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侠鹿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无常

侠鹿 慕影玄空 7827 2018.11.09 09:33

  云山外围,云纹帝国一处边境要塞。

  此时已是严冬季节,而云州又处大陆东北,一路而来寒风萧瑟,凛冽刺骨。

  自慕叶城出发已七日有余,端木弛等人隔着老远终于看到了边境巨大的玄黑色围墙,围墙上飘着一面面绣着金色云纹的旌旗,在风中展开,呼呼作响。半个多时辰后,便已至围墙近处,站于其下,方才觉得这围墙的雄伟壮阔。端木弛勒紧缰绳停于围墙前数丈之外,环顾视之,围墙通体如墨,高约十丈左右,依着山势绵延数千丈,墙顶上,每隔十丈左右便有一处角楼,每个角楼处都是弓满弦阔剑拔弩张,足见其戒备森严。再看自己身前,围墙中紧闭着一扇五六丈高的铁制闸门,铁门正上方一个与铁门几乎等宽的门额上刻着两个苍劲的大字:墨关,再往上围墙的墙顶上,一位身披铠甲气宇轩昂的魁梧大汉正怒目圆瞪的盯着墙下众人,大汉身后的围墙上又架起了两座高高的瞭塔。

  “来着何人?”

  那大汉厉声喝道。

  “慕叶城端木弛,率族中长老来此边境,共商退敌之计。”

  端木弛抬头,拱手朗声答道。

  大汉见端木弛报出名来,紧绷的脸色也舒缓开来。说道:

  “原来是慕叶城少城主,在下狼牙军第六军统领狼昊,一直奉命驻守墨关,不识少城主,还望莫怪。”

  大汉声音也是缓和许多,又对着围墙内大喝道:

  “打开关门。”

  顿时便听得一阵铁索声,端木弛身前铁门缓缓开启抬起丈许。

  端木弛等人驱马入内,又是一阵声响,铁门再次闭合。围墙后是一个不算太大的院落,随着山势倾斜而上,不时有一队巡兵手持枪盾穿梭其中。院落中分散这多处高十余丈的堡垒,其内铁器交错的声频频传出,端木弛观这些堡垒,互为掎角,相得辅助,各堡垒在高处都有索道相连,每一处堡垒受袭,都至少有两处堡垒可提供支援,布置的极为巧妙,将攻防的范围整好覆盖整个院落。心中却有这另外一个疑惑:这院落虽不小,可也撑不下四十万大军和五万卫队,不知被藏在何处,这墨关的设计确实精绝。

  “少城主,墨关环境艰苦,您别见怪。”

  众人入了围墙后,狼昊也已从墙上下来,此时正站在关门前的一个小小指挥台前,拱手说道。

  端木弛也并非平常富人家的纨绔子弟,父母早亡的他虽是有爷爷带大,但却没有一丝娇生惯养的品性,到是自成人后便帮着爷爷打点族中上下,奔走远近。对于这关中条件也没放在心上,下马还礼,同时问道:

  “团长大人现在何处?”

  “团长此时正在与各统领以及涂楼二位长老一起商议军事,少城主请随我来。”

  当下端木弛便跟在狼昊身后,朝着较大的一处堡垒走去,随同而来的几位长老也是下马一同跟来。

  堡垒中,几个粗犷的声音正在争吵。

  “禀团长,慕叶城少城主已至墨关,现正在门外。”

  狼昊对着堡内大声说道。

  堡内众人停止了争吵,随后一个声音传出:

  “快快有请。”

  端木弛等人进的屋来,涂泽见到端木弛之后走过来带着略显懊恼的语气说道:

  “少主你不该来此啊。”

  端木弛并未答话,只是对涂泽摇了摇头,而后对着那站于屋内正中位置的一个中年男子拱手说道:

  “狼站团长,弛特率族中长老来此,共商御敌。”

  那中年男子自是狼牙军团团长狼战,只见其一身戎装,身形高大,面色黝黑,身后摆着三张座椅,狼战正站在中间的座椅前,左手边一个身形丝毫不弱于其的青年男子也是站于座椅前,此人端木弛自然认识,是那狼牙军团的左副统领狼义,右手边的座椅空空如也,无人在侧。

