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玄学侦探事务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拉米的日记

玄学侦探事务所 中年咸鱼 2192 2019.04.10 11:00

  保罗·帕尔塞特拘押时限结束前,倒计时两小时二十分钟。

  警队再次询问了百兰购买饮料的过程,结果并不理想,她在购买完饮料和蛋糕后就直接回家了,路上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没乘车、没和陌生人撞倒、也没让购物袋离开过自己的手。

  一条线索中断了,但另一条却凸显出来。

  拉米到底是在哪感染的寄生虫?

  根据他的下班时间和到家时间推算,拉米没在路上耽搁,下班就直接回家了,那么他受到感染的地方也就愈发明确。

  不列颠德尔全资医院,拉米生前打工的地方,也是他死前唯一去过的地方。

  保罗•帕尔塞特拘押时限结束前,倒计时两小时。

  孟卜警长这个时候是无法离开警局的,给白雅娜高级探员签了张搜查令,就让他带着警队的特别顾问兼拉米的生前好友王珏开车警车去了医院。

  “之前我们搜查过保罗·帕尔塞特的办公室,但在之前他就已经向医院提出了辞职,准备今晚就成飞机回英伦。办公室已经被打扫的非常干净了,里面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白雅娜探员这话一方面是在对王珏说,另一方面是对自己说的,为的是加强自己的信心,他害怕再次一无所获,让保罗逍遥法外。

  “之前调查医院的时候没想过查一下拉米的衣柜吗?”王珏不能装作没听见,车上也没有第三个人。

  “没有······那时候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拉米的家里或者他妹妹购买饮料的便利店,从医院到家里,间隔的时间太长了,完全没有人考虑这个可能······”

  王珏点了支烟,让灼热的烟气流过肺部,再缓缓的吐出,眼神望着窗外,越来越锐利。

  ······

  到了医院,白雅娜探员需要先找医院的医政科进行沟通,就留了王珏一个人在大厅等待。

  大厅里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形色匆匆面带苦闷,虽然王珏的母亲和继父都在这里工作,但王珏还是不太愿意来医院的,他觉得这里殃气太重。

  所谓殃气就是人死前呼出的最后一口气,这口气会长时间的留存在人死前的地方,如果是医院这种地方,死的人多了殃气就会重,活人沾染到这种混杂着不甘、痛苦、怨念的殃气就会丢失运气,所以有个形容遇到坏事的词叫遭殃。

  ······

  “哟~这不是我亲爱的哥哥么~怎吗,没零花钱啦,要不要我资助你一点点呢?”

  一声清脆的叫嚷打断了王珏的思绪,回过头一个穿着校服的混血小女孩站在自己身后,她身量不高,也就一米五左右,亚麻色的头发蓬松的散在脑后,面容既有东方人的细腻又有西方人的立体,咋一看有点赫敏•格兰杰的感觉,长大后会是个美人。

  彻丽•安帕森(Cherry),王珏同母异父的妹妹,因为名字是“车厘子”的关系,所以被安帕森家的长女布兰切(Blanche)昵称为“小樱桃”。

  这个父母眼里的可爱小樱桃,在王珏眼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麻烦。

  “你逃课了。”不回应她的任何问题,转而直接对她进行语言压制是王珏这些年用血泪总结出的教训。

  “才没有!今天是模拟联考好吧!倒是你,怎么没穿校服,哦~是你逃课了!”精明脸.JPG

  “你是来找妈妈的还是找安帕森叔叔的?”王珏打出一张闪卡苟过了这个回合。

  “有区别吗?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彻丽打出反弹卡。

  啧~长大了,不好骗啊,真还念以前用开心果壳装贝壳骗她零花钱的日子啊。

  “我现在是警队的特事顾问,在帮着警队调查一起案子。”

  “被人调查吗?”

  啊西八,你要不是我妹妹,我现在就一个“拉稀咒”放到你身上。

  还好白雅娜探员带着一个行政医生及时解救了王珏。

  “好了,你快去吧,我这里有正事要做的。”

  看到王珏真的有事情要配合警员,彻丽忍不住嘱咐他“你,你自己小心呢,帮着调查就好了,有什么危险的事情让这个警察往前冲就好,要是不小心受伤了,可别指望我能照顾你,哼!”

  “······”白雅娜探员。

  ······

  王珏和彻丽在医院大厅分别,一行人准备开始搜查男护士的更衣室。

  医政科的人用备用钥匙打开拉米的更衣箱,箱子里挂了两件拉米的护士服,底下放了一些洗漱用品和一个黑色的笔记本。

  翻开笔记本,里面的内容让王珏鼻子发酸。

  「······5月30日,领到了第一个月的薪水,虽然杂务护士的薪水不高,但我依然非常开心,晚上买个盆子蛋糕奖励百兰,最近睡得晚,为了能让我多睡点,都是她帮忙做早饭的······」

  「7月12日,派请客吃了麦当劳,这是这个月的第二次,认识后的第十一次,以后我会回请他二十二次。」

  「······」

  「阿珏帮我偿还了父亲的高利贷,花了10万铢,等服完兵役回来,要努力赚钱,还给他一百万。」这是最后有记录的一页。

  几滴眼泪落下,在笔记上润湿成几个水点儿,王珏想用手去擦,又怕模糊了拉米的字迹······

  “王珏先生,这个是从死者的护士装口袋里翻出来的,或许这就是线索。”白雅娜探员带着塑料手套的手上拿着一个褶皱的包装纸。

  王珏带上手套接过包装纸,轻轻的展开包装纸,他看到包装纸上写着“Hotel Chocolat”,旁边的注解说明也都是英文,内里还有一点巧克力的残屑。

  “是的,拉米不会买这种巧克力的,而且也买不到,这是个英伦本土品牌。”

  “一个英伦人给了他这块巧克力,如果能在上面有所发现的话,我们就能起诉保罗了!”白雅娜探员激动的说道:“我们马上回警队,把它送到检验科!”

  ······

  保罗·帕尔塞特拘押时限结束前,倒计时一小时。

  巧克力包装纸被送到了检验科检验,但检验需要时间。

  一个关键性证物的取得,让警队上下对破案重新充满了期望,每个人都在做最后的等待,每个人都忙着搜集可能的线索,哪怕真的没有发现也要做出自己很忙的样子。

  警局里蔓延着一种浮躁的气息,警员们都知道,自己未来是会洗刷耻辱接受奖励,还是作为反面教材被其它警局吊起来花式抽打,看的就是这最后一个小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