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节 酒会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479 2004.04.23 08:40

    听完拉旺说明来意,无锋沉吟着半天没有开腔,并非他有意拿架子,的确拉旺提出的请求有些让人为难,好在无锋也曾听凌天放介绍过印德安王国的情况,他一边思考一边随意的问起:“我听说你们海德拉巴部落是从原来索利安部落分裂出来的?”

  拉旺望了一眼身旁的罗布森,不知无锋问此话意思,见罗布森也没有什么表示,便谨慎的回答:“大人说的不错,海德拉巴部是两年前从索利安部落分出来的,其余两部就是索利安部和米什部,但现在这两部力量都远逊于我们海德拉巴部,不过也正是由于这次分裂才造成我们力量的削弱,提克部和雅库安部才会趁火打劫。而我们的部队更多的集中在北边防御外敌,所以``````”

  点点头表示理解,无锋建议道:“那你们为什么不想办法让原来的大索利安部重新统一呢?这样一来那些下部落就不足为患了嘛,那里用得着这样一来千里迢迢来帝都寻求帮助?”

  脸上泛起难言的苦笑,拉旺摇了摇头道:“恐怕很难,大人可能对我们整个印德安部族还不是很了解,说句丢丑的话,我们印德安部族虽名义上是一个部族,但其中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却有不少差异,即使在同一部落中也有着许多差别,这一旦分开了,要想再合回来可就难上加难了,更何况现在我们海德拉巴部落力量也并非强大无匹,所以要想统一实在是太困难了。”

  拉旺的话虽然说得十分含蓄隐晦,但却也映证了凌天放曾经告诉过无锋的情报,那就是是印德安王国内分裂主义倾向十分严重,而且缺乏强有力的政治和军事力量控制。

  “可拉旺先生您也知道,北吕宋地区是刚纳入帝国版图的,那里的情况不用我说,您也知道究竟是什么样,不错,我是有计划在北吕宋的西边整肃治安,而且我手下的西北军团第一师团也驻扎在那里,而且也组建了几个师团的地方部队正在加紧训练,但这需要时间,我想短期内要如您所说的协助你们打击旁遮部落和提克部落有些困难。”无锋微笑着道。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协助你们海德拉巴部落打击旁遮部落和提克部落,我需要一个充分的理由。”这才是关键所在,无锋慢吞吞的说道。他不担心对方肯定带来了什么作为交换的条件,只是这条件肯定要有足够分量才会有可能达成交易。

  相视一笑,拉旺再次露出他那洁白的牙齿,以致于无锋甚至怀疑他有意在自己面前展露他那引以自豪的东西,“大人,您需要什么样的条件?”

  “那你们又准备出什么样的条件?”无锋反问道,这会儿无锋也不管自己现在能不能回到西北还是个未知数,能够争取到的利益一定要先想办法争取到,否则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错过了,那可就难得遇到了。

  “大人,其实您也知道,如果肃清了北吕宋的西部通道,对您还是大有益处的,首先我们印德安甚至再往西边的汉森联盟的商品都可以源源不断的经这条通道进入北吕宋,这比从你们帝国的货物运到现在的双堆集一带近便了许多,而且您也可以获得相当可观的关税收益;其二您也可以安抚当地曾经受过旁遮部落欺侮的百姓的民心,有利于巩固您在那里的统治。”拉旺恢复了商人模样,开始谈起条件。

  “这些不用你说我都清楚,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们海德拉巴部落准备付出什么?”无锋不客气的打断拉旺的话头,“我的士兵进入你们印德安境内为你们打仗流血,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总要有回报吧。难道让我的士兵白白流血牺牲?这恐怕说不过去吧?”

  “那是自然,不过此事事关重大,在这里一时也难以定论,我想抽个时间等门拜访您,您看大人你什么时候有空?”拉旺不以为忤,作为一名商人他当然知道要想得到就必然有付出,凭空无白的好事在这世界上永远没有。

  “嗯,有道理,我想我们也应该好好谈一谈,找到一个令我们双方都满意的方案,我随时恭候您的光临。”无锋满意的点头回答。

  “那好,一言为定,我明天上午再来拜访大人。”拉旺郑重其事的说道,“那么,我就先离开了。”

  望着二人离开的背影,无锋嘴角露出奇怪的笑容,一边思索,一边慢慢走回大厅。这个罗布森的身份真是有些奇怪,他怎么会与印德安人搅在一块儿,而且看起来关系还匪浅,连这种事情居然都要他出面牵线搭桥,委实不简单,倒要好好摸摸他的底,别是被人算计了还不知道。