  狼战也是急忙还礼道:

  “少城主能派家族卫队前来助阵,战已是十分感激。现又亲自而来,可真是给足了狼牙军团的面子。”

  “呵呵,客套话就不必说了,你我又非初次见面。”

  端木弛笑着说道。

  狼战也是讪讪一笑,差人取几把椅子来,待与端木弛等人让座后,皱眉说道:

  “涂长老方才所言不虚,少城主此刻不该来墨关。”

  “哦?如此说来,天宇的援军怕是已经赶到了。”

  端木弛也是叹道。

  “三日之前便已赶到,这三日也不见了之前不断骚扰的小股部队,看来是在为最后的攻城做准备了。”

  狼战说道。

  “那现在天宇军力如果?”

  端木弛又问道。

  “据我军探报,现天宇的军力已不下两百万。”

  狼战忧愁的语气说道。

  “这次的天宇看来是倾巢而出,势在必得呀。”

  一旁的涂泽也是焦虑的说道。

  “哼,两百万又怎样,我墨关也不是吃素的,如若来犯,即便是拼的关毁人亡,全军覆没,也定让他片甲不还。”

  坐于狼战左手边的狼义狠狠的捶了一下椅子上的扶手怒道,木质的扶手立时被震得粉碎。

  听得双方军力悬殊之大,想要退敌,端木弛也是觉得颇为棘手,苦笑说道:

  “看来来的还真不是时机啊!”

  “少主,您还是折回至慕叶城吧!”

  楼杰说道。

  “楼长老切莫再说此等话语,我既已来,自不会无故而回,况且慕叶城多年以来仰仗云山天险和墨关的双重庇护,城中防御十分薄弱,一旦天宇突破这双重庇护,那处于流云路上的慕叶城就如俎上鱼肉,任人宰割呀。”

  端木弛手提胸前做了一个禁止的手势,然后又转头对狼战说道:

  “团长可有退敌之计?”

  “我等也正为此争议,依我之见,当下应闭门不战,紧守墨关,待二皇子争位成功,狼牙军团左右会合,等那时依仗墨关防事,虽是敌众我寡,但胜算嘛,要比现在大的多。更何况,那时其他军团也可前来支援。”

  “那,可有云纹都的消息?”

  端木弛问道。

  “已近两个月没有收到消息了。”

  狼义叹气道,接着又说道:

  “故而,我与几位统领则认为与其等二皇子,不如趁敌军攻城之事未完,伺机刺杀敌军将领,挫其锐气,刺杀若成敌军则群龙无首,墨关之危也就自然瓦解。”

  “二位长老意见如何?”

  端木弛又问道。

  “我二人与团长意见相同,我军已探清天宇军力,而对方却因城防紧密而难以探清我军实力,若是刺杀失败,落入敌方手中,难免会被其拷问,怕会暴露我军实力,再者说前去刺杀必是要派去我军精锐,若失败,与我军而言又是一种损伤。”

  “嗯”

  端木弛点头说道,心中也在不断盘算。

  “少城主意下何如?”

  狼战问道。

  端木弛并未作答,反问道:

  “弛有一事不明,我等来时,翻山越岭崎岖而来,还要绕至围墙下走那对外的关门方得进入墨关,可若是一只军队,却如何从内入关呢?而且墨关之内怕容不下四十万的狼牙右军吧。”

  “哈哈哈哈”

  狼义颇有得意的大笑,随即说道:

  “少城主虽来我墨关数次,却有所不知,当初墨关建于此处,除了这三面环山的天险之外,在这天险之下还有一条天然形成的山洞,后又经我狼牙军的开扩加固,山洞的另一头已连上那流云路,只不过洞口隐蔽有做了掩饰,不易发现。这山洞已成了极为完美的藏兵之洞和运兵之道。这一直是军中机要,并未对外人道也。”

  “果然是精妙绝伦。”

  端木弛叹道,接着又是陷入思考,良久后,方才说道:

  “弛同意团长的看法,也支持副团长的意见。”

  “哦?此话怎讲?”

