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我在冷宫第三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三、适当的蠢,适当的犯傻

我在冷宫第三年 安喜悦是我 4061 2021.04.08 11:30

  黄娘娘这是对我没有太大困扰,但晚上我居然做起了噩梦:在一间大屋子里有好多人在说话,吵吵闹闹得不行了。我睁着眼睛看着他们,但自己似乎是不能动的。那些人的面孔也看不清楚,很努力都看不清楚。后来,有个男人说到激动的时候,还举起了赤裸的手臂,我隐隐看到他的胳膊上有一块黑色暗纹……忽然跳出来一只耗子扑到了我的身上,我一下子喊出了声!

  “做噩梦了?”肖不修推门进来的时候,我还惊恐地睁大眼睛看着房梁,四肢无力。他快步走到我的床头坐下,轻轻抱起了我,拍了拍我的后背,那一套动作特别像撸猫的全套,我有点清醒过来。“左右不过是个噩梦而已,今天肯定是吃的太多了,所以才觉得身子发沉,睡得不安稳。明天不许吃那么多了,喝点粥就成了。”

  黑暗里的肖不修忽然有那么一丢丢的温柔,令人无所适从。我怔怔地看着他的轮廓,一时间有些恍惚。影子和肖小五一同进来,点亮了房间的四处烛火,我才觉得自己好了那么一点点。

  “所以,你真的没有和肖大人一被窝啊?”我问影子,影子来了一个踉跄,迅速闪身不见了。

  “为什么影子要和我一被窝?”肖不修挑了挑眉。

  “他是你的影子,自然是你去哪里,他去哪里。你要是睡了,他不是应该睡在你身边么?”这话还没说完,我就觉得肖不修捏住了我后背的脊骨,开始用力。“别别别,疼疼疼。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不过,他捏完之后,我居然能够动了,身上也轻了不少,冷汗也下去了。此时,我才有力气起身,脱离他的“魔爪”。他很潇洒地收了手,整了整自己的衣衫。刚才可能是跑得有点匆忙,白色的居家服有点松散,领口略大了一点。他不露痕迹地整理好,看着我,那眼神有点杀气。

  肖小五看我已经能够动,就默默地关门退了出去。我坐在床上回身看着肖不修,此时的他比刚才黑暗之中的温柔,多了几分慵懒之气。“我就是好奇,大人别见怪。”

  “影子是我的暗卫,一般不示于人。但他也与其他侍卫无二,有自己的起居空间和生活,需要时会跟着我。他和肖小五都住在西厢房的两间不同的房间,你应该看到了。”

  “是是是,我没敢进去看。”

  “无妨,南厂各处你都可以看。只要有助于查案,都可以做。”肖不修淡淡地说,“当然,前提是你要帮本都督破案,并且必须破案。”

  “是是是。”我怎么敢不听话呢。

  “刚才做了什么噩梦?”肖不修忽然问道。

  “有个大耗子扑到我身上了,把我吓死了。”忽然脑海里又出现了那个画面,我吓得拍了拍胸口,“我还动不了,就喊出来了。都怪影子刚才睡觉前跟我讲黄娘娘那个耗子的事情,我可能就记住了。”

  “都是小事,不用担心。这事情是我做的,算准了她要再去冷宫闹事,就扔一只耗子进去给她一个借口。持宠而娇这种戏码在宫里太普遍了,她正好赶上皇上心烦,我稍微拱拱火,就足以关她禁闭半年了。”

  “为什么?”

