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蛊事风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巫岭迷踪(中)

蛊事风云 漠刀客 3081 2019.02.12 01:50

  门开了一条缝,一双混浊的眼睛从黑暗中露了出来,皮肤褶皱,带着缠头的一个老太太出现在我们面前。大门处没有灯,那老太太的身子看起来不太好,非常瘦小,甚至还有点驼背。

  李阳赶紧用当地方言沟通了一下,那老太太不住的点头,转身让我们跟她进去。

  我轻轻的捅了一下霍卡,努了努嘴,意思让霍卡借着二妞感觉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我觉得这老太太有点奇怪,这么大的房子,一点声音都没有,难道只住了她一个人。

  霍卡轻轻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什么异常,这样我才放下心来,不过还是有种冰冷冷的感觉。

  老太太安排我们进屋,打开了一间房子的门,一股霉味就传了出来,看来很久没有人住了。

  李阳又说了几句,还取了一叠钱给到了老太太的手里,那老太太又说了几句,转身去了厨房。

  我问李阳都说了什么,李阳说房间需要我们自己打扫一下,老太太去给我们弄点吃的。

  不过李阳提到最后那老太太说,让我们吃完早点睡,没事晚上别开门。

  晚上别开门是什么意思,这院子里晚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不然干嘛不让人出来。

  问青走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他已经看出来我的疑问,示意我先不要多说,进屋再看。

  我也没矫情,五个人都有各自的凭仗,也不怕出了什么幺蛾子来。

  这屋里没有电灯,只有一盏老旧的煤油灯,张杰辉搞了半天,才算是把灯点着。

  借着屋里的亮光,我们看了看,除了一张土炕,和放灯的老旧木桌,再无他物。

  炕上铺着的干草都已经潮湿发霉了,上面的被褥也是破烂腐朽的样子。

  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清理过,这肯定是不能睡人的。屋里的灰尘也很厚,靠着右上角的墙上还有几个破破烂烂的蜘蛛网。

  这一点东西倒是难不住我们,五个人一起动手,都是大男人,手脚利索的收拾了一下。

  直接把发霉的干草和被褥都清理掉。其他的也就先没动,其实也没什么可动的地方。

  李阳在院子里找到了好的干草,我们厚厚的在炕上铺了一层,被褥什么的也不需要了。

  反正只不过是将就一晚上,明天进了山,条件肯定还不如现在的样子。

  厚厚的干草铺上去,我试了一下,还算是舒适,借着煤油灯的亮光,我们又检查了一下。

  蛇虫鼠蚁什么的我们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毕竟有我和霍卡在这,不论是二金还是花妞,随便释放一点气息,面对强大的蛊虫,普通的小生物是不会靠近的。

  没过一会,那老太太就拿着一盘青菜,一盘炒鸡蛋,还有几个硬馒头走了进来。

  放下饭菜还和李阳道了歉,说乡下人家,没什么好的吃食,也就是这些了。

  我们也没讲究,能吃就行,黑灯瞎火的山村,也没有指望能搞到什么美味佳肴。

  样数虽然少了一点,不过份量还是很足的,我们五个围在桌子边吃饭。

  问青看了看老太太已经回了她的屋子,又看了看门锁好了,悄声的跟我们说着“有没有觉得这户人家很奇怪,进来以后静悄悄的”。

  我们几个都点了头,其实从一开始进来,大家都是有这种感觉,不只是我。

  尤其在农村生活,有这么大的院子,不说狗,一般家里都会养个鸡鸭鹅什么的家禽。

  可是我们进来后却什么都没有听见,这可不是因为天黑看不清,绝对是没有。

  偌大的院子,黑乎乎的,包括那老太太进屋,都没有点灯,只有我们点了这一盏煤油灯。

  五个人边吃边讨论了一下,不过霍卡既然没有发现,我们也不好乱猜什么。

  霍卡甚至唤出了花妞,让其侦查了一番,也是怕在自己体内的搜索范围小,不过依旧一无所获。

  花妞进化后,已经能充分感应到五百米范围内的蛊虫和灵体,这院子并没什么其他的异常。

  问青的意思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不如我们安稳休息,等明天早上再看看。

  几个人匆匆吃掉了剩余的食物,也没把碗碟送回厨房,就放在了桌子上。

  赶了一天的路,大家都挺疲惫的,别看都是修行的人,同样也不过是肉体凡胎,只是比一般人好一些而已。

  熄灭了灯火,我们就安静的躺在炕上回复体力,不一会传来了李阳打呼的声音。

  不过我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几次,依旧没有一点睡意,奇怪的老太太就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可能是心里预设了这个地方奇怪的事情,想起上次在研究所睡着后差点没醒过来。

