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从天上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什长

剑从天上来 萧舒 3495 2019.05.29 08:00

  “冯师兄……”顾静茵颤抖着掏出玉瓶倒出两颗雪白灵丹,便要塞进冯晋嘴里。

  可冯晋嘴唇已经僵住,动也不动。

  她将灵丹放进自己檀口,入嘴即化,然后俯身将灵丹液渡进冯晋嘴里。

  “顾师妹!”张天放大喝一声,心如刀绞。

  顾静茵却没理会,趴在冯晋身旁,直勾勾盯着冯晋青白脸庞。

  冯晋一动不动,毫无异样。

  她紧握着冯晋的手腕,拼命想往里渡气,可他身体如一块枯木,根本渡不进去气。

  他已经彻底死去了!

  即使有生生造化丹也救不活了!

  “冯师兄……,……是我害了你!”顾静茵紧握住他冰冷的手,喃喃说道,一句话说完便哽咽。

  自责好像一把尖刀在绞着她心口,让她痛苦得喘不过气,握着冯晋的玉手青筋贲起。

  她慢慢蜷起身体,缩成一团趴在冯晋胸口,听着他不再跳动的心。

  张天放顾不得嫉妒,忙道:“顾师妹,冯晋如何了?”

  顾静茵完全陷入自己的悲痛世界里,听不到外面说话,靠着冯晋怀里,脑海里回想的是一幕一幕往昔快乐时光。

  张天放见她如此,扭头看向宋云歌,迟疑道:“不会……不会是死了吧?”

  听到这个“死”字,顾静茵一下惊醒,陡然转过眼,瞪大明眸娇叱:“冯师兄不可能死!”

  张天放迟疑:“那他……”

  顾静茵大声道:“他只是睡过去了!”

  “我看他脸色不太对,恐怕……”张天放道。

  他身为天外天高手,与冯晋的距离足以听清呼吸与心跳,而此时,冯晋的呼吸与心跳都没了。

  他摇摇头叹道:“可惜了……,为了突破境界这么拼,也真够极端的!”

  “张师兄,请你离开!”顾静茵听到他如此说冯晋,顿时觉得他说不出的讨厌,不想再看到他。

  张天放道:“顾师妹,我这是实话实说,他这是自己作死,怨不得旁人,更怨不得你!”

  看到冯晋死去,他莫名的一松,觉得浑身轻快,心情莫名的愉悦。

  虽说还隐隐有一丝空荡荡,对手忽然死去,而且这般死法,让他觉得不真实。

  “都怨我!”顾静茵咬着牙,眼泪簌簌落下。

  宋云歌走过去,按上冯晋的胸口。

  顾静茵狠狠瞪着他。

  是自己害了冯师兄,也是宋云歌!

  宋云歌道:“放心吧,冯师兄死不了!”

  “哈哈!”张天放摇头大笑:“都这样了,还说死不了,小宋你也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真够强的!”

  他摇摇头:“看来你不仅脸皮厚呐,说谎的本事也够厉害的!”

  宋云歌按上冯晋心口,闭上了眼睛。

  片刻后,他两手慢慢上行,从心口到喉咙,再到眉心,再到百会,然后沿百会从后头翻下,把他侧翻过去。

  顾静茵看他如此郑重其事,没有阻止,反而盯着他看。

  张天放靠近,伸手去按宋云歌肩膀:“别装模作样了!”

  “拦住他!”宋云歌闭着眼睛道。

  顾静茵忙伸手挡住张天放。

  张天放无奈收手:“顾师妹,你怎听他的!……从前我看他还算忠厚,现在才知道就是个无耻的骗子!”

