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从天上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幽冥

剑从天上来 萧舒 4216 2019.05.27 20:00

  宋云歌看到她们紧咬红唇,眸子满是不甘。

  她们这一刻的心情近乎相同。

  眼看着宋云歌被吞噬,脸色苍白、头发霜白,一步一步衰弱一步一步走向死亡,却无能为力,一切努力都是徒劳,这让一向顺风顺水的她们无法接受。

  宋云歌暗叹一口气,咬了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

  一直不想施展不想修炼的天魅奇功终究还是要用到,时也命也,形势逼人!

  他脑海里迅速观想一尊黑色佛像。

  佛像双手结印,微阖眼帘,神情悲悯,踩在一片跪伏的森森白骨之上,紫色袈裟似乎在随风轻拂。

  他心中涌起悲悯与冰冷相夹杂的一股微妙情绪与意境,左掌轻飘飘的搭上青袍老者左胸口。

  这一丝微妙意境是周九幽杀了一千九百九十九人之后所悟到的。

  这也是他一直抗拒施展的缘故之一,此功太过残酷血腥,不应出现在人世间。

  青袍老者飘身躲避之际,瞥一眼宋云歌的左手,嘴角微翘露出哂笑。

  他现在只想消耗两女精气神,认定她们施展过透支潜力秘术之后坚持不了太久。

  他嘴角一直翘着,满心欢喜。

  是多年夙愿终于要达成的欣喜、满足与急不可待。

  她们将很快落到自己手掌心!

  有了她们两个,自己不仅能完成偷天换日神功,避开大罗城及六大宗的追杀,还能更进一步真正踏入魔圣!

  踏入魔圣,天下之大尽可纵横来去,无人能挡!

  想到这里,不由更欢乐,忽然心口一疼,怔然低头,发现宋云歌左手已经插进自己胸口。

  他骤然间没反应过来,觉得疑惑,随即勃然大怒,陷入狂暴状态,又是这小子!

  便要催动最强力量诛杀,不再留着他一丝的精血,要直接吸光,化为白骨!

  可他忽然一软,有心无力,发现自己心脏已然破碎,却是被这小子捏碎了!

  怎么可能,自己有护心镜的,怎么可能被无声无息的捏碎了心脏?!

  更何况即使碎了心脏,自己有大魔天祭元术,也能迅速恢复,为何现在竟恢复不了?

  心脏处被无形力量不断的粉碎着,将所有凝聚过去的力量都搅碎。

  他无力的松开宋云歌百会穴。

  “砰!”宋云歌跌落地上。

  “嗤嗤!”两道轻啸,两柄剑分别插进老者的眉心与喉咙。

  卓小婉与梅莹拔出剑,不理会脸上凝固惊愕的青袍老者,飘到到宋云歌身边。

  她们欣喜而担忧的盯着宋云歌,看他还睁着眼,长舒一口气。

  “砰!”青袍老者在她们身后缓缓倒地,气绝而亡。

  “宋师兄?!”卓小婉轻唤。

  看宋云歌左手鲜血淋漓,递上雪帕。

  宋云歌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倒出四颗延寿丹与一颗生生造化丹吞下去,再接过雪帕轻轻拭手。

  两女明眸清光在他霜白头发上转了转,没有多问,只是欣喜而庆幸。

  这一战太险,魔尊的危险超乎她们想象。

  “卓师妹,咱们剑尊有这么强吗?”梅莹轻轻一抖剑,抖去血迹,再拿出一块雪帕慢慢的、仔细的擦拭,不放过一丝血迹。

  “应该没有。”卓小婉摇头,拿出另一块雪帕拭自己的剑,慢慢归入鞘内。

  她们即使刚踏入剑尊,可因为天资绝世,所以一般的剑尊都不是她们对手。

  如果不是宋云歌诡异的手段忽然杀了他,最终她们不但救不了宋云歌,还要狼狈逃命。

  宋云歌闭上眼睛,万魂炼神符运转,猛的一扯,青袍老者眉心处一团白光被扯进来。

  他脸上不由挂上笑容。

  总算不负自己这般拼命这般算计,终究还是吞噬了这一个魔尊的魂魄!

  卓小婉低头打量宋云歌,看他头发在迅速的恢复黑亮,低声问道:“宋师兄,你精血亏了不少,不要紧吧?”

  “无妨,我壮得很,不差这点儿精血!”宋云歌道。

  “真不要紧?”卓小婉紧盯着他。

  宋云歌右手撑起自己,摇摇晃晃站起来:“我好很得!”

  “厉害呀宋云歌!”梅莹还剑归鞘,拍拍莹白的小手,不服气却又赞叹的道:“竟然杀了魔尊!”

  “咳咳,”宋云歌矜持的轻咳两声:“侥幸侥幸!”

