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随身空间之末世大酒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食材送到

随身空间之末世大酒楼 言拾壹 2774 2019.11.12 07:00

  “二十八万!”楼小石和安仔的下巴几乎都要掉到桌下去了。

  “哈哈哈……”两人震惊的表情成功取悦了林老板。

  “傻女,光靠鲍鱼捞饭,你们老板能赚到那么多钱吗?”林老板笑着起身,指着那张纸说道:

  “食材一会就送到,用点心准备好,贵客们晚上就到啦!”

  说完就走,只留下楼小石和安仔两人面面相觑,半晌回不过神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唤醒了呆楞中的两人。

  楼小石接起电话,没说几句就挂了,两道眉毛却皱了起来。

  “楼姐,怎么啦?”安仔问道。

  “你还记得福源街的忠叔吗?他的店要转让,我本来想接手的,但是转让费要五万,我本来想预支一下工资的,但是现在支出帐目那么透明,我要去预支了工资,大家伙儿还不都觉得我也要跑路?”

  “楼姐,你转铺子干嘛?你也想要放弃酒楼呀?”安仔眨了眨眼,有些困惑和不解。

  “也不是啦,我就想留条后路,而且,而且……”楼小石叹了口气。

  “福利院那边,搞不好就得搬出来。”

  “什么?之前不是说要合并到城东那家大的福利院吗?”安仔知道楼小石和福利院的关系,他吃惊道:

  “再说了,福利院不是有拨款吗?”

  “有人惦记上福利院了,随随便便找几个理由,把合并和拨款的事拖欠上一段时候就够呛了,福利院那么多人,每天起来就得开销啊。”楼小石说起来有些郁闷。

  “不用说了,你的积蓄肯定都搭进了吧?难怪要预支工资。”安仔一副了然的样子。

  楼小石叹了口气,没出声。

  “行了,楼姐,这不还有我吗,我借你啊,不就五万吗,用上个十年八年的也没问题,你都不用付利息。”

  楼小石楞住了,安仔的身世她也清楚,安仔上小学时,父母双亡。尔后就一直和爷爷在乡下长大,家里虽然不算赤贫,但也不富足。

  “你哪来那么多钱?”

  “咱们酒楼不是包吃包住嘛,又发制服,上网还有WIFA,每个月还能报销一部分电话费,你知道吗,我的工资都没地方花。”

  楼小石无语地看着他洋洋自得地显摆,苦笑摇摇头道:

  “没看出来你还是个隐形的小土豪嘛,没地方花的话你不会寄回家里去?”

  安仔怔了一下,故作轻松地说道:

  “我爷爷去世后,我就没有什么亲人了。”

  楼小石看着他有些低落的情绪,心下黯然,无言地上前,用手揉揉他的头发,想要安慰他几句,没想到换回来一声惊叫。

  “楼姐!我的发型,说了很多次啦,不、要、揉、我、的、头、发!”

  楼小石看着炸了毛的安仔,白了他一个眼,这么一闹,刚刚有些低落的气氛倒是一扫而光。

  “德性,你去帮我办手续吧,楼上楼下,都谈好了,喏,我的身份证,忠叔的号码发给你。”

  楼小石很放心地把事情交给安仔,安仔年纪不大,可打过不少份工,房屋经纪就是其中一种,交给他来办这事正合适。

  安仔走了后,楼小石拿着那张手写的菜单坐立不安,上面的字像烧红的铁块一样灸烤着她的手和眼,明明身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她却觉得浑身是汗,她想来想去,终于还是拿出电话来,拨给了林老板。

  “林老板,实在不好意思,你订的那个菜,我决定还是不做了。”

  “楼小姐啦,你又开什么玩笑啦?我都到你们酒楼啦,快到后门这里来,这个货可得你自己亲手验收啦。”

  什么?楼小石又惊出一身汗,林老板这动作也太快了吧。她只觉得头大,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她那里知道,这段时候查得严,林老板已经很久没有找到地方做这些“高档菜”了,好容易在楼小石这里打开一个缺口,他还不立马几个电话就安排得明明白白。

  等到楼小石赶过去的时候,食材已经由林老板亲自送到后厨和冷库了。

  见到楼小石,林老板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笑眯眯地一副人畜无害地样子。

  楼小石心里吐槽道:“老狐狸!”

