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风起

江山美人志 瑞根 4647 2003.05.16 22:10

    

  随着冬季的临近,无锋的学习生涯也渐近尾声,无锋与莫伦、苏民舜、古基的关系也更加密切,无锋对莫苏二人的才能十分赏识,古基获得的各种消息也源源不断的传到无锋的耳中。

  今年对帝国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年头,除了帝都一带以及五湖郡、江南郡外,帝国其它地区的农作物收成都很不好,东部海上的夷人在下半年几次大规模的侵袭帝国东部沿海富饶地带,给沿海的江南郡、东海郡的几个府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而且严重的影响了帝国的海运贸易,对帝国的强大形象打击很大。西北的罗卑人再次长驱直入,横扫帝国西北地区,西北郡六府有五府遭到洗劫,其中庆阳、归德、博南三府几乎被掳掠一空,帝国在此区域的军事力量几乎成了一片空白,盗匪马贼趁机四起,局势一片混乱,庆阳、归德、博南三府实际上已陷入无政府状态。

  周围一些本对这片地区怀有野心的人也都持观望态度,不敢冒然插足,毕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是否能与几乎每年光顾的狂野剽悍凶猛无匹的罗卑铁骑对抗,而且能否得到帝国中央的支持也还是一个未知数,否则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所以,周围的各大势力都采取了骑墙观望的态度。关西、燕云两郡又爆发了农民奴隶的暴动,所幸及时控制,未酿成大的事件。

  几次回到军营中,无锋与化名萧唐的谈笑就帝国目前形势作了探讨,都认为目前帝国已到了十分困难的境地,周围各国也肯定对此有所察觉,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引发局势大的动荡,如果有机会应该抓住机会,跳出帝都这个圈子,到远离帝国中心地带的地方去发展。同时,无锋也要求古基多收集帝都以外其它地区的情报,尤其是帝国西北地区的情报,为以后作准备。

  在获取了管莹莹和花玉眉的芳心后,在二女的支持下,无锋又对安琪儿发起了猛烈的感情攻势,安琪儿的感情堡垒很快就被攻破,只是碍于家族势力的影响,还不敢公开,与无锋的关系也就未敢突破最后一道防线,毕竟安琪儿的艳名在帝都的上流社会都鼎鼎有名,多少王公贵族子弟都追求未成,如果发现被名不见经传的无锋俘获了芳心,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对无锋肯定会带来负面影响,所以二人约会都处于地下状态。而无锋对目前这种情况也相当满意,除了有些遗憾没有与安琪儿共享鱼水之欢外,不过无锋想安琪儿是帝都上流社会的一朵花,追求者甚众,如果这时将她采折,少女变成少妇,肯定瞒不过有心人,必然会带来一些麻烦,所以不如先暂缓,选择时机,再便宜行事。

  学习生涯很快结束,无锋对学习效果十分满意,虽然真正学习并未花多少精力,但认识了几个朋友,而且还有了三个红颜知己,也应该知足了。而木力格和沙浪却受益菲浅,不但获得一个系统学习军事战略战术知识的机会,而且还获得了与其它同僚交流经验的机会,无锋也在学习期间选择了一些军事书籍赠送给二人,要二人珍惜机会,努力学习,二人都圆满的完成了学习任务。

  回到军营,在检查完部队的训练情况后,无锋召集了萧唐、梁崇信、崔文秀、卢曼举行了一次小型会议,这次会议规模虽小,时间也很短,但在后来的帝国历史上有着相当重要的作用,因为在这次会议上,无锋在介绍完目前帝国所处的形势后,第一次向自己的心腹们提出了要跳出帝国的中心地带,寻找机会,摆脱羁绊,以求得更大的发展,他还郑重的向在座另外三人介绍了化名萧唐的谈笑。

  萧唐又对当前帝国及帝国周边形势结合掌握的情报作了进一步的详细阐述和分析,在座的梁、崔、卢三人在听完两人的话语后,震惊之余,不由得热血沸腾,回想自己在帝国军队所受的待遇,本就对当前帝国有些不满的他们早就下定了忠于面前这个深不可测的年轻人,只是他们还有很多疑问。

  梁崇信首先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大人,我们属于城卫军系统,恐怕很难有机会到帝都以外的地区驻防,最多有几回像上年那样短时间的一些军事行动啊。”

