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节 獠牙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319 2005.04.18 16:42

    无锋最后几句话说了出来,花玉眉早已陶醉在无尽的欢喜之中,方才那股子酸意醋味早已抛在脑后,只要爱郎喜欢自己,有了正式名分,谁在乎爱郎还喜欢谁?花玉眉也是出身大家,早已习惯了名门望族中的子弟门三妻四妾,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所以也不太在乎这一点,只要自己能够名正言顺的嫁进爱郎家,早已心满意足了。

  清纯靓丽的娇靥惊喜的一瞬间艳光四射,似乎连整个幽暗的房间也为之一亮,犹尤其是那水汪汪的眸子里绽射出的情意,看得无锋也是为之怦然震撼,少女动情之时竟是如此瑰丽迷人,那如同海洋一般的深情完全将无锋迷醉其中。

  那里还忍耐得住,巨掌轻探,穿衣而入,软玉温香,盈盈在握,急促的呼吸声在幽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qing动的丽人不安分的在无锋怀中扭动,既像是拒绝,又像是迎合,铺天盖地的情欲之火一霎那间将二人笼罩。

  可总有那不识趣的人要来坏这等好事,情浓正酣,却远远听见门外传来一个少女爽朗的声音:“玉眉,怎么了?锋哥还在洗澡哇?”

  连忙从无锋怀中挣扎出来,花玉眉早已是红晕满面,美目檀口,端的是娇艳欲滴,我见尤怜。

  无奈的松开虎臂,无锋心中暗叫可惜,却也不好再行那荒唐之举,毕竟女孩子的脸子还是需要照顾,隐蔽无人处固然是千肯万肯,若是当着其他人的面上,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该走了,来了半个月,该办的事儿都办完了,咱们也该回去复命了。”咖啡馆里一个角落中,一身小商贩打扮的汉子压低声音对隔桌而坐的两个同伴道,一口标准的天方语从两撇微翘胡子下口中吐出,“这任务如果完成得让上面满意,听说咱们就有希望正式成为情报署的人了。”

  “唔,这个消息也不知道是否准确,听说情报署的人员虽然要求极为严格,但薪俸优厚异常,远远超出其他部门的人员,而且还有机会四处行游,就可以览尽大陆各地的风土人情还有美女啦。”回话的男子端起一杯咖啡,惬意的呷了一口,眼光却警觉的向窗外瞟去。此人一身印德安人传统式样的长袍,加之皮肤略黑,鼻梁高耸,嘴阔唇厚,一个典型的印德安族男子,尤其难得的是他那一口地道的天方语中还带有浓厚的印德安南部诸族特有的土腔。

  “嘿,三句话不离本行,任务还没结束,这会儿就想着加入情报署之后的待遇了,我看你就是冲着可以公费四处游荡找女人这一条件才去的吧?”另外一名同样打扮的男子忍不住“嗤”的笑了一声,斜眼看着对方。

  “嘿嘿,还是老三了解我,我这辈子没什么远大理想,就想四处游历顺便干些冒险性强的工作,也许我天生就是干这行的料吧。”耸耸肩,黑肤高鼻男子潇洒的笑道,“也许这次任务只不过是一个考验,刺探提克人这些大贵族们的家庭隐私以及防御情况?难道打算绑架敲诈他们?这倒是个来钱的好路子,不过作为上面来说,这好像有些离谱吧?”

  “老二,你少在那里瞎猜了,我们还是干好咱们的本职工作就够了,该收集的情况既然已经收集齐备,咱们也早点回去,也许上面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小商贩模样的男子显然是三人中的带头者,沉声打断二人的话,一锤定音。

  “对了,老大,我方才发现好像有两个科米尼人也在那边酒馆里游荡,虽然他们掩饰得很好,但我敢断定,这两个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鸟,绝对不是他们表面上打扮的珠宝商人身份。”黑肤高鼻男子显然对自己的眼力十分自信,断然道。

  “哦?你说什么,科米尼人?他们来这里干什么?你能确定?”商贩男子也有些惊讶,看了看对方不悦的眼神,他才又想了一想道:“现在我们得先回去回复了上边再说,自己的任务要紧,当然这个消息我也要上面报告,嗯,老二,干脆你一个人先留在这里观察了解,看这两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来路,我和老三先回去报告,然后再过来。”

  “好哇,我还不想回去呢,说实话,这里的女人可比双堆那边强多了。”黑肤高鼻男子脸上闪过一抹兴奋的神色,“那老大你们就慢走了,我就不送了。”

  “小心死在女人肚皮上,印德安女人肚皮上的功夫可是全大陆闻名的。”笑骂一声,老三跟随商贩男子一闪即出,很快便消失在咖啡馆外。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梁崇信接到下面的情报仔细了解后,心中却是没有半丝把握,倒不是对自己提出的方案没有信心,而是自己向上司发出的密函一直没有得到回音,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从自己急函送回庆阳,雪鸽传书就不必说,就算是快马也足以打好几个来回了,但为何庆阳那边却一直没有回信呢?若是李大人不同意自己的计划,也该有个回信啊,为什么却无半纸片语交待呢?

