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从天上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实行

剑从天上来 萧舒 4044 2019.05.28 20:00

  正午时分,阳光明媚。

  冯晋坐在什长府大殿内,拍打着杨木椅子扶手,脸色阴阳不定。

  他脑海里一直在想着宋云歌的话。

  已经三年了,硬生生卡在剑主三年,看着一个个远不如自己的追上来,便要超过自己,难道就这样顺其自然?

  将自己封住穴道投入水里,从而死里求生,激发出最大的力量从而一举突破到剑尊。

  看起来是一条可行之法。

  但一想到这么做的危险,他又迟疑。

  如果突破不了,那自己真要死了,真要冒这么大的险?

  还是如周沧澜一样,好死不如赖活着?

  “砰!”他猛一拍椅柄,腾的站起。

  不成剑尊,自己宁肯死去!绝不能像周沧澜一样成为行尸走肉!

  更何况,自己未必不能突破,那就试一试。

  可静茵怎么办?

  想到顾静茵,他脸色紧绷,心里涌出怒气。

  静茵做得是不对,不过自己因为怕她担心而没说这件事的重要性,所以也不能太过埋怨她……

  他在心里替顾静茵开脱了一会儿,怒气慢慢平息。

  最终颓然的坐回椅中,长长叹息一声,暗想:跟顾静茵和好吧,不能再冷战下去,要不然真伤了感情。

  况且还有一个张天放虎视眈眈,随时准备趁虚而入呢!

  自己不能遂了张天放的意,把静茵推开!

  想到这里,他离开椅子往外走,离开什长府,举步来到了超然楼。

  一踏入超然楼,他举目一扫,大步来到顾静茵与胡紫怡的对面坐下。

  “静茵。”他露出一丝微笑。

  顾静茵淡淡看他一眼,脸色冷漠,淡淡道:“你怎来了?”

  “冯师兄,我先走啦?”胡紫怡笑嘻嘻的道。

  她感觉到两人之间冰冷气息,决定还是避开为妙。

  “小胡你坐这里,我跟他先走一步。”顾静茵摆摆玉手,起身扭腰往外走。

  冯晋冲胡紫怡笑笑,追上了顾静茵,两人出了超然楼进入朱雀大道。

  “静茵,还生气呢?”冯晋笑呵呵的道。

  他压着怒气做出笑脸,缓和两人的气氛。

  顾静茵忽然停住,扭头看过来:“冯师兄,咱们还是各走各的路吧。”

  “嗯——?”冯晋一怔。

  顾静茵轻轻摇头道:“咱们不太适合。”

  “静茵,你还生气呢。”冯晋勉强笑道:“说什么呢,我听不明白。”

  顾静茵盯着他的眼睛,平静说道:“我想得很清楚了,咱们两个其实脾气不合,在一起也平白生气,各自找不痛快,冯师兄,天下好女人多的是,凭冯师兄你的性情与才华,定能找到更好的女人!”

  “静茵!”冯晋蹙眉不满的道:“咱们怎么性情不和啦?不就吵过这么一回架嘛,我是有些太过敏感了,可这件事也不能怨我,是不是?毕竟耽搁的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当然喽,也不能怨你,只能怨运气不好,碰上张天放那么个玩意儿!”

  “不关张师兄的事。”顾静茵叹息道:“这便是心结了,张师兄救过我性命,难道让我冷脸相对?”

  “不是……”

  “冯师兄,相信你也不是纠缠不清的人,咱们就到这里罢。”顾静茵露出微笑:“再见面的时候,笑着打个招呼便好。”

  “静茵,到底为什么?”冯晋茫然的看着她。

  他很不解,太过突然,虽然吵架,但也没到直接分手的地步吧?

  吵吵和和不是很正常的吗?哪一对情侣不吵架?

  顾静茵摇头:“咱们为了各自好,还是各走各路吧,冯师兄,保重!”

  她摆摆玉手,转身飘走。

  冯晋茫然若失的看着她消失,没有去追。

  茫然回到自己什长府,呆坐在椅中,半晌过后,他才慢慢的回过神,脸色黯淡。

  难道是因为自己突破剑尊无望?

  静茵不是那样的人!

  那到底是为什么?