  “砰!”宋云歌右手捏鹤嘴状,轻轻一啄冯晋后背脊柱某一处,发出重锤击鼓声。

  这一击乃是魔门秘传的手法,名叫滴天髓,乃是这一套破境法门的根本所在。

  不会这滴天髓的手法,用这个办法就是找死,而有了滴天髓,就能死中求活,还阳复醒,从而化蚕为蝶。

  “噗!”冯晋忽然吐出一道血箭,霍的睁开眼,迸射出逼人精芒。

  张天放吓了一跳,后退一步。

  “冯师兄!”顾静茵扑进他怀里,一下把他压倒。

  冯晋搂紧她,露出笑容。

  他虽然一动不能动,近乎死去,却能清晰感觉到外面发生的一切,就像被困在冰块中的人。

  “砰砰砰砰……”冯晋身体内部开始闷响,眉心处迸出一道亮光直射天空。

  随即一道白虹落下,比朦胧月华更加明亮。

  白虹化为一道小剑插进他百会穴,然后眉心处的小剑开始旋转,花纹变得繁密。

  “哈哈哈哈……”冯晋大笑。

  顾静茵不好意思的松开手臂,从他怀里出来,站直了身子,红着玉脸整理散乱的鬓发。

  冯晋缓缓浮起,双脚稳稳站直,大笑道:“哈哈!终于突破啦!”

  “恭喜冯师兄。”宋云歌微笑。

  “哈哈……”冯晋用力拍拍宋云歌的肩膀,知道这一次全靠宋云歌。

  他又看向顾静茵,摇头笑道:“顾师妹,你耍得我好苦!”

  顾静茵巧笑嫣然:“都是宋师弟的主意!”

  宋云歌笑看向张天放:“张什长?”

  张天放神色复杂的看着冯晋。

  自己也是剑主巅峰,卡在这一关口很久了,所以与冯晋不分上下。

  可今天之后,两人的地位就不一样了,冯晋已然成了剑尊。

  天外天八境,一境比一境难。

  剑士成为剑主难,剑主成为剑尊更难,而剑尊成为便圣更是难如登天。

  天地间的天外天高手好像沙堆一样分布。

  一万个天外天高手中,可能剑士占了九千个,剑主占了九百个,剑尊占九十个,剑圣九个,剑侯一个,剑侯之上甚至占不了一个。

  从剑主到剑尊,可谓一步登了一天,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冯晋笑道:“张天放你是来看我热闹的,看我怎么死的,结果没想到我反而成了剑尊吧?”

  “好运气,佩服!”张天放抱拳,扭头对顾静茵道:“顾师妹,我先走一步。”

  顾静茵冷淡的颌首。

  通过今天这件事,她对张天放的人品有了疑虑,决定躲避着他。

  “哈哈……走走,今天不醒不归!”冯晋大笑,揽起顾静茵便走,扭头对宋云歌道:“云歌你去买酒,别买贵的!”

  宋云歌笑着点头。

  在这个时候,冯晋还是不想自己掏钱买酒,当真是小气。

  ——

  冯晋的什长府后花园,明月当空,花园的石桌旁坐着宋云歌与冯晋及顾静茵。

  “云歌,我现在总算是松一口气。”冯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哈哈笑道:“能够扬眉吐气了!”

  剑尊便是幢主一级,在什长之中已然是佼佼出群,是排得上号的。

  宋云歌笑着轻啜一口酒:“恭喜师兄了。”

  他知道冯晋的愿望就是早日成为剑尊,成为剑尊在大罗城才有自保之力。

  不成剑尊,在大罗城是很危险的。

  “唉……,多亏了你。”冯晋摇摇头。

  他知道宋云歌在自己后背点那一下极关键,好像一股清泉注入进来,一下浇到自己眉心里,瞬间悟到了苦悟而不得的快哉剑诀第一式。

  这绝不是寻常的手法,而是一门奇功。

  但他没有多问。

  宋云歌笑了笑:“师兄你狠不下心,我可没办法,关键还是你自己。”

  冯晋笑道:“可不准有下一次了,竟然串通了静茵,把我耍得团团转!”

