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燃烧天空

燃烧天空

吴刀

  • 奇幻

    类型
  • 2005.08.09上架
  • 0.54

    连载(字)

1864位书友共同开启《燃烧天空》的奇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暴风雨之夜

燃烧天空 吴刀 5402 2005.08.09 18:10

    夜深了,城堡中的其他人都已经睡去,连那些站岗哨的卫兵们也开始在各自的岗位上打起敦来。鲁格的胖呼呼的脸上,显着一脸的不高兴神情,他强忍着浓烈的睡意,勉强端起木桌上用银盘盛着的大堆食物,穿过厨房狭窄的小门,朝大厅走去。

  “混蛋!鲁格你这是往那去?” 厨师皮挨尔猛地冲出门,用粗大的手挥舞着大铁勺,他向鲁格大声喊道?

  “大叔我不是照您的吩咐去送食物吗?”鲁格回头显得无辜的说。

  厨师怒容满面的咆哮起来,他把勺子往反方向一指:“你想把食物送到你自己的房间里去吗?笨蛋!大厅在这一边,你走反了。”

  鲁格慢慢的转过身,脸上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他憨厚的脸抱歉的咧嘴一笑,缓缓的从厨师身边挤了过去,那肥肥胖胖的身体,几乎把整个过道都充满了。沿着鲜红的地毯,他步履艰难的朝大厅走去。

  看着少年离去的高大背影,厨师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这真是一个蹩脚的家伙!不过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为什么伯爵大人现在还没入寝呢?嘿,我只是一个厨子啊!这可不是我能考虑的问题。这念头在厨师脑海闪过,他马上开始为城堡的日常早餐继续忙碌起来。

  走廊鲜红的红地毯一直铺到城堡的会客室大厅,墙壁上深褐色的花岗岩的石柱在黑暗里泛着寒光,在寒冷的夜空回荡着孤单的脚步声, 发出“踏”“踏”“踏”的声音。听着自己的脚步声鲁格的心中不禁一阵一阵的慌乱起来.他不习惯在这座巨大城堡中的生活,他太想念家乡的父母,太想念正在家乡默默等待着他的回去的心爱姑娘了。

  陌生的城市,荒凉的古堡这一切的一切都给他一种莫明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他不时的不安的抬头看窗户外黑压压的夜空. 窗外的寒风呼啸着,不时有闪电在空中划过,把周围的森林照亮,显得魔影憧憧,就象有什么妖魔在树林中窜动。城墙上的守卫也不知跑到那个角落里去偷懒,只有城墙上的那几个石鬼像的雕塑在闪电下显得格外狰狞。

  一阵寒风从窗户的缝隙中吹了进来,灌进他的衣领里,逼迫着他缩起脖子,他再次加快脚步,只要穿过走廊再转弯就是城堡的会议大厅,他知道只要把食物送进大厅就可以躺到他温暖的小窝里的继续他美梦,于是他加快脚步几乎是一路小跑的来到大厅的大门前。

  “应该有守卫军为我推开大门的,这些偷懒的家伙。”鲁格不满的瞄着矗立在大门前栩栩如生的石像守卫,嘴里不满的小声嘀咕着:“怎么会有两个石像在门前,难道是守卫用石头雕像来逃避自己的职责,真是一群不负责任的家伙。” 肆虐的夜风在大厅外疯狂撕扯着石壁,拍打窗子发出的嘶嘶的吼叫。

  鲁格在大门前定了定神,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力推开了门。

  烛火照亮的大厅里一片死寂。

  “越来越妙了!”女妖走到塔里斯骑士身边,撕声说道。面容变得异常狰狞的她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三位骑士,双眼透露出一丝怒气,又似在兴奋地发出挑战的问:“亲爱的伊波利特,你已经看到了其他几位骑士的悲惨下场了,能告诉我你的答案是什么吗?”她的声音拖的老长:“如果你也拒绝你的下场就会和那三个人一样,我保证!现在告诉我,你们从混乱海带来的那件东西在那里?我再说一次,你如果不说,我要你的下场和倒在地上的那三个废物一样。”

