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节 烽烟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703 2003.11.26 16:58

    十月的清晨,天气已经变得有些凉爽,天还未完全亮,但马普特拉河畔的南岸某处已经是人头涌动,大小不一的木船、木筏、竹排不断的的从河沿岸的叉口、小沟、暗渠中悄悄的游了出来,虽然十分杂乱,但却显得相当安静,士兵们披甲带枪,由杂乱无章的散兵阵型很快集结为长队,依次开始登上泊在岸边的船筏上。

  刚经过雨季的马普特拉河比正常时候宽了近一半,而河两岸的芦苇荡也成了天然的隐藏船只的最佳地点,微风过处,一望无际的芦苇丛发出一阵波浪般的唰唰声。随着指挥官一声令下,准备了相当长时间的渡河工具纷纷从暗处冲了出来,从见了阳光。

  眼见天边很快要现出鱼肚白,满头大汗的指挥官眼见第一波渡河部队已准备就绪,这才梢稍松了一口气,这天将放明的那一阵黑暗乃是敌军最松懈的一刻,自己的部队必须短时间内集结准备完毕,然后在规定时间渡过宽阔的马普特拉河,并且还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形成战斗队形以保护后续部队的跟进,最终胜利完成渡河任务。

  虽然对岸有自己一方的探子随时侦察情报,从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敌人的大部人马还未察觉这里将是震惊天下的四国大战的起始,但战场变化无常,谁也不敢保证敌人会不会在下一时刻出现在河对岸,若真是那样,对自己一方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

  随着扬起的大旗倏的挥下,宽阔的江面上顿时泛起阵阵波涛,数不清的大小船只和筏排在桨手们有力的划动下缓缓的向对岸移动,如此浩大的行动却没有发出什么其他声音,只听见木桨拍击水面的哗哗声。

  塔克里克魁伟的身影宛如一座雕像,一动不动的站在岸边,双眼牢牢的注视前方河岸,面无任何表情,但稍一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他的面容显得十分僵硬,而且额际显出斑斑汗迹,明显是由于紧张所至,毕竟这是一场生死攸关的偷渡,一旦被敌人发觉,完全可以利用眼前自己一方毫无攻击能力的局势将自己的部队消灭在大江之上,当然前提是敌人必须早有准备而且还得有相当数量的阻击力量,但从目前来看,自己一方这一局算是成功了。

  千帆竞发,百舸争流,在浩瀚的大江面上呈现出一片壮丽的景象,但这种景象并未持续多久,对岸敌人的巡逻部队很快就发现了这里的问题,但那已经是在三个小时后,而南岸的部队已经有两波次运送了过去,约五千人已经组成了具有相当战斗力的队伍,而对方的巡逻部队不过几百人,很快便被消灭,但很明显帕沙军队偷渡马普特拉河的情报就会出现在敌人指挥官的案头。

  大陆历694年10月9日凌晨五时,帕沙王国大将塔克里克率领所属第三兵团三万余人于马普特拉河上游的庞贝地区偷渡,在付出了三千余人的损失后,渡河成功,并一举击溃歼灭前来阻截的吕宋地方部队五千余人,随即沿河岸挥师西下,10月12日攻克重镇尾西镇,并占领了马普特拉河上的重要渡口十柘渡。从10月13日开始,在塔克里克的第三兵团的掩护下,帕沙王国主力开始大规模从十柘渡口强渡马普特拉河,两天之内,二十万大军从马普特拉河南岸越过大江,进入吕宋国腹地。

  10月15日,达扬率领帕沙王国第一兵团、第四兵团、第五兵团、第七兵团、第九兵团与前来堵截的吕宋十万大军进行了大陆史上有名的肥水之战,达扬利用对方急于求战的心理诱敌深入,利用优势兵力一举将其分割包围,10月19日,肥水之战结束,除两万多残敌突围外,其余七万余人四万被歼,三万余人投降,吕宋方主帅首相布伦特兰之子尤利重伤不起。

  与此同时,科米尼公国二十万大军于10月8日夜越过边境线,直扑吕宋境内,再遭遇节节抵抗后,迅速入侵吕宋境内三百余公里,吕宋西部主帅克鲁夫面对敌人采取收缩防守,并在敌人占领之前,对即将沦丧的地区实施了坚壁清野,将能带走的东西全部带走,不能带走的就尽一切可能摧毁,而老百姓也纷纷躲进山区或随撤退的军队撤到后方。克鲁夫在西部最重要的城市大松林城以及附近的两座重要关卡和要塞鹰嘴关和锡伯堡组成坚固防线,并紧急招募了五万人的预备役人员加入,极大的缓解了西线的险恶形势。科米尼二十万大军在大松林城下久攻不克,自身反倒损失不小,战局西部战局陷入僵局。

  10月22日,帕沙王国第十四、十五兵团从马普特拉河中游的费池渡渡过大江,由于遭遇肥水大败,吕宋一方其实已经没有力量阻止敌人的横渡,至此集结在马普特拉河北岸的帕沙军队已经多达九个兵团二十六万余人,并形成钳形攻势,锋芒直指吕宋南方重镇也是吕宋第二大城市吉亚西城。

