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节 冲突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25 2005.02.15 08:45

    “呵呵,李大人您有些太妄自菲薄了吧?西北军眼下集结在墨灵顿城的大军就足足有十余万人,加上您所说的今日就可赶到的三个师团人马,已经达到了接近十八万人了。而卡曼人此次仓惶北逃,固然是畏惧您的军威鼎盛,但我也听说与他们北边柏因蛮族作乱不无关系,据说他们国内的贵族士绅们闹得很厉害,连他们的皇帝陛下也严督军队立即平定叛乱,由此可见麦利回军乃是本国也是必然之事。彼消此涨,强弱悬殊一眼可见,何况我家大公的意思并非要大人您一下子就完全收复甲马和凡林地区,凡林此时尚未陷落,只要您挥军北进,凡林之围立等可解啊!”兰蒙公爵不愧是政坛老手,眼见气氛僵滞,双方话语不睦,立时打了哈哈圆转,而且一番话有理有据,滴水不漏,一下子将无锋就逼到了墙角。

  对方话语圆滑中却又句句暗含机锋,似乎看破了自己想要退缩的想法,无锋脸上也感觉一丝燥热,一面装出对对方话十分赞同的模样,一边笑道:“兰蒙大人所言甚是,只是有些情况您可能还不太了解,我南线的三个师团拖住卡曼主力十余天,其损失我不用想也知道有多大,卡曼人的战斗力你我都清楚,以绝对优势围剿劣势我军,虽然未能竟全功,但给我军造成的损失可想而知。另外,凡林远在捷洛克东北,卡曼人早就重兵围困,现在再加上麦利大军回师,我很难相信它还能坚持多久?即便是我西北军会师后马上北上,卡曼人只需分兵阻截我军,以剩余兵力强攻凡林,我想拿下凡林对他们来说也并不是难事吧?”

  大殿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方才欢快的气氛一下子荡然无存,连那些侍酒的舞姬也知趣的躲进了后堂,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无锋和兰蒙两人的对话上来了,在座之人都已经知晓艾伦大公的独身女安妮公主将和无锋秘密订婚一事的约定,其中的条件和要求虽然他们不太清楚,但至少维护捷洛克领土完整应该算得上一条吧,可摆在面前的形势也并不乐观,虽然墨灵顿城之围已解,但卡曼人在军力上依然占据优势,若是现在要劳师远征北方,这胜负之料的确难说得很。

  艾伦大公和兰蒙以及巴林斯三人脸上闪过一丝怒火,李无锋如此看轻自己一方,竟然断言凡林城在几日内就会被攻陷,虽然这种可能行的确存在,但如此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挑明,实在也让自己一方有些下不了台面,眼见得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来自殿外叫嚷声音打断了殿内众人的思路。

  “让开,我要见大公和我父亲,另外我还要看看那个所谓的拯救我们捷洛克的大英雄是究竟是何许人物。”清朗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悲愤,但听得出来是已个年轻人的声音。

  无锋微微一怔,咦,好像自己这次解墨灵顿之围好像还成了不受欢迎之举了,殿外之人的言语中居然暗含讽刺意味,而且还能大明其道的要求见自己,实在是匪夷所思,但一见到相邻而座的艾伦大公和兰蒙二人脸上露出尴尬和焦虑之色,无锋突然明白过来,噢,这大概就是那个据说与安妮公主青梅竹马的家伙吧,军务大臣兰蒙的儿子,有趣,且看看这个家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吧。

  “对不起,兰洛子爵,您不能进去,大公正在里面设宴招待重要客人,您这样做让我们很为难啊,请留步!”殿外的卫士大概也和对方很熟悉,言语中无奈混合着焦急,职责所在,实在是为难得很。

  军务大臣实在是坐不住了,一下子占了起来,向大公和李无锋告了一个罪,便欲出门,但却被无锋制止住了:“兰蒙大人,殿外的这位大概就是贵公子吧,何不请它进来一坐,我也是久闻令郎的英名了。”

  怔了一怔,兰蒙脸上浮起一缕尴尬之色,斜瞟了一眼旁边在座的艾伦大公,定了定神才道:“这怕不太合适吧?他虽然是我儿子,但也不适宜参加这等宴会吧?”