  狼战和狼义同时问道。

  “眼下云纹都二皇子与三皇子联合对抗大皇子,可以说双方势均力敌,一时间也难分伯仲,所以皇位之争怕要僵持许久。可墨关之危却已在燃眉,所以必须有所行动,但也不能有太大动静,天宇也许知道狼牙军团只是右军,却未必知道左军何在。狼牙军团,左驻慕叶,右守墨关,左右合璧,所向披靡。狼牙军威,天宇自是知晓,故而也不敢冒然攻城。”

  端木弛娓娓说道。

  “嗯,各位看,刺杀行动何人前去,何时出动?”

  听完端木弛阐述,狼战权衡之后对众人问道。

  “战哥,一定要越快越好,最好今晚就动身。”

  一旁的狼义见团长同意刺杀,急忙说道。

  话音刚落,蹭蹭蹭五六位身缚甲胄的彪形大汉从椅子上闪出,对狼战拱手齐说道:

  “我等愿去取敌方首级。”

  “此一去万一失败,可是有死无生啊诸位!”

  狼战说道,心中也是一片凄然,这些都是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现在恐要一去无回了。

  “团长不必顾虑其他,咱们本就是军人,而今国家危难,自当冲锋陷阵,马革裹尸。”

  那群大汉之中有一人对狼战说道。

  “团长,下令吧!”

  又一人恳求道。

  “好!既如此,狼牙军第四第五统领听令。”

  “末将在。”

  “命你二人各领军中十名好手,分作两队,今夜动身潜入敌帐中,刺杀敌将。”

  “得令。”

  “切记,若是难以得手,不要久留,速速撤离。”

  “诺!我等必会全力以赴。”

  五日之后。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端木弛心头。

  一大早,墨关围墙之下,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三排尺方的木质黑匣,为首一排只有两只黑匣,其余两排各为十个。

  狼昊在围墙之上探头发现,赶忙让人将黑匣取来,并命人通报团长。

  不一会儿后,还是前时的那座堡垒中,不多不少二十二个黑匣已摆放在狼战的面前。端木弛等人也是闻讯而来,围在狼战身边。

  狼战小心的打开为首的一个黑匣,里面摆放的赫然是四统领的人头,此时的四统领满头鲜血,双目园瞪,大张虎口,一脸怒容,额头被歪歪扭扭刺了四个醒目大字:狗牙统领,显然临死之时一番恶战,又受尽屈辱而死。

  “砰”

  狼战重重的关上黑匣。心情也是极为沉重,脸色时悲时怒,不用想,其他黑匣中摆放的东西也是自然明了。众人也是心知肚明,这次的刺杀任务,彻底失败,本就如履薄冰的墨关现在又是雪上加霜。

  端木弛亦倒吸一口凉气,轻轻打开为首另外一只黑匣,五统领的人头静静躺在其中,血迹斑斑,双眼微闭,面色坦然却不怒自威,额头上也是刺了“狗牙统领”四个字。人头的旁边立着一封书信,底部浸了五统领的鲜血晕开一片血红。端木弛将信封取开,见到信封上印的黑色骷髅后脸色也是有了浓浓的怒意,看了看信中内容后将之交于狼战手中。

  狼战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的结果书信,见信中写到:

  汝等墨关狗牙犬团,自不量力,竟刺于我天军帐中。今尽数诛杀,赏赐官爵还之,贻笑云州。吾等特赦关内数犬,若舍关献之,必留狗命,倘负隅顽抗,吾等亦乐于再赐官爵。

  信中只有寥寥数语,落款处又是印着一颗黑色骷髅。

  “天~魔~谷”

  狼战从牙缝中狠狠的挤出三个字。

  “轰”

  狼义看了书信后,一身杀气,怒哼一声,一掌拍在旁边的桌子上,桌子立时被轰的粉碎。

  “少主,五统领嘴中似乎含着什么东西。”

  涂泽走上前去观察了黑匣内五统领的人头后说道。

  端木弛轻咦一声,目光再次落在五统领的人头上,见五统领的脸腮微胀,却是嘴中含了东西。众人的目光也是落在此处。

  端木弛掰了掰五统领的下颚,五统领紧咬的嘴唇未有任何松动,端木弛一手按住五统领额头,一手按住其下巴,双手同时使劲。

  “啪”

