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节 得助

江山美人志 瑞根 4752 2003.05.16 22:47

    已经暂时被我任命为金州府行政署署长的凌天放紧跟在我的身后漫步在金州街头,“大人,我看还是派部分亲卫队一起去吧,以防万一啊。”

  “天放啊,假如高岳族人真的要想对我们不利,去几百亲卫队也无济于事,反倒是增加了他们的疑心。我想他们也不会连条件都不没听到就翻脸吧,好歹我还是这一方的最高行政长官,我想他们也不会这么草率的。他们被约束在这大山里也够久了,难道他们就真的不向往更美好的生活?难到就甘于祖祖辈辈被困在这大山里无法发展?我想他们的领头人会作出明智的选择的。”

  金州的城区虽然并不大,但却相当繁华。这里集中了大量的药材行、药堂、木材加工工场、家具工场、马车制造工场,当然这都是因为这里盛产药材和木材的缘故,整个街道都似乎散发着一古淡淡的药材味和木材味混合而成的清香。这里真是一个绝佳的大后方啊!当我深有感触的发出这声感叹后,凌天放也阖首表示赞同。

  “大人,看来我们这一步还是走对了,有了这儿,庆阳就成为了一面坚实的盾牌,咱们也进可攻,退可守,大大降低了风险,而且庆阳也获得了一个强有力的后盾啊。真不知汪仕其这个家伙有如此之好的条件,却将这里弄得如此这般模样。”凌天放显然对自己设计的这个计划十分满意。

  “现在谈大功告成还为时尚早,控制金州固然是我们的目标之一,但将高岳族人纳于麾下,这才是我们更重要的目的。”我的目光早已飞越了远处的群山,飞向那苍苍郁郁的深处所在。

  清理汪仕其的家底,才发现这个家伙不愧为敛财高手,财政署的小金库以及正常府库居然留下了近一百万金币,白白让我拣了个大便宜。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金州府一年的财政收入十分可观,在汪仕其如此奢侈的享受下,还有巨额的余留,也可以想象得到金州的诱人。

  “站住!不许靠近!你们是什么人?到这里来干什么?”

  当我和凌天放带着几名卫兵经过两天的跋涉,进入大横断山区高岳族人的势力范围不久,从树林中传出几句警惕的喝问声。

  “本人是新任帝国金州府城守李无锋,今天来此是想拜会贵族大长老,商量一些事情。”我扫了一眼密密的树林,不卑不亢的回答。从早已情报得知高岳族人与其它民族有些不同,它是许许多多大小不一部落组成,而且也有地域划分,绝大部分人都生活在横跨大陆南北几千里的大横断山脉的崇山峻岭里,总人数大概在一百多万左右,生活在帝国金州境内的大约有二十多万人。

  密林中立即起了一阵慌乱,虽然长期与地方官府敌视,甚至冲突不断,但这里毕竟是唐河帝国的领土,而这个人又自称是新任地方最高行政长官,不由得使这些负责警戒的喽罗们忙乱起来,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好一阵后,才有一名青年汉子从密林中走了出来,用狐疑的目光打量了我半晌,这才问道:“你说你是金州的城守大人,有什么证明?”

  “大胆!”我身后的几名亲兵都喝斥了起来,“大人有谁敢冒充!”

  凌天放也接言:“这的确是我家大人,我看此事你也作不了主,不如请阁下象上通报吧。”

  出来搭话的汉子眼中露出一丝怒意,但很快他也反应过来,这几人上山来绝对不是简单小事,别说自己,就是一般的头领恐怕也不敢接待,正如那人所说,恐怕也只有大长老他们才能接待。

  “那好,你们等一下,我先向上面报告,上面有了回音,我就通知你们。”狠狠的盯了一眼凌天放。青年汉子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茂密的树林中。

  足足半个时辰后,那名青年的身影才又重新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过神态已经平复了很多,让我们跟随其后,又经过半天的小路跋涉才到达一个稍显平坦的坝子里,这里的居民明显多了许多,与一路上我们所见的零星人家大不相同,看来这里应该是高岳族人的重要聚居地了。