  他虽说着侥幸,脸上的矜持笑容却掩饰不住,看得梅莹牙根发痒。

  宋云歌确实觉得自己够厉害,竟然杀掉了一个魔尊。

  不由的悠然思忖,看来万魂炼神符比自己想象的更强横,就看怎么利用。

  “哼哼,怕不是侥幸罢!”梅莹斜睨着他,上下打量,仿佛要把他看透。

  卓小婉也明眸清光流转,想看透宋云歌。

  宋云歌摆摆手,收起矜持笑容,心下发虚。

  大魔天祭元术虽不算禁忌,可毕竟出自魔门,与魔门沾上关系总是不妥。

  而幽冥神爪更是大忌。

  幽冥神爪乃天魅绝学,虽说不必天魅诸宗的根本心法催动,但勾动幽冥之力,是需要杀很多人方能领悟其意境,才能练成的。

  这算是邪功中的邪功了!

  他刚才是被逼无奈,生死之际也顾不得掩饰,现在却希望她们没看出来。

  “如果我没看错,刚才那是幽冥血爪吧?”梅莹似笑非笑看着他:“真是厉害,天魅的奇学你竟然能练得,宋云歌,……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忽然一声娇喝,吓了宋云歌一跳。

  他将已然血红的手帕塞进自己袖中,轻轻掸了掸朱袍,慢条斯理的道:“梅姑娘好眼光,确实是幽冥神爪。”

  他尽管没取出青袍老者的心脏,在胸腔内捏碎,但也没指望能瞒得过她们眼睛。

  天下间能破开护心镜而取出心脏的也就幽冥神爪。

  “幽冥血爪!”梅莹哼道。

  “好吧,血爪。”宋云歌知道中土武林称幽冥神爪为幽冥血爪,以示其血腥邪恶。

  “你是如何练成这个的?”梅莹紧绷玉脸,冷冷道:“杀了多少人?!”

  宋云歌道:“如果我说这是因缘巧合所成,梅姑娘你一定不信罢。”

  “你说呢!”梅莹冷笑,她蹙眉盯着宋云歌看了看,扭头看向卓小婉:“卓小婉,他不会是天魅的奸细吧?”

  卓小婉摇头:“不可能。”

  这个罪名太大,一旦被人怀疑,一番审查下来,不死也要扒一层皮。

  “那他怎能会的幽冥血爪?!”梅莹哼道:“不会说是得了秘笈,一学就会吧?”

  宋云歌道:“不瞒梅姑娘你说,确实如此!……我是从那个被我杀的魔主身上得来的秘笈。”

  “哈,一看秘笈就会,你还是一个奇才喽!”梅莹撇撇红唇。

  宋云歌道:“修炼天岳山剑法可能差了一点儿,修炼别的嘛,就未必了!……梅姑娘,天魅的奸细反而不会去练天魅武学。”

  “那可未必。”梅莹撇嘴。

  宋云歌看向卓小婉:“师妹,不如咱们把她杀了灭口吧,省得找我的麻烦。”

  “甚好。”卓小婉轻颌首。

  梅莹顿时身体紧绷。

  “哈哈……”宋云歌指着她哈哈大笑。

  梅莹顿知他是开玩笑,狠狠瞪他一眼,又瞪向卓小婉,没想到卓小婉也会开玩笑。

  卓小婉道:“梅姑娘,别胡思乱想了。”

  梅莹一指宋云歌的头发,哼道:“卓小婉,别说你没看到,他还练成了大魔天祭元术吧?”

  宋云歌无奈摇头。

  她们都是聪明过人之辈,还真是瞒不过,一看便猜到了。

  “还是从那魔主身上学来的。”

  “大魔天祭元术也有秘笈?”

  “是。”

  “哈,你还真是奇才,佩服佩服!”梅莹一脸的嘲讽。

  一下练成幽冥血爪,又练成大魔天祭元术,还踏入了剑主境界。

  他杀魔主也不过是两三天时间而已,怎么可能一下就练成?

  “我也很惊奇自己一练便会,可能就跟卓师妹与梅姑娘你们练本宗剑法一样吧。”宋云歌摸了摸修长入鬓的剑眉,露出自傲之色。

  梅莹斜睨他,一幅鬼才相信的神色,总觉得这个宋云歌有古怪,不太对劲。

  “在这里!”忽然一声大喊传来。

  树梢上飘掠来数人,纷纷落下来,形成一圈,把宋云歌三人围在当中。

  宋云歌扫一眼,一共十二人,都是朱雀卫,个个双眼放光,神情振奋。

  “死了!”不远处有人喊道。

  众人“呼”一下围过去,把青袍老者的尸首当成稀世珍宝一般的打量,不时的翻来覆去,看他身上的伤口。

  “这一剑,这一剑,还有这一拳,这一剑的位置不紧要,不是致命伤。”一个圆脸青年兴奋的扒拉着青袍老者的尸首,指着三处伤势滔滔不绝的道:“这可是魔尊,竟然能刺中,剑法当真强绝!”