  崔、卢二人也露出深以为然的神情,无锋则面带自信的微笑。“这个你们不必着急,我只是提出一个初步的设想,并不是要马上施行,更何况我估计帝国今年会对西北边境的罗卑人用兵,帝国本来去年就有此意图,可由于前年北方农民奴隶暴动耽误了准备工作,所以我估计今年帝国的军事行动势在必行,因为西北地区局势的糜烂已严重的影响了帝国方方面面,北方陆路贸易的中断,使西大陆和中大陆的商品运到帝国后的价格比原来几乎翻了两倍,而帝国的商品严重积压,许多商人因此破产,而且罗卑人的军事侵略对帝国的尊严无疑是当面一个耳光,周边许多国家也因此蠢蠢欲动,老百姓也怨声载道,认为当今帝国朝廷无能,因此帝国急需一次战争胜利来改善目前的不利局面,到时候,也许我们会有机会的。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加强部队的充实训练,崇信和文秀你们要加紧进行,另外卢曼你要将所有后勤物资包括武器、战马、粮草、被服、医药等一切及早备齐,切不可掉以轻心。”

  三人皆起立遵命,无锋又叮嘱三人对此事暂勿外传。

  “罗卑人是游牧民族的一支,自古以来就与其它几支游牧民族一直共同生活在大陆北部的腾格里大草原上,它在大陆历六世纪初开始壮大起来,先后多次与大草原上的其它几支游牧民族为争夺大草原的霸权而发生战争,进入七世纪中叶后,它的实力进一步壮大,在大草原的东部先后打败求尔人、努米底人、图布人和莫特人,称雄东腾格里大草原,与西腾格里大草原的霸主赤狄人相对峙,并不断向它周围唐河帝国、西斯罗帝国、西域诸国、印德安王国、汉森同盟诸国发动侵略战争,直到帝国建立。”----摘自《帝国民族列传》

  时间已进入大陆历691年7月,帝国军队也逐渐转入备战状态,尤其是北部军区的第二军团和西部军区的第三军团更是加紧训练,城卫军团也进入了戒备状态,各种军事物资也源源不断的补充到位,一切都是为了与即将到来的与罗卑人的战争。帝都皇宫日月殿,帝国皇帝司徒明月色脸色肃穆,正专心致志的倾听军务总署情报部负责人的汇报。

  “罗卑人所在的腾格里草原今年又遇上旱灾,许多牧民的牲畜都干渴致死,看来他们要想度过今年肯定要对外发动战争,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他们大酋长瓦德亚下的征南大将军贝桑部已开始作先期战争动员,主要针对他们西南边的印德安王国和汉森同盟诸国,估计征东大将军屠答部也会马上进入战争动员,目标肯定是我们,因为西域五国已经按他们的要求向他们交纳了粮食草料和牲畜,而莫特人、图布人已和他们达成协议,莫特人和图布人将联合向西斯罗帝国发起进攻,所以他们的目标只有我们。”

  “诸位对这次战争有什么看法?”司徒明月有些烦躁,毕竟罗卑人的实力不可小视,与那些农民奴隶组织起来的乌合之众有天壤之别,而帝国目前军队战斗力不比以前,胜负难测啊。

  “陛下,军务总署已草拟了一个计划,我们准备抽调西部军区第三军团以及北部军区的第二军团的三个师团作主力,另外抽调城卫军团的两个师团作预备队,在准备就绪后就开赴西北郡。根据我们情报,罗卑人的征东大将军部约有重装骑兵三万人,轻骑兵六万人,轻步兵六万人,没有重装步兵,共计十五万人,估计会留守一部分,而我们这次共计出动二十二万余人,还不包括已经表示要与我们一起协同作战的银川府的一个师团,其中重装骑兵三万余人,重装步兵五万余人,轻骑兵四万余人,轻步兵十万余人,在兵力对比上我们占绝对优势,而且,我们这次是在自己的家门口防御作战,能够充分发挥重装步兵的防御优势,只要后勤物资跟上,肯定能挫败敌人的进犯。”军务大臣何知秋不慌不忙的宽慰皇帝,其它几个大臣也都纷纷表示这次战役经过精心策划,肯定会大获全胜。

  “不知军务总署准备让谁出任这次战役的总指挥官呢?”