  伊波利特.塔里斯的脸青的发紫,他脑子里一片混乱。先是邪恶的女妖好像是从空气中突然出现在大厅里,接着自己全身象灌了铅似的,沉重的让他一动也不能动弹。之后那个女妖就开始问自己奇怪的问题,身旁的同伴洛伊和贝格,一个接一个在邪恶的巫术下慢慢的变老,然后死去。塔里斯双唇紧闭,内心充满了羞愧与耻辱,他恨不得横剑自刎,也不愿再受到这魔女的侮辱。他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手紧紧的握住剑柄,手指都抓破了,鲜血滴下来。

  无比的愤怒象一只雄狮在塔里斯胸腔怒吼,他猛的挣脱开了巫妖附加在他身上的邪恶的法术,拔出宝剑,一跃而起。“下地狱吧,你这永远也要受诅咒的怪物!”他大叫着把巨大的剑刃举过头顶,想要将嗜血的剑锋劈向折磨他的敌人。女妖的眼中绿光一闪,塔里斯顿时觉得他的手脚就象被残暴的铁链所束缚,手中的长剑怎样都砍不下来了。他整个人好象被定格住了。

  巫妖苍白的脸简直都绿了,她的眼神充满恶毒的变换,却又有着一丝期待神情,她慢慢的从黑袍中伸出右手,食指上那枚嵌着血红色玛娜之石的戒指散发着连普通人都可以感觉到的强大魔力:“伊波利特我很喜欢你!你应该感到荣幸!伊波利特.塔里斯骑士先生你让我吃惊不少啊!人类信念竟然能冲破我的诅咒,虽然只是一瞬间的…….”碰的一声,门随之打开了,寒冷的夜风吹了进来,大吃一惊的女妖转身看着正大步走来的巨大身影。

  “尊敬的各位大人,我给你们送来了美味的食物,我想你们一定都饿了吧?”鲁格捧着托盘,低头走进大厅,他三两步走到大厅的长桌旁,忽然他看见倒在地上的哈德勒骑士,猛的大吃一惊。他抬起头却看见一个象狗熊一般巨大的人影正举着一把巨大的长剑,正要向一位美丽的女士劈去,心中的一震,他那大手不自觉的向上一抬,却忘了自己手上还有一个装满食物的托盘。食物飞起,撒的满地都是。

  “哐铛”托盘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鲁格猛的向前扑去,想着一定要挽救点什么,慌张的肥胖的手臂左右挥动。他的脚却又不小心绊在了哈德勒骑士的身体上,霎时,他整个人都朝桌子扑了过去,巨大长桌子被他沉重的身体压翻。他的头重重的嗑在桌子上,然后就昏迷了过去。

  长桌正中央摆放的水晶球在空中滑出一条美妙的弧线摔落在地,场面混乱且诡异,女巫妖措手不及,水晶球摔在地上,碎片四处飞散。 塔里斯全身一震,束缚在他身上的邪恶的法术消失了,嗜血的剑锋凶恶的扑向因结界被突破而不知所措的女妖。

  惊慌失措的女妖迅速的抬起右手,嘴里快速的吟唱着咒语,一面刻有黑色五芒星的巨大的魔法盾牌,瞬间就出现在她手上。塔里斯的身高再加上手中巨大的铁剑,呈排山倒海之势向巫妖压了过来。剑与盾相交,当的一声巨响,只震得从人耳中嗡嗡发响。

  塔里斯如狗熊般高大的身体几乎比巫妖高一倍,他双手握住着的巨剑就象在劈柴般的一剑又一剑的猛劈下来。女妖在塔里斯如潮水般的攻击下,口中发出阵阵悲鸣声,渐渐的,她整个人都象被压在了盾牌下的向后退却。她身上怪异的光也渐渐的变的微弱,慢慢的消失不见了。

  威尔斯骑士也从咒语中争脱出,他一跃而起拔出宝剑,朝巫妖冲了过去。忽然眼前一道紫光一闪,塔里斯手中的铁剑被一股无形力量击的粉碎,接着那力量撞在他的红色铠甲上,强大的能量把他巨大的身体举了起来,让他向后直飞,一直飞到大厅的最里面,重重的撞在台阶的石壁上。轰的一声巨响过后,墙壁的碎片与粉碎的铠甲散落了一地。魔法盾不知何时从巫妖的手中消失不见,而她冰冷的左手中燃起了一团紫色火焰。

