在沈振华的头颅上,一股凌厉的杀气顿时爆出,众

  人心中一颤,只见沈振华的头颅被龙爪笼罩之后,随着一声惨叫发出,那沈振华

  口吐鲜血,后退了几步!

  这是青龙爪,青龙神功里面的超强攻击武技!

  众人看着浑身血痕,一脸惊恐的沈振华,都呆若木鸡,他们难以想象,沈翔

  竟然只是一个照明就把沈振华击败,而且还是如此的漂亮!

  “砰”的一声,沈振华倒下,众人浑身一颤,背脊凉飕飕的,他们倒吸一口

  凉气之后,才确认刚才那短暂瞬间的事情是真的!

  威势滔天的青色真气,古怪而恐怖的武技,两者结合,爆发出强横的力量,

  而施展这一切的人,就是那个没有灵脉的沈翔!

  沈浩海亲眼看着自己儿子的被打成重伤,看不由得喷出一道血箭,他看见沈

  振华还有气息,也松了有气,虽然沈振华浑身伤痕累累,但总体来说伤势还不算

  严重,这显然是沈翔留手了。

  沈浩海此时面带感激地看了沈天虎一眼,而沈天虎只是对他笑了笑。

  “这是他学艺不精,被打伤的话,怪不得旁人!”沈翔淡淡地说道。

  沈翔眼眸清澈,不冷不淡地说道:“我现在可以代表我父亲出战了吧!”沈翔不仅仅是个年轻的炼丹师,而且年纪轻轻就进入了凡武境五重,但他却

  没有因此自傲,这分城府让沈家的一些分支统领和长老都暗中点头着。

  沈翔看向沈浩海身边的一个中年人,那便是沈浩海的胞弟,沈一寒,凡武境

  七重的人!这是一个留着胡须的清秀中年。他缓缓走了出来,他从一开始就没有

  说过话。

  沈翔接下来将要和他战斗,而他只有凡武境五重的实力。

  众人大气不敢出,沈家族长选举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所有人都预料不

  到的。

  沈一寒看见自己的侄子被打败,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愤怒,他阴阳怪气的笑了

  一声:“纵使你再怎么天才,挑战凡武境七重也一定会输。”

  沈一寒不得不承认,如果再给沈翔几年时间,他必败无疑,但此时他却有着

  十成的胜算。

  沈一寒修炼一身寒冰真气,在沈家中也算是个真气比较特殊的人。

  沈家年轻的天才子弟,竟然要挑战一个叔发给辈的凡武境七重,如果是以前别人

  听到的话,好一定会觉得这是疯狂的想法,一定会不信,但广场中的沈家人看见刚

  才沈翔那种厉害的手段之后,都难以下定夺。

  但大部分人都会认为沈翔会输,毕竟沈翔和沈一寒的年纪相差很大,而且沈

  一寒又是凡武境七重的高手,修炼的高阶武功也不少,真气浑厚,绝不是年轻人

  能击败的。

  一场悬殊之战即将开始,众人都安静的观看着,这一战过后,就能选出族长

  了!

  沈翔修炼青龙神功两个月,他拥有阴阳神脉,每天都用大量的时间去吸收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