  “去冷宫找你示威,应该得到教训。”

  “她这是蠢,自己是得宠的妃子,干嘛自讨没趣到冷宫里去呢。再说了,封我的冷宫时,不是也说了我的一条罪名是怠慢了黄娘娘,才打断我的腿,关了禁闭。她还要去折腾,真是很蠢。”我深深不齿这种人。

  “嗯,很蠢。”肖不修难得赞同了我的说法,“皇上也不是傻子,他很清楚。只是有时候有些事情需要蠢的人。”我猜他可能想起了别的事情,所以一语双关。我是懒得打听和知道那么多事情,要知道在这种权利争斗中,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或者说,想去打探得更多,危险性就越大。看看黄娘娘的下场就知道了。她以为自己得宠,就可以肆无忌惮。刚听到皇上对冷宫的我多问了几句,就以为我会从冷宫出来了,想先下手为强,打压我一下。殊不知,这才是最无脑的行为。她根本都没弄清楚我到底是嫔妃还是人质,我是一无是处的官家小姐,还是能够破案的特别存在。所以啊,有时候呢,人要适当的聪明,适当的犯傻,适当的转移话题。

  “咦,您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睡之前,您还没有回来吧。”看看窗外的天色,不知道是几更天了。

  “嗯,刚回。听到你在喊,所以过来看看。”肖不修的脸上露出疲倦的神情。他站起了身,向门外走,“睡吧,三更天,还可以再睡一会。明早我们去一下西郊别院,死了这么多人,必须去现场看看了。”他离开的背影都透着疲惫,我有点心疼。但是,我还是很困的,看到他一出门,我立刻钻进被窝里睡了。隐约间看到他大手一挥,屋里的所有蜡烛都灭掉了。入睡之间,我心里有个奇怪的念头:他刚才是不是真的把我当成肖小七那只猫了,所以才说了那么多的话。

  天光大亮的时候,我才醒过来。赶紧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去肖不修屋里报道,他刚吃完早饭,肖小五正在收拾。看到我进来,就站起了身说道:“走吧,他们找到林二牛了!”

  “林二牛没死?”我略略有点兴奋。

  “现在还没死,应该也快了。所以,我们赶紧走。”他的大长腿一迈就出了房门,我只好小跑着跟上。肖小五追着我塞给我两个小饼子,让我赶紧吃了。我一边跑一边感谢他,小饼子的味道还不错。

  我上了马车,却发现肖不修没有上来,正想去问一句,肖小三在外面跟我说:“坐稳了,我们要快点。”然后我就感觉马车开始狂奔,一开始在城里的道路上还比较平坦,出了城之后官道的状况就要差一些,我就开始感觉各种颠簸,在车厢里要是不抓这窗辕,怕真的都要飞出去了。

  这也太快了!哪里坐过这样的马车啊?不都应该是四平八稳的么?

  幸好早晨只吃了两块小饼子,否则吃多少吐多少,我已经连昨天的饭都吐干净了。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掀开车窗帘布,哇哇地吐了个痛快。心里很是清楚,这就是没让我吃早饭的原因,肖不修早就算计好了,要让我坐马车,把我的五脏六腑都颠散架了。

  不知道到了哪一站,反正是马车停了下来。肖小三在外面喊我:“小七,下车喘口气,大人说大家停下来休息片刻。”

  其实,我是真想下来的,但我的身体完全不听我的指挥了。我就平躺在车厢里,晕的特别厉害,连回应他的力气都没有了。肖小三又喊了我几声,发现我没理他,就直接掀了车帘,看我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样子吓了一跳,急忙喊:“怎么了?晕车?”

  这么个狂奔,不晕车都不是我了。完全不想搭理他,只想趁着现在静止一会儿。肖小三倒是慌手慌脚地把我从车上直接搬了下来,还大声喊:“大人!大人!肖小七晕过去了!”

  我真想给他一个大白眼,但是真的没力气了。

  肖不修过来看了看我,从我的太阳穴到后脖颈,以及脊椎骨的位置一通按压,我才觉得喘得上气了,然后又干呕了几次,才算还魂。“肖大人,饶了我吧,我自己走过去成不成?这马车我可不坐了。”

  难得看到肖不修笑了一下,简直是惊为天人的笑颜。我看肖小三都抖了一下,估计这笑容一定是挺罕见的。“这里距离西郊别院还有一百多里,你确定天黑之前能走到?”

  “不能啊。”我上次离尼姑庵出走,一百多里走了十多天,虽然也是吃吃玩玩地走,但也挺累的。

  “据说林二牛危在旦夕,我们要拿到他的关键性口供,必须要快。你又不能骑马,只能在马车里受一些颠簸了。但是,为了那六十多人的性命,是不是可以坚持一下呢?”