  紫色的火焰在雪白如玉的手上,诡异燃烧,激烈跳动,却没放出一丝光和热量。女妖的黑袍仿佛溶入了四周的黑暗当中,她的身影变的模糊起来。威尔斯几乎连她的脸轮廓都看不清楚,只有那妖异的双眼,在黑暗之中有如星辰般闪烁不定,鲜红如血。

  “威尔斯!”女妖转过身来,那血红的双眼象蛇盯着青蛙般恶毒的盯着威尔斯,她的声音有如同刮玻璃时发出的刺耳尖叫:“在所有人当中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你是他们当中最聪明的人。只要说出那件东西的下落,我可以饶你不死,甚至给你力量,到时候你可以拥有和我一样强大的力量。如果你拒绝将马上就会死去!你的灵魂将在无底深渊受到无尽的折磨!”

  威尔斯的脸色已成铁青,握剑的双手开始出汗,心跳渐渐加快,嘴角微微颤抖。冰冷如同刀锋一样锐利的目光射进了威尔斯的脑海,深红的眼珠仿佛能刺穿了他的灵魂。女妖从黑暗之中探出头颅,铁灰色的长发象毒蛇一样在的半空中扭动。她的声音变的嘶哑而缓慢:“威尔斯.布拉德我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1……2……”

  大雨像一片巨大的瀑布,从西北的山脉横扫着跃马平原,遮天盖地地卷了起来。雷在低低的云层中间轰响着,震得人耳朵嗡嗡地响。闪电不时的用它那耀眼的蓝光,划破了黑沉沉的夜空,照出了在暴风雨中狂乱地摇摆着的森林。似乎连最厚重的窗帘也挡不住刺眼的闪电,而最坚实的墙壁也抵不过轰隆隆的雷声。

  猛见电光一闪,照得屋角里都雪亮。金色的盔甲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来,威尔斯右膝跪在地上,宝剑深深的插进花岗岩中,他整个身体重量仿佛都压在剑柄上。深茶色的短发上戴着的金属制头环,深深的埋藏在双臂中间。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迫着。大厅里一片寂静,除了暴雨打在窗上的声音和那如野兽般的巨大喘息声。

  轰然一声巨响,让整个大厅震了一下。天花板裂开了,闪电击中了大厅的一角,巨大的力量彻底把它摧毁。飞散的墙壁、四射的大理石混同着雨水,冰雹,一起掉落在台阶上,狂风长驱直入,把窗户上那灰色的幔扯得粉碎了!墙壁上全是裂痕,墙上烛台上只有的少数的火炬仍然燃烧着。

  暴风不断加剧,在电闪雷鸣中,伊波利特.塔里斯从废墟瓦砾里站立起:“闭上你的嘴,你这永远也要受到诅咒的怪物。滚回本该属于你的阴暗角落里去吧!这里没有人会向你屈服。”

  他全身的铠甲在女妖凶狠残忍的一击已经粉碎,里面的黑色皮革露了出来,上面布满着大大小小的划伤和割伤。他猛得用力一扯,破碎的黑色皮革连着本就不多的护具被一下扯得粉碎,大雨在他古铜色的肌肉曲线间流窜着,他苍白的脸庞透出阵阵光彩。

  女妖慢慢的转身,她那被诅咒的妖物之眼中充满了兽性,她看着地上散落四周的碎铠甲说道:“附有魔力铠甲!原来如此,你刚才因为身上的魔法铠甲才勉强逃过一死吧,现在你身上已经没有能保护你的铠甲,那么再中一击你就没命了。”她的声音中带着嘲弄与一丝惊讶。

  青白光的闪电不时的在塔里斯身旁游走,他伸手抓住胸前狼牙做成的护身符。这是他用自己第一次杀死的狼的牙齿做成的,那一年他十岁。他用力把护身符扯了下来,漆黑的眼瞳中闪耀着狂放的火花。

