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节 说客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49 2005.09.12 07:50

    会客厅里不断传来一阵阵爽朗的笑声,显示出厅里的主人心情十分愉快,连站在会客厅外警戒的近卫们也感受到了自己上司那份自豪和欣喜之情,相互交换着眼色,嘴角露出心领神会的笑意。

  “谭掌门,冷姑娘,你们太过奖了,莫特人本来就是我们西北的亲密盟友,古儿丹竟然敢拂逆历史的潮流,他遭到失败也就是必然的,并非我们西北军有着什么翻天覆地的本事,而是我们赢得了莫特族内绝大多数人的支持,胜利之神自然就站在了我们这一方。至于罗卑人趁火打劫,我迟早也要和他们算帐,不要以为一走了之就可以完事大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腾格里草原是草原上各个民族的草原,不是哪一家可以称王称霸的地方,以为凭借自己人多势强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兴致勃勃的无锋端坐在大椅上微笑着,话语中充满了无限霸气。

  “呵呵,李大人,现在莫特人已经归附于您的的麾下,听说李大人大仁大义不计前仇,还向莫特人提供了大量生活物资和财货的支持,这种气度委实让人佩服啊。”坐在无锋对面的白须老者也是连连点头,满脸钦佩之色恭维着无锋。

  “谭掌门此言差矣,方才我不是说过了吗,莫特人是我们的亲密盟友,和我们西北宜属一家,一家人自然不说两家话,挑起战争的是他们上层贵族中极少数为了个人私欲而罔顾民众利益的人,并非他们中下层的民众,他们才是被骗被逼的真正受害者,现在他们有了困难,就像我们自己家人有了困难,我们西北一方自然责无旁贷。”无锋也在揣摩着对方话语中的意思,对方两人联袂到来让他着实高兴了一阵子,不过他高兴不能够非因为这个白须老者,他身边那位眼波流转笑意盈盈的妙龄道姑才是无锋急欲见到的目标。

  “呵呵,李大人说得也是,现在莫特领地内的牧民都在感念大人的大恩大德,老朽由库车自罗卑人领地进入莫特领地,一路行来,莫特牧民无不为您祈祷祝福,现在莫特领地内已经是一片安居乐业的景象。”白须老者满脸恳切之色,依然在盛赞着无锋的功德,不过话题也开始转向正题:“不过,老朽在莫特人和罗卑人的边界地带遇上了大人的大军,不知道现在莫特局势已经平静了下来,大人的军队却还在向西进军,莫非还有什么变故?”

  “哦,莫特领地倒是没有什么变故,不过李某倒是想借此机会一举解决西域诸国的问题。”无锋其实也猜到了对方来的目的,眼下西域诸国的特使都纷纷来到庆阳,整日要求自己接见,无锋一直以公务繁忙没有时间为由拒绝接见,将这些事情全部推给了苏秦,而眼前这个家伙与西域诸国当权贵族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此时此刻由他出面自然是最适合不过了。

  白须老者脸色微微一变,没想到对方直言不讳的就说出了打算,果真要对西域诸国用兵,这可如何是好?干笑了两声,老者才接上话:“李大人,难道西域诸国又有什么冒犯您虎威的行为值得您如此大动干戈?”

  “谭掌门,你久居西域,想必也清楚西域诸国中对我西北仇视者甚多,若是普听民众倒也罢了,但有些国家的当权者有意挑拨是非,掀起民众的敌视情绪,更有甚者,还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恶意攻击我本人,严重影响了两地的正常交往和商贸往来,具体是哪些人,谭掌门也明了。现在无论是西北和北吕宋还是西域诸国,经济往来已经十分密切,若是当权者还为了一己私利倒行逆施,阻挡这三地的经济文化一体化的发展,那就是违背历史潮流,我想广大普通民众也不会容忍,我本人更不会放任!”李无锋微微一笑,一番冠冕堂皇的话脱口而出。

  白须老者哪能不清楚李无锋话语中的含义,对方咄咄逼人的气势已经让他感受到一场漫卷整个西域的战争随时有可能爆发,可是作为天山派的掌门人,西域和西北都是天山派的根基之地,而西域诸国的当权者和天山派首脑人物都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他们的托付自然不能无动于衷,何况这样一场战争也不符合天山派的利益,在他看来这场战争也是可以避免的。