  一支庞大的军队迅速的行进在乌孙国和吕宋的边境地带,看他们的打扮应该是属于乌孙国的军队,但此时如果有一个稍微了解乌孙国内情的人就知道这支军队绝不会是属于乌孙国,整个乌孙国也找不出具有如此战斗力的步兵队伍。

  “师团长,咱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属于是谁的地盘啊?”满脸于思的赫连勃骑在马上一边仔细的察看地图,一边想战在一边兴致勃勃检阅部队行进通过的梁崇信。

  “管他属于谁,山高皇帝远,这等偏远地带,有谁这时会来管咱们?吕宋人这会儿已经火烧屁股,眼睛都盯着南边和西边,哪里还顾得了这里?乌孙人这会儿大概正忙着与其他几国商量怎样联合起来应对罗卑人的勒索,也没有心思来侦察这向来与他们相处甚好的吕宋邻邦,所以我们这支‘乌孙’军队是不会遇到什么麻烦的。”梁崇信眼珠都没转,依然乐呵呵的望着自己飞速前进的部队。

  “唔,我看咱们所处的位置还是属于吕宋的地盘,不过我想要不了多久,它就要改主人了。”摸了摸下颌下毛茸茸的胡子,赫连勃咧嘴一笑。

  “是啊,按照咱们的行进速度,再有三四天咱们就能到达双堆集,到那儿,我可要好好洗一个澡,这连续几天行军,连澡也没洗个舒服,真是不爽。”一个爽朗的声音加了进来。

  “翼少,又不是女人变的,用得着那么讲究吗?”赫连勃嘲笑着自己的同僚,令狐翼年龄较小,都被梁崇信和赫连勃亲热的叫做翼少爷,简称翼少。

  “赫连老大,我可不敢与你比,你可是属熊的,越不洗澡,越能熬。”令狐翼笑着反击。

  “你们说,大人要求我们到达双堆集后暂时不作其他大的行动,只要求我们联合当地的各民族人士建立自治政府,最终目的何在?”一直检阅部队的梁崇信突然提出一个问题。

  “大概是要咱们协助当地支持我们的人巩固咱们的统治吧。”令狐翼思索着回答。

  “可吕宋人的军队现在都应该在应付科米尼人的进攻,根本没有余力来对付咱们,咱们完全可以席卷整个北方,那些地方武装,还不够咱们填牙缝的。”赫连勃反驳道。

  “师团长您怎么看?”令狐翼见梁崇信摇了摇头,显然不同意两人的意见,问道。

  “大人的心思我也无法猜测,不过我想肯定与科米尼人有关。”梁崇信沉吟道。

  “您是说李大人担心我们过分行动会影响吕宋人在西线的防守力量?”令狐翼反应十分快。

  “有可能,科米尼人入侵的力量肯定要强于吕宋人西部的防守力量,如果我们再牵制吕宋人的一部分军力,恐怕吕宋人西线就要全线告急了。不过这样咱们可以联合科米尼人和帕沙人,将吕宋瓜分了算了。”赫连勃的野心更大。

  缓缓摇了摇头,梁崇信望着汹涌向前的军队说道:“我想大人的想法肯定会更深远,咱们的力量也许还弱了一点,毕竟那是两个国家,咱们上面还有一个帝国管着呢。”

  “帝国?它管我个鸟!这西北江山是李大人率领弟兄们一滴血一滴汗打下来的,罗卑人在这儿横行无忌的时候,帝国中央那些达官贵人们都只知道装聋作哑,屁都不敢放一个,到这时候凭什么来指手画脚?!”一说起帝国中央,赫连勃便气不打一处来,匪性毕露,粗话连连。

  “赫连,你可是帝国的高级军官了,以后少说这些话,要注意场合。”梁崇信虽然口头在警告赫连勃,但口气中却无丝毫责备意思,看起来对他的话很有同感。

  “二位师团长,看李大人的意思,帝国这快牌子,咱们西北目前肯定还不会丢,至于以后,随着形势的变化,西北姓李还是姓司徒,嘿嘿,那就得咱们西北人说了算。到时候。李大人就是想让西北不姓李,恐怕老百姓也不会答应,您说是不是?”令狐翼的话更是肆无忌惮,已隐有反意。

  “是啊,黄袍加身,也就由不得李大人自己愿不愿意了。”赫连勃此话一出,若有朝廷中人在此,便知道黄袍加身这是一个前朝典故,那可是造反谋逆啊。

  “好了,咱们别说这些了,这些事自然有大人去操心,咱们这位大人的心思可不是咱们这几块料所能比的,咱们作为军人,还是安安心心执行命令打好自己的仗才是正经。”梁崇信挥手制止了自己部下的大放厥词,毕竟虽然自己也赞同二人的看法,但毕竟这时候说这些话还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落日的余晖静静的照在山岗上,山岗下是一片人喊马嘶的忙乱景象,一个个帐篷被立起,后勤部队甚至已经开始生火做饭,无锋的目光越过山岗下那一片灌木丛生的浅丘,那边便是吕宋地界了,此时已经无须在做任何掩饰和伪装,傻子也能看出这几万人全副武装的军队行进到两国边界处意味着什么。

  但此时的吕宋就是知道也无法做出任何反应了,他们的军队已经完全被南边和西边的战事所牵制,没有想到也没有任何精力来管这边远的东北会发生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