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节 遥指天南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097 2006.08.17 12:56

    这一系列的讨论虽然有没有能够立即确定将来李无锋统辖地的政权组织结构,但也初步为所谓的西疆都护府勾勒了一个雏形。对咨议院组建的构思来源于北吕宋,但却是无锋在西大陆游历时见识到巴比伦海周边一些城市共和国建立的议会带来的启发,不过无锋暂时海未想过也真正在自己的领地内建立这样一个自我约束的机构,不过他觉得可以建立一个类似于为自己和政府提供决策建议的机构,所谓的广纳贤言广闻众议大概就是这各意思吧,至少可以用过这个渠道一定程度的了解各个阶层关心和关注的事情,虽然这并不准确。

  不过无锋的这个创意性举动在当时却并未赢得包括他麾下重臣们的支持,在他们看来掌握民意当然有必要,但未必非要通过这种渠道来了解,建立这样一个机构并不能对领地内的发展产生多大实际效果。而即使在几百年后的有些历史学家看来,李无锋的这个标新立异的创举也不过是遮人耳目的一种假象,从咨议院的功能作用和权力看来,似乎除了一种没有任何约束力的建议权,没有其他任何能够对政府产生强制效力的权力,这纯粹就是一个摆设。但后世不少政治学家和社会学家却对李无锋的这个创举大加赞赏,称赞李无锋的这一措施开创了历史的先河,第一次在东大陆这个皇权唯一的地区吹起了一股清风,这个咨议院虽然在当时甚至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能起到多少实质性的作用,但却已经具有了某种限制政府权力的雏形,至少政府需要认真听取这些来自各地区各阶层的民意代表们反映的问题,尤其是在后来随着民意代表名额和代表的阶层族群以及利益团体越来越广泛,这种作用就显得越来越明显。

  拿李无锋的话来说,这至少可以多了一条了解民意的管道,至于民意是否符合国家利益,是否就需要立即付诸实施,那就需要决策者来作出判断了,最后的决定权依然掌握在决策者手中。这也许就是无锋的初衷。

  鉴于西疆都护府的建制需要帝国中央政府批准,所以在未能得到帝国中央政府批准之前,关西六府的事务依然只能维持原状,好在萧唐苏秦的到来已经就大的行政事务达成了一致意见,而王宗奚则成了主要操作者,组建西疆都护府的前期工作也就主要落在了苏秦和王宗奚身上,萧唐也只是在泸江逗留了三天便需要启程返回庆阳,毕竟西北只留下一个王缭在独撑大局。到这时候,无锋才发现自己手下作为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依然太少,打江山难,坐江山更难,这句古话到这会儿无锋才深刻体会到,也许自己真的该好生思考一番如何建立一种发掘招募招揽各类人才的常规机制了,单纯从帝国大学和西北大学中培养出来的学生也勉强能够胜任一般的事务性工作,但真正能够进入自己核心为自己效力分忧的人才依然太少,这是自己的一大失误。

  两个商人模样的家伙从南丰府兴隆大街北段的一个小巷口中亲热的走出,早有马车在巷口接着,二人上车直朝城外驰去,看两人谈笑风生的模样,外人真以为这是两个生意伙伴可能又是去某处消闲,谁也不知道他们在一刻前还是素不相识之人。

  坐在马车中,林克心中十分平静,他在思考着自己这第二个任务。作为西北外交部门的特使,这次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缅地之行取得了意料之中的收获。虽然温家在缅地中南部民众中获得了很多支持,但面对绝对优势的天南军,他们仍然处于下风,民众的支持不能代替军事实力上的差距,何况郎家依靠和原来的老缅王联姻在缅地中北部仍然有相当支持者,尤其是在目前郎家军事实力占优的情况下,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温家。

  可是温家已经走投无路了,除了自己代表的西北一方支持,似乎没有人肯对温拿一顾,中部地区已经逐渐沦入天南军的控制,而且局势还在朝着不利于温家的方向发展,如果没有足够的支持,也许正如自己上司预测的,温拿撑不过六月了。对自己的造访,温拿是望眼欲穿,面对天南军的节节进逼,温拿虽然竭尽所能,但依然无法阻挡颓势,强弱悬殊的军力让他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为了展示缅军的坚强斗志,温拿还特地让自己去参观了几处缅军营地,也许他说得没错,缅军的确斗志高昂,但从后勤给养到武器装备,都暴露除了严重的不足,这直接危及到了军队的战斗力。