  但从他的身份以及与对方的关系来说,他无法再进一步询问或者讨论下去,因为这位西北王的脸上已经明显流露出了不悦的神色,再要说下去,恐怕对昂就要端茶送客了。白须老者久练世事,立即乖觉的住了口,轻轻咳嗽了一声,却把目光悄悄溜到了坐在自己身边的道姑身上。

  其实即使在无锋与白须老者谈话期间,无锋的目光也有意无意的掠过道姑的身上,几个月未见,对方仿佛平添了几分出尘之气,,婀娜多姿的身段被厚实的道袍遮掩得严严实实,脸庞上那双忽启忽闭的双眸明灭可见,多了一丝若有若思的忧色。

  “李大人,您的意思就是说战争不可避免喽?”曼妙的声音终于响起,一直没有搭言的道姑朱唇微启,撩人的风情让无锋心中也是一荡。

  “呵呵,冷姑娘言重了,战争能否避免主动权并不在于西北,而在于他们,我无法容忍自己的背后总是一柄拉开的弓瞄准自己,这种滋味不好受,所以我希望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西域诸国能够拿出足够诚意,李无锋是不是战争狂人,也不是屠夫,我并不想让许多人在战争中丧失生命,那无论对哪一方的民众都是一种悲痛。”无锋不紧不慢的回答对方。

  “那我和我掌门师兄想请问一下大人所说的诚意涵盖范围究竟有多大?能否具体描述一下呢?”杏黄道袍裹在冷若星身上更衬托出她的飘逸出尘,银铃般的话音格外悦耳动听,不过词锋却是与原来一般的犀利。

  “嗯,这个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若是楼兰,我们的提交给他们的条件内容想必二位也已经知晓,不算过分吧?终于其他四国么,乌孙与我方关系有些特殊,可以另行考虑,贝加、库车和高昌,我想都应当遵循我们向楼兰提出的原则,但可以作适当修改。”无锋含含糊糊的回答道,外交条约方面的指定不是他的长项,那些是苏秦和王缭的工作,他只要他们掌握一点,尽量减小西域诸国给自己带来的威胁。

  白须老者面上露出失望的神色,若是按无锋所说,那岂不成了西域诸国毫无主权,完全投降西北了,根本没有什么谈判的必要了。

  不过冷若星却并不灰心,“大人,奴家以为这西域之事完全可以通过谈判来解决,并不一定要述诸武力,乌孙国既然能与西北和睦相处并结成紧密的联盟,那为什么其他国家就不可以呢?但奴家以为大人也不能过分逼迫西域诸国,毕竟西域诸国都是独立的主权国家,其民族特性也与我们唐河人不大一样,要想完全让他们真正和西北连为一体,奴家以为只能通过长期的经济文化融合才能实现,如故一味强求,只会适得其反。”

  无锋微微一怔,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位有些让自己心痒痒的女郎了,虽然知道她思想口才都相当不凡,但是嫩构一语指出自己眼下政策存在的弊病,还是让她吃了一惊。

  “冷姑娘,今天我才真正见识了什么叫巧舌如簧啊,原本是为西域诸国求情之事,则么李某听来倒成了处处为西北考虑着想了呢。”无锋朗笑着摇头,“不过,我并不这样看,你也知道,李某志不在此,无论是莫特还是西域诸国,都不是李某追求的目标,可是西北是李某的后方也是李某的根基所在,我们唐河人不是有句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西域诸国屡屡骚扰于我,我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和时间来陪他们泡蘑菇,若是我在东面有所行动的时候,他们再在我背后作些小动作,那我岂不是成了养虎遗患自寻烦恼了?”

  “所以,我不想再与这帮家伙多废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西域诸国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须接受我的条件,服从我的领导,我想铁与血会教给这些妄自尊大的家伙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战争!”说到此处,脸色转阴的李无锋已是杀意毕露。

  冷若星心中暗自着急,但表面却不露声色:“可是大人你想过没有,即使你采用高压手段征服了他们,他们就会真心臣服于你么?西域诸族都是桀骜不逊的民族,凭借强力很难真心折服他们,即使你的军队继续驻扎在这里,他们明里也许不会作什么,但奴家可以肯定的告诉大人,他们暗中一样会给大人在这里的统治带来很多麻烦,大人也许会得不偿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