  一声脆响,众人心中又是一阵酸楚,五统领的下颚硬生生被端木弛掰断,其含于口中的一卷纸条也是应声滑出。

  端木弛将纸条展开,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蝇头小字,狼战也凑过来仔细的看着纸条上的字迹。

  “刺杀巡逻小队成功,刺杀一参将成功,刺杀一统领成功,刺杀军粮看管小队成功,刺杀一副将成功,刺杀一不知职务将领成功,刺杀一副将成功,刺杀小队骑兵成功,刺杀一参将成功。。。。。。”

  端木弛喃喃的读着纸条上的内容,这竟是五统领统计的刺杀结果。

  “刺杀一中将失败,亡三人。”

  终于读到一处失败,端木弛目光在此停留片刻后又继续往下读去,后面成败皆有,最后一条并未记录完全,只记录“刺杀一团长”五个字。

  众人听得心惊肉跳,想不到五日之内,四五统领仅率二十人竟刺杀敌军百余人,其中不乏数位高级将领。

  “诸位兄弟,你们的斐然战绩不愧于狼牙军威。”

  狼战一边说着,一边又重新打开装着四统领头颅的黑匣,将其脸颊上的血迹擦拭干净,又将其园瞪的双眼闭合后咬牙说道:

  “现在你们就好好的歇息吧,战必撕了天宇那帮杂碎,替尔等报仇。”

  说完后,轻轻关上黑匣,众人也是打开其余黑匣,将匣内的头颅擦拭完毕后轻轻关上。

  “狼昊,将诸位兄弟好好安葬后,将牌位置于忠魂殿内。”

  “诺”

  一个时辰后,堡垒内一片寂静。

  “看来,决战要爆发了。”

  狼战打破沉寂,又毅然说道:

  “各将听令。”

  一阵哗哗的铠甲声。

  “现第四军第五军由我与副团长直接统领。二统领狼志、六统领狼昊。”

  “末将在。”

  “命你二人将所率部队与我领第四军,一同开驻墨墙。”

  “得令。”

  “七统领狼弘。”

  “末将在。”

  “命你所率部队与狼义第五军共御关内各堡垒,随时关注墨墙战事,一旦有敌军突入围墙之内,格杀勿论。”

  “得令。”

  “少城主,家族卫队。。。?”

  “全凭团长调度。”

  “好,涂泽听令。”

  “涂泽在。”

  “命你率一半卫队与我领第四军并合,防御墨墙。”

  “诺!”

  “楼杰听令。”

  “楼杰在。”

  “命你率另一半卫队,负责各军情报联络。”

  “诺!”

  “少城主与其余诸位长老与我同驻墨墙。”

  “诺!”

  “诸位参军副将,全力配合各位统领。”

  “诺!”

  “诸位各回军中,全员就位,枕戈待旦,随时准备迎战。此一役,定要让天宇折戟沉沙。”

  夜黑风高。四下宁静,只听得旌旗随风摇曳的呼呼声。

  狼战与端木弛站在墨墙关门的正上方,正是先前狼战所站位置,紧盯着远方,只是夜幕之下,远处一片混沌难以察清。身后是端木家诸位长老,狼志、狼昊二人则各自在左右两侧的一处较大的角楼内指挥防事。

  “报~发现敌方大军正往墨关而来。”

  一个声音从其后的瞭塔上传下。

  “吹敌情号角,各角楼黑火石待命。”

  狼战脸色凝重,对着瞭塔说道。

  “呜~呜~呜~”

  三声号角从瞭塔传至墨墙各处,顿时便听得一片叮叮当当,一阵响动后又归于宁静。

  狼战等人依旧望着漆黑一片的远处。

  突然。

  一点火光自视野所能及的极远处跳动起来,火光微弱渺小,似乎随时都会熄灭,然而几个呼吸后,这点火光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往左右两边延伸开来,片刻后火光便连成一片火海照亮远处的天空,火海朝着墨关蔓延,望不到边际。

  墨墙之上的众人握着手中兵器,全神贯注。呼呼的风中开始有了一丝丝血腥的味道,侧耳听去,隐约能听到远处的战鼓声、铠甲碰撞声和整齐的脚步声,甚至还夹杂着一些猛兽暴戾的嘶鸣声。

