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节 收买民意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52 2007.01.29 21:06

    “安琪儿小姐,是不是有些为难您,或者需要和秦王殿下先行沟通一下才能答复陶某?唉,陶某也知道这件事为难得紧,云中之事本与秦王殿下并无任何干系,但陶某这一月来四处奔波,却处处碰壁,帝国重臣望族视陶某为瘟神,世风日下,沦落至此。但陶某委实不忍心见到数十万无辜民众冻死饿毙田间地头,唯有尽自己一份心力,成败与否也就顾不得许多了。眼下时日紧急,若是小姐能够早些报知秦王殿下,请秦王殿下作出决断,陶某在这里替云中四十万民众向小姐先表谢意。”

  言毕,中年文士便站起身来直挺挺的跪了下去,惊得坐在上手的安琪儿花容失色,连忙躲开这一跪,起身招呼身边丫鬟扶起对方,连连道:“陶先生,这不是折杀妾身了么?陶先生义举感天动地,妾身深感敬佩,诚如陶先生所说,这云中几十万百姓生计非同小可,若是小数目,妾身亦可一人承担,但以陶先生保守估计,这四十万人要渡过今冬明春,需要消耗多少粮食衣物呢?”

  中年文士脸泛喜色,随即又有些紧张,也许是想起了所需数目甚大,连话语也有些吞吞吐吐起来:“呃,这个,陶某与其他几位士绅曾经在一起商议过,眼下这四十万难民所存粮食顶多还能维持二十天到半个月已经是极限,过了这个时限,恐怕就会出现无法预知的情形。要想渡过今冬明春,按每人平均最低消耗半斤粮食,也需四十万担粮食。”

  说到这儿,中年文士更是显得局促不安,四十万担粮食!按照现在的市价,价值近千万金币,善财难施,纵使秦王殿下能够拿出这部分粮食,但以这些难民现有条件,即便是按往年粮食最低价恐怕他们也买不起,所以中年文士也知道这是一件天大的难事,连帝国中央向秦王殿下请求粮食保障,那也是按照市场价购买,更不用说这与秦王殿下毫无关系的云中难民了。

  “呃,安琪儿小姐,云中民众贫苦,陶某也与云中几位愿意共襄义举的士绅筹集了部分款项,也有近百万金币,也算是对愿意拯救云中难民的各方一点补偿,没想到却无一人有此仁心。”

  中年文士话语尚未说完,便被对方毅然打算话语:“陶先生,请不必多说了,四十万担粮食虽然是一个大数目,但人命关天,何况这事关四十万民众生计,云中百姓亦是帝国子民,呃,秦王殿下虽然与云中扯不上什么干联,但作为唐族一脉,妾身相信任何有良知的唐族人都应该参与此义举,今日妾身就斗胆替秦王殿下作主,四十万担粮食会在最短时间内从关西运往云中,至于购买一事却是不要再提,倒是这一路安全却需要陶先生去与大殿下和帝国中央交涉一番,以防生出其他变故。”

  安琪儿的决断让中年文士欣喜若狂,本来被连日奔波折腾得有些憔悴的脸上神光湛然,此时他也没有更多言语表达自己心中的喜悦,唯有站起身来深深一礼以示谢意。

  “安琪儿小姐请放心,陶某原本就想请帝都各家媒体呼吁帝国中央和大殿下拯济云中难民,但这些媒体却都有意回避这个话题,眼下既然秦王殿下有此义举,这些报刊媒体还是不闻不问,那陶某第一个就不会饶过这些趋炎附势的家伙。”中年文士悻悻道:“只要媒体一披露这笔粮食行踪,相信过往地境那些当权者都会派兵护送,否则出了问题,那就真的是他们的责任了。”

  “嗯,陶先生说得是,妾身亦会去与熟识的几家报刊交涉,相信他们亦乐于见到这种情况,如此妾身就尽快安排,希望陶先生也尽早安排好接收人员,确保这些粮食能够发放到灾民手中。”安琪儿端起茶杯,笑吟吟的道。

  “安琪儿小姐放心,秦王殿下和安琪儿小姐的义举陶某觉得一切话语都是多余,余下事务,陶某和其他人都会安排妥当,决不会让辜负秦王殿下和安琪儿小姐的期望。”此时的陶亭之因为过分激动说起话来都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在历经了多次碰壁挫折之后,终于有了如此圆满的一个结果,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倒是有一颗种子却在他心中慢慢发芽,像司徒家族这种身为帝国主子自居的皇室一脉却对治下子民生死视若无睹,这样的主子究竟还有否为其效忠的必要,这唐河帝国是不是真的就该一直在这司徒家族手中掌握之中了呢?

