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节 外交风云(2)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46 2006.04.05 08:04

    见对方如此一说,华西里反倒放下了心中的石头,若是对方一口答应,只能说明这女子与李无锋关系不深,而对方如此谨慎,正是证明此人与李无锋有婚约一事恐怕非空穴来风,只有这样,她才会替李无锋考虑,换作自己自然也是如此。

  “如此甚好,我们西斯罗帝国不愿再启战端,也望小姐转达我们的诚意,也是为一方百姓安宁。”华西里此话倒是至诚,不过他所指的一方百姓是指西斯罗帝国西部地区的百姓,灾年到来,如果莫特人再骚扰一番,只怕又会引发大规模的难民潮,这必将迫使西斯罗人向卡曼人借贷。

  华西里和国内许多人的看法不太一样,在他看来利伯亚诸国固然一脉相承,但毕竟分属不同国家,国家利益肯定不尽一致,若是西斯罗人过分依赖卡曼人,西斯罗帝国必然会逐渐沦为卡曼人的附庸,这不符合西斯罗帝国的利益,相信也不符合唐河帝国的利益。在这一点上,他曾开诚布公的与自己的好友唐河帝国外交副大臣井则中交换过意见,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也赢得了井则中的支持,所以才会有井则中专程登门邀请安琪儿赴会。当然,华西里是不会将自己国内遭遇自然灾害,粮食减产一事道明,只说如果西北报复,必将导致西斯罗帝国和卡曼人越走越近,毕竟西斯罗帝国国内主张利伯亚诸国利益共享的思潮一直较为得势。

  “伯爵大人,我也衷心希望贵国和西北能够和平相处,只是贵国国内有些不甘寂寞的人总想挑起战争,这让我十分费解,贵国百姓的生活并不富足,且贵国财政据说也相当拮据为何不开源节流,发展经济,却总想着通过战争这种暴力手法来攫取呢?”轻轻拂了拂裸肩上的镂空真丝精绣披肩,安琪儿正色道:“这是一种饮鸩止渴的手段,想必伯爵大人应该清楚,任何国家的强盛首先应该建立在自己实力的强大之上,而不是靠一两次战争就能够达到这个目的的。”

  华西里内心一阵郁闷,对方义正词严,俨然一副悲天怜人的模样,仿佛一名大善人在斥责强盗的无耻,只是在华西里的记忆中,李无锋好像是也是通过不断的无耻“打劫”,不断的通过战争攫取地盘达到自己扩张的目的,当然对方的话也有一定道理,最初是李无锋把握住了机遇,到后期,就不是光凭机遇就能成事的了,没有实力作后盾,机遇也会变成陷阱。

  只是现在华西里自然不可能去触怒对方,也值得含笑解释一番,并保证会向皇帝陛下建议与西北签署和平协议,方才作罢。

  外交酒会往往是酝酿阴谋的最佳场合,这是西大陆著名外交家卡斯尔雷曾经说过的一句经典格言。

  作为西斯罗帝国的友好邻邦,卡曼帝国驻京公使坎宁伯爵自然不会缺席这种重要的酒会,这既是出于对西斯罗帝国的尊重,也是自己展现外交才能的大好舞台。此时此刻,他正和普尔王国驻京公使普列汉若夫言谈甚欢。

  “公使先生,来,为了我们卡曼帝国和你们普尔王国的友谊万古长存,我们干了这杯!”殷红的酒液仿佛将两位公使的嘴唇也涂抹得格外鲜艳,普列汉若夫知道这是对方有事相商的先兆,作为外交界的老人,他自然清楚自己这位打了多年交道的老朋友的惯例。

  “嗯,这酒不错,看来华西里花了些本钱啊,这是西北归德出产的极品‘天使之吻’,每瓶价格至少在十五个金币以上。”轻轻打了一声口哨,普尔王国驻京公使似乎连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来。

  他是一个嗜酒之人,但并不酗酒,他喜欢红酒胜过自己国内传统的沃特加,拿他自己的话来说,相较与积年陈酿的红酒来说,沃特加更适合庄稼汉和屠夫们在忙碌了一天之后解乏。这句话曾在普尔王国国内上层社会引起轩然大波,不少嗜沃特加如命的贵族们纷纷斥责他放肆无礼,竟敢侮辱被尊为国酒的沃特加,甚至还将他告至国王陛下面前。不过普列汉若夫毫无悔改之意,又在某个非正式场合大放厥词,说沃特加只配在低等场合出现,只有粗鲁的下等人才会喜好这种烈酒毫无情趣可言的烈酒,早就应该被淘汰出宫廷以及王国的上流社会,以免那些酗酒的贵族动毙在室外,严重影响王国声誉。几乎每年冬天都有那么一两个贵族因为饮酒过量而丧失知觉,冻死在寒夜的室外,这也是王国一个公开的秘密。这再次引发了许多贵族的愤怒,不过普列汉若夫并不担心,因为他知道国王陛下和他的嗜好一样,十分讨厌沃特加这种所谓国酒,而更倾心于各类葡萄酒,更何况他的家族亦是王国最古老的家族之一,光凭一些言论,自然无人能够动他。

