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隐流

江山美人志 瑞根 7645 2006.11.22 13:20

    在无锋率领全军上路时,司徒明志率领的二十多万的主力部队已经与罗卑人的征东大将军屠答带领的部队的先锋部队接上了火。东腾格里大草原东南角与唐河帝国交界处,这里已经成了罗卑征东大将军屠答的主营,这里军营连绵,旌旗飘扬,到处是一片人喊马嘶的热闹景象,在军营正中的一顶最大的帐蓬内,一个满脸金黄色大胡子的魁梧汉子正伏在一张产自唐河帝国金州府的精制檀木茶几上仔细的查看地图,帐篷外,三十多名剽悍的罗卑卫兵手持罗卑战士惯用的狼牙棒守卫在帐篷周围,另外还有两名腰挂斩马刀的卫士站在帐篷口。

  “报告!”

  “进来”,正在看地图的大汉头也不抬的回答。

  一名个子不高但精神十足的将领从帐篷门口钻了进来,“报告大将军,属下率领的先头部队在离主营东南一百二十里地的敌国境内与敌先头部队交锋,属下利用对方反应不及的空子,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一举击溃了敌人一个轻步兵联队,斩敌一千余人,由于敌人后续部队马上跟了上来,为免暴露,属下利用速度已经甩开了他们。”

  “很好,干得漂亮,你的侦察兵回来了没有?”

  “报告大人,暂时还没有回来。”

  “坐吧,看来敌人这次想要真的与我们打一仗了。来人!去将库尔多、哈先二位将军通知到我帐里。”

  随着两声洪亮的“报告”声,又进来了两名青年将军,这两个与早些进来的格亚号称罗卑人的“东征三勇士”,是征东大将军屠答手下最著名的战将,曾经为打败莫特人立下汗马功劳,也是近几年入侵西域诸国和唐河帝国的急先锋。待三人坐定后,屠答,也就是看地图的中年魁梧汉子,抿了一口桌上的茶,“根据我们的内线报告,敌人这次抽调了二十二万人,其中重装骑兵三万多人,轻骑兵四万人,轻步兵十万人,还有五万多重装步兵,来势汹汹啊。”认真倾听的三人都有些震惊,敌人居然出动了这么多,兵力多都还在其次,问题是敌人居然有五万多重装步兵,三人都是久经沙场的猛将,当然知道重装步兵是骑兵的天敌,敌人出动了这么多重步兵,意图很明显,是要和己方打防御战,打持久战,这对自己这一方是相当不利的。

  “在座都知道,我们罗卑人是骑在马背上长大的,骑兵是我们的骄傲,也是我们的主力,它的冲击力和机动性是步兵不可比拟的,以前每次我们都是利用它的机动性赢得最后的胜利,但这一次不一样,敌人兵力比我们占优,而且zhan有地利,如果他们下决心要和我们打防御战、打持久战的话,就很难对付。”

  “大将军分析得对,敌人占据地利,军力又占优势,后勤保障也没了后顾之忧,如果与我们打消耗战,恐怕我们消耗不起啊。”黑脸的哈先道。

  “就算我们消耗得起兵力,我们也消耗不起时间,我们自己的领地里还急等着粮食牲畜呢。”格亚补充道。

  “不知敌人这次领军的指挥官是谁?”一直没有开腔的库尔多问道。屠答眼中露出赞赏的神色,一语中的,不愧是三勇士中的老大。

  “如果敌人这次的指挥官是一个老成持重的家伙的话,我早就下令掉头去与莫特人和图布人汇合攻打西斯罗人去了,敌人这次出动了如此多的兵力,而且有地利优势,而我们的领地内面临饥荒,时间又不等人,可以说天时、地利、人和敌人都占尽了,如果再来一个优秀的指挥官,我们可以说没有一点机会,但上天不绝我们,这次敌人的指挥官是唐河帝国皇帝司徒明月的亲弟弟,叫司徒明志,根据情报显示,这个人性格急躁,好大喜功,又缺乏大战经验,真是上天赐给我们的贵人,所以我们才有机会。呆一会儿,我们好生计划计划,力争打一个漂亮仗。另外根据情报反映,银川府孙元亮这个老家伙好像也有些按耐不住了,他的一个警备师团好像也出动了,为了避免旁生枝节,库尔多,一会儿你派一个人去见孙元亮,把我的这封信交给他,告诉他,只要他的部队按兵不动,我保证三年内,我的部队不进攻他的地盘,如果他是个聪明人,是会考虑明白的。如果这次我们获胜,我估计在这一带敌人恐怕再也组织不起大一点的队伍了,这里将是我们罗卑人的乐土,只希望大汗能及早布置,我们已经耽误了太多的机会和时间了。”

