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随身空间之末世大酒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夜宴开席

随身空间之末世大酒楼 言拾壹 3013 2019.11.13 07:00

  入夜,盛世皇朝大酒楼灯火通明,远远望去,像是一方霸主一样,雄踞在这片有些老旧的街区。

  酒楼所在的这一片区域坐落在海城的东南角,属于城郊,离市中心差不多半小时的车程。除了酒楼周围有几座新建的高楼,其它的几乎都是低矮的平房和居民楼。

  楼小石没有像往常一样不时巡视楼上楼下用餐的客人,现在的她神经绷得紧紧地,全神贯注地关注着五楼那间至尊包房。她只是在客人到达时迎接了他们,将他们送入包房内,便就退了出来,不打扰客人们用餐。

  此时那些贵客早已入席,浅尝了开胃酒和前菜。

  松露、血燕、天九翅、驼峰、猩唇、鲤尾、熊掌,以及最后的压轴猴头,样样极品,是为八珍。

  其中鲤尾,可不是普通鲤鱼尾巴,古人称穿山甲为“鲮鲤”,视为山珍的鲤尾即是穿山甲尾。

  猩唇则是麋鹿脸部的肉干制而成,麋鹿也就是俗称的“四不像”。

  这几种动物都是珍稀动物,也是国家保护动物,加上鲨鱼和熊等几种动物近年已经被划为保护动物了,一般人哪里还能随便食用,也就是林老板手眼通天,既能找到食材,又能联系到客源。

  包房内,几名贵宾围坐在偌大一张圆桌旁,坐在主位上的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温文尔雅,一脸和气,通身透着一股贵气和儒雅之风,一看就是那种家境不凡,且久居上位之人。

  此人姓程,名熙和,是海城一家主打文化产业的集团主席,程家不止在海家很有名望,在京城也很有底蕴,可以说程熙和在海城,是个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围坐在四周的还有四位客人,一人着西服,西服样式普通,颇像某个机构的制服,但细看之下,衣服面料上乘,裁剪精致,不用也是出自某名家的私人定制。

  程熙和一边和众人打着招呼,一边拿起茶壶倒起茶来。他微笑着对西装男子说道:“老李,有日子没见了,约你也约不出来,怎么,如今要退隐了吗?”

  西装男子老李微微欠身,隐隐有些诚惶诚恐,应对却挥洒自如,他一边接过程熙和递来的茶杯,一边笑着说道:

  “不敢不敢,怎敢麻烦程老师亲自倒茶呢,老三,还不赶快给叔叔伯伯们倒茶。”

  他身旁坐着的一位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在程颐和拿起茶壶之时就自然而立,但也并没有上前抢茶壶,只在老李出声之时才笑着对程熙和说道:

  “伯父,让小侄来吧。”一边顺手就拿过茶壶,接着给众人斟起茶来。

  程熙和淡淡一笑,眼着闪过一丝赞许,笑着说道:

  “学靖最近刚回来吗?也不见你到家里来玩。等哪天珊儿有空了,约着来家里吃顿饭。”

  李学靖脸上的笑意更盛了几分,颔首应下。

  另一边是一个穿着高定唐装的男人,长得比较富态,脸上笑眯眯地,像个弥勒佛一样。李学靖双手将茶杯轻轻递了过去,微笑着道:

  “谭叔叔喝茶。”

  程熙和打趣道:“谭总,最近在哪里发财呀,似乎又多了几份圆融之气了。”

  他那边叫人老李,这边称唐装男子为谭总,虽然称呼上似乎亲疏有别,但对两人的态度却和蔼可亲,仿佛在与多年的好友叙家常。

  席间还有一人,年纪与程熙和相仿,却面带阴沉之气,冷眼看着众人寒喧却不发一声,只漠然地接过李学靖递来的茶杯,漫不经心地呷了起来。

  李学靖神情自若,其他人也并不作理会,想来此人一贯如此作派。

  说了一会话,程熙和转向这神色阴沉之人,说道:

  “仲叔,上菜了?”