  “嗯,不过听说他们今年有又遇上了灾年,你没看到老绅士正殷勤的围着那位安琪儿小姐吗?甘兰要塞之战西斯罗人损兵折将,一无所获,现在李无锋兵强马壮,西斯罗人害怕了。”撇了撇嘴,坎宁伯爵轻蔑的摇摇头。

  “呵呵,我好像你们卡曼人也不地道啊,不是说好了你们和西斯罗人一起出兵么?怎么嘉峪关上的卡曼大军好像连屁都没有放一个啊?”普列汉若夫肆无忌惮的话语直刺对方痛处,他丝毫不顾及对方的立场。

  心中有些鄙夷对方言语的粗俗,不知道身为普尔王国望族的罗曼家族怎么会教育出这样一个子弟,坎宁对对方的放肆很是不满:“公使阁下,您这话有些欠妥,我们卡曼人素来遵守承诺,虽然西斯罗人邀约我们共同出兵,但我们只是同意如果条件成熟我们可以考虑出兵,但很明显,条件并不成熟,西斯罗人也为他们的不理智付出了代价,我们卡曼人不能为了一个没有希望的目标去白白牺牲士兵的生命。”

  “哼,说得好啊,只可惜西斯罗人没有听见这番话,否则他们一定会听从阁下教诲的。”从鼻腔里冷哼一声,普列汉若夫显然对对方的狡辩和强词夺理习以为常,“现在悔之晚矣,只好请求那个女人去帮忙调和了。”

  “形势逼人,不得不为啊。”像是听不出对方言语间的讽刺味道,坎宁微微摇摇头:“不过我并不认为华西里能够取得多少效果,那个女人虽然与李无锋交好,但李无锋岂是为了区区一个女人就能改变主意的?若是他下定决心要教训西斯罗人,只怕连他们的皇帝陛下也难以阻止吧。”

  “不,坎宁先生,我并不这样看,如果李无锋有心要教训西斯罗人,就应该接受西斯罗人的道歉,那样可以麻痹对方,出奇不意,取得更好的战果,李无锋表面上装出一副愤怒的模样,不过是在吓唬西斯罗人,待价而沽罢了。”普尔人并不同意对方的看法。

  “那也未必,现在还未到最后时刻,一旦西斯罗人遇灾的后果逐渐暴露出来,很难说李无锋会干出什么事?莫特人不过是李无锋手下一条恶狗,还有图布人,他们可能在主人的授意下扑上去把西斯罗人咬得遍体鳞伤的。西北人对西斯罗人的仇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看看他们的《西北星报》每天刊载的消息就知道了,一旦有机会,他们不会放过的。”坎宁坚持自己的看法。

  “呵呵,坎宁爵士,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也许那个女人真的能扭转乾坤呢。”普列汉若夫耸耸肩,叫住侍者:“请再给我来一杯。”

  “公使阁下,您好像很有信心,希望如此。我听说贵国似乎已经把不知在南线的大军撤回了内地?”坎宁眯缝起眼睛,端起酒杯小小的抿了一口,却把高耸的鼻子放在杯沿,像是在享受醇酒的芬芳馥郁。

  “哦,对盟友来说,我们没有秘密。不错,我们已经和他们北方的将领达成了和平协议,没有必要再在边境上驻留那么多军队,要知道,士兵们也很疲劳,军官们也需要休假了。”普列汉若夫满不在乎回答对方。

  “是司徒泰么?看来你们双方现在很默契啊。”坎宁爵士脸上皱纹似乎更深了一些,一双深灰色眼珠闪动着狡猾的光芒,“听说司徒泰很快就要迎娶多顿王国的嘉芙琳公主了,公使大人,您说我们两国作为盟友该送一份什么样的礼物才合适呢?”

  饶是普列汉若夫久经风浪,但听到这个消息脸色仍然微微一变,不过他很快就稳住了心神,仰头一口将杯中酒饮干,借以掩饰自己心中的震撼。嘉芙琳公主是多顿王国国王陛下最为宠爱的公主,自己国王陛下新近丧偶,正欲向多顿王国求婚,两国以接秦晋之好,没想到竟然横生枝节。

  《魔运苍茫》已经上传,敬请收藏品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