  可不管为什么,静茵都要离开自己了,她是个说到做到的女人。

  想到从此之后再也不能跟顾静茵在一起说说笑笑,便觉得痛苦得无法忍受,拿出酒来便是一场大醉。

  待半夜醒来时,他来到院子呆呆看着月亮,头脑格外清醒。

  想了片刻,他无声无息的离开大罗城。

  大罗城没有宵禁,城门晚上不关,任由进出,他来到城外一片树林前的滔滔大河旁。

  河边有一块巨大石头延伸向河面。

  他站在这块巨石上,沐浴着月华,俯看脚下滔滔河水,呜呜声咆哮着好像河里隐藏着巨兽。

  这一片河水最深,他如果封了穴道,下去片刻就会淹死自己。

  抬头看看皎皎明月,仿佛是顾静茵的脸庞,在冲着自己嫣然微笑。

  “唉……”他长长叹一口气,心中宁静,忽然觉得了无牵挂。

  云歌那边已经成长起来,修为甚至超过了自己,不必自己再挂心。

  静茵这边,更不用自己操心了,没有了自己还有张天放。

  既然如此,那便试一试罢,成固欣喜,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朝自己猛拍几掌,最后一掌停在半空,已然僵住,然后缓缓倒下去。

  “砰!”他如一块石头坠落,直直沉下去。

  树林里飘出两道人影。

  宋云歌与顾静茵并肩站在巨石上。

  顾静茵的脸色在月光下惨白如纸,瞪大明眸紧盯着河水,搜寻着冯晋的身影。

  宋云歌双眼清亮,望气术催动之下,能清晰看到三道光环。

  顾静茵忽然冲出石头便要扑向水面。

  宋云歌一扯她袖子,忙道:“顾师姐,别前功尽弃!”

  顾静茵一掌拍向他胸口,恨恨道:“我后悔了,不该听你的蛊惑!”

  “我还能害冯师兄不成?”宋云歌侧身避开,仍扯住她罗袖。

  “这还不是害他?!”顾静茵更急,出掌呼啸如狂风,已然使了全力。

  宋云歌道:“咱们两个在这里看着,难道还会出危险?”

  他暗自摇头,明明说得好好的,可顾静茵关心则乱,马上就反悔了。

  “怎么不会出危险?”顾静茵道:“这么急的河,万一被卷走了怎么办?”

  “我盯着他呢。”宋云歌松开她袖子。

  “你盯得住吗?”顾静茵用力一甩袖子,恨恨道:“要是他有个好歹,你就赔命罢!”

  “好好,我赔命。”宋云歌点头。

  他有望气术,能看到光环,所以根本不担心冯晋会被冲得找不到。

  他通过望气术看到了冯晋三道光环里的蓝光环在变亮变粗,红绿两道光环则在黯淡。

  黯淡则黯淡,还没到熄灭的地步。

  他在魔尊李青池之下被逼踏入剑主境界,两女也能突破到剑尊,所以他对于在面临死亡之际突破很有信心,冯晋也应该可以。

  “顾师妹,你们在干什么呢?”张天放忽然从远处飘掠而来。

  月光之下,他一袭蓝袍,冠玉般脸庞满是好奇。

  “张师兄!”顾静茵点点头。

  宋云歌皱眉看向顾静茵。

  顾静茵看明白了他的眼神,不满的说道:“我怎么可能告诉张师兄!”

  张天放笑道:“我是偶尔看到顾师妹出城,便跟过来瞧瞧,城外还是有危险的。”

  宋云歌冷淡的道:“张什长有心了。”

  “哈哈,应该的,你们在这干什么?”张天放笑道:“欣赏月色?”

  宋云歌道:“如果没什么事,张什长还是先走一步吧。”

  “呵呵……”张天放笑道:“小宋你说话气势都不同,果然不愧是杀过魔尊的人啦。”

  宋云歌皱眉看着他。

  张天放并没把宋云歌放在心上,觉得宋云歌资质奇差,平庸无奇,如果不是因为冯晋,看也不会多看一眼。

  他看向顾静茵,温柔的笑道:“顾师妹,有什么事想不开还要跳河,这河也淹不死你呀!”

  他俊脸渐渐沉下来:“可是因为冯晋?这家伙是怨你没有及时去卫主府?”

  他现在已经知道当时顾静茵送信是为了跟卫主求援,结果差了一步。

  他虽然心向顾静茵,但也知道此事顾静茵确实做岔了,应该早一步过去等着的。

  但也要怨冯晋,没把此事的重要性说明白。

  顾静茵仅当成一件寻常小事,所以没有太在意,导致没直接拿下魔尊,冯晋白受伤。

  但因此就要逼死顾静茵,这是他绝不允许的。

  顾静茵道:“张师兄,不是那么回事,你先回去吧,我不要紧的。”

  “要跳河了还不要紧?”张天放沉下脸来,看向宋云歌:“冯晋这家伙还真是心胸狭窄,不过一件小事,就不依不饶的吵个不停!”