  火海在距墨墙数千丈远的地方停下,狼战与端木弛等人遥遥望去,视力较好的人已基本能看清敌军的情形,只见那火海之下,天宇大军摩肩接踵,人头攒动,一望无边,不知凡几,大军最前方是清一色的重甲骑兵,银亮的铠甲在火光下熠熠生光,其后是步兵,再其后是弓兵,最后是巨弩、连弩、角车、云梯等攻城器械以及巨狮、泰熊等猛兽。

  天宇大军停下后,夜,再次宁静,但谁都知道,暴风雨随时而来。

  “嗖嗖嗖。。。”

  终于,几条火线划破天际,而后重重的砸在墨墙之上,发出“咚咚”的闷响,墨墙的墙体坚硬,死后并没有什么损伤。

  “各角楼引燃黑火石”

  狼战说道,同时右臂向上伸直,右手五指并拢也是直直的指向天空。

  “呜~”

  一声号角响起,但见墨墙之上也是点点火光不断亮起。

  狼战手臂向前挥砍,停在身前,手指前方,浑身怒气尽数释放,同时扯着嗓子喊道:

  “放!”

  “呜~”

  又是一声号角,只见一颗颗燃着熊熊烈火的黑色巨石拖着火红的尾巴朝天宇军中砸去。

  而几乎同时,天宇军中也是数不胜数的巨石朝墨关飞去,刹那间,火线交织,有些巨石在空中相撞,迸裂开来,如烟花般绚烂。但在这烟花之下的天宇军中,巨石连滚带烧引得阵阵骚乱,惨叫连连,阵中充斥着血腥之味与炙烤的焦糊之味。墨关之上亦是不得安宁,有些巨石撞在墨墙上,炸开一朵火花,有些则正中角楼,直将角楼轰的粉碎,角楼里的将士一声惨叫,被轰下墨墙,重摔在地上,血肉模糊。

  端木弛见双方刚一交手,便如此惨烈,不禁心中想到:

  谅一个人的身手再好,能够做到以一敌十甚至以一敌百,可在这这千军万马之前,便犹如蚍蜉撼树,渺小的可以忽略不计,根本难以动摇,生命更是随意挥霍,当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墨关之上的狼牙军团居高临下,占据有利地势,初次交锋自然是占住上风。狼战等人自然知晓,但无奈天宇兵多将广,当下也不敢懈怠,继续着黑火石的攻势。

  又是一阵阵巨石交错,两个时辰后,天宇大军开始有所行动,阵前骑兵分散开来,步兵手持枪盾从其后穿过,跑步前进,步兵后弓兵及各类攻城器械巨兽也是整齐跟进,而骑兵则是前军便后军,跟在队伍最后。待大军距墨关八九百丈远时,步兵弓兵开始停下,错开身位,攻城器械及巨兽从后穿插而过,器械中的巨弩又单独向前十余丈,成为大军的最前列。

  狼战等人自然也是观察到敌军动向,这个距离以黑火石这种远距离的武器而言已然太近,当即下令:

  “黑火石停,巨弩准备。”

  “呜~呜~”

  两声短促的号角,墨墙之上点点火光不再。

  “呜~~~”

  一声拉长的号角,随着一阵乒乒乓乓,各角楼内剑拔弩张。

  “放箭!”

  狼战一声令下,心中暗骂:

  这天宇果然狡猾,停在黑火石和连弩都攻不到的地方,这一次将是巨弩间的交锋了。

  随着号角声落,成百上千只丈方来长手臂粗细的箭矢形成一个巨大的箭阵冲向天宇的攻城器械。

  这天宇停在此等距离自也是目的明确,显然是通过之前不断的骚扰摸清了墨墙的防事,深思熟虑一番后做出的攻城方案。

  端木弛等人也是心有所悸,双方知己知彼,必是一番恶战。

  约一个半时辰的巨弩交锋后,天宇巨弩几近全毁,甚至后排有几只连弩车和巨兽也惨遭波及,墨墙之上也有四成巨弩被毁。第二波的巨弩战自又是墨关占据上风。

  天宇巨弩尽毁后,巨兽开始前进,连弩车、攻城塔楼等器械紧跟,其后的步兵弓兵在这些工程利器的掩护下也是缓步前进。

  “连弩准备”