  “这个得由陛下裁夺。”

  “大家可以推荐一下嘛。”

  一个魁伟的身影站了出来。“臣弟毛遂自荐,愿意领军杀敌,为皇兄分忧。”

  众人一看,原来是陛下的亲弟弟镇国公司徒明志,军务大臣何知秋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司徒明志性格急燥,好大喜功,根本不是这次战役指挥官的合适人选。

  “公爵大人,这次战役战场远在西北边疆地区,路远难走,舟车劳顿,公爵大人贵体要紧,不宜担此辛苦差事。”何知秋连忙出面劝阻。

  “什么话,本公爵身体健康得很,正想为皇兄分忧,怎么,难道何大人认为本公爵不够资格,还是对本公爵缺乏信心。”司徒明志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了。

  何知秋不由暗自叫苦,嘴里却连忙解释︰“公爵大人想到哪里去了,大人勇冠三军的威名早就传遍了整个东大陆,怎么会在乎这样一场战争呢?只是下官觉得公爵大人出马,未免有些杀鸡用牛刀的感觉。”

  “少说这些废话,本公就想藉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野蛮人来练练手,所以请皇兄下旨让我领兵。”

  何知秋心里暗暗着急,连忙向在场的其它几位将军大臣用眼神示意,但在场的几位都装着没看见,将头扭到一边,谁也不愿意为这事去得罪与皇帝关系十分密切的镇国公大人。

  司徒明月倒还有些慎重,“皇弟,这可不是非大非小的事情,可出不得半点差错,你去可以,但若打了败仗,后果你是知道的,可别怪朕这个做哥哥的手下无情啊。”司徒明月脸色庄重的叮嘱道。

  “皇兄放心,到时候您只管听大捷的消息吧。”何知秋看事已成定局,也只得请镇国公多加小心,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尤其不能贪功冒进。司徒明志很不耐烦的答应了。

  回到府中,何知秋有些烦躁,这次战役如此重要,关系到帝国西北地区以后的局面,甚至对整个帝国也会产生重大影响,而司徒明志却绝非这次战役的合适人选,自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弄不好就会出大乱子,书房里只传来一阵阵叹息声。

  “大人,何事如此烦恼啊?”何知秋抬头一看,见是自己的夫人何杨氏和小妾何安氏二人。

  “是夫人啊,坐吧。”

  “我听下人们说大人回府便到书房唉声叹气,不知出了什么事,所以过来看看。”平时自己的丈夫都十分沉着镇定,很少有这种愁眉不展的情况。

  “夫人有所不知啊,今天朝议,讨论出征西北的指挥官人选,镇国公大人要求领兵,我劝说不住,陛下已经答应了,我担心这次出征会有麻烦啊。”

  “那大人何不再向陛下进言一次呢?”

  “陛下已经决定了,再去谏言,我担心只会适得其反啊。”

  “大人,只要您尽了自己的努力,我们也就问心无愧了。”

  “好吧,我这就去晋见皇上。”

  “何爱卿,这么晚了急着见朕,到底有什么要紧事?”

  “陛下,臣还是为今天朝议上讨论的出征西北的指挥官人选一事而来,臣经过慎重考虑,觉得镇国公大人不是这次战役的最佳人选,能不能请陛下另外考虑一下呢?”

  “哦,为何何爱卿这样认为呢?”

  “臣认为镇国公大人年龄已经偏大,不再适宜作远途跋涉,还有镇国公大人性格比较急躁,臣担心在战场上会影响指挥官的判断。”

  司徒明月也有些犹豫,毕竟这是一场事关重大的战役,不能出一点差错,他考虑了一下,如果这时不让司徒明志带兵出征,他肯定不会轻易作罢,而且司徒明志说得也有道理,这是一支相当于两个军团兵力的部队,如果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掌握,那就会出更大的问题,何知秋对这次战役的指挥官人选这么重视,难道?想到这里,司徒明月定了定神︰“何爱卿,既然朝议上已经定了人选,现在也不好在作更改,这样吧,朕再叮嘱一下镇国公,让他小心行事。”

  何知秋见皇帝陛下决心已下,只得跪安回府,回家的路上,他有些惆怅,莫非这就是天意?但愿自己的预感是错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