  他有些摸不清自己这位年轻上司的想法了,自从自己到北吕宋来负责西边军务后,二人一晃又是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不过他有种感觉,那就是自己这位上司似乎从帝都归来后有些变化,但具体究竟什么地方有些变化,他一时也说不清,他有些担忧。

  接到情报的第一时间,梁崇信就将情报附同计划再一次雪鸽传回了西北庆阳,希望自己上司能够好好的审读一下这个计划,他虽然内心十分希望这个计划能够通过上司的批准,但最为军人,他也知道军事必须服从于政治,局部必须服从大局,这个计划看上去固然是完美无缺,收益可观,但从整个西北包括北吕宋和西域诸国的范围内来看是否合适就要有待于上司的最后裁定了。

  房门被一下子推开了,不用说梁崇信也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副手曲波,只是有些诧异这位素来沉稳的助手为何今天表现得有些失常,怎么会如此毛躁冲动,这与他平素的表现不太相称啊。

  “师团长,庆阳急报!”略略平息了一下有些激动的情绪,曲波英挺的面容上汗迹点点,显然是有些兴奋。

  “哦?这么快?”梁崇信惊讶的问道,这边自己才发出去急报,怎么一会儿功夫就会有急报传来呢?即使是雪鸽飞传也不可能这么快的速度啊?

  “应该是在我们发送急报之前就传来了,落款时间是昨天,李大人亲笔信。”曲波也看出了自己上司的疑惑,连忙解释道,一边也将信函呈送给上司。

  只粗略的扫了一眼信函,梁崇信目光一下子变得幽深无比,节度使大人终于有了明确决定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耽搁这一个多月时间,但这会儿已经用不着考虑这些了,一切简直是妙极了!简短的吐出几个字:“通知赫连勃和严同,马上到我这儿来,该是出手的时候了。”

  会议室里只留下了四人,坐在下首的干枯汉子猴脸薄眉,一身轻甲穿在他身上更显得他身体瘦小,他便是接替令狐翼之缺的双堆警备师团副师团长赫连勃的副手严同。

  赫连勃以前也见过严同,但并无深交,但听说对方已经担任了西北独立轻骑兵师团的幕僚长后也只是略感惊讶,毕竟自己也是盗匪出身,对方虽然也是叛军出身,倒也和自己差不多。但得到他接替令狐翼之职后,还是对对方能否承担起重建双堆警备师团的重责表示出了怀疑,尤其是他那副干枯瘦小的形象实在是有些让人不敢恭维。

  但对方上任后仅仅只用了一个星期时间便完成了整个双堆警备师团编制人员的重新补充整编,并很快组织起全师团的整训工作,赫连勃原有的一丝怀疑更是烟消云散。整个师团的训练很快走上了正轨,连参观了师团训练状况的梁崇信也对此称赞不已。

  “老严,看你这副正经八百的模样,是不是还有什么要说的?”严同一丝不苟的作风让甫一接触的赫连勃很有些不适应,但接触一多,发现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还真有些本事,尤其是在军事布置训练和策划方面相当很有一手,而且其心思慎密,计划精确,在这一方面远胜于自己,他索性大胆放手将师团事务交于对方去办,自己趁机忙里偷闲,严同也从不推迟,颇是让赫连勃满意。

  “嗯,几位大人,严同仔细琢磨了一下咱们获得的情报,再比对了一下咱们原先制定的计划,虽然大略相同,但还是有些地方需要重新调整。”严同脸色平静,但一双小眼睛却是精光闪现,暴露了他对这次计划的渴望。

  “哦?老严如果有好的建议不妨提出来,大家也好斟酌一番。”梁崇信一直比较欣赏对方的精明,对对方的提议也是相当重视。

  “唔,那卑职就不客气了。这个计划大的方面自然没有问题,但卑职方才听了梁大人宣读的节度使大人的信件内容,以为可以从侧重的角度上稍稍变化一下,使之更有利于我们今后的长远规划。”得到首席指挥官的首肯,严同脸上毫无表情,只是郑重其事的摆出自己的看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