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朝经济适用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连大老爷的情人节(六)简体已出版!

清朝经济适用男 邹邹 2916 2012.04.17 18:29

    苍青树影下三间深的卷棚渐渐映入眼帘,他还记得他曾经在这里,怒气冲冲地离开,放弃过把她抱入怀中的机会

  “……趁醉要你这已嫁的妇人,非是我能所为,今日我就放过你,只是大丈夫立世,巧取豪夺原是正理,我既然看中你,总有一天抢了你在手,你夫君虽是有圣宠,却未必保得住你!”

  他把青帘一揭,闯入了卷棚,是他的错,什么大丈夫,什么不是他能所为,什么卑鄙,他为什么要去多想这些!?

  他只要在这里先得到她,也不逼着非要娶她,远远去了扬州,一两个月回来一次看她一眼,天长日久,她心里对陈演有了隔阂,陈演也起了疑心,再慢慢地把她的心笼络过来,他不用非要杀了陈演,她也会不哭不闹,心甘情愿地和他在一起。

  他等了一世又一世,难道还等不起十年,二十年?

  卷棚外间,置金香炉的帮桌儿旁边放着黑漆小凉几,两把矮东坡椅隔几对面而置,凉几上四菜四果皆是动了些许,金菊杯里点点残酒。一支白纱团扇儿搁在矮东坡椅上,扇柄上刻着“芳风”两字。

  他一点也没有去看酒杯和扇子的心思,却偏偏停下了脚步。

  他走到凉几旁,取了小银盏壶,揭开银盖看了看,已是去了大半壶。他慢慢放下酒壶,他的眼睛落在了东坡椅上,取起团扇,压住了心头的不安,她已经不仅是他的齐粟娘,还是他的齐理。

  但她的心里,他只不过还是在云典史府中暖亭里,为了用机关图以货易货的连大当家。

  他一步一步向前,暗室门前垂着海棠春睡的珠帘,他不敢多错一步,心里隐约地想着,她什么都不记得也没关系,只要他和当初一模一样的话,至少她就会平平安安地,睡在里面的床上。

  不会再受伤,再溅血。

  珠儿互撞的碎声响起,他用团扇挑开了珠帘,看到了眼前凤求凰的锦绣屏风。

  屏风上的卓文君躲在红绡帐后,倾听着司马相如的琴音,然而那红绡帐在他眼中,越来越红,就像他洞房花烛时,那染血的鸳鸯红帐!

  他心中一悚,脚下更加迟疑,好在听到了微微的呼吸声,便安了些心,想要透过屏风的间隙,仔细看看她现在是不是安好,却又突然停住。他侧耳倾听那呼吸,有些乱,有些急,有些迟疑,有些期盼,熟悉而又陌生,那是他自己的不稳不定的呼吸声,而不是她的声音!

  “夫人——!”

  连震云恐惧了起来,疾步绕过屏风想要去看看床上的她怎么样了,然而凤求凰的屏风不知在什么时候,三扇化成了四扇,又化成了五扇,六扇,红绡帐飞了起来,连成血红一色,满室满眼,拦住了他的去路,挡住了他的双眼,

  “夫人——!快起来——!”

  连震云惶急高喊了起来,轰然一声,明间里的木架已经开始崩散,向他头顶砸了下来,他奋力挡开,却仍然无法闯入她在沉睡的暗间里。

  他不能把她留在这里!

  “夫人——!”

  连震云丢下团扇,转身从卷棚里狂奔了出去,他似乎明白这只是幻影,但这是他最后的一次机会,他也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她出事,屋后暗间里还有一个窗户——他要带她走!

  卷棚搭在树影深处,四面都是高耸的绿松,树枝差牙,在酷暑中寒气逼人,他扫开眼前的眼枝,向屋后飞奔,卷棚还在不断地摇晃,就要崩榻下来,然而总也是找不到方向。

  “夫人——!”

  他并不是想要这样的结果,他想要的……

  不知是他心里的寒,还是树影里的寒,七月暑气里他却像是走在了一片冰天寒地中,天空中乱雪飘飞,他踏着积雪上的脚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抚开了转拐处斜伸出来的枯枝,他就看到了园中静立的暖亭,雪花在暖亭四面融化。

  他明知无望,已经转身时,看得到亭前的格窗上,有她坐立不安,来回走动的身影,却依旧匆匆上前,他带着安抚和欢喜,轻叩门扉时,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

  “夫人,震云来了……”