  “回禀大长老,客人已经请到。”带路的汉子十分恭敬的向站在一所十分古旧的木屋前的几人行了一个礼。

  我也趁此机会仔细打量这二十多万高岳族人的主事者们。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褐衣老者,满脸皱纹已让人看不出他的具体年龄,但一头乌黑的头发与他苍老的面容相映,让人从视觉上感觉说不出的玄异。精光乍现的眸子,也让人感受到他充沛的精力。后面的四人中三人也是年过花甲的老者,看起来都颇有气势,但唯独最边上那个黑衣人看上去年龄不足三十岁,居然也是大长老身份,倒颇令人惊奇,尤其是他黝黑的面容上总浮现着一股令人捉摸不定的笑意,一双手也紧紧的合在袖笼里,让人一见难忘。

  “贵客光临,有失远迎。李大人威名远扬,名震西北,老夫虽久处荒野之地,也早有耳闻了。”褐衣老者微笑着迎上前来,身后四人也默无声息的悄悄跟上。“老夫便是金州高岳族人的首席大长老木棉。”

  看得出这几人在此地很有威望,旁边围观的高岳族人见五人一起走下阶梯迎接,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震惊神色,也许是从未见过有什么客人需要五位长老同时出迎的吧。

  “木棉长老的大名,下官也早已听说,本该早来拜访,但初接手,尚有许多琐事需要处理,以至延迟至今。”我也报以诚挚的微笑,大步上前握住木棉长老温软的双手。

  “请。”“请”

  这是一间颇为朴素的木屋,但可以看得出这间木屋已有较长的历史,而且也绝非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出的地方。几张原色木椅已经磨得发亮,虽然简朴,但却一尘不染。这大概就是他们的议事厅了。

  “这位是凌天放凌先生,现任金州府的行政署署长。”示意卫兵们都留在屋外,我和凌天放坦然自若的走进了木屋。

  “凌先生的大名,老夫也有耳闻。如今李大人胸怀天下,凌先生在他麾下,正可以大展宏图啊。”木棉长老似有所指的话令我原本正在考虑怎样切入话题的大脑迅速运转起来,看不出这个老家伙眼光如此锐利,我不过才进军金州,他居然能从这一点猜测出我心中抱负,不简单啊,不过也好,跟聪明人打交道要轻松得多,看来今天之行应该有所收获了。

  “大长老真是言之有物啊,我和李大人今天来此的目的,想必大长老也略知一二吧。”凌天放也针锋相对。

  满脸皱纹的脸却露出狡诈的笑意,“愿听二位高见。”

  见木棉如此狡猾,我也不想在与他兜圈子,“各位长老,本人今天与凌大人一同上山,是想改变目前金州这种不利于金州经济发展的现状,所以特此来与几位商议。”

  “愿闻其详。”五位长老的态度都严肃起来。

  “众所周知,率天之下,莫非王土,而咱们金州是唐河帝国的领土,又是盛产名贵木材和药材的风水宝地,在全大陆也赫赫有名。而目前的情况是,由于高岳族人和金州地方官府及本地势力相对抗,造成了金州官府的管理无法达到全境。而高岳族人也由于地方政府的种种限制,粮食、盐、布等基本生活必需品无法自给,生产生活困难,而生产出来的木材、药材却又受各到种约束无法自由出售。所以,本人想与各位长老商议将这个问题从根本上给予解决,让金州经济能顺畅发展,同时也让高岳族人的生活和发展走上一条康庄大道。”虽然我前面的几句话令几人有些不满,但听到后面几句话,几人又都露出仔细思索的神情。

  良久,木棉才轻轻点了点头,同时也看了看旁边其他几位大长老,“看来李大人此次来访必有良策以教我,木棉与我的这几位兄弟都很想听一听李大人的想法。”

  我站起身来,缓缓的在宽敞的厅堂中转了一圈,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的身上,“就目前来说,大陆上好象还没有哪个政府承认高岳族人的平等地位,包括唐河帝国在内,都对高岳族人采取歧视态度,这也是高岳族人始终被困居与大横断山区里的最主要原因,只要这个原因还存在,高岳族人始终都无法真正的发展壮大起来,而且还会逐渐衰落。”

