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玛丽苏系统的日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我不是你妈妈,你妈妈有四条腿

玛丽苏系统的日常 我不是校长 2161 2020.09.15 19:40

  王基博摇摇头道:“你那么紧张干嘛,我就是好奇问问。”

  老民警不太开心,严肃道:“这不是你应该好奇的东西,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就行,不要有那么多话。”

  王基博乖巧地点点头:“没问题,你问吧。你那个本子一共有多少页啊。”

  老警察:“你以前单位是什么?”

  王基博:“蓉师。你那个本子多少页?”

  老警察抬头,看着王基博的眼睛,重复了一遍:“你以前是蓉师的?”

  王基博点头:“蓉师的,大二的导员。”

  老民警确认后,觉得这俩人可能有点东西。都是一个学校的,年纪还差不多,一个有些帅气,一个娘了吧唧捧着两杯奶茶一直在嘬啊嘬。想到这里,老民警看两人的眼神渐渐就有些不太常规了。

  “你跟着他干嘛?”

  “我没跟着他,你本子有定价吗?”

  “是我在问你问题,你再胡搅蛮缠,我可以把你带回去的?”

  “我哪句没有回答你吗?”

  老民警一愣,然后稍微回忆了一下,确实自己的每个问题对方都第一时间回答了,只不过对方还在后面掺杂了自己的私活。

  “那个……你只要回答问题就好,等会给你提问的机会。”

  “好啊,你继续问吧。”

  老民警做了两个深呼吸,“你,为啥跟着他?”

  “我没有啊。”

  “好吧。”老民警收起本子,揣进兜里,朝小民警招呼了一声,“小张,你带他过来,来来。”

  小民警把鱼阳焱带过来,现在两个当事人在一起了。

  老民警摆了摆手阻止了正要开口的鱼阳焱,对他道:“他说没跟你,你为什么说他跟着你?”

  鱼阳焱马上道:“他跟了我一路,从秋夕路过来,我发现了就故意找不太正常的路走,然后在这条巷子里兜圈子,他就一直跟着,都跟到我身后了。”

  老民警看看王基博,“你怎么说?”

  王基博耸耸肩:“刚好顺路而已,我没跟啊。”

  鱼阳焱刚刚凝聚起来的高冷气质被打击得七零八落,已经接近破功发狂的边缘。

  老民警也怕这种牛皮糖一样的人,不咬你但是膈应的你抓狂。他也不愿意在这种人这种事情上浪费自己的时间,更何况这还是公共警力资源。

  他朝王基博道:“耽误你一会儿时间,我还要再问你几个问题。”然后问小民警:“他的话问完没?”

  小民警点头:“基本都问完了。”

  老民警直接拍板,告诉鱼阳焱:“那你先走吧。”

  鱼阳焱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王基博也不在意,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能现在脱离自己的视线,还能回去就从学校退学么。

  老民警其实就是把两个人暂时分开,他既然知道这两个人都是蓉师的,那之后还会碰到一起。但是这种狗屁倒灶事情永远没有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能解决得了一时已经很理想了。

  “你还要问什么?”王基博嘬着奶茶,没有一点眼力价地问道。

  老民警心想你是真傻还是真的特别傻,谁都知道我故意拖着你让他先走,就是单纯地避免你又跟上去,我不想提什么问题了,一点都不想。

  “你问吧,我都可以回答。”

  老子特么不想问,你不要逼我!

  “那我问你吧。”

  纳尼????

  旁边一个骑着小黄地外卖员正慢慢地经过,上面自己装配的蓝牙音响正播放着一首《听爸爸的话》————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为什么别人在那吃瓜,.我却在送外卖对着客户说好话……

  “你……你问……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老民警还想要留一点面子,把这一段演完。

  “你的本子外面能买到吗?”

  鱼阳焱没有直接回学校,而是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挂了电话之后,他上了一辆公交车,又转地铁回家了。鱼阳焱的家是租的,母子两个人一个二十平的房间。虽然显得拥挤,但是鱼阳焱上大学后住校,只有他妈妈一个人住,反倒还宽敞了一点。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年纪的女人,穿着工作服的女人,挂了电话,跟工友讲了一声然后去主管那里请了个假,挨了一顿训之后在员工休息室换上自己的粗布衣服,整理好每个衣角之后,才走出写字楼。

  鱼阳焱到家的时候,他妈妈后脚拎着两个袋子的食材也到家了。

  “你洗洗手帮我择菜,吃了饭我跟你有话要说。”

  鱼阳焱习惯地回答了一声,洗了手坐在一边帮鱼妈妈择菜。鱼妈妈今天还买了半只鸭子、一块魔芋和一根猪场,加上鱼阳焱正在收拾的折耳根和洋芋,可以置办一个对两个人来说相当丰盛的晚餐了。

  鱼阳焱就一边择菜一边一五一十地跟妈妈讲着今天发生的事情,鱼妈妈找出从不同的小坛子里用瓷勺子挖出自己腌制的豆瓣酱、泡海椒、泡姜。泡海椒和泡姜改刀成片后,和切成段的蒜苗一齐下进八成热的油里。家里用的是菜市场打来的菜籽油,比超市买的油颜色更深。葱姜蒜只要一下进去,小小的厨房里马上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水珠炸裂声,房子里弥漫着一股叫做家的香气。

  鱼阳焱把半熟的米饭里的水控出来盛在小碗里放在蒸锅底下,把米饭放在上面继续蒸。

  鱼妈妈安静地听着,丝毫没有影响到手上的动作,不到二十分钟,一桌香气扑鼻的晚餐就置办好了。

  “吃饭。”

  鱼阳焱闻言盛了饭,摆好了碗筷,动作一丝不苟。母子俩吃饭的时候一句话也没说。鱼妈妈从小就是这样教育孩子的。

  吃了饭,鱼阳焱一如往常地站起来从旁边的桌子上扯了一小节卷纸递给妈妈,自己则站起身收拾碗筷。

  “坐着说。”鱼妈妈等儿子把桌子也擦干净了,这才正色讲了一件事,“孩子你不姓鱼。”

  鱼阳焱隐隐因为这次事情心里有一些预感鱼妈妈会抛出一些猛料,却没想到是这样一个消息。他先是不信,然后震惊,接着迷惘。

  鱼妈妈淡然地接着道:“你妈妈有了你之后就大出血过世了,老爷怕你陷入嫡庶之争,成为牺牲品,让我带着你离开家族,一直隐姓埋名直到今天。”

  鱼阳焱糯糯道:“为什么是今天?”

  “因为这个。”鱼妈妈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龙纹玉牌,摊在手掌上递给鱼阳焱看。

  玉色的牌子上此时居然散发着淡淡的黄色光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