  “呵呵,兰蒙大人,您太客气了,令郎听说文才武功均出类拔萃,这等少年英雄,有谁不愿意结识啊。”无锋朗笑着回答。

  见无锋如此坚持,兰蒙一时间也觉得不好推托,何况此时自己的儿子依然在殿门外不依不饶的要求进来,若是这样一直闹下去,实在是有伤大雅,只好求救一般的望向旁边的艾伦大公,而艾伦大公也是满脸无奈,这件事情迟早也要暴露出来,安妮公主与无锋之间的婚约虽然保密,但对像兰蒙之子这样的当事人,却是难以隐瞒,只是没想到选在了这个时候发作。

  殿门人影闪动,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出现在众人面前,棱角分明的宽脸上英气勃勃,只是眉宇间充斥着一股说不出的忧郁和怨愤气息。

  见到艾伦大公挥手示意,紧跟上来的几名卫士知趣的悄悄离去,青年对自己的父亲熟视无睹,走上前来首先向艾伦大公深行一礼,没等艾伦说话,便直接将目光对向了坐在艾伦身旁的无锋。

  “你就是李无锋?”牙缝中迸处的话语有若从万载玄冰中溜出的寒风,带着阵阵刺骨冷意。

  “呵呵,嗯,我就是李无锋,少兄的英名我亦是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俊杰啊。来来来,你我共坐一席,好好聊一聊。”像是看不出对方的敌意,无锋仍然是面带和悦的笑容,主动让出席,招呼对方入座。

  “不必了,兰洛可高攀不起。”眸子中神光隐现,雄健的身躯散发处阵阵杀意,气机牢牢锁住了面前的无锋。

  “少兄这话见外了,你我年龄相仿,身世相当,何来高攀之语?”无锋隐隐感觉到对方虽然表露出深深敌意,但却相信对方绝非一个鲁莽之人,在这等时候如果对自己有不利举动,那无异于将自己国家推向灭亡的深渊。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英俊男子一双星目牢牢的注视着无锋,脸上却浮现出复杂而又痛苦的神色:“李无锋,我兰洛虽然孤陋寡闻,但在捷洛克也久闻你帝国英雄的大名,本已为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真正男儿,可你对我们捷洛克公国的所作所为实在让人难以置信。捷洛克公国和唐河帝国宜属亲密盟友,我们几百年来为帝国镇守北陲,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眼下捷洛克遭遇大难,你于公是帝国藩属,于私是帝国皇帝陛下的未来驸马,可为什么还要对我们的请求如此百般刁难甚至恶意要挟勒索呢?你不必用其他理由来掩饰解释,你我包括在座所有人心里都明白,难道任何人都难以摆脱利益的纠葛吗?”

  坦坦荡荡的一番话就像一记重锤重重的敲击在无锋心上,看见对方不但年龄与自己相仿,而且英气逼人,自己实在很想结交一番,但对方说出的话却又如此不留情面,而且句句占理,尤其是他作后一句话更是直接插入了自己心头。是啊,自从加入帝国军队以来,似乎自己所有心思和精力都放在了如何扩大自己权势如何攫取更多的利益上去了,其他一切包括感情似乎都被抛在了脑后,然而这一切自己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似乎自己的女人还有下属们对自己的感情都有些疏远,而敬畏之心却日渐增加,着难道就是自己追求的一切所必须付出的么?

  心中虽然一阵迷惘,但理智却告诉他不能在此时有任何感情流露,微微一笑,无锋和颜悦色的反问道:“少兄恐怕有些误会在下了,能不能告诉在下,李某究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让少兄如此深恶痛绝?难道说李某千里来援解损兵折将解墨灵顿之围,一片好心倒成了驴肝肺?”

  “你!”英俊男子勃然色变,但一时间却有不知如何开口,像让安妮公主与对方订婚求得援助本是自己父亲和艾伦大公主动提出,但若是没有这个条件,只怕对方无论如何也不肯耗费兵力来与卡曼人交锋,可是这等理由也实在难以责备对方。只是自己心仪多年之人却要投送他人怀抱,英俊男子委实难以忍下这口恶气。

  “哼!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我像用不着我在这里一一道明,何况我方才在殿外听得某人畏首畏尾,对协助我国收复失地推三阻四,这难道也是作为盟友的表现么?”英俊男子终于强忍住愤慨,把话题转移到了刚才自己父亲和面前这个家伙争论的的事情上,因为自己心仪安妮公主却被对方抢走之事实在难以在众人面前启口,这对他也是一个莫大的侮辱。

  听得对方转移了话题,无锋心中也是一宽,毕竟和安妮公主订婚作为自己出援的条件一事怎么说也不太光明,在座的这些下属虽然隐隐约约有些感觉,但却不清楚内幕,若是一下子挑明,实在有些不太合适,至于回到刚才的话题上,这就好办得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