  食材是单独放在后厨一个小房间里,里面有冷柜,是用来摆放一些贵重的食材的。

  熊掌、穿山甲、娃娃鱼……饶是早有了心理准备,但楼小石看到那些食材,还是揪紧了心,看到最后然后她倒吸一口冷气,差点没晕过去。

  一只活的猴子!

  菜单上只写了一个简单的“猴头”,难道是那道传说中的——“活吃猴脑”!

  林老板见怪不怪地拍拍楼小石的肩膀,也不多话,丢下一句,“晚上八点,准时开宴。”然后就迅速走人了。

  楼小石知道,从她鬼迷心窍,开口答应的那一刻开始,自己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从林老板透出来的消息里,那些食客,随便哪一个出来,一个小手指就足以把她、把酒楼都辗得死死的。

  她有些失魂落魄地锁了门,来到后厨,迎头撞上一个高大的男人。

  “哎哟!”一声惊呼,楼小石回过神来,后知后觉得才发现自己的额头撞得生疼。

  “铁柱啊,不好意思,撞到你了。”楼小石连忙道歉。

  “俺没事,你撞疼了没有?”

  铁柱其实不叫铁柱,他本来叫李建设,在吴老爷子手下学厨,也不知道那里入了吴老爷子的眼,张口闭口“铁柱”“铁柱”地叫,于是大家都跟着叫铁柱,反而本名没人知道了。

  “铁柱,你来得正好,今晚有几个菜有些特殊。”

  楼小石连忙拉着铁柱去看那些食材,铁柱却一副见怪不怪的神情,楼小石偷偷吐了口气,果然以前大老板坐镇酒楼的时候,没少做过这些菜,可她的心口却还是闷闷地,像是压了什么东西一样。

  看到那只猴子,铁柱还是楞了一下。

  “这以前没做过呀,要不问问师傅。”

  楼小石胡乱答应着,事已至此,她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有了铁柱接手,楼小石慌乱地准备离开后厨,心神不宁的她没提防,差点撞到案板,手忙脚乱下,她的手指不知道划到哪里,一下子裂开了一大个口子,鲜血立即流了出来。

  楼小石慌乱中,也不晓得捂着伤口,慌忙中两只手都伸到口袋里去拿纸巾,纸巾没拿到,受伤的手指却无意间触到了口袋中无意间捡到的那枚戒指。

  在无人看得到的口袋里,那鲜血倏忽一下,就没入了戒指中。

  铁柱连忙扯了几张厨房用纸巾过来,楼小石接过来几下包了起来,不止是手指,连整个手掌都包了起来,她没发现,自己无意间把口袋里的戒指带了出来,一起裹在了纸巾里面。

  楼小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好半天还是心浮气燥,无法平静下来,她有限的二十几年生命里,没试过做任何违法的事,不曾想,如今却为了钱,却鬼迷心窍地答应了林老板的要求。

  楼小石捧着受伤的手,感觉到手指似乎没有再流血了,便小心翼翼地打开纸巾,她定睛一看,整个人却都方了。

  自己的双手十指纤细,上面长着一层薄茧,却都光滑无恙,那里有什么伤口?再看纸巾上,半点血迹也无,只有一枚毫不起眼的戒指静静地躺在里面,正是那枚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戒指。

  只是,那戒指和之前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楼小石疑惑地觉得,比起刚发现的时候,这枚戒指好像更有光泽了一样。

  楼小石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那还是喜欢看网文的安仔,不时在身边唠叨而留下的印象,刚刚难道是滴血认主?这难道是一枚法宝戒指或是空间戒指?

  等等,安仔是怎么说的?用意念还是精神力去感知?意念和精神力是不是一回事,要在心里默念什么?芝麻开门?嘛呢嘛吽?哦不,好像是我要上春晚?啊呸,我要进空间!

  进空间进空间进空间?

  楼小石神神叨叨地念叨着,忽然她只觉得眼前一花,再一看,自己忽然置身于一个陌生的地方。

  还真是空间呀?这也太扯了吧,随随便便就是一个空间?会不会太过草率了?金手指什么时候烂大街了?楼小石内心无言呐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