  司徒明志率领的帝国大军驻扎在离屠答主营约一百八十里地的一块平原上,帝国各部的指挥官正在主帅帐中开作战会议,大帅帐篷边上警卫森严,参加会议的人员是各部师团长以上的军官,这次作战的副总指挥官陆军第三军团军团长辛格正在作作战部署,“敌人的情况就介绍完了,现在我宣布作战方案︰第三军团第二重步兵师团与第二军团第一重步兵师团在土奇平原的中部驻扎,城卫军团第三、第五师团在上述两个师团后方驻防。第三军团第一重骑兵师团、第三、第四轻步兵师团在他们左翼驻防,第二军团第二混成骑兵师团、第三轻步兵师团在他们右翼驻防,此次战役以防御为主,战斗开始后各部指挥官可灵活掌握,但各部不得随意出击追击,以防埋伏。现在请镇国公大人讲话。”

  “各位,摆在面前的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的兵力大大的超过了敌人,我们zhan有地利的优势,我们的后勤无须担忧,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能战胜敌人呢?我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挡住敌人的前进,敌人不敢与我们消耗时间,而我们有的是时间,所以这场战争的胜利必将属于我们,当然,如果我们有机会能更多更好的消灭敌人,机会也不要放过,但必须报指挥部的批准。在这次战役中如有临阵脱逃者,违抗命令者,立即军法处置,如作出重大成绩者,我将请皇上亲自为他颁奖,希望诸位能旗开得胜,马到成功。我在这里恭候各位的捷报。”

  就在唐河帝国与罗卑人的战争密云欲雨时,大陆其它国家却反映不一。西斯罗帝国国都棱斯克。帝国皇宫---土仑宫内,上座的菲力五世正严肃的与首相帕尔曼交谈。

  “陛下,卡曼的戈麦斯宰相已经向我们派来了特使,希望我们能提供军队与他们配合向南进击,据说他还向普尔和多顿也提出了同样的请求。”

  “哼,难道他不知道莫特人和图布人已经联合起来在我们的西部边境蠢蠢欲动吗?这个老滑头,就知道利用别人,从不为别人考虑考虑,我们现在根本没有多余的军力,你想办法打发那个特使走人。”菲力五世一脸不满。

  “陛下,我们可以将驻防南边边疆的部队进行例行演练,摆出进攻的架势,反正那里的部队也不可能抽走,对卡曼就说我们已经在配合进攻了,至于能有多大效果,那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如果卡曼真的能有所收获,我们再行动也不迟。”帕尔曼首相面带微笑的建议。

  菲力五世眼睛一亮,“好,这个主意好,既不得罪卡曼,我们也没有损失,还可以坐享其成。”

  普尔王国首都海森城。王宫---玫瑰宫,金发碧眼的塞泽里夫九世正主持召开国务会议,大将军昆博正在向年轻的国王报告军队准备情况,“陆军第二兵团、第三兵团共计十四万大军,均已秘密南行至南部与唐河人接壤处待命,但估计这么大的军事调动肯定瞒不过唐河人和捷洛克人,各种后勤军需物资都准备齐备,陆军第一兵团依然驻扎冰河城监视柏因人,其它城市在驻军离开后,都已征集了预备役部队,以防范不测。”

  紧接着是外交大臣塔林报告︰“唐河帝国和捷洛克公国驻我国公使都已向我递交国书,抗议我国在边境的大规模军事调动,认为这种举动不利于改善两国关系。”