  “呜~呜~~~”

  一短一长两声号角。

  “放连弩!”,狼战甚至都未等到敌方完全进入连弩射程就急急下令。

  一阵阵密集的箭雨将刺破空气的嗡鸣之声叠加在一起,如排山倒海一般向着天宇阵中呼啸而去。

  天宇一方自上而下,连弩射程自比不了墨墙之上下起的箭雨,只得继续前进,这前几波的箭雨只能由巨兽抵挡,而步兵则将盾牌举过头顶护着自己及后方的弓兵,待距离墨墙四五百丈之时巨兽已是消亡殆尽,步兵中也是损伤不小,此时的天宇连弩突然万箭齐发。

  第三波的连弩交锋随即打响,但见角车和云梯以及天宇步兵从连弩车的空中穿过,继续向前,看来是奔着墨墙墙根去了。

  双方在连弩的招呼之下,死伤要比前两轮更甚,天宇不断有成片成片的步兵倒下,而后又前仆后继的补上,墨墙之上亦是有士兵连连坠落。

  随着天宇的人海战术,步兵、角车和云梯总算到达墨墙脚下,只见一架架云梯开始沿着墨墙往上攀岩,步兵则在弓兵的掩护之下开始顺着云梯向墨墙之上爬去,几乎与墨墙等高的角车里也是飞出一个个铁钩,有些铁钩钩中角楼往后一扯,角楼立马被扯的粉碎,与此同时,有一队步兵推着两架穹顶车朝关门方向行去。

  “弓箭手、火麻油就位。”

  狼战一声令下,墨墙之上三排弓兵轮番向墙下张弓射箭,间隙中又有士兵将一桶桶黑色的粘稠液体泼洒而下后,将之点燃,霎时间墨墙变成了一堵连绵千丈的火墙。

  第四波的攻墙之战更是伤亡巨大,火墙上正在攀爬的天宇步兵中箭者以及被火舌焚烧者不计其数,墨墙之上被敌方射死射伤者也不在少数。

  不过半个多时辰,墨墙脚下层层叠叠堆满了尸体,在关门处更是尤为密集。

  狼战观墨墙之下的天宇步兵虽损失惨重但仍旧有源源不断的兵力,而己方攻势却已缓缓减弱,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便可攀上围墙,再观那关门处,已被穹顶顶开三尺有余,其中不乏有敌军蜷身钻入。当机立断,下令道:

  “速去通知狼义狼弘,墨墙即将失守,各堡垒准备迎战。墨墙之上弓兵撤至堡垒,其余将士亮出兵刃,准备墙战。”

  下完命令,狼战也抽出长刀,对着端木弛等人说道:

  “各位且战且退至堡垒中。”

  一刻钟之后,便有敌军攀至墨墙之上,刚一跳将上来便被乱刀砍死,但其后陆陆续续的又有敌军不断的爬上来,一时间墨墙之上的陷入肉搏。

  第五波的肉搏之战也是极为惨烈,双方损失又陡然而增。

  墨墙之上的狼牙军团,也渐渐撤离至堡垒中,将堡垒与墨墙相连的各处索道也是尽数摧毁。

  破晓。

  战场上,硝烟弥漫,遮天蔽日。

  此时的墨墙因一夜的屠戮,墙体上红黑两色重叠交汇,墙脚则是一层又一层的尸体,血流成河。墨墙之上亦是横七竖八的一片。

  天宇骑兵出动,原来关门已被顶开。

  狼战等人站在距离墨墙较近的一处堡垒中,朝着天宇骑兵望去,但见骑兵之后又是黑压压不见边际的步兵。

  看来堡垒之战要更为艰苦了。

  端木弛心中想到。

  慕叶城,端木家院。

  一封书信送至端木明的手中。

  端木明急忙拆开查看,又看了看手中另一封已打开的书信,面如死灰,身形也是越发的佝偻,一时间悲愤涌上心头,凄怆道:

  “天要亡我端木啊!”

  “云纹覆灭,亡的又岂是我端木一家。”

  一旁的老祖长叹一声,又想起仿似历历在目的往事,自言自语道:

  “当真是世事无常,世事无常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