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踏雪玉摧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甘苦自知

踏雪玉摧红 敲敲木鱼酒郡王爷 1727 2017.09.14 00:50

  张三今天和马班头斗了一把心计,败阵之后自认倒霉,他正缩在一堆叫花子从中沮丧。

  金木柯带了几个花子抬着几个带着刺鼻异味的藤筐去了又回。

  张三掩鼻闪开一边,道,“到时间了,咱们就撤吧。”

  金木柯朝他嘘一声,自己直奔花湘忆的身边,笑道,“姐姐们的遭遇,丐帮甚为同情。”

  女子嗅觉本来格外灵敏,花湘忆掩鼻道,“你们踩到大便了?”

  金木柯呵呵笑道,“堵着应天府衙讨说法,花姐姐这次应该是头一遭吧?”

  花湘忆迟疑道,“你……怎么知道的?”

  金木柯道,“扯皮闹事那可是咱们花子们的强项,讲到专业的搞法,不过是一哭二闹三掷物!”

  花湘忆道,“掷什么东西?拿板砖拍吗?”

  “千万别!真拿块板砖掷出去,不小心砸死了应天府捕快,那可是要偿命的。”金木柯叱一声,道,“不对着府衙掷上几筐萝卜青菜臭鸡蛋什么的,就不能算是一场完美的游行。”

  花湘忆眉头一皱,道,“那些玩意太……难得了吧?”

  金木柯阴笑道,“我这倒是有几筐,只是……运来的路途之上,小的们颇费了一番气力。”

  花湘忆何等心智,一听此话,便知道这金木柯是在讨要赏钱,她先起身掩鼻检验。

  金木柯抬来的几个筐子,筐子里面装满了一堆花子们不知从何处搜罗来的空心萝卜,烂菜叶。

  臭蛋之味熏得花湘忆直抹眼泪,她信手从怀中摸出几张银票,道,“好,赏了!”

  不待金木柯道谢,花湘忆抓起两个臭蛋,向马班头迎面砸去,口中先喝道,“接招!”

  烟花女子正处年盛,正是好事之辈,既然花湘忆出了招,姐妹们有样学样地抢些萝卜菜叶,对着捕快们的队列中一通乱掷。

  捕快们的反应其实不慢,实在架不住这群娘们人多,于是,应天府衙之前,菜叶飞舞,当时恶臭满天……

  麻五用袖子抹开马班头头顶的两个臭蛋壳,叫道,“马爷,我现在就去杀了金木柯那厮,给您老人家报仇!”

  马班头揉揉不知被何人用萝卜砸青的右眼,叹道,“吩咐兄弟们,大家今日一定要忍,咱千万不能给老爷惹出什么民变,事后……马爷我必有重赏!”

  麻五指挥之下,众捕快挽肩站作一排,坦然面对烟花女子掷过的秽物。

  张三心中坦荡,瞅见此种情形,越来越觉得不是滋味,拉过金木柯,道,“撤!”

  金木柯笑道,“还有十几筐秽物己在路上,足够这些娘们掷完前院再掷后院。”

  府衙后院,那可是燕知府住家的府邸!

  张三道,“我是不陪你们胡闹了,金舵主若还想要结算今日站阵的工钱,就来赛狗场寻我!”

  他自己足下生风走得飞快。

  金木柯帶着花子们远远起了半天哄,又将搜罗来的十余筐秽物卖与花湘忆,这才得意收兵。

  ……

  悦来客栈经了金木柯这么一闹,中午的饭市再不出奇,

  趁着空闲,大堂中把守的路一闯找了跑堂儿陪着抓棋,符海尘在一隅闭目养神。

  钱得乐满脸堆笑地走到符海尘的近前。

  以他脚步之轻灵,仍然被符海尘当时察觉。

  符海尘实在是打心底怕了这个钱疯子,他单手一扶刀柄,沉声道,“老钱!”

  钱得乐小眼一眯,笑道,“小符呀,坐得辛苦不,要不,你先去楼上寻间上房,先眯上他半个时辰?”

  符海尘小心道,“你……又要耍什么新花样?”

  钱得乐皮笑肉不笑地单手探入怀中。

  符海尘见之,急忙一触机簧,腰中弯刀刀出半鞘。

  钱得乐掏出的却是皱巴巴一张银票,语气轻柔道,“前阵子兹扰了你符少,老钱心甚不安,这里有五十两银票,权当老哥哥我向你赔礼,要不,符少先拿去买糖吃。”

  钱得乐平日贪财吝啬到了极改,在望江楼做生意时,管他生客熟客,三五钱银子的小帐,他也不会给对方半点折扣。

  如今,钱得乐能一次出手赏人白银五十两,可以算得上是盘古开天以来头一遭。

  符海尘盯着那张银票心头直发怵。

  钱得乐将银票硬塞入符海尘的手中,笑道,“拿去先花着,不够就跟哥哥讲,我有!”

  符海尘俊脸上一苦,道,“老钱,你……还是有事说事吧。”

  钱得乐道,“看看,都是老钱的错呀,弄得符少你……还是始终与我见外了。”

  符海尘只能一脸茫然之色。

  钱得乐左右瞅瞅没有外人,这才小声道,“老哥哥我当初,也是手气太紧了,所以眼皮子浅,才因为了一窖子白酒,跟符少翻了脸。”

  符海尘面露惭愧之色。

  钱得乐嘻嘻笑道,“如今我执掌悦来客栈金陵五店,算是苦尽甘来。”

  符海尘小心陪笑点点头。

  钱得乐喃喃自语道,“做掌柜的虽然也还实惠,可这……怎比得梨花白酒地区代理来得滋润,老钱如今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梨花白酒南京地区的总代理!”

  悦来客栈的分店遍布天下,梨花白酒乃是悦来客栈唯一专用酒。

  悦来客栈光是在南京地域內的分店就不止百家,各店内宾似云来,每年消耗的梨花白酒数量之巨,数量让人不敢想象,这种优越的专卖制度,自然能让钱得乐从中赚得心花怒放。

  符海尘想清楚其中的原理,这才心房落定。

  钱得乐挤眉笑道,“今晚有空吗,老哥我带你秦淮河边去乐一乐?”

  符海尘这才笑道,“只怕没空。”

  这时,一群锦衣华服之人推门而入。

  当头一个人细眼稀须,好在他身壮面白,他未语先笑道,“谁说没空?!”?

  钱得乐见他气宇轩昂又谈话和气,不由心生好感,上前还了一礼,道,“未请教,这位公子的名号……?”

  那白胖公子笑道,“在下祝允明,相熟的,便唤我一声祝枝山也可。”

  钱得乐听了暗暗一惊,知道面前这位白胖公子为人虽然低调随和,却因为他擅诗文,工书法,其人名动海内,他正是与唐寅、文徵明、徐祯卿等人并称“吴中四才子”的祝枝山!

  钱得乐尊重有识之士,拱手柔声道,“祝先生,您……有什么指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