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从天上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 明希

剑从天上来 萧舒 2141 2019.06.20 08:00

  据说世间诸多天外天心法皆是天外所传,非是这一世界的人所创,非是凡人之智可及。

  每一个境界的剑法,都将这一境界的力量发挥到极致,精妙绝伦,已臻圆满。

  再惊才绝艳之人,要做的也不是另出机杼,而是将根本心法练至圆满,以达更高境界。

  宋师兄再悟剑法,显然是接受了自己毕生无法超越境界的现实。

  她心下微酸,感慨世事无常,命运莫测。

  谁能想到宋师兄厚积薄发,一飞冲天之际,竟然受此挫折,如苍鹰折翼。

  换成自己,也无法抑住悲愤与煎熬。

  “试一试!”宋云歌轻笑,双眼放光。

  两人飘飘进入峡谷。

  此乃一线天,峡谷两侧石壁相距四五米,两辆马车需得小心翼翼才能擦肩而过。

  因为阳光无法照进来,石壁布满了厚厚的青苔,散发着独特的气息。

  抬头看,石壁高有百米,仿佛正在慢慢倾压下来,给人莫大的压力。

  两人飘入峡谷百米远,便看到前方站了一个中年男子,身穿黑衣,面目枯槁。

  宋云歌扫一眼:“竟不是魔门!”

  卓小婉玉脸沉肃,眼波灼灼。

  她如坠冰窖。

  这是强烈的危险直觉凝成的寒意,这面容枯槁的中年男子极危险!

  这中年男子竟然能瞒过自己的灵觉,明明进入峡谷之前并没有如此强烈危险感。

  直到近前,这种危险感才真正出现,显然是用了某种秘术,而且还更强自己两层境界。

  这中年男子应该是剑侯!

  想到这里,她心下绝望,扭头看向宋云歌。

  恐怕两人今天难以幸免于难!

  她极理性,很少感情用事,所以能够清晰的判断出来结局。

  自己逾两层境界,可以窥得剑侯的元力,可仅仅是半步剑侯。

  半步剑侯与剑侯是天地之别,没有天剑。

  宋师兄现在已经无法跨越境界,硬生生停在剑尊的境界。

  他恐怕一招也接不住!

  宋云歌打量一眼:“你杀了咱们两个,就不怕给你们宗门惹下大祸?”

  面容枯槁的中年一动不动,好像一座雕像,唯有一双眼睛锐利逼人。

  宋云歌叹道:“现在你退下还不晚,咱们当作什么也不知道。”

  中年男子仍旧一动不动。

  宋云歌眉心处流转着钻石般的小剑,缓缓道:“你是莫云凡的什么人?”

  枯槁中年目光陡然锐利。

  宋云歌道:“是莫云凡的长辈,或者是亲人?……莫云凡是青鹿崖的,那你便是青鹿崖的长老喽,蒙青鹿崖的长老亲自出手,还真是荣幸之至!”

  卓小婉明眸剧烈闪动两下。

  没想到竟然是青鹿崖的高手来刺杀自己与宋师兄,难道青鹿崖不怕报复?

  敢杀六大宗的弟子,面临的报复绝对是疯狂与可怕的。

  自己二人被杀,能想象得到天岳山会如何的震怒,一定会不顾一切的追杀到凶手,疯狂的报复。

  不管是魔门还是其余宗门,都难逃这疯狂报复。

  这般做法很疯狂很不可思议,毫无理性,代价太大,却正是六大宗的行事之法。

  正因为如此,六大宗弟子才会如此有向心力,视宗门为家,忠心耿耿。

  宋云歌叹一口气:“看来你是莫云凡的父亲了?”

  “莫云凡好像没有父亲吧?”卓小婉道。

  宋云歌看向她。

  卓小婉轻颌首,肯定的道:“莫云凡没父亲。”

  “唔,那便是师父。”宋云歌打量着枯槁中年,摇摇头:“如果是师父的话,那不该如此,没有必要,因为一个莫云凡而让整个青鹿崖赔葬。”

  他忽然一抚掌:“知道了,原来是莫云凡的母亲!……怪不得!”

  这中年男子面容枯槁,显然是戴着面具,但他越看越觉得像是女子。

  卓小婉蹙眉:“难道是方前辈?”

  宋云歌扭头看她。

  卓小婉道:“据说莫云凡是方明希前辈之子,原来是真的!”

  她不喜与人相处,喜欢研究天下各宗各派的武学与宗内各种知名之辈。

  通过这些宗门的行事与各人的行事,从中窥得人心,磨砺心镜。

  她隐约听到传闻,莫云凡是方明希的私生子,而方明希年轻时也是青鹿崖的翘楚,在中土武林的名气不小。

  她后来忽然失踪数年之久,音讯全无,再出现时,是抱着一个孩子回山。

  谁也不知道这孩子到底是她的,还是她收养的,而这个孩子便是莫云凡。

  莫云凡从小便展示出非凡的资质,是一个顶尖的天才,年纪轻轻便进入四灵卫,成为四灵卫最有权势的青龙卫。

  只可惜最终还是殒落。

  难道他真是宋师兄所杀?

  “那你找错人了。”宋云歌摇摇头:“不是我杀的莫云凡。”

  “是你。”枯槁中年声音干涩,缓缓说道:“云凡便是你杀的。”

  宋云歌叹一口气:“为何所有人都笃定,是我杀的莫云凡?我为何要杀他?”

  “是啊,云凡那般的乖巧,那般善良,为何有人忍心下杀手?!”枯槁中年慢慢说道:“如此恶毒之人,不该存于世间!”

  宋云歌道:“方前辈,那你找真正的凶手啊!”

  “不必狡辩了,即使不是你杀的,凭你辱云凡,便是该死!”枯槁中年幽幽说道,声音变成了圆润动听的女声。

  宋云歌叹一口气:“这是何苦?”

  “不管是不是你杀的,你都要死!”方明希缓缓道:“受死罢。”

  “方前辈,难道你不怕咱们天岳的报复?”宋云歌淡淡说道:“到时候死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你们整个青鹿崖恐怕剩不了多少人!”

  “青鹿崖……”方明希忽然发出一声冷笑。

  笑声中夹杂着讽刺与不屑。

  宋云歌叹一口气,摇摇头看向卓小婉:“师妹,待会儿你先走。”

  卓小婉轻蹙黛眉。

  宋云歌道:“她既然不怕青鹿崖被灭,那便不会杀你灭口,你不必动手。”

  “师兄!”卓小婉蹙眉轻叱。

  宋云歌摆摆手:“咱们两个都不是她对手,与其做对同命鸳鸯,不如保全一个,至少省掉咱们天岳调查凶手的时间,尽早替我报仇!”

  他原本是蠢蠢欲动,想要一试那一招剑法的威力,可看到这方明希的修为之后便知道今天无法幸免。

  两世为人,他现在对死没有那么大的恐惧,仍能保持冷静。

  这方明希委实古怪,竟然能够瞒得过自己的灵觉,没能预测到她的凶险。

  否则,他是断然不会自投罗网,跑到她跟前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