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九节 鸿沟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198 2004.12.13 00:20

    默默思索了一阵,似在考虑自己的措辞,司徒玉棠娇靥也变得异常严肃,“不错,去年父皇在让你留在帝都休养一事的处理上的确有些不太恰当,但你也应该理解我父皇的心理,他一生操劳几十年也不容易,年纪大了有些多疑也可以理解,何况你能说你在西北的行为没有出格之处?没有你那些出格行为的刺激,我父皇大概也不会听信其他人的建议让你留在京中!而且最后还是同意你回到西北,你还要死揪住这个问题不放?”

  既然被对方抓住了痛脚,司徒玉棠索性就将问题捅开来说,“我父皇一手将你从一个低级军官提拔成为权倾一方的封疆大吏,即便是他的处理上有些过激之处,你作为臣子的难道就不能体谅一下他的心情反而记恨在心?这恐怕也不是一个真正男儿的表现吧?”

  司徒玉棠巧妙的以退为进完美的化解了无锋的反击,让无锋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未婚妻在口才上的高明,不过他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多,他直接就把问题调明:“玉棠,其他的我不想再多说了,皇帝陛下待我不薄,这我心里惦记着,我也没有怨恨陛下的心,至于那些煽风点火的人吗,有机会我会找他们讨教的。只是眼下皇帝陛下病情不轻,听说已经不大打理朝政,平素都是宁何几位大臣会同几位皇子在处理朝政,不知这个情况是否属实?”

  以听得无锋这样一问,司徒玉棠脸色陡变,语气也一下冷了起来:“你听谁说的?”

  “谁说的并不重要,问题在于这个情况是否属实,若是皇帝陛下真的病到连朝政都无法处理,我很担心帝国目前这种看起来还算比较平稳的局势究竟还能维持多久。不客气的说,玉棠,你那几位兄长都不是省油的灯,而皇帝陛下至今没有宣布皇位继承人,这一点恐怕你也清楚,一旦皇帝陛下······,很难说帝国朝中会起什么样的波澜,我很焦虑啊。”无锋面带忧色,一字一句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却又把原来的话题放在了一边。

  心中一凛,对方的话几乎正说到了司徒玉棠的要害,相距千山万水,她也不清楚眼下朝中究竟是一个什么模样,自己父皇不能临朝理政,那几个兄长争夺大位的战斗很快就会展开,这是她最担心看到的一幕。

  脸罩寒霜,司徒玉棠一双星目牢牢锁定在无锋平静的脸上:“你现在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我在想,眼下帝国中央形势也很不稳定,皇帝陛下的身体状况才是我们最值得关心的问题,一旦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我很担心帝国会不会出现内乱?而太平乱军现在还没有其他什么大的动作,但其背后隐藏的实力也许并不止它现在暴露出来的这些,我个人认为暂时还不宜采取过大的军事行动刺激对方,现在先稳住阵脚,待皇帝陛下身体好转稳定以后,再来商量对付太平乱军的方案也不为迟吧。”无锋耸耸肩,显得很随便。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就任凭太平乱党在帝国领地上肆意妄为,而我们却无所作为?”司徒玉棠语气虽然是反诘无锋,但强硬的话语遮掩不住语气的软弱。

  “嘿嘿,我想太平乱党在帝国领地内肆意妄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十几年前的生根发芽到后来在帝国各郡府的公然发展,我好像也没看到帝国各级政府采取什么措施啊?况且现在太平乱党已成气候,远非昔日可比,盲目行动的后果将会是灾难性的,陇东之战就是一个摆在面前的教训,所以,玉棠,我希望你冷静的分析目前的形势,不要被仇恨蒙蔽了你的理智,一切都需要从长计议。”无锋冷冷的反击了两句,但见到玉人脸色一变,立即又将话语婉转下来,耐心的劝说对方。

  轻叹一口气,司徒玉棠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疲惫,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可这个家伙似乎有自己的打算,就像方才自己评价他所说的那样,他是不会为任何人的意见所左右的。无论你如何陈述利害关系,这个家伙总会编出一套说辞,而且还理直气壮,让你无法找到他的漏洞。

  不过对方方才的言语中似乎透露出一丝信息让司徒玉棠有些隐隐感到不安,难道自己的兄长们真的在父皇生病期间有什么异动?一想起这个问题,司徒玉棠就觉得自己脑袋发胀,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对面这个家伙既然如此说,肯定是得到了某方面的消息,甚至很有可能是自己的某一位或者几位兄长都找上了手握重兵的这个家伙,寻求他的助力。想到这儿,司徒玉棠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似乎看到了将来在争夺大宝之位中自己将会面临的尴尬局面,同室操戈似乎不可避免,而面前这个自己的未婚夫婿将会站在哪一边呢?