  那被称作仲叔的人点了下头,程熙和便向李学靖微微颔首。李学靖心领神会,按了呼叫服务的按键,不一会,便有服务人员前来,很快就安排餐点上桌。

  每一道菜都由精致古朴的餐具分送到各人面前。客人都是老食客,自不用多作解说介绍,每每上菜,都径自埋首品尝。各人食相不一,或大嚼或细品,但看起来都对每一道菜大为满意。

  虽然众食客都是见多识广的老饕,然所上的菜品既少见,又烹饪得极为美味,因分餐而食,份量也不多,倒有些法餐的作派,是以每一道菜品上桌,无一不被一扫而光。

  众人吃得兴起,却隐隐觉得还不够尽兴,不由得愈发期待最后一道压轴的“大菜”。

  楼小石守在包房门外,见楼面的领班红姐亲自手推餐车款款而来,几个服务员紧随其后,知道要上最后一道菜了,双拳不由自主紧握了一下,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一晚上紧张不安的情绪,在这一刻达到了极致。

  她深吸一口气,跟在服务员后面,进入包房。

  包房内几名客人,都目光灼灼地看着众位服务员从餐车端上一盘盘用锃亮的不锈钢罩子罩着的菜肴,放置到客人面前。

  程熙和的目光,从看到餐车上和普通菜肴一样的盘子,眼神便开始有些闪烁不定,不动声色地瞥了楼小石一眼,脸色却分明阴沉了几分。

  楼小石在一旁,将客人们的反应看在眼里,当程熙和的眼风扫过来的时候,她心里暗暗叫苦,但她也知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只能捱过晚宴结束再作打算了。

  她心里明镜似的,知道客人们期待的是什么,也知道接下来,一个应对不好,也许明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盛世皇朝这个酒楼就要关门大吉了。

  服务员们将盘子放好,便不约而同地将罩子轻轻揭开。

  客人们只见面前一阵热气如炊烟袅袅升起,转眼散去,眼前像忽然出现一幅清雅的画面。

  一个暗色的陶质盘中,一汪似烈酒又似酽茶的汤水中,错落叠放着两片乳白色的食物,像豆腐,又像乳酪,可豆腐没有这么细密,乳酪没有这么绵软。

  ——猴脑!众人纵是吃过很多次猴脑,但这样精致的制作还是头一次见。

  细看切口平滑,侧面却有些沟壑,最难得的是那汤中并无半点油花,也无半点碎屑,汤色清澈,内中一点杂质都无,厨师的刀功可见一斑。

  盘中仿佛两片天然造就的白玉石片,浸养在灵泉中一样,边上点缀的两三根有细长茎枝的植物,茎上缀着零星两三点小细芽,透着几份野趣。顶上小巧射灯柔和明亮的灯光打在上面,那菜仿佛真像是在发光一样。

  纵是见过了各种场合,几乎吃遍了天下各式美食的客人们,也为眼前这一份简约而又精致到了极点的菜品打动,久久不肯开动。

  服务员们上完菜,一个个早已悄然退出房间,只有红姐和楼小石站在角落,安静地伺立着。

  楼小石见了各人的反应,心里的大石微微落下了一点。很多人喜欢活吃猴脑,不一定真是为了那味道真是天下无双,更多的恐怕是一些难以言表的阴暗心理。

  虽然她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为了赚钱,她也愿意拼了,但是让她一手安排那种所谓“美食”,她实在过不了自己心中那一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从哪里传来一声“咕嘟”的声音,大家回过神来。

  “哈哈,不错不错。”

  “来来来,都动起来,刚刚我还以为今天又失望了,没想到还有这惊喜。”

  “可不,程老师的安排,自然是没得说啦。”

  “嗯!”

  ……

  言笑晏晏中,众人开始品尝眼前的食物。

  用一旁搭配的长柄银勺轻轻舀取那白色脑花,银勺破开玉石,莫名让人产生了一种破坏欲,隐隐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快感。

  银勺送入口中,客人不由微眯了一下眼睛。

  入口爽滑的脑花,醇厚鲜甜的汤汁,形成一种强烈的味觉冲击,瞬间充斥了满个口腔,萦绕在舌间久久不散。

  一时间,大家都不再出声,静默地品尝着口中的美味。房间内只偶尔听到零丁几声,银勺碰撞到盘子的轻响。

  食物份量不多,转眼即空。食毕,众人犹不尽兴般叹道:

  “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果然是盛世啊,我还以为没有什么作为了,看来实力犹在呀。”

  还未等楼小石放下那半颗心,席间却传来一声轻嗤。

  众人不由静默下来,原来是那神色阴沉的男子仲叔,只见他慢条斯理地尝了尝盘中的美味,面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冷冷地瞥了程熙和一眼。

  程熙和的不悦本来在众人交口称赞的时候已经和缓不少,这会儿被仲叔这么一瞥,心头不由一震,身上就冒出了一身冷汗,阴鸷的眼神如寒冰忽地扫了一眼楼小石。

  楼小石的心忽然就沉沉直坠了下去,客人这是极不满意这样的安排了。

  一瞥之后,程熙和的脸色忽然又换成了仿佛春天雪融之后的温暖,含了笑对着唐装男子说道:

  “仲叔……”

  正在这时,包房的门忽然被人大力打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