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美人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节 各怀鬼胎

江山美人志 瑞根 3233 2005.08.18 08:05

    古儿丹像一条处于绝望中的孤狼,焦躁不安的在营帐中走来走去,压抑的气氛几乎要让他发疯,几名亲卫惴惴不安的垂着头,等待着这位名义上已经登上整个部族最高位置的主子,但似乎主子没有半丝兴奋之意,扭曲的面孔甚至有些变形。

  “该死的唐河人,竟然敢公然藐视于我,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一双有些凹陷的眼眶中发红的眼珠子闪动着恶狠狠的凶光,“那几个蠢货还没有回来消息吗?”

  “酋长大人,我们已经派人搜索了整个边境地区,依然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不过倒是发下了许多战斗的痕迹,也有不少尸体,但西北那边边境已经戒严,我们不敢再过去了。小的们怀疑他们已经被越境的西北军歼灭或者俘虏了。”当先一名亲卫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唯恐惹怒了正在气头上的主子。

  “这些奸诈卑鄙的外乡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有求于我们的时候他们比谁都恭顺,一不合他们的意,立刻就翻脸相向。”古儿丹愤懑不平的骂道,随手解开上衣皮袍领子,不知道是火炭散发出的热流还是由于心情的烦躁古儿丹觉得自己全身都像是着了火似的,火烧火燎得心慌。

  “古儿丹酋长,您这话可有失偏颇哦,我们西斯罗人这次可是诚心诚意的来帮助您的,我们并未想那么索取任何报酬,您这样说岂不是把唐河人合我们西斯罗人混为一谈了吗?”掀开帐帘而入两人中当先一人有些不满的道,一口胡语虽然流畅,但总有一股子拉尼亚语的别扭味道。

  “呵呵,列别斯基先生恐怕是误会了,我想古儿丹酋长的意思是说李无锋手下那帮西北人,并非指贵国,您太敏感了。”随后跟进的一人见气氛有些僵硬,连忙打圆场。

  “是啊,是啊,列别斯基先生您误会了,本人绝无此意,来人啊,上茶!”古儿丹也连忙附和着道,一边招呼二人入座,一边却把目光落在了后来进帐的那人身上,“库尔多将军,不知您看到没有,西北和北吕宋的新闻媒体上都······”古儿丹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措辞来向二人表达自己的意思。

  “呵呵,古儿丹酋长,您是说《西北星报》和《北吕宋快讯》上刊载的消息么?哼哼,您不必在意,这些不过是李无锋利用他手中控制的舆论工具在那里有意制造气势罢了,难道说他李无锋有权决定我们腾格里草原上的事情?真是天大的笑话,即使是唐河帝国也无权干涉我们腾格里草原上的内部事务,我们腾格里草原上的事情只能由我们生活在腾格里草原上的主人自己作主,其他任何人都无权代替我们作出任何哪怕是无关紧要的决定。”后来进帐的青年人正是罗卑征东部副帅库尔多,再征东部主帅贝桑的有意磨练下,在政治上他已经成熟了许多,原来的一脸勃勃英气下载已经被自信中隐含稳健所取代。

  他知道古儿丹担心的是什么,但却无可奈何,由于腾格里草原特别是东腾格里草原上的各族与西北的经贸往来日趋紧密,沿着北部商道逐渐形成了一条较为繁荣的经济带,不少开四学着定居的牧民们也都依傍着这条商道聚集,逐渐形成一连串的小型集镇,莫特人领地内如此,自己族内的领地也一样,他的话语中寓意深刻,旁边的列别斯基也听得脸色微微一变。

  “嘿嘿,库尔多将军说得好,不过您这么说也许会给李无锋一个机会,因为像西北庆阳好像也有一部分土地属于腾格里草原啊,那里一样生活着不少像犹利人这样的小部族,现在他们都臣服于李无锋,奉李无锋为主子,李无锋似乎完全可以利用这个理由来介入啊?库尔多将军,您说是不是?”轻轻捻着颌下那一撮惹人生厌的山羊胡子,列别斯基不慌不忙的应答道,作为西斯罗帝国外交界的老手,他对涉及这几方之间的关系了如指掌,罗卑人打的什么主意,他心明如镜,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精明,但他毕竟太年轻了,有些事情并非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况且此次古儿丹在罗卑人支持下发动政变也一样得到了自己帝国的梅卡多亲王的赞同。现在帝国的首要目标是南下,而李无锋已经成了梗在帝国南下通道上的一条硬骨头,不解决掉李无锋,帝国永远无法南下,而李无锋之所以能够安之若素,与莫特人在西面的策应有着莫大关系,瓦解莫特人和李无锋之间的联盟也是帝国的国策。

