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节 奇舞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060 2005.04.01 08:19

    “李兄认为呢?”一脸肃穆的陀勒密同样反问,看到对方半晌没有回答自己,他不得不加重语气道:“若是李兄只是想把你现有的势力范围稳固和加强,那恕我不能支持您的意见,若是李兄还有更深远的想法,那么兄弟倒还有些兴趣。”

  “这又有什么区别呢?”无锋略微一顿才回答道,“何况我现在所说的话能否代表我以后的想法,连我自己也很难确定,大酋长能够相信吗?”

  “呵呵,若是兄弟只凭李兄现在一言就轻下定论自然不可能,只是李兄近几年来的所作所为让兄弟也十分钦佩,偌大一个西北让李兄治理得风生水起,委实让周围得邻居们羡慕不已啊。”陀勒密脸上露出笑容,“以李兄涉足北吕宋,兄弟就已经感觉出李兄胸怀之远,所以兄弟才会有此一问,若是李兄不愿回答,那就作罢。”

  无锋心中暗自一惊,想不到自己进军北吕宋之时居然就引起了这远在极北的柏因人关注,看来此人志向亦在不小,不过这样才好,若是心无远图,自己还真难拉对方上自己这条船,这么看来,自己来这极北一趟还真是来对了。

  “呵呵,看来李某的一举一动竟引得大酋长如此关注,李某真是不胜荣幸啊。李某若是不给大酋长一个满意的回答,大酋长定是认为李某有意回避了。不错,在大酋长面前,李某也不想隐瞒什么,眼下我们唐河帝国正值多事之秋,帝国内外交困,否则这捷洛克之围也轮不到李某来解。太平教在帝国内部发难,而利伯亚诸国很明显已经和利伯亚诸国沆瀣一气,李某身为帝国藩属,决不能容许一干邪门歪道在帝国内猖狂,只要机会合适,李某定当挥兵东进,只是这以卡曼人为首的利伯亚人现在的确也给李某带来不小压力,所以李某才会有此一行。”无锋也不掩饰,泰然自若的将自己来意说了出来。

  “李兄方才不是说即便是你我双方联手对付卡曼人一样没有胜算,那你我合作却还有什么前景可言?”陀勒密也不想再绕圈子,直奔主题。

  “贵族眼下虽然总体力量并不算弱,但却有几个致命弱点。一来贵族生产力发展低下,百姓多以游牧渔猎为生,而起分布极为分散,没有形成一个较为集中的中心区域,更不用说作为文明和繁盛的象征―――城市了;二来贵族战士虽然勇猛,但缺乏正规军事训练和优良武器,马斯顿荒原和利伯亚平原地势都属于较为平坦的地区,适合大规模军团作战,尤其是步骑混合作战乃是主要作战方式,而这种作战方式正是利伯亚诸国作为擅长之作,而且现在他们都已经在马斯顿荒原中部建成了要塞,这已经成了插入贵族领地中的钉子,贵族屡次遭遇挫败被迫撤回马斯顿荒原北部山区躲避与此关系很大;三来,贵族没有可靠的盟友,尤其是能够在经济、商业、情报等对方面为你们提供支持的盟友,所以你们可以说每仗必败,顶多是败的程度问题而已。”

  这一番话无锋讲得毫不客气,陀勒密听得脸色发青,却又不能不承认对方所言皆是自己一方的软肋,而且是短期内无法解决的要害。

  “以贵族目前之状况,即便是与任何人联手也无法对利伯亚人构成多少实质性的威胁,像太平军这等二流力量,连他们都自身难保,不知道大酋长何以会相信与他们结盟能获得好处?更不用说他们和利伯亚人本来就是一丘之貉,当然他们和利伯亚人同床异梦,他们的秘密联盟迟早会破裂,但依兄弟之见,只怕是对贵族也是利用多,诚意少吧?”无锋的话语越发刻薄,却处处说到陀勒密痛处,让他无法还口。

  早已无心欣赏歌舞,这位柏因人中最大部落的酋长此时完全被无锋犀利的词锋所打动,双眼虽还定定的盯着前方篝火,但心思却已经放到了无锋所说的话语中上来了。

  无锋也不打扰,一面快意欣赏这难得一件的柏因族人欢迎贵客的曼妙歌舞,一边忍不住击掌附和着鼓点节拍而歌,端的是一副意兴畅然狂放不羁的豪士模样。

  柏因女子的身材都是异常高大健美,而其皮肤更是雪白异常,无锋轻略打量一眼,这一群歌舞女子的身材比起自己身材亦不稍让,随着强烈奔放的节奏,短剑、利匕、圆盾纷纷出笼,娇斥怒喝,金铁交击,伴随着裸露在外如玉凝脂般的身体,更增添了一番无尽情趣。