  “我也想啊,但是,要再这样下去,怕我也就成为那六十多人中的一员了。”我这真的不是矫情,而是实事求是。肖小三给我拿了点水喝,我一口下去,又直接吐了一地。“要不,让我骑马吧,我会一点的。”

  “你会骑马?”肖不修略略惊讶了一下。看到他的表情我才反应过来,李小蛮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娇娘,一般都是坐轿子和坐马车,李山也不会让她骑马招摇过市的。所以,怎么能会骑马呢?

  “就是一点点,怎么也在马背上待过吧。”我赶紧给自己圆谎。虽然,我骑马技术还是不错的,肯定不会掉下来。毕竟之前尼姑庵有两匹白马,被静心师父安排来驮货物,被我骑出来玩耍,但这事情绝对不能告诉肖不修。“就试试嘛,反正我绝对不要坐马车了!”

  “好。”肖不修果决之人,立刻让肖小三去找了一匹相对温顺的黑马。果然是相对温顺,特别是比起肖不修那匹烈性战马来说,这匹黑马看到我的时候,也就是吼了两嗓子,喷了三口气,抬了两次前腿,踢了两次后腿。吓得我躲在了肖不修身后,压根儿都不敢出来。“你要骑马,只有这匹还温顺一些,南厂几乎都是战马,上过沙场的,自有一股子血腥味儿。”

  “那我骑不合适吧。”我有点发抖,“我还是回马车里坐着吧。”

  在肖不修面前几乎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他直接把我扔到了马背上,把我的脚塞进了马磴子里,然后冷声说道:“抓住缰绳,坐稳马鞍,不能脚离开镫子。俯下身子,与马背贴近,跟它一起呼吸,一起奔跑。”然后,我的马就这么跑出去了。

  说真的,我尼姑庵的大白马也跑得挺快的,但我们基本上就是郊外跑上十来步,开心一下就好了。这大黑马嗖一下跑了出去,我都感受不到它的呼吸,我连我的呼吸都感受不到了。只能紧紧贴着马背,努力先让自己不掉下去,不歪斜,不动。

  幸好我还是可以的,一是身体轻,二是抓得牢。这一路虽然耳畔全是风声,完全没敢睁眼。但也算是没有那种强烈的颠簸感,学会和大黑马处在同一频率,至少慢慢掌握了节奏,没有那种难受感了。

  又跑了半个时辰,我开始尝试着放松一点身体,慢慢拱起腰背,然后又慢慢放开手,只是抓住马的缰绳,一点点坐了起来。

  赫然发现,肖不修骑着马与我的坐骑并行,他看着我的一系列动作,有那么一点点惊讶。因为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也没有吼我,只是稍稍减低了速度,让我适应一下坐起来的感觉,才又策马前行。我的坐骑居然特别听他的话,一看他加速了,它也跟着加速,我也只好又躬下身体,减低大风的吹袭感。

  我觉得我还是不错的,至少一路坚持到了别院的废墟处。就是下不来了,两条腿完全不能动了,僵硬得厉害,整个人也处于发抖的状态。肖小三笑着把我从马背上掰了下来,直接拖到路边倚靠在大树上喘气。肖不修看都不看我一眼,直接带着人去了废墟查看情况。

  我之前没有来过这里,也只是在文书处看到过案件勘察时画出的大致示意图。但现在这个景象的确也是震撼了我,一片焦土,残垣断壁。曾经文书上写这里的雕梁画柱,也曾经被誉为大月国最美的宅子之一,春天的樱花绽放,粉白成片,煞是好看。如今连樱花树都被烧得焦黑,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真是可惜,之前还是很漂亮的。”陈一陈二居然也在现场,说是昨天夜里过来的,在帮忙清点现场,看看是否还能找到有生命迹象的人。他两看到我半死不活地倒在路边,倒是吓了一跳。肖小三大致说了一下情况,两人完全没有笑话我,直接给我点了个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