  还好自己的到访终于让温拿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希望,但光是凭一些财政援助恐怕难以让缅地局势起死回生,要想让温拿继续坚持下去,恐怕必须要自己一方出兵才行,这是林克在综合了许多方面的所见所闻得出的结论,他准备在自己返回西北后向自己上司提出自己的看法。

  看见身旁的临时同伴似乎在想些事情,坐在林克身旁的黑衣男子也就一直没有打扰对方,直到林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黑衣男子才微笑着问道:“林兄,在想什么?难道担心今天的谈判?”

  “噢,不,我是在想回去后是否绕道五湖还是直接从丹东入关西,听说现在天南在丹东府和珠江府检查得十分严密,我可不想成为天南人监视的对象。现在三江对天南的威胁已经明显不大了,也许从三江过境走五湖要保险许多。”林克点头微笑回答,虽然这个面目平凡的黑衣男子才和自己接触不过几天,自己甚至连对方真实姓名也不知晓,只知道对方姓张,但对方与自己一道潜入缅地与温家接触,现在又陪同自己去执行第二项任务,几天的相处下来,林克觉得这个人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虽然自己和他分属不同部门,但除开公事之外,也建立了良好的私人感情。

  “呵呵,也没有林兄想象的那么严重,天南自从被赶出了关西后,士气低落了许多,北方两府一直担心上面会对他们用兵,所以在北面检查严格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并未禁绝商旅往来,估计他们也不敢这样做,这样做那就是主动给咱们用兵的理由吧。”黑衣男子朗声一笑道,“也不知道李大人是否真的要向天南用兵,真盼望能早些解决天南,现在天南已经衰落到了最低点,比起前几年相差不可以道理计。我在这天南也呆了好几年了,都呆腻了,真想换个环境,咱那们能如果南下天南,我也就不用呆在这儿了。”

  “呵呵,张兄,干你们这行难道不怕新的环境危险更大么?怎么你还这么热衷于这个行道?”林克有些惊讶的问道。他知道情报部门的人流动姓比较大,除非是资深情报人员,在一地有着很深的关系,否则一般几年就要换环境,防止暴露。

  “哈哈,林兄,隔行如隔山,情报部门虽然风险很大,但也并非你想象中的九死一生,那不成了有去无回了。我这个人天性好冒险,喜欢接触新朋友,所以我更愿意去外边,哪怕风险更大也行,这也许是人生的一大追求吧。”黑衣男子脸上露出少有的憧憬神色,“听说印德安那边和吕宋那边风土人情都与帝国这边大不一样,听一些在那般执行任务的同僚回来,吹得神乎其神,真有些向往。”

  “嗯,祝愿张兄能心想事成。”林克见对方不愿意就自己的工作深谈,也知道这是对方的工作特殊性决定,也就知趣的不再多问,将话题转到这次任务上来了:“张兄,这次我去见的人在毛族和沙合族中能否起到决定性作用?”

  “应该是能够起到决定作用的,这两人目前都在天南军中担任联队长职务,在他们各自族中都是族长嫡子。郎永泉之所以当时组建少数民族军队,一方面是为缓解民族矛盾而作出姿态,另一方面也未尝不是想在自己手中捏一批人质,尤其是现在缅地温家一反,郎永泉对这些少数民族疑惧心更大,所以只把他们留在天南本郡驻扎,根本不让他们和外界联系,而且还保留了相当军队监视,他们的处境也很艰难,这次见面都是费尽心机才找到合适借口的。”黑衣男子谈到工作神色变得慎重了许多。

  “不会打草惊蛇吧?”林克有些担心。

  “不会,这次会面我们也是设计了很久,监视他们的人都已经安排妥当,而且安排了双重保险预案,林兄尽管放心,我们与天南的内政部门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黑衣男子淡淡话语中透露出了无限自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