  在听完各部的汇后,塞泽里九世作了最后讲话,“目前卡曼和西斯罗都已作好了准备,唐河人为了对付罗卑人,在他们的北部抽走了三个师团,我们将与卡曼同时向南发起攻击,至于最后的目的,卡曼肯定是想占领捷洛克,我们一是练兵,我们的部队已有很长时间没有真刀真枪的锻炼了,这对部队的成长很不利,二是看能不能趁这次机会拣点便宜,卡曼已经答应我,无论结果如何,都将支付5000000金币,如果有好的结果,还要另计。大家都知道我国目前财政困难,去年水灾后,许多国内的水利、道路等基础设施急需修复,所以卡曼的条件也算是正合我意吧。戈麦斯这个老狐狸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这么做。不过好在我们也没什么损失,看在友邻的份上就支持一下吧。至于他的目的能不能达到,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马其汗国国都桑林城。大汗宫统一殿,精神饱满的毕希利大汗正聚精会神的倾听国家情报署的负责人自己的心腹图鲁的报告,“由于唐河人抽调的都是北部军区、西部军区以及城卫军的兵力,所以他们南部军区的部队并无变化,相反倒还加强了戒备,我们的内线反映,他们的外交特使还秘密访问了我们的东邻米兰,估计也是针对我们的。另外情报显示,他们内部的三江林家、天南郎家都没有大的异动,只是好像林家在对三江郡各府的地方警备部队进行整编,但无论如何是赶不上这次机会了。北部的卡曼、西斯罗、普尔都正在作大规模的军事调动,多顿暂时还没有反映,估计肯定会有战争爆发。还有就是我们南边的南洋联盟各城邦的部分商人好像对我们前一段时间的关税调整十分不满,在四处游说,要求我们将提高的部分恢复至原来的水平。”

  “看来这次机会又没有我们的戏了,司徒明月这个老东西,把我们倒是防范得挺严密的。”满脸失望的毕希利大汗咬牙切齿的说道。

  “难道他不知道北方三国就要对他动手了吗?为什么不从驻扎南部的部队抽调呢?”毕希利仍然有些不甘心。

  周围殿下的群臣都有些好笑,大汗是想北上想疯了,连为唐河帝国皇帝应付北方战争的调兵安排都考虑好了,只可惜对方没有接受,说穿了,还是想占对方的便宜。

  “大汗,唐河人很狡猾,我们近几年来军事力量的迅速增长瞒不过他们,而北方三国,西斯罗人正面临莫特人和图布人的联合进攻自顾不暇,根本抽不出多少兵力南下,顶多配合配合做做架子,卡曼倒有些分量,只不过中间夹着一个捷洛克,而与唐河帝国真正接壤处,却又有太玄府这个天险,所以最多是捷洛克受些损失,至于普尔嘛,去年才遭受了百年难遇的大水灾,元气还未复,除开留下要控制他们自己北方的蛮族的军力,剩下的要想南下中原恐怕是痴人说梦吧,这些情况,唐河人肯定也清楚,他们朝廷中何知秋、陆文夫等几个人都是老奸巨滑的家伙。”出列的中年人有条不紊的分析着目前情况,在提及何、陆二人时虽是处于敌对双方,中年人的语气依然流露出敬佩的味道。

  这个气势平平、朴实无华的中年男子便是毕希利的第一臂膀兼心腹雷觉天,他本是唐河帝国江南郡人,由于出身平民,帝国大学毕业后求职屡遭歧视,好不容易谋得一职位后,任凭他表现如何出色,仍然连续几年晋升无望,他愤怒之下质问上司,上司答曰你出身不好,他一怒之下便离职隐居,然而命运作弄人,他又喜欢上一富家女子,但对方以他功不成名不就而拒绝,倍受打击后,十年前,他来到马其汗国,毛遂自荐,被正雄心勃勃力图扩张的大汗毕希利相中,委以重任,通过十年的苦心经营,马其汗国国力蒸蒸日上,军事力量也得以迅速增长,三年前南边的南洋联盟诸城邦和米兰王国以马其汗国关税过高为由联合起来向马其汗国施压,毕希利一面派大将牙宁领兵出征,一方面派雷觉天出使米兰,通过三寸不烂之舌瓦解了他们的联盟,大将牙宁也大败南洋联盟诸城邦联合军,由此奠定了东大陆南方第一强国的地位。

  雷觉天的这一番话赢得了在座各位大臣的频频点头,毕希利也十分清楚个中原委,但总觉如此好的一个机会就此失去太觉可惜,心里有些不平衡罢了。

  “大汗,我倒是觉得目前的形势对我们很有利,我觉得我们应该改变一下目前的政策。”