  猛然间鼓点一变,如铁马渡河金戈破天,节拍骤然变得激昂飞扬起来,一女自后堂飘身而出,弹空纵跃,雪白的肢体在暗黑的披风下忽隐忽现,眼见堪堪要落入火中,猛地一点,身体顺势在篝火堆上空飞旋而起,带起丝丝火星乱闪,剑芒顿现,寒气森森,只闻轻斥一声,一式优美绝伦的空中大圆环带着强烈的涡旋气劲径直向无锋和陀勒密二人坐的位置电射而来。

  “咦?”“唔,”陀勒密和无锋二人都是一怔,双目同时平视前方,无锋侧翼的两名近卫身形虽然未动,但柔韧如水的气机早已悄然渗出,四目如炬,神光湛然,锁定飞旋而来的目标。

  大圆环早已化为一道黑白相间的身影转瞬间即到陀勒密和无锋面前,无锋这才看清对方,黛绿如水的半长发因急速飞行而至纷纷扬扬,在火光下显得异常绚丽,玄黑如漆的披风鼓起阵阵劲风,猎猎着响,丝毫不能裹住披风内的娇躯,饱满玲珑的肢体在无锋眼中一闪即逝,杀气凝霜,扑面而来。

  这一切都不足以让无锋为之意动,一张活灵活现的鬼面浮凸面具上那双杳若寒星的晶眸才是他为之一震的原因,那是一双千变万化的双眸,碧绿如靛的眸子中就在这短短一霎那间似乎就幻化出无数种表情,似对生命无限追求渴望,又似对眼前的一切事物毫无知觉般的冰寒冷漠,亦或如看破世情欲奔天道的出尘道心,又像是仙界入尘的仙子对红尘之物兴趣万般。

  眼见剑影已至面前,无锋和陀勒密二人却是纹风不动,无锋侧翼的二近卫亦是气机深锁,端立如山。似乎有些恼怒眼前诸人的呆立,堪堪已到近前的身影猛然一旋,未持剑之手硬生生向下拍击,坚硬若石的地上尘影乱扑,那道身影反到借势奇异的腾身倒旋,锋利无比的剑劲从无锋和陀勒密二人头顶飞掠而过,几丝断发随风而落。

  直到此时,作为主人的朵尔部落大酋长才重重的将一直捏在手中的酒樽往矮案上一顿,脸色也沉了下来,“放肆!”

  似是未闻,那道身影早已在借势返力之时便飘身而回,柔韧无比的身躯在空中化作一道弧影,瞬间便消失在方才入场处。

  见无锋还在注视这身影消失处,陀勒密方才展颜一笑道:“失礼了,方才是舍妹,她自幼跟随本族大巫师习武,甚少在部落中露面,脾气古怪,连我这个当哥哥的也不大理会,也许今日见族中来客,想来见见世面吧,还请李兄多多包涵。”

  满不在乎的一笑,无锋随手拾起飘落的发丝,故作惊讶状:“令妹脾气可真是独特,对客人也有如此见礼,若是本人胆子小一些岂不是当场出丑?”

  “呵呵,”有些尴尬的一笑,陀勒密也不解释,“李兄说笑了,堂堂征战千里的西北王岂会未区区小把戏所吓倒?”

  “哦?万事难以预料,有时候阴沟里也会翻大船啊。”无锋也半真半假的回道。

  “嘿嘿,李兄不说这些玩笑话了,本人想和本族几位长辈与李兄单独谈一谈,不知李兄意下如何?”陀勒密宽脸上神色一正,双目直视无锋双眼,压低声音道。

  “固所愿耳,不敢请矣。”无锋亦回视对方,会心一笑。

  “好,好,本人相信与李兄一谈,定会有所收获,相信李兄亦然。”两只手在矮案下牢牢的握在一起,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切都在无锋预料之中,参加会谈的皆是朵尔部落中与陀勒密关系密切的实权人士,他们虽然也看到了目前自己族群的危机,但远不及陀勒密见识之高远,而且对无锋到来的目的和眼下时局依然心存疑虑,整个会谈中陀勒密反而甚少出言,即便是出言也是提出反对意见和质疑,有备而来的无锋尽情的展示了他在诡辩一道上的才华,凭借着对时局的深刻了解以及对座中诸人的心理把握,这一场会谈可谓丰收满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