  他心中乱成一片,眼前却蓦然一亮,乱雪化成了树影里的斑驳泛光的白影,凉风习习,他终于走到了卷棚后的窗前,卷棚稳稳地立在树影里,仿佛是因为他的心稳了,卷棚也就稳了。

  茜窗上糊着纱帘,纱帘后是被微风吹动的薄翼纱帐,他看到了她安静睡在纱帐中的身影,不禁停住了脚步。

  花丛树影里的夏蝉鸣声温柔,四面都是绿荫,他已经不敢上前。

  仿佛就像是在暖亭前的迟疑转身时,让他心颤的声音传入耳中,她的呼吸声细细微微,缓缓地起伏,她静静地睡着,唇边还带着微笑,满足而娇嫩,就像那六年他只能站在屋外,看着她从十岁长成了十六岁,每日在窗前梳妆的身影。

  他还记得她用力推开他,缩在床边,用被他揉乱的裙摆盖住露出了大半的光滑双腿,羞怒嗔骂着他,一脸嫣红地道:“去找媒人来……”

  还有她在窗前与他唇齿轻触、缠绵,吐出来那句含情带怨的轻语,“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

  他不自禁落泪。

  他还有什么可求……

  月中满月的金黄光华从雕花格窗外照了进来,连震云睁开了眼。

  书房里静谧无声,月光如水的地砖上没有摔碎的酒坛,没有满地的酒水,只有月光下那小青花瓷坛开了封,据说是埋在三河口水脉源地的御酒摆在桌上,酒坛上写着字的红封因为被湿土浸足了快一年,早已看不清上面的字。

  他揭开了黑蟒纹锦被,从榻上坐起,怔怔地沐浴着月光。

  瓷坛里还剩下的半坛酒,清清亮亮,倒映着他的身影,倒映着天上一轮明月。

  廊外脚步声响,传来李四勤一路嚷嚷过来的声音:“大哥——大哥——”

  “二当家,这都半夜了,大当家正睡得好……”

  “大河,你说怪不怪,俺到三娘屋里,刚睡下就开始做梦,梦见咱们还在清河县的时候,大哥快要娶莲香,有一天不知怎么回事气不顺了,绷着脸到俺房里来喝酒,问我甘心不甘心,啥事俺也不记得了……俺想着大哥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心里不踏实过来看看……”

  “二当家放心,大当家好着呢,好多年没这样睡踏实了……”

  连震云伸手,抓起了小青花瓷坛,慢慢喝了半口,他没有什么不甘心,这十年,他知道她在陈家村,有夫有儿有女……

  夜还长着,但他不会寂寞,可以一直睡到天明,一天接一天……

  ……

  连漕府里的连大老爷自从上年情人节后,睡觉前不再喝酒,没有失过眠,脾气也越来

  越好,连大船小心侍候了足足大半年,没有再看过连大老爷的脸色,也没挨过踢以后,胆子也壮了,心也活了。

  为了讨好一直气不顺的秦八儿,他咬咬牙,过年后求了连大河,把攒足十年不敢休的年假一骨脑都请了下来,拿出从牙缝里省出来的私房钱订了马尔代夫的豪华双人蜜月套间,带着老婆去过情人节了。

  连大老爷不记日子,但还是记着大伙儿热闹图个开心,一到了中午就准时坐到了正厅宴席上,除了连大河站在一边,满屋的宴面没有一个人。

  “大小姐呢?”

  “大小姐和姑爷去欧洲十日情人游。”

  连大老爷沉默了一会,似乎是想起了去年连比儿送来的那坛酒,点了点头,道:“这些年他们也尽了孝心……”

  然而他再问二当家,再问半叶和黄三,再问籽定和王大发,最后问到了连大船……

  偌大的厅堂因为空摆了满桌的酒菜,更显得冷清,孤单的连大老爷只觉得一阵风从心底吹过,拨凉拨凉……

  哗啦一声,桌面被掀翻,满桌的酒菜砸了个粉碎!

  连大河安静地退了出来,召来漕帮里书记员,让他写好五份加急发送的调令到欧洲爱丁堡、泰国人妖节、香港疯狂购物团、神龙架青年自助旅行社、还有马尔代夫,从姑爷到连大船,全都不用回淮安了,直接给连大老爷滚到清河守闸口去!

  叫你们敢甜蜜!叫你们敢堵连大老爷的眼!

  连大老爷的情人节过不成,你们全都别想过!

  ---

  杂志番外今天已经更新完了,连在一起应该能看明白,感谢大家的支持。

  纸版番外要过一段时间,出版社同意才能发布。

  新书,只能说有些想法真的是我现在无法向大家解释清楚的,但我会努力加油的,十分抱歉,感谢在我空窗期还一直关心,等待我的亲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