  “哦?你赶快说来听听应该怎样?”毕希利大感兴趣。

  “这个我还需要仔细核计核计,到时候有了完整的计划,我再呈送给您。”

  “好,有什么困难,直接来找我。”

  “谢大汗。只是目前的情况,我们采取何种对策,还要大汗您决定。”毕希利考虑了一下,“嗯,目前这种情况,我们还是不动声色,坐山观虎斗吧。国家情报署要尽一切力量收集周边各势力的情报,不要吝惜钱财,这种钱花得值。至于南洋联盟的那些商人嘛,暂时不予理睬,看他们究竟能怎样做通我的思想工作。哈哈哈哈!”

  多顿王国国都力伯城。城中心王宫---巴维宫。“诸位,刚才杜门公爵已将卡曼帝国和唐河帝国的特使的来意讲清楚了,希望大家各自发表意见,供陛下参考。”说话的是王国首相有“政坛不倒翁”之称的马林斯基公爵,他已在首相这个位置上稳坐了二十年之久。

  “陛下,臣等认为,应该同意卡曼的请求,毕竟卡曼帝国皇帝德利卡二世是陛下的表弟,更重要的是,目前唐河帝国的北部军力空虚,尤其是靠近我们边界那一带,只有两个师团的兵力,可以一举拿下,这样我们的国土可以增加近二十万平方公里,而且那一带的老百姓有很多与我国的居民有姻亲关系,可以很快融入我国,我们也可以获得如此大的一块肥沃土地。目前唐河帝国国力一日不如一日,现在马上又要与罗卑人、卡曼、普尔、西斯罗打仗,它的南边、东边还有马其汗、夷人等敌人在一旁虎视眈眈,内部还有藩镇内乱的隐患,所以,臣认为这次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绝不能失去。”发言的是列迈将军,他是一个典型的战争狂热分子,一心想南征北战,扩张王国,曾多次建议与卡曼、西斯罗、普尔结成军事同盟,共同南下,瓜分唐河帝国。他的这一席话,立即赢得了军队中强硬派将军的大力支持,连有些平时保持中立的大臣也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

  “陛下,万万不可,臣以为应该保持中立,这样最有利于我国。”出列反对的是内政大臣斯特劳斯。

  “说说你的理由。”一直默不作声的安德逊一世开腔了。

  “陛下,我国与唐河帝国并无实质性的厉害冲突,关系一直良好,这是其一;我国历来与唐河帝国的经济往来十分密切,一旦发生战争,经济贸易往来将会中断,对我国的经济将是沉重的打击,这是其二;外部情况也并非完全如列迈将军所说的一样,西斯罗人目前主要精力在对付他们西边的游牧民族,卡曼的主要目标是捷洛克,并不是唐河帝国,至于普尔人吗,去年大灾,目前北方还未稳定,要想南下,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绝不会有好的结果,列迈将军所说的其它情况,远不济急,对目前的战争起不了多大作用,这是其三;我国的北部也并不稳固,柏因人还未完全臣服,而东边和南边,夷人不断的向我们的东部和东南沿海袭击,我们的这些地区老百姓损失很大,地方上的反映也十分强烈,而且有情报反映,夷人内部已经有开始联合的迹象,如果他们联合起来,那将会对我们东部和南部的领土完整,尤其是库克群岛造成很大的威胁,臣认为这才是当务之急,这是其四;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我们现在能拿下唐河人的东北边境地区的地盘,以后能否守住还是一个问题,更谈不上将那块地区融入我国这些后事了,否则将会吃羊肉不成反惹一身骚。臣的意见完了,请陛下明鉴。”斯特劳斯的见解分析得头头是道,而且切合实际,立即引起了在座的绝大部分大臣的共鸣,连安德逊一世也不为人注意的微微点了点头,甚至一些本已支持列迈意见的将军们也有些犹豫起来了,那些中立派也都纷纷点头支持斯特劳斯,只有列迈将军和另外两名军队强硬派的将军怒目瞪着斯特劳斯,但又找不出更有力的言辞来反驳,后者礼貌的对他们微笑点头示意。