  正思索间,主人的嗓音响起在耳边:“哎,李大人,您跑哪儿去了?老夫找你好半天了,走走走,去认识几位客人。”不由分说,魏忠行拉起无锋的手便往大厅中间走去。

  “哎,哎,魏大人,用不着这样吧,我不过是在外面遛了一圈嘛。”无锋皱着眉头无可奈何的被主人拉往大厅中央。

  “您可是今天宴会的主宾之一啊,许多客人都在问我这个当主人的把你藏哪儿了,嘿嘿,连三位公主都有问起呢。”魏忠行一张老脸上已隐现汗渍,显然是找了无锋一阵了。

  “喔,那我可是受宠若惊了。”无锋耸耸肩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其实内心也是一喜。

  “嗯,我就是受三位公主之托来找您的,她们都想见一见我朝的传奇名将是何等风范,对您可是好奇得紧呢。”魏忠行一边与周围的客人们打着招呼,一边说:“说不准三位公主还真是看上您了,只要您能统率帝国大军把马其汗人打个落花流水,赢得三位公主的芳心还不是易如反掌,我可听说他老爹念念不忘复国,成天和那个所谓的流亡政府四处活动,希望帝国和米兰几国能为他们主持公道,那米兰王国的驻京大使都被他们给缠怕了,整天躲在使馆里装病,不敢见他们。”

  说到这儿,魏忠行脸色黯淡了下来,踩在柔软的羊绒地毯上的脚步也慢了下来,“老夫虽然对军事不甚了解,但也知道这事难比登天,帝国几十万大军驻扎在南边都无所作为,反倒频频失利,您说那马其汗人岂是易于之辈?”

  无锋没有吭声,默默的跟着老人的脚步,“可黎德广也是老夫多年的朋友,早年在帝国大学求学时,我们的关系就亲如兄弟,没想到人到老年居然落到这一步,几个丫头整天呆在驿馆里也闷得慌,老夫这才让她们来参加宴会也散散心。”似是自言自语,魏忠行一边慢步,有些苍老的脸上浮现出回忆的神色,说到三个丫头时,疼爱之清溢于言表。

  “可亡国之耻始终压在头上,寄人篱下的味道又岂是好尝的?无锋,你是我朝现在首屈一指的大将,连不可一世的罗卑人都在你面前俯首称臣,你说说这马其汗国真的就那么强大,难道连帝国和米兰、安达科、马哈德几国联合起来都打不过?”魏忠行语气有些激动起来,显然是触想到什么,脚步也停了下来。

  见魏忠行语气和称呼都改了,无锋也有些感慨,不过他不愿意在老人面前撒谎,思索了一下措词,这才启口:“魏大人,这个问题说起来有些复杂,涉及的不仅仅是军事上的问题,其中还牵涉到各国之间的利益关系和外部环境问题,一两句话说不清。”

  魏忠行有些失望,如果连无锋也说没有希望,那老友可能就真的复国无望了,但无锋有没有完全否定,也给了他一丝希望,他也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老友能真正回到自己的国家作一个有尊严的君王。

  见老人脸上露出失望和期望混合的复杂神色,无锋也叹了一口气,“大人,您对这些东西可能还不太了解,这里边牵扯的东西太多,您要是真的有兴趣,哪天我陪您单独聊一聊。”

  “算了,无锋,您有这个心就行了,也许真有一天你要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不要让我们失望就行了。”魏忠行意态萧索的道,“走吧,也许三个丫头都等急了。”

  当魏忠行和无锋两人走进那一圈年轻男子围着的人堆的时候,只听得里边正谈得兴高采烈。

  “我最推崇的是诗仙白牧的那句诗,君不见**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那磅礴的气势,谁与争锋?”一个宏亮的声音大声说道。

  “唔,诗仙白牧的诗固然无人能比,但本人认为慧能大师那首偈才是近二十年来我朝难得的经典绝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若尘埃。多么富有深意,禅韵十足。”另一个尖细的声音争辩道。

  无锋一听便知道这些人是在美女面前炫耀文才,顿感头皮发麻,转身就想离开,但早被魏忠行一把拉住。

  “大人,我还是别在这里出丑了,对这诗文我可是一窍不通啊。”无锋连忙低声下气的哀求,纵使脸皮再厚,无锋也不愿意当着美女的面张口结舌无言以对,那实在是有损自己的光辉形象。

  “哎,身为士族出身,怎么可能一点诗文都不会呢?不用谦虚,你看几个丫头都看见你了,走,上去吧。”魏忠行根本就不相信无锋出身士族哪里会不通诗词,只以为他客气,含笑硬拉住他走上前去。

  无锋暗暗叫苦,眼见得十几双眼睛落在自己身上,其中有不屑,有羡慕,有嫉妒,有不满,也有好奇,再要挣扎求饶,只是白白丢脸,只好硬着头皮摆出一副从容不迫泰山压顶不变色的模样走近人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