  宋云歌道:“张什长,情侣之间吵架,外人还是少掺合得好。”

  “我可不能看着顾师妹受欺负!”张天放哼道:“冯晋算什么男人!”

  宋云歌皱眉道:“张什长,请回吧!”

  张天放摇头:“我不放心顾师妹,要走也是一起走,你跟冯晋是一伙的,顾师妹势单力薄的,要被你们欺负!”

  “别吵啦!”顾静茵一直紧盯着河面,不由娇叱:“宋师弟,他还不上来,不行,我得赶紧下去!”

  她罗袖一直被宋云歌扯着,挣不开。

  宋云歌摇头:“再等等!”

  “不能再等了!”顾静茵见挣不开他的手,挥剑便要斩断罗袖。

  张天放忙喝道:“顾师妹,别想不开!”

  顾静茵没好气的回道:“冯师兄在下面呢,你别管了,行吗!”

  张天放道:“冯晋在下面?干什么?”

  “练功呢。”顾静茵道。

  宋云歌摇摇头。

  看来冯师兄真的前途茫茫,碰上顾静茵这般女子,还真是……

  将来有的苦受!

  “冯晋躲在河水底下练功?这又是什么古怪?”张天放呵呵笑道:“躲在河下有什么用,他练的又不是无量海剑法!”

  “封了自己穴道,要突破境界。”顾静茵知道不该跟他说这些,可心中压力太大,惶急无助。

  张天放皱眉道:“谁想出来的这古怪法子?”

  顾静茵抿嘴不说话。

  张天放摇头:“真是急不择路,这不是找死嘛,……他封了穴道落水这么久,该不会已经死了吧?赶紧捞上来!”

  顾静茵看向宋云歌。

  宋云歌沉下脸,低垂眼帘,一言不发。

  张天放忙道:“小宋,你不赶紧的捞上来,冯晋淹死了怎么办?”

  “死便死罢。”宋云歌淡淡道:“不正遂了张什长你的意?”

  “你这是什么话!”张天放皱眉,不满的道:“我与冯晋虽不对付,却不至于想杀他。”

  “冯师兄不在,你不正好能得到顾师姐?”宋云歌淡淡说道。

  “你……”张天放没想到宋云歌这般直接。

  顾静茵跺脚焦急的说道:“你们能不能住嘴,冯师兄还在下面呢,宋师弟,你放开我!”

  宋云歌道:“再等一等!”

  顾静茵道:“不能再等了,已经太久了!”

  宋云歌沉下脸来,冷冷道:“顾师姐,我能害冯师兄吗?”

  顾静茵一怔,慢慢平静下来。

  她笃信宋云歌不会害冯晋。

  宋云歌暗松一口气。

  张天放淡淡道:“说你不会害冯晋,那可未必,人心难测!”

  宋云歌挥挥手:“张什长,你一直不走,是想看热闹吧?”

  “我只是关心冯晋。”张天放摇摇头道。

  他当然是要看热闹的,可不能跟顾静茵这么说,会降低她对自己的好感。

  “呜……”一阵狂风起,河面忽然涌起浪花,一个个漩涡出现。

  宋云歌皱眉。

  这是意外,河水起漩涡,下面暗流涌动,一定会影响冯晋。

  顾静茵踏前一步,紧张盯着河面。

  仍不见冯晋的影子。

  数个漩涡同时出现在巨石之下,恰是冯晋先前跳下去的位置。

  冯晋的身体忽然浮现,被漩涡卷着远去,随波而下。

  “冯师兄!”顾静茵顿时惊叫。

  冯晋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已经人事不省,说不定已然死去。

  她纵身落到河上,如蜻蜓点水,抱起冯晋飘落到巨石上。

  抱上之际便已经开始探其气息,浑身冰冷,已然没有了一点儿温度,甚至身体都变得僵硬。

  张天放上前便要探一下,却被宋云歌横手挡住。

  张天放缩手闪开,另一手探出,仍被宋云歌挡住。

  他恼怒的瞪宋云歌:“让开!”

  宋云歌轻按一掌,将张天放推出一丈多远,差点儿跌出巨石外。

  张天放断喝:“你放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