  虽然我的这番话很不中听,但这几位长老也不得不承认我所说的是事实,其中俩位长老还忍不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可以向诸位承诺,在我统治的地区内,高岳族人与其他民族包括唐族在各方面一律平等,无论是权利和义务,当然就包括了各民族在迁移、务工、务农、经商、受教育、从军、从政等各方面的内容。任何人不得有歧视他民族的行为和言论,否则将以危害国家安全论处。”

  我这一番话说来立即令五人都有些动容,不过木棉很快就平静下来,他知道得到越多,付出也越大,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具体实施上,我将允许高岳族人到金州中部和南部一带的平原地区居住生活,至于政策参照我在庆阳制定的规定,每人可以获得十亩土地耕种,但几年内不得买卖。当然高岳族人如果愿意,也可以迁移到庆阳和金州的任何地方。”

  如果说前面一番话还有些务虚的话,那么后面这就是最实实在在的东西了。高岳族人为了争取到下山到这片平原上生活,不知经过了几代人的艰苦努力,但始终没有成功,而如今我主动提出来,怎么不令他们感到又惊又喜。纵然是沉稳如大山一般的木棉长老也不由得“哦”了一声,脸上的皱纹也象是少了许多,这可是祖祖辈辈高岳人梦寐以求的啊,另外四位长老已经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

  看得出这一条件已经深深的打动了高岳人的心,我又趁热打铁:“我还可以保证高岳族人的基本生产生活物资的供给,使高岳人过上加美好的生活。”

  说完后,我轻松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现在就该轮到高岳人仔细考虑了。

  “李大人,您提出这样优厚的条件,说实话,连我也颇为动心。但我想大人肯定也有相应的要求吧,不如大人直接说出来,也好让我们考虑考虑。”木棉终于忍不住了,如此优厚的条件,如果被普通族人得知,恐怕立即就会引发一场混乱,谁不想早一天下山去享受更加美好的生活?

  “我的条件并不苛刻,只有两条。第一,金州境内的高岳族人聚居区,必须服从金州地方政府的管理,但具体管理方式可以协商。第二,高岳族人必须服从我的军事行动需要参加军队。具体说,就是目前金州境内高岳族人的部队,我想大概有三万人左右吧,无条件加入我的军队,而且必须严格服从军队的管理。”我不慌不忙的将我的条件提了出来。

  几位长老立即陷入了争吵之中,沉吟了半晌,木棉也终于作出了艰苦的抉择:“原则上,我们同意大人的条件,但兹事体大,我们必须再作一次部落酋长会议来决定是否接受。请大人稍候,我们马上就此事召开酋长会。”

  酋长会很快就结束了,最终的结果还是接受了我的条件,这在我的意料之中,对美好生活的渴望足以压下其他一切。就具体事项,凌天放与那个最年轻的大长老山根长老进行仔细的磋商。

  “李大人,我们俩出去走一走吧。”在获得结果后就一直保持沉默的木棉长老突然提出这个邀请。

  我们俩漫步在林间的小道上,“李大人,其实我对这次协商结果并不是很赞成,毕竟我们高岳族是一个独立的民族,而这样一来,虽然我们的生活会得到很大的改善,但我们却失去了独立自主性,这究竟是福还是祸呢?”木棉长老声音低沉的又象是自言字语道。

  “有得必有失,一个民族的发展壮大绝不是靠固步自封而来,木棉长老,我相信高岳族人经过风雨的洗礼将会获得更多的发展机遇,外面的世界更精彩,让这些年轻人去闯一闯会使整个高岳族都受益匪浅的。”我冠冕堂皇的安慰木棉长老。

  当我和木棉长老回到木屋的时候,凌天放已经与山根长老就双方条件达成了最后协议,只等我和木棉长老签字了。在我方的条件上增加了尽快修筑通往金州南部高岳族聚居区道路和加大对高岳族人教育、卫生基础设施投入两条,相应的,在高岳族人一方也增加了保证兵员补给和在以后需要时协助做好其他地区高岳族人工作。

  当我和木棉长老签字完毕后交换协议时,木面长老用复杂的眼神望着我:“希望大人能信守诺言,勿负高岳一族的期望。”

  我也环顾四周,用四周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喊道:“我李无锋如有违近今日之言,天诛之,地灭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