  有了这个念头的陶亭之在日后不但成为了北方讨伐攻击司徒王朝最卖力者,他所代表的相当一部分北方士绅亦成为了在争夺秦王妃位置大战中最坚定的拥安派。

  室中只剩下两人,古基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急迫的要见自己,不得不抛下手中其他事情悄悄安排在这样一种场合下见面,两栋相邻的宅邸,看上去似乎各有主人,毫不相干,但却有秘道让两宅相通。

  “什么?安琪儿小姐,您说什么?您应允了陶亭之他们一伙人的请求?”听得对方淡然的介绍了约见自己的目的,古基还是忍不住大吃一惊,“小姐,您估算过这笔开支没有?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像这种事情又不可能虎头蛇尾,真要全部弄下来,没有几十万石粮食只怕难以下得来啊。殿下他现在有些积蓄,但这样随意应承施舍,开了这种头,只怕各方都会伸手过来,而且也把司徒泰和司徒朗他们晾在了一旁,很容易激起矛盾啊。”

  “古先生,妾身不这样认为,无锋既然能够一口气支持一千万担粮食给司徒朗,这区区几十万担粮食又算得了什么?现在帝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形势大概古先生心中也应该有一个谱了吧,无锋现在虽然在半岛同盟折腾得欢,但我们都清楚那不过是一个假象,西疆军很快就要调转枪头向东了,帝国中原内地才是无锋的终极目标。眼下帝国内部能够与无锋一争长短的首推司徒泰了,他的军事实力强悍,尤其在北方地区关系盘根错节,根深蒂固,虽然他的经济基础太过薄弱,但现在古先生也听说不少人在为司徒朗和司徒泰之间牵线,一旦司徒朗同意让位,司徒泰实力就会得到进一步增强,经济上的弱势也会得到很大弥补,所以说他是无锋的第一对手并不为过。”

  “不过他现在也遇到了一些麻烦,那就是北原以及云中被卡曼人和普尔人侵占,尤其是现在云中府被普尔人抛弃,按理说这应该是司徒泰负责接手解决困难,但现在司徒泰尚未与司徒朗就让度条件达成一致,所以他一时间没有力量和精力来解决云中难民问题,但以妾身之见这恰恰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无锋在北方地区的影响力一向较为薄弱,现在正好借这个机会打入,云中地处帝国北疆大门,而陶亭之一伙人皆是云中名人显绅,不但在云中号召力极大,而且在整个燕云郡一样有相当影响力,从这一次他们向司徒家族控制下的帝国求援四处碰壁妾身能够感觉得到云中士绅已经对帝国极度失望,所以才会想到求助于无锋,这样的种子一旦萌芽,那产生出来的巨大力量绝非常人能够想象得到的,妾身觉得这是我们介入北方争取民心民意的一个最佳时机,绝对不能放过,即使在钱粮上有所耗费,但这绝对值得,不但为帝国保存了一些元气,而且亦让我们的影响力顺理成章的在北方扎下根来。”

  到这个时候,古基才发现自己真正小看了眼前这位风姿绰约的少妇智慧和眼光,都说女人奶大无脑,但眼前这个无锋的红颜知己却不折不扣是一名艳外慧中的才女,想一想无锋与自己提及的林月心如何智慧如海,古基这时候坚信也许林月心在军事方面的战术运用上强过眼前的这位女郎,但在战略层次尤其是大政方针和深谋远虑上安琪儿绝对不会亚于任何人,这位帝国大学历史系毕业的高才生果真是名不虚传,有如此女人作无锋的后宫贤内助,难怪无锋这些年来纵横睥睨,跃马四海。

  “小姐的意思是我们已经到了可以和代表唐河正统的司徒家族一决生死争个高下的时候了么?”脸上神色不露,古基对对方的看法不置可否,径直问到关键处。这些年来无锋一直借助司徒王朝的正统势力来培植壮大自己,尽量避免自己在道义上处于下风,即便是这样,帝国那些保守贵族们仍然不时跳出来指手画脚,挑针拣刺,而无锋一直是忍辱负重,尽量避免与对方的正面冲突,现在对方一下子把局势明朗化,古基不敢说对方是不是操之过急,但他很想听听对方的说辞。

  捞票票啊,月票、手机票、推荐票,通通收刮一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