  塔里斯默默的把狼牙缠在左手,他转身把插在石壁上的剑拔出。剑身异常的漆黑,毫无金属的光泽。他单手将剑高举过头顶,宝剑如饥似渴地吸取了这个空间里的所有的力量,电光雷鸣消失了,雨停了,风也停止了咆哮,天地仿佛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

  “月光之神啊,请给予我力量,让我赢得激情和勇气; 繁星之神啊,请给予我智慧,让我夺取自由和荣耀!”塔里斯俯瞰着邪恶的妖巫说道:“丑陋的怪物,我要将我的血阻止你的邪恶!”

  他的手臂的肌肉贲起,勇猛的战士忽然发出怪叫,他朝巫妖冲了过来,速度快得可怕。女妖感觉到了那把剑的可怕力量,她紧张的盯着迅速冲过来的战士,口中飞快的吟唱着咒语,神剑散发出的异样魔法波动,不时干扰她法术的进程,让她不得不全神灌注的聚集着所有魔力。

  女妖铁灰色的头发在空中不停的舞动着,仿佛一团被风吹乱了的乌云,那本来溶入黑暗的身体,在蓝色的波动里变得具体起来。四周空气变的凝滞,她高举的双手之间,闪烁出两道蓝紫交叉的光。

  威尔斯眼中一阵模糊,他被自己的眼泪水所惊醒。高贵的骑士抬起低下的头颅,他为自己的懦弱行为感到羞愧,然后他感到愤怒,巨大咆哮声从他嘴中发出,他愤怒突破开女妖的诅咒,一跃而起。宝剑从没有任何防备的巫妖的胸前穿出,刺骨的寒冷沿着剑刃窜入他的身体,威尔斯受女妖身体的魔力反馈,瞬间被那股寒流冻僵。

  女妖口中发出巨大的悲鸣声,那声音穿透寂静的夜空,在荒凉的跃马平原回荡。这是她死前唯一的声音,就在威尔斯的宝剑刺入女妖一瞬間,塔里斯闪电般的出现在女妖的身前,他手中的神剑迅速从上方挥了下來。女妖被手持神剑的塔里斯骑士从中间破开,女妖的身体一半倒在地上,一半被变成冰棍的威尔斯的剑所挑起。现场异常诡异,女妖的血流了出来,鲜红的地毯上满是粘稠的绿色液体。

  “威尔斯吾友!……你还有责任未完成……你现在还不能死……!”塔里斯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嘶哑而飘渺仿佛从天边传来。他抬起左手轻轻接触碰威尔斯的银色头环。女妖的诅咒在塔里斯的力量下消失了,威尔斯身上的冰雪迅速融化,他冻僵了的苍白脸孔也开始恢复血色。

  “伊波利特我们赢了?”威尔斯抬起头仰视如天神般塔里斯,露出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的问道。

  塔里斯没有回答,他的灵魂早已在使用神剑时被消磨殆尽,此时,他的六感已经消失,他瞎了再也看不见多姿多彩的世界,他聋了再也听不到悦耳动听的音乐。受到神剑魔力的牵引,他凭着本能摇摆着转过身体,步履蹒跚的朝大厅里走去。

  “亲爱的伊波利特你怎么了?你想去那?”威尔斯反射性的伸出手想扶住高大的骑士,当他意识到自己卤莽的行为,立刻抽回了自己的手,但是太迟。他仿佛被闪电击打一般,五道剧烈的痛楚沿着他的手臂往上窜,直刺进他的心脏,让他喘不过气来。然后,他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塔里斯笔直的沿着红色地毯走到大厅的最深处,踏上三级阶梯他来到石壁前。 他双手举起剑就象千百年来所有的使用过剑的人一样的,把剑再次插回它本来的地方。伊波利特.塔里斯的脸上露出无比满足的笑容,当剑插入石壁后。他的身体就象沙做的城堡被海浪冲垮般,在转眼之间就腐烂,崩溃化作一堆灰尘。一阵微风吹过,伊波利特.塔里斯永远的消失在风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