  “既然你已经打定主意,我也不想多费唇舌,帝国眼下已经是不堪重负,希望你以帝国大局为重,不要光盯住你所谓的领地民众的利益,摆正自己的位置,你好好考虑考虑吧。另外我也要提醒你,我们司徒家的事情是我们皇家自己的事情,你是外人,希望你不要掺和在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兄长中的事情里去,这对你我还有西北都没有好处。”司徒玉棠的语气越发幽冷,原来有些波动的目光也变得淡漠了许多。

  看见对方这副模样,无锋从心底里冷笑一声,这个司徒玉棠还是随时把自己的皇族公主位置看得比什么还尊贵,好像自己不过是以个不起眼的外人而已,实在是太把自己以及她背后的帝国看得高了,这个世道是一个强者生存的世道,光凭那外强中干的架子也许能吓唬吓唬外人,对自己来说,也许只会起反作用吧。

  微微摇摇头,无锋心中暗叹,端起手中茶杯细细抿了一口,似在品味什么,脸色却越发和悦:“玉棠,你放心,我李无锋是帝国臣子,自然要把帝国的利益放在首位,当然我更希望能把帝国的利益和西北的利益统一起来,如果能够兼顾,岂不是更好?至于您的提醒,我铭记在心,李无锋没有那么不识好歹,皇家事即天下事,我不过是西北一个偏远的地方官员,如何敢置身于皇家事务中去呢?这一点,您尽可放心。”

  深深的盯了对方一眼,似要看进对方内心深处,司徒玉棠缓缓起身道:“好,有您这句话我心里也就踏实许多,希望您不要忘记了您自己的承诺。”

  二人的语气似乎一下子有生分起来,但自尊让两人都保持着表面上的礼貌。

  望着对方娉婷婀娜消失在房门外的身影,无锋也忍不住再次叹息一声,如此佳人,奈何道不同不相为谋呢,他内心里也生出无限惋惜之情。帝国,帝国究竟还能熬得了多久呢?

  望着眼前惨烈的战况,连久经战阵的三江第二军团副军团长金少宾内心也忍不住微微颤抖,双方攻防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站在金少宾旁边的林云飞脸上青筋暴绽,一双眼睛血丝满布,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杀声震天的正前方。

  一个个步兵方阵正在作最后的冲击准备,云梯,攻城车,撞城椎,活动箭楼,横七竖八的罗列在阵前,由于战事紧张,而时间又如此紧迫,许多攻城器械甚至还没来得及整理完毕便慌慌忙忙的运送到前线,后勤军需官们一边忙碌的指挥着辎重兵们将这些攻城的必备器具排列成型,同时声嘶力竭的吼骂着那些不知所措的士兵们迅速进入位置操纵器械,以便能在最短时间内集结成攻击阵型。

  实在是太仓促了,没想到敌人的增援速度如此之快,短短几天里敌人兵力便猛增了近两万人,使得防守才被夺取的坎腾城的马其汗守军迅速增长到了近三万人,得到这个消息的林云飞再也顾不得军队尚未准备完毕,便催促着刚刚到位的两个师团立即发起攻击,缺乏必要攻城武器的进攻强度被大打折扣,并不算高大坚固的城墙下堆满了三江士兵,这一切都让林云飞差点发狂。

  一边怒声呵斥前来报告战况的军官们,一边咒骂着该死的马其汗人,林云飞几乎要丧失理智了,站在一旁的金少宾虽然也十分紧张,但长期的作战经验使他始终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望着混乱不堪的局面,金少宾已经在思索这样的进攻究竟会又多大效果,除了白白的扔下无数优秀三江儿郎的生命,似乎看不到一丝成功的希望,没有强力攻城武器的辅助,面对是宁死不退的马其汗士兵,他像是感觉到了失败的阴影在一步一步向自己一方逼近。

  推荐:网游之格斗-战无不胜VS风liu三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