  他看向坐在一旁斟酒的顾静茵。

  先前那分手可吓坏自己了,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

  顾静茵笑靥如花,哼道:“是他逼我,问我想不想让你进入剑尊,我开始还犹豫的,他再三相逼,我就只能答应了。”

  冯晋摇摇头:“真是胡闹,……云歌,你现在也是剑主了,有想到将来吗?”

  “看能不能做什长吧。”宋云歌道。

  冯晋端到半空的银杯停住,皱眉叹息:“难!……难!”

  剑主是什长的先决条件,还要什长有空位。

  朱雀卫的什长位子很难空出来,不像玄武卫那般凶险,朱雀卫的什长折损机率不大。

  即使有什长的空位,也轮不到云歌,很多剑主等了数年,立下了很多功劳。

  宋云歌毕竟入四灵卫时间尚短,没有足够的积累,功劳不够多。

  即使先杀魔主,再杀魔尊,功劳巨大,可毕竟只是两件功劳而已。

  其余剑主没立过这样的大功,可小功积累下来,还是远胜过他。

  宋云歌一饮而尽,轻轻叹息。

  什长的位子谁都想做,竞争激烈之极,没那么容易得到的。

  所有人都盯着,所以没办法徇私舞弊,六大宗弟子也无例外,按功计位。

  “不行的话,就去玄武卫吧。”宋云歌道。

  “别胡说!”冯晋脸色微变。

  顾静茵忙点头:“千万别有这想法,玄武卫可不能去!”

  玄武卫司职守城,且不说一天到晚站在墙头上风吹雨打日晒,论危险也是一等一的,甚至比白虎卫更危险。

  白虎卫是负责主动出城攻击,可酌情而动,形势不妙不去,唯有形势大好,敌寡我众才会出动。

  而玄武卫却不同,天魅来攻只能拿性命阻拦,一步也不能退。

  四灵卫中,玄武卫的折损率是最高的。

  像奇才如梅莹,朱雀卫没位子,也只敢去白虎卫做什长,而不敢去玄武卫。

  卓小婉甚至根本没去别的卫,身为剑尊还只是寻常的卫士,没能当官。

  宋云歌道:“我不想在这里枯等,朱雀卫的功劳可没那么好得。”

  “你不一样啊。”冯晋道。

  宋云歌知道他指的是望气术,摇头道:“也很难,……暂且走一步算一步吧。”

  “也好,不能急于求成,顺势而为最好。”冯晋现在是心满意足,不再执着于立功,只想守成。

  成为剑尊之后,只要稳打稳扎,慢慢的磨砺,终究能达到剑圣。

  他对于自身资质有清晰的认知,不奢望更高,愿望就是成为剑圣。

  ——

  清晨时分,一轮红日喷薄万道金光。

  “砰!”梅睿推开院门,气冲冲的进了院子,看到梅莹正在拿着剑慢慢划动,气哼哼的道:“小妹,你为何要帮宋云歌立功?”

  梅莹无奈的摇摇头,收剑归鞘,来到旁边的小亭里坐下来,用雪帕轻拭光洁额头:“哪来这么大的火气,大哥,坐下说话。”

  “你不帮我出气便罢了,怎帮起他来啦!”梅睿气哼哼的道。

  “因为他成了剑主,”梅莹抿嘴笑道:“大哥觉得打不过他,报仇无望啦?”

  “要不是你帮忙,他怎能成为剑主?!”梅睿忿忿不平。

  “不管我帮不帮他,他都能成为剑主,甚至剑尊剑圣,总之大哥,别跟他较劲了!”

  “难道我两百万两银子白输啦?!”梅睿不满的道:“小妹,你的胳膊肘可不能往外拐啊!”

  他很不理解小妹的想法,明明是对手,怎么偏偏帮上忙了!

  “笃笃”传来敲门声,陆峥在外面说道:“什长,宋云歌送来了一匣东西,要我亲自交给什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