  列别斯基犀利的言词让库尔多为之一窒,割让腾格里草原上那片土地与西北一直是罗卑人心口永远的痛,回想当年自己在庆阳城下遭遇惨败,对手也就是现在不可一世的李无锋,从那以后,那个李无锋就在西北扎下根来,步步蚕食自己一族的势力,眼见得就发展成为这左右整个地区的一大势力,只是事易时移,往日族人的辉煌眼下只能锁进昔日的记忆中去了。

  “列别斯基先生说得对,李无锋的确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基德曼将军不也一样在李无锋面前碰得头破血流吗?我看李无锋也许对贵国一样抱有相当敌意呢。”库尔多也不甘示弱,立即反击。

  “哼,那不过是李无锋一时侥幸罢了。他想与帝国对抗,那简直是白日做梦,只是我们帝国因为其他诸多原因,没有太多精力来顾及南边罢了。只要给我们一段时间让我们腾出手来,那就有李无锋好看的时候了。”列别斯基傲然道。

  “是啊,那些柏因人好像一直在与贵国过意不去,只是那些柏因人好像在贵国北方盘踞了数百年,也未见贵国取得什么进展啊?我还听说李无锋好像也有意与那些柏因人拉拢关系,不知道这会不会替贵国带来更多的麻烦呢?”听得对方色厉内荏的却又狂妄无比的话语,库尔多气往上冲,忍不住刺了对方一下。

  “你说什么?库尔多将军,你方才说什么?此话当真?”列别斯基脸色大变,忍不住站起身来,厉声问道。

  见列别斯基突然情急变色,连声音也变得尖厉无比,本来就不标准的胡语更是有些走调,一旁一直没有搭言的古儿丹以为列别斯基未对方言词所激怒,赶紧站起身来劝解。

  库尔多见对方陡然变脸,知道戳到了对方的软肋,心中也暗自后悔不该将此事透露,连忙转口道:“列别斯基大人不必多心,我只是听说西北商人和贵国领地内的柏因人联系日趋频繁,而贵国和那些柏因人之间的紧张关系恐怕西北也一样清楚,李无锋心狠手辣,他会不会考虑到这些方面,恐怕得引起贵国注意才对,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至于事实会不会是这样,这就要贵国的情报机关却调查了。”

  脸色阴沉的列别斯基暗自心惊,没想到这个罗卑蛮子心思竟然如此细腻,居然能够想到这一条,那正如他所说,他能想得到的李无锋也一样会想到,这倒要引起重视,回去后倒是要向梅卡多亲王好生汇报此事。

  “多谢库尔多将军的提醒,不过我想那柏因蛮族素来不与外人结交,那李无锋即使有心,也未必能够如愿,何况柏因蛮族并不足以影响我们帝国的国策,这一点请尽可放心。”

  “那就好,本人是担心那李无锋的手段,看那素来桀骜不逊的高岳蛮子在李无锋手下服服帖帖,才担心李无锋会不会故伎从施,不过想那高岳蛮子是生活在李无锋辖地内,情况也不尽相同,也许是被人多虑了。”库尔多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列别斯基先生,现在不是谈论你我双方内部问题的时候,我们还是把注意力回到眼下的局势来好不好?”见旁边的古儿丹已是心急如焚,却又不好阻止自己两人的斗嘴,库尔多也就把话题回到正题。

  瞅了一眼旁边的古儿丹,列别斯基勉强一笑道:“让古儿丹酋长见笑了,不过请酋长阁下放心,我们帝国的的大军已经向西移动,可以随时增援贵方,只是眼下西北军还并未什么异动,此时草原上又天寒地冻,我担心我们士兵难以在这草原上维持太久,若是西北军一直没有动作,我们也只有先返回原驻地等待了。”

  “列别斯基先生,根据我们获得的情报,西北人已经在作战争动员了,并且开始在庆阳集结大军,估计很快就会有所行动,请贵方务必给予支持。”古儿丹心中一紧,从眼下西北一方发起的战争声势来看,对方已经准备了至少一个军团以上的兵力,而且估计还会陆续增加,而自己刚刚执掌政权,根基尚未稳固,要应付这样规模的一场战争,肯定更会引发自己族**部不满自己的势力的激烈激烈反对,也许他们更会借此机会逼迫自己下台归政,这是他最为担心的,如果没有罗卑和西斯罗人的支持,恐怕自己很难支撑过这一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