  他们不由的看向卓小婉与梅莹。

  梅莹哼一声道:“行啦,别胡说了,这魔头可不是咱……”

  宋云歌打断她的话,扬声道:“魔尊已死,功劳已经定下,没诸位什么事了!”

  众人顿时不满的瞪过来,嫌他扫兴。

  “宋云歌,你一个小小的剑士,有你说话的份嘛!”这时远处飘来四道人影,为首的正是梅睿。

  宋云歌轻笑一声。

  梅莹无奈的看向飘飘落下、折扇轻摇、做风流潇洒状的梅睿。

  梅睿抱拳对卓小婉一礼:“卓姑娘,有礼了!”

  卓小婉轻颌首。

  宋云歌道:“梅睿,你也要来蹭功劳?”

  “笑话!”梅睿发出冷笑:“我不像你,一个小小剑士非要厚着脸皮赖在两位剑主身后蹭功劳!”

  宋云歌道:“梅睿,你弄错了,卓师妹与梅姑娘都是剑尊了。”

  “哦——?”梅睿顿时大喜过望:“小妹,你成剑尊啦?!”

  梅莹无奈的点头。

  梅睿却没看清楚她的眼色,哈哈大笑,折扇猛的收起,用力拍打着掌心:“好好好!果然不愧是奇才,这就成剑尊啦,哈哈!哈哈哈哈……”

  他看到宋云歌的笑脸,猛的一收笑容,折扇一指宋云歌:“一个小剑士竟然蹭两位剑尊的功劳,脸皮之厚当真是骇人听闻!”

  宋云歌失笑道:“梅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已经是剑主了!”

  “嗯——?”梅睿脸色一变,看向梅莹。

  梅莹无奈的点点头:“确实是剑主了,大哥,此事有些复杂,稍后再跟你解释。”

  梅睿看她在使眼色,便知趣的闭上嘴,目光掠过了宋云歌,看向了远处竖着耳朵的众人,轻咳一声道:“既然如此,那便恭喜了,小妹,卓姑娘,杀了魔尊可是一件大功。”

  梅莹轻颌首,露出笑容。

  虽然这老家伙不是自己杀的,但也差不多,没有自己与卓小婉牵制,宋云歌早就化为骷髅死透了。

  她们都用罗袖掩住胳膊的异状,免得吓坏旁人,这一战是生平最凶险的一战,至今想来仍惊心动魄,不由的看向一脸笑容,却没有扬名立万心思的宋云歌。

  他到底是什么想法?

  以一介剑士之身杀魔尊并跨进剑主境界,足以一鸣惊人,名动大罗城,一洗他往日孱弱的形象。

  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放过这机会吧?

  名望对于武林高手而言极重要,是无形而强大的力量,名望高便会有诸多便利,会得到更多的资源,他怎放弃了?

  “多谢二位姑娘的救命之恩。”宋云歌抱拳郑重道谢。

  他这是实心实意,即使与自己不对付的梅莹也毫无私心,全心全意的拼命救自己。

  卓小婉微笑不语。

  梅莹大咧咧的点头接受。

  两女都没有破坏他的计划,既然他要藏拙,那便由得他藏。

  “真是胡闹!”忽然一声断喝,一个高瘦中年与一个中年美貌妇人出现。

  “师叔。”宋云歌与卓小婉及梅莹同时抱拳。

  周围朱雀卫们噤若寒蝉。

  高瘦中年身形修长,一袭青衫磊磊落落,腰间系着一个酒葫芦,俊逸的脸庞满是沉思,眉宇间落寞孤寂。

  中年美貌妇人却是娇小玲珑,杏眼桃腮,又美又媚,与高瘦中年站在一起很般配。

  高瘦中年是天岳别院的传剑长老辛不离,而女子则是无量别院的传剑长老梅英华,乃梅莹的姑姑。

  辛不离皱眉头扫一眼场中。

  既然他们已经杀了魔尊,便是立了大功,也没什么可说的,无外乎责备他们贪心罢了。

  “走罢。”辛不离袖子一甩,无形力量托起卓小婉与宋云歌,化为一道影子消失在远处。

  梅英华则卷起梅莹,两人消失无踪。

  他们一离开,诸朱雀卫们纷纷凑到青袍老者身边,再次研究起他的尸首。

  这可是魔尊的尸首,数年难得一见,有这机会岂能放过。

  也有的议论宋云歌,羡慕其运气逆天,竟然跟卓小婉与梅莹身边蹭到一件奇功。

  那可是卓小婉与梅莹啊,眼高于顶,他宋云歌何德何能,能跟在她们身后!

  羡慕嫉妒恨在涌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