  上一次研究所的秘密据点,后来我们也是检查了,应该是魔童子率先破了哪里的阵法。

  至于迷惑我们的东西,叫魅,世人常说魑魅魍魉,其实这是四中鬼物。

  尤其这魅,听问青讲在有高明手段的行家手里,可以发挥出巨大的作用,不然我们三个修行的人也不会中招。

  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还很早,还不到晚上12点。我也没闲着,既然睡不着,就好好的背诵消化着白先生交给我的九字真言。

  也就是第一次和童帕拉交手的时候白先生喊出的那个“兵”字,就是九字真言之一。

  要结合各种手印,九字真言的每一个字都会有不一样的作用,我也是刚刚才记熟,不能使用出来。

  就这样在脑海里反复的演练着,手里也不敢做动作,我们五个人躺在一张炕上,尽量不要有大动作惊醒了别人。

  都是修者,睡眠本来就比较警觉一些,不能因为我的缘故而吵到身边的人。

  时间慢慢的过着,可能是之前吃了硬馒头的缘故,我的口有点渴。

  之前也是一直都没有喝水,这会的感觉特别的强烈,本来想忍住的,可惜嗓子里都快要冒烟了。

  我尽量做到轻轻的起身,还是惊动了躺在我旁边的问青,问青附在耳边问了我一下,说和我一起。

  厨房里面应该是有水缸的,我和问青轻轻的掩住了门,就奔厨房的方向过去了。

  真的是黑,今晚的月亮也不怎么明亮,只有一点淡淡的光,能模糊看清脚下的路。

  我们两个一路到了厨房,泥土砌筑的烟台显得很是简陋,旁边有两口盖着盖子的大水缸。

  有股浓重的醋酸味,估计有一个是醋缸吧,掀开了第一个盖子,果然里面黑乎乎的一行醋水。

  打开第二个,里面是一缸清水,旁边有瓢,我和问青抓了一人喝了一瓢。

  干裂的嗓子瞬间恢复了一些滋润,厨房里有个铁壶,我们装了一些水,盖好水缸的盖子就往回走,这样到了晚上谁再渴了,就不用再跑远路来喝水了。

  提着铁壶我们回到了房间,其他三个人还在睡,放好了水壶,我和问青就躺了下去。

  这时另一边挨着我的张杰辉忽然抽了抽鼻子,翻身坐了起来,然后靠近我使劲闻了闻。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张杰辉梦游了,心里还琢磨着修行的人应该不会有这个毛病啊。

  没想到张杰辉开口了,他压低声音问我“你们两个刚才去哪了,怎么有股子尸臭”。

  这话倒是把我吓了一跳,跟他说我们去厨房喝水了,还拎回来一壶。

  张杰辉也没说话,先是靠近问青闻了一下,然后又闻了闻水壶和里面的水。

  “不会是水里的吧”我看他认真的样子也不像是谎话,有点紧张的问他,要是真是水里的,那我得恶心死。

  张杰辉摇了摇头,说不是水里的,不过这水壶外边也有这气味,应该在厨房里。

  问青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说真的,我们两个谁都没有闻出什么异常。

  喊醒了李阳和霍卡,我们也没有点灯,大概说了一下张杰辉的发现。

  李阳倒是淡定,说张杰辉闻到的绝对不会错,因为张杰辉修行的是巫术,还是非常罕见的犬巫术,嗅觉本来就异于常人。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去看看,我们几个商量着,最后决定还是一探究竟的好。

  五个人鱼贯而出,都是尽量屏住了呼吸,然后分成两拨往厨房靠了过去。

  毕竟人越多,动静就会越大,分开走不容易弄出过大的声响出来。

  五个人摸到了厨房,张杰辉仔细的闻着,最后动手指了指那个装醋的水缸。

  我刚才和问青看了,里面的确装的是醋,也可能是那浓烈的醋味遮住了什么。

  李阳随手取过来一个炒菜的木制长勺,探到缸里搅动了一下,虽然勺子够不到缸底。

  不过搅动第一下,李阳就很确定的说下面有东西,勺子碰到了。

  李阳在厨房门口找到一根扁担,扁担的一头直接就扎进了水缸的最深处。

  然后李阳双臂一较力,手往上一挑,黑乎乎的醋缸里,两个已经腐烂的人头就露了出来。

  从头发上还能清晰的辨认,是一男一女,身子地下应该栓了重物。我单手捂住了嘴,怕自己发出惊讶的喊声。

  这里的有两具尸体,看腐烂程度应该也是死了很久了,家里有两个死人泡在醋缸里,难道那个老太太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