  “马林斯基公爵,谈一谈你的看法和意见。”看见国王陛下点了自己的名,肥胖的马林斯基首相不慌不忙的发言︰“刚才列迈将军和斯特劳斯侯爵都已经将他们的观点和理由阐述了,列迈将军一心为国效力,想拓展王国的疆域,他的一番忠心,我想在座各位包括我在内都十分感动,国王陛下也不会忘记,但斯特劳斯侯爵的看法也很有道理,目前各国都在蠢蠢欲动,我们该怎么办?是否也要效仿我们的西邻?我们的北部柏因人至今尚未臣服,牵制着我们相当一部分兵力,而东南方的夷人又不甘寂寞,不断袭击我们的沿海地带,而且还有扩大的趋势,海防更需要整顿,我们的经济也还不足以支撑与唐河帝国进行大规模的、旷日持久的战争,幻想他国的支持或是其自身内部出现问题,未免有些天真,历史上从未有过依靠外部力量就能换取自己的胜利的事例。所以我觉得大家应该全面综合的考虑这件事,不要孤立的只看到眼前利益,只有我们自己强大了,才会有更多的机会,而目前更需要解决一些急需解决的事情。相信国王陛下已有了决断,我们就请陛下圣裁吧!”

  安德逊一世的话语一锤定音︰“诸位的意见我都了解了,各位为我们多顿王国殚精竭虑以求发展的忠心令我十分感动,根据目前的形势综合考虑,我认为我们还是采取两不相帮的态度最为妥当。倒是对夷人,我们要引起足够的重视,希望军部立即拿出应对的方案,必要时可以与唐河帝国连手,我听说他们的沿海地区也被夷人骚扰得很厉害,我们和他们可以在情报上互通有无,在军事上相互配合,相信他们也会感兴趣的。外交部门要立即与唐河帝国联系,争取早日取得一致意见。”

  三江郡首府江川府,军政节度使府。大厅中坐着五个人,四男一女,当中一男子两鬓已有些斑白了,但精神依然十分健旺,他便是威名赫赫的林家家主林国雄,他左手二人相貌与他有些相像,年龄要年轻得多,那是他的长子和次子林云飞、林云翔,右手是一个年方二八的佳人,眉若春山,眼底流波,吹弹得破的粉颊,一副气定神闲的味道。

  “小妹,妳对帝国这次的军事行动到底看法如何?”

  “是啊,妳就别卖关子了,讲给两个哥哥听听嘛。”左首两个年轻男子都有些忍不住了,开始埋怨起来了。

  “月心,为父也想听听妳的看法,也好决定我们下一步的计划。”林国雄也发话了。

  这个年轻女子便是这几年声誉鹊起有“玉狐”之称的林月心。

  “我对帝国这次的军事行动并不看好。”林月心对自己的看法直言不讳。

  林国雄点点头,“理由是什么呢?”

  看见旁边两位兄长有些困惑,她轻轻叹了口气,“帝国兵力虽然zhan有优势,但是由几部组成,缺乏协调,司徒明志志大才疏,急躁骄狂,而对手罗卑人的征东大将军屠答深谋远虑,乃不可多得的将才,其麾下兵强马壮,颇有人才,听说有三人号称“东征三勇士”,也颇有军事才能。两相比较,帝国军队的命运堪忧啊。”

  虽然与帝国不在一条战线,但想到二十万同胞的命运有可能遭遇不测,她心中不禁也泛起了同情之心。

  “如果结果真不出我们所料,我们就得加紧对部队的整编,估计帝国战败后,帝国军队的士气将会大受打击,对我们的军事压力将会大大减轻,西进的时机也将逐渐成熟,看来与郎家的谈判也可以着手准备了。”林国雄胸有成竹的总结道。

  天南郡首府南丰府,军政节度使府。府内东北角的书房内,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人正在给另一名中年人交待任务︰“加强对三江郡的情况收集,搞清楚他们部队整编的目的和进度。另外对马其汗国的军队调动也要密切注意,一有变化,立即报告。与帝国朝中的联系不要疏忽,要尽一切可能争取朝中那些有实力的大臣对我们的支持。好了,就这些了,下去好好安排一下。”

  “是,大人。”在中年下属离开后,这个身材瘦削的中年人站起身来,望着西北方向自语道︰“司徒明志怎么能斗得过屠答这个